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十八章饞蟲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到這裡來了?快過來坐1古雲歡聲音歡快而熱情的招呼著古蕭和李小暖,拉著兩人坐到榻上,轉頭吩咐著旁邊侍立著的小丫頭,「給少爺泡杯茉莉花茶,表小姐喝碧螺春。」「我也喝碧螺春1古蕭急忙...

四人曲膝行了福禮,菊影和杏紅將手裡的坐墊放好,指揮著婆子將黃楊木食盒裡的幾碟點心,裝著茶壺的暖窠取出來,放到亭子中間的石桌上,笑著說道:

「廚房剛送了幾碟點心過來,有碟蟹殼黃,是少爺最愛吃的,這碟紅豆酥,是表小姐最喜歡吃的1

李小暖探過頭看了看,轉頭看著菊影,笑盈盈的說道:

「還是姐姐想得周到,看到這紅豆酥,我還真是有點點餓了1

古蕭也湊了過來,冬末和杏紅忙取過盒子下面放著的濕棉帕子,侍候著古蕭和李小暖凈了手,兩人各掂了塊點心,伏在亭子欄杆上邊吃邊看著盛開的菊花。

李小暖慢慢吃了紅豆酥,轉頭看著古蕭手裡的蟹殼黃,神思飛揚開來。

九雌十雄,這會兒,正是吃螃蟹的好時候,肥大的螃蟹拿在手裡,沉沉的都有些壓手,掀開通紅的背殼,膏黃就滿滿的溢出來,剔出膏黃,再倒些上薑汁醋,滿嘴鮮香到無以描述……

還有醉蟹,背殼青亮透明,殼裡的膏黃和肉,極鮮極軟,用力一吸,滿嘴鮮香,還有股濃郁的糟香味,李小暖想得口水幾乎要流出來,輕輕推了推古蕭,低聲問道:

「你以前吃過螃蟹沒有?」

古蕭怔了怔,點了點頭,咽了嘴裡的點心,皺了眉頭說道:

「我不喜歡吃那個東西,腥得很不說,吃了半天,什麼也吃不到1

李小暖愕然挑著眉梢,伏在欄杆上笑了起來,笑了一陣子,轉身倒了兩杯茶,端過來遞了一杯給古蕭,看著他笑盈盈的說道:

「我最喜歡吃螃蟹了,吃蟹賞菊,可是雅事1

古蕭興奮起來,湊過來笑著說道:

「大姐姐和二姐姐也都愛吃螃蟹,要不咱們叫上大姐姐和二姐姐,明天在這菊晚亭品蟹賞菊?」

李小暖眼睛亮了起來,轉頭看著古蕭,微微猶豫了下,嘴裡又湧出滿滿的津液來,忙點了點頭,笑盈盈的低聲說道:

「那咱們現在就去找大姐姐去?」

「好1

古蕭重重的點著頭,拉著李小暖就要往外奔,李小暖拉住他,回過頭,笑著交待道:

「菊影姐姐、冬末姐姐,我們去翠薇廳找大姐姐和二姐姐去。」

菊影忙示意冬末和紅杏跟了上去,自己帶人留下來收拾著東西。

古蕭拉著李小暖,快步穿過花園,往前院翠薇廳奔去。

翠薇廳前是一片寬敞的空地,用條磚砌成密密的間方格,平整而潔凈,廳呈品字形,中間一間門窗俱全,兩邊卻只有後面一面山牆。

古蕭和李小暖進來的時候,翠薇廳西邊正侍立著五六個等著回事的婆子,李小暖轉頭打量著四周,古蕭拉著她直奔翠薇廳正中一間。

古雲姍坐在正面榻上左邊,歪著頭看著珍珠手裡捧著的帳本子,正擰著眉頭聽一個婆子回事,古雲歡神情懨懨的坐在榻右邊,見古蕭和李小暖進來,急忙下了榻,滿面笑容的迎了過來,

「你們兩個怎麼想起到這裡來了?快過來坐1

古雲歡聲音歡快而熱情的招呼著古蕭和李小暖,拉著兩人坐到榻上,轉頭吩咐著旁邊侍立著的小丫頭,

「給少爺泡杯茉莉花茶,表小姐喝碧螺春。」

「我也喝碧螺春1

古蕭急忙跟著吩咐道,古雲歡笑著打趣道:

「那可是你自己窨的茶,怎麼不喝了?」

古蕭白了她一眼,也不理她,小丫頭泡了茶端上來,古雲姍打發了正在回事的婆子,轉過頭,笑盈盈的看著兩人問道:

「你們兩個,是來玩的?還是有事找我和雲歡的?」

「當然是有事才過來的1

古蕭轉頭看著古雲姍,笑著正要接著往下說,古雲姍抬手止住了他,

「若不急,就先等一等再說吧。」

古蕭還要說話,李小暖輕輕拉了拉他,低聲說道:

「咱們的事,可是一點也不急的,外頭還有好幾個婆子等著回事呢,她們的事耽誤不得。」

古蕭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古雲姍轉眼看著古雲歡,笑著說道:

「雲歡不要藉機偷懶,讓他們兩個先坐著喝會茶,你過來,外頭還有幾件事沒安置下去呢1

古雲歡嘟嘟嘴,有些不情不願的重又坐到古雲姍身邊,小丫頭出去叫了婆子進來。

古蕭無聊的喝起了茶,李小暖放下杯子,凝神仔細的聽著婆子回事,頭一個進來的婆子是在帳設司里當差的,仔細的說著各處應季要換的屏風、字畫,古雲姍就著珍珠的手,仔細翻看了舊例,見並無出入,就照準了。

後面的婆子進來,仔細稟報著各院各房的擺花,暖房今年要外買的花卉,古雲姍查了舊例,也照準了,李小暖一邊聽著婆子回事,一邊笑盈盈的看著心不在焉的坐在旁邊的古雲歡。

古雲姍對管家理事極其熱情而認真,古雲歡卻正好相反,竟是聽也不願意聽一句!

又一個婆子進來,磕頭請了安,站起來恭敬的稟報著:

「回大小姐、二小姐,外院書房、正廳、花廳等共計一十六處簾幄屏風需按季更換……」

「慢著1

古雲姍挑著眉頭打斷了婆子的話,

「怎麼帳設司要換屏風,你也要換屏風的?」

「回大小姐,奴婢是在排辦局當差的,帳設司要換的是兩尺以上的大屏風,奴婢們要換的是兩尺以下的小屏風。」

古雲姍擰著眉頭看著珍珠手裡的帳冊子,沉吟了一會兒,抬頭看著婆子吩咐道:

「你先回去,這裡頭重重疊疊之處太多,等我稟了母親和老祖宗再說。」

婆子滿臉恭敬的曲膝答應著,告退出去了。

後面進來的兩個婆子也因差使重疊,被古雲姍駁了回去,李小暖端起杯子,垂著眼帘慢騰騰的喝起了茶,古府這四司六局的差使,重疊之處本來就多,原先府里人來人往,事情多的時候倒不覺得,如今古家閉門守喪,原先的排場一時半會的也用不著,再加上京城和老宅的人手重疊相加,這僕婦下人自然就要多出不少來……

看古雲姍這意思,只怕是想精減職司,裁減人手了,只不知這是古雲姍自己的意思,還是老祖宗和夫人的意思,如果是老祖宗和夫人的意思,那這裁減不知要裁到哪能程度……

李小暖正慢慢思量著,古雲姍打發走了婆子,下了榻,微微伸展了下腰背,轉身看著古蕭和李小暖,笑著說道:

「你們兩個有什麼事找我和雲歡,說吧1

「大姐姐1

古蕭跳下了榻,跳到古雲姍身邊,笑著說道:

「剛我和暖暖去菊晚亭,那邊菊花開得極盛,我和暖暖就想著過來請了大姐姐和二姐姐,明天一起過去賞菊吃蟹1

古雲歡歪在榻上,眼睛亮著笑了起來,

「這倒是個好主意!昨兒還聽碧蓮說,今年的菊花開得格外好,我正想著過去看看呢!就是不得空兒,持螯賞菊,再有幾杯黃酒,多少雅趣1

古雲姍斜睇了古蕭,笑著說道:

「你和小暖請?今年的螃蟹可是貴得很呢1

古蕭上前拉住古雲姍,扭股糖般纏了上去,

「大姐姐當著家,吃幾隻蟹罷了,大姐姐和廚房吩咐一聲就行了,哪還要銀子?我和暖暖都是沒有銀子的1

古雲姍笑著推著古蕭,

「別揉了,袖子都要被你扯壞了,除了老祖宗,大家每天的飯菜可都是各有份例的,哪能是吩咐一聲就行了的?」

「要不,咱們湊份子吧1

李小暖坐在榻沿上,笑盈盈的說道,古雲歡飛揚著眉梢,直起身子,拍著贊成道:

「這法子好!咱們一人拿出一兩銀子來,大姐姐吩咐下去,讓廚房明兒一早買一簍子肥蟹,再買一罈子好黃酒回來1

古蕭也重重的點頭贊成著,古雲姍無奈的笑著說道:

「那好吧,不過這事得古蕭去討老祖宗的示下,若老祖宗答應了自然好,若不答應,那可就是沒法子的事了,畢竟咱們家還守著孝,歡宴飲酒,說嚴了,可都是違了禮法的事1

古蕭拍了拍胸口,滿滿的打著包票,

「大姐姐放心,我這會兒就去討老祖宗的示下,老祖宗必是答應的1

古蕭匆匆團團作個揖告了個別,看著李小暖說道:

「暖暖回去等我的信兒,必是準的1

說著抬腳就往外奔去,杏紅急忙拎著裙子,跟在後面跑了出去。

三人怔怔的互相看了看,古雲姍笑了起來,

「若是古蕭求了准信,倒也用不著一人一兩銀子那麼多,一人五百錢也就夠了,咱們先回去院子等古蕭的准信兒吧。」

古雲歡和李小暖笑著起身,帶著丫頭婆子,和古雲姍一起往後院進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