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十七章菊晚亭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且慢一慢,把斗篷穿好了再走1蘭初和春俏急忙取了兩人的斗篷過來,侍候著兩人穿好了,冬末想了想,吩咐春俏道:「我和蘭初侍候著姑娘和少爺過去菊晚亭,你去一趟梧桐院,和菊影姐姐說一聲,就說少爺去菊...

節氣很快過了霜降,李小暖已經早早穿上了薄棉衣,她一向不耐寒,如今還是這樣。

白天漸漸短了起來,魏嬤嬤怕李小暖傷了眼睛,只准李小暖下午做一個時辰的針線。

這天,李小暖陪著古蕭背完了書,出了西廂,坐到東廂榻上,李小暖挪到窗前,推開窗戶看著外面盛開的菊花,嘆了口氣說道:

「這菊花之後,就只好等著看梅花了,然後是迎春、桃花,然後就又是百花爛漫了,一年過得真是快!

古蕭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李小暖,暖暖經常會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一年過得真是快?這是什麼意思?古蕭搖了搖頭,二姐姐也經常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女人家大概都是這樣,古蕭不再多想,往李小暖身邊蹭了蹭,和她頭挨著頭往外看著,笑著說道:

「菊影姐姐昨天說,菊晚亭那邊的菊花今年開得出奇的好,這兩天是菊花開得最好的時候,咱們現在過去看看?要不過幾天殘了,就看不到了1

李小暖心動起來,轉過頭,徵詢般看著正仔細纏著絲線的魏嬤嬤,魏嬤嬤笑了起來,

「姑娘想去就去吧,學針線也不在這一會兒,快去吧1

李小暖綻放出滿臉笑容,利落的下了榻,冬末急忙拉住她和古蕭,嗔怪道:

「姑娘和少爺都且慢一慢,把斗篷穿好了再走1

蘭初和春俏急忙取了兩人的斗篷過來,侍候著兩人穿好了,冬末想了想,吩咐春俏道:

「我和蘭初侍候著姑娘和少爺過去菊晚亭,你去一趟梧桐院,和菊影姐姐說一聲,就說少爺去菊晚亭那邊賞菊去了,問她是不是要遣人過去侍候著。」

「慢著,你只告訴菊影姐姐,我和古蕭過去菊晚亭那邊也就是了,菊影姐姐自然會安排妥當。」

春俏曲膝答應著,冬末怔了怔,立即恍悟過來,看著李小暖,有些赧然起來,蘭初看著冬末,目光微閃,李小暖笑盈盈的看了冬末一眼,轉身和古蕭一起出了門,往後面園子里走去。

園子里一片濃濃的秋意,路兩邊,銀杏葉優然飄蕩著落下來,在地上鋪了薄薄的一層。

李小暖彎腰揀了幾片極規整漂亮的銀杏葉,掂著長長的葉柄遞給古蕭,

「你看看,這葉子多好看1

古蕭接過葉片,笑著解釋道:

「咱們這園子里,種的都是銀杏樹,我聽母親說,除了兩三顆是雄樹,其它的都是雌樹,每年能收好幾千斤白果呢,外頭還有把咱們家這園子,叫成銀杏園的呢1

李小暖仰頭看著路兩邊高大蒼勁的銀杏樹,感嘆的問道:

「聽說銀杏樹長得很慢,這麼大的樹,有多少年了?」

古蕭和李小暖一起仰頭看著銀杏樹,搖著頭說道:

「我也不知道。」

「這個我倒是知道。」

蘭初笑著說道,

「我爹在花房當差,我聽他說過,這園子里的,都是兩百年左右的銀杏樹1

李小暖驚訝起來,轉頭看著古蕭問道:

「古蕭,你們古家在這園子里住了兩百多年了?」

「不是,我聽大姐姐說過,這個園子原先不是咱們家的,是祖父從別家手裡買下來,又重新修建過的,不過,老祖宗說,父親就是在這園子里長大的。」

古蕭認真的解釋道,李小暖仰頭看著銀杏樹,感慨的點了點頭,對於這古老的銀杏來說,這園子主人家的榮辱興衰,不過是一眨眼的事。

兩人慢悠悠的邊走邊說邊看,沿著花園東邊的湖邊一路走過去,不大會兒,就到了湖東邊的菊晚亭,菊晚亭一面臨水,三面被盛開的菊花包圍著。

亭子周圍的菊花盛開著,燦爛無比,亮麗的讓人睜不開眼睛。

李小暖驚訝的眯著眼睛欣賞著周圍,驚喜的叫了起來,

「古蕭,我從來沒見過開得這麼好的菊花1

蘭初臉上露出絲驕傲的笑容來,古蕭拉著李小暖,往前走了幾步,仔細看著各色深淺不一,花形各異的菊花,笑著說道:

「暖暖,這裡的菊花不算好,你沒見過恪表哥家後園里的菊花,那才叫好看呢1

古蕭拉著李小暖的手,沿著花間小徑,往裡走去,邊指著菊花笑著解釋道:

「你看,這些菊花,都是凡品,不稀奇的,只有那幾株,還算過得去,你看這個……」

古蕭拉著李小暖,指著一簇瑩白的菊花說道:

「這個叫玉毬,是咱們這園子里最好的一品菊花了,雖說也很好看,可要是你看到過龍腦、新羅,還有都勝、御愛四品,就不覺得它好了。」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古蕭,認真的說道:

「古蕭,我覺得這個玉毬最好看,你說的龍腦、新羅、都勝、御愛的,我就算見了,也不一定覺得好1

古蕭怔了怔,彎著眼睛笑了起來,

「暖暖你說得對,我也覺得玉毬最好看!我還喜歡那個金萬鈴!那種深黃色,畫出來好看極了1

「古蕭,你會畫畫?」

李小暖驚奇的問道,古蕭微微有些失落的搖了搖頭,

「我不會,小時候,很小的時候,我也記不得自己幾歲的時候了,看著父親畫過一次金萬鈴,可好看了1

李小暖歪著頭,憐憫的看著有些傷感的古蕭,笑盈盈的拉了拉他的手,指著亭子下,沿著湖邊盛開得極其燦爛的小小的金黃的菊花,岔開了話題,

「古蕭,我倒是覺得那一片,開得又燦爛,又自在的小菊花最好看!那個叫什麼?」

古蕭拉著李小暖湊近了些,仔細看了半天,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個我也不認識。」

蘭初在後面「撲哧」一聲笑出了聲,邊笑邊說道:

「少爺肯定不認識這種菊花,這個叫遍地黃,你叫它小金菊也行,跟野菊花差不多,外面到處都是,最不值錢的了。」

李小暖笑得前仰後合,古蕭睜大眼睛,怔了一會兒,也跟著李小暖捧腹大笑了起來,兩人慢慢看著菊花,笑著品評著,轉進了菊晚亭。

花間小徑上遠遠過來兩個丫頭和幾個婆子,冬末站到亭子口,仔細看了看,笑著說道:

「少爺,姑娘,是菊影姐姐過來了。」

不大會兒,菊影和杏紅各抱著個大坐墊,後面跟著兩個提著小食盒的婆子,一起進了亭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