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十五章裁撤針線房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古雲姍放下杯子,探著身子過來就要打古蕭,「敢說我是管家婆1古蕭忙往後躲閃著叫道:「就是管家婆1李小暖笑不可支的上前拉住古雲姍的胳膊,「大姐姐別理他,咱們說正事。」<...

下午,李小暖和古蕭並排坐在廊檐下的坐凳上,李小暖仔細的著根樹枝,古蕭拿著本詩書,搖頭晃腦的念誦著,李小暖一邊聽著,一邊不時的打斷著古蕭的吟誦,問著他這一句或是那一字的意思,古蕭撓著頭,翻看著後面的註解,努力著要明明白白的解釋給李小暖聽。

一個小丫頭從垂花門屏門前高聲稟報道:

「大小姐來了1

李小暖忙放下花,和古蕭一起站起來迎了出去,剛迎出幾步,古雲姍帶著珍珠已經沿著抄手游廊走了進來。

李小暖笑盈盈的曲膝福了福,讓著古雲姍進了屋。

古雲姍靠著靠枕,歪到榻上,看著冬末托盤上的蓋碗,笑著問道:

「泡的什麼茶?」

「是碧螺春。」

冬末笑著回道,古雲姍伸手接過,轉頭看著古蕭說道:

「他弄的那個什麼花茶,我可是一口也不吃的,難聞死了1

古蕭瞪著她,恨恨的說道:

「又不是給你吃的!你想要,我還不給呢1

李小暖笑著拉了拉古蕭的衣袖說道:

「你那個茶,花香味是太濃烈了些,倒把茶香味蓋得幾乎沒了,茉莉那東西,香味太濃烈,窨茶倒不好,明年夏天,咱們兩個一起用荷花來窨,我知道個法子,窨出來必定是好的1

古蕭連連點著頭,

「暖暖你說的對,茉莉那個香味,是太濃烈了,明年咱們一起用荷花窨。」

古雲姍喝著茶,笑盈盈的看著古蕭和李小暖說道:

「你們兩個先別忙著商量什麼窨茶的閑事,我今天來找你們,可是有正事要和你們兩個商量著的。」

「大姐姐只管說就是。」

李小暖忙笑著說道,古蕭瞥了眼古雲姍,抬了抬下頜,輕輕「哼」了一聲說道:

「我說呢,你這個管家婆怎麼會有空來看我們了,原來是有事找我們哪!沒事你才不會來呢1

古雲姍放下杯子,探著身子過來就要打古蕭,

「敢說我是管家婆1

古蕭忙往後躲閃著叫道:

「就是管家婆1

李小暖笑不可支的上前拉住古雲姍的胳膊,

「大姐姐別理他,咱們說正事。」

「哼!以後讓你娶個又厲害又不講理的管家婆回來,天天管著你1

古雲姍夠不到古蕭,回身揀了個小靠枕,沖著古蕭扔了過去,古蕭接住靠枕,一時怔在了那裡。

李小暖坐到古雲姍旁邊,拉著她,笑著問道:

「大姐姐找我和古蕭要商量什麼事?」

古雲姍抬手理了理鬢角,看著李小暖,想了想才開口說道:

「是這樣,你也知道,老祖宗和母親讓我和雲歡學著管家理事,前兒老祖宗和我說,咱們家如今守著喪,凡事都該節儉些才好,讓我和雲歡想些節省的法子出來,我和雲歡想來想去,提了好幾個法子,都被老祖宗和母親駁了回來。」

古雲姍長長的「唉」了一聲,抬手揉著眉間,苦惱的說道:

「小暖,你不知道這管家有多難有多煩哪,老祖宗讓想些節儉的法子,又不能苛待了家裡的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你說,哪能節儉去?」

李小暖眨了幾下眼睛,看著古雲姍,只等著她往下說,古雲姍又「唉」了一聲,接著說道:

「後來吧,我和雲歡不是在學針線嗎?就想到了這針線上的事,就想著,要不就裁了針線房去,各房的衣服、靠墊、簾帷,讓各房的丫頭們領回去做,反正現在咱們家既不出門,也不能待客的,丫頭們也空閑得很,跟老祖宗和母親一說,這回倒是立時就說好。」

古雲姍開心的笑了起來,

「老祖宗還誇我和雲歡肯用心,學得快呢1

李小暖掃了眼大睜著眼睛的冬末,看著古雲姍,笑盈盈的說道:

「這倒真是個好主意,若是這樣,各院的丫頭一來也能有機會學學針線,二來,也不至於太過空閑,倒生出事來。」

古雲姍睜大眼睛看著李小暖,輕輕拍了拍手,笑著說道:

「怪不得母親說你聰明,老祖宗也是這麼說的!我和雲歡挨個院子仔細過了過,老祖宗那裡不去說她,老祖宗的衣服,本來就是碧蓮姐姐她們自己做的,母親那裡,會針線的丫頭多,貼身的衣裳一向也是丫頭們做的,也無礙,我和雲歡的院子里理了理,雖說針線好的丫頭不多,可也夠了。」

古雲姍興奮的長篇大論的說著,蘭初重新又泡了茶送上來,古雲姍端起喝了幾口,放下杯子,接著說道:

「咱們如今都守著孝,衣服、墊子、簾帷,一色都是素的,都極容易做,古蕭院子里,菊影和竹枝幾個,針線上都極好,再說,他的衣服,一多半都是瑞萱堂那邊做出來的,也無礙。」

「我這裡,也無礙1

李小暖學著古雲姍的語氣,乾脆的說道,古雲姍怔了怔,笑著說道:

「我和雲歡就是擔心著你這個院子,魏嬤嬤雖說針線上極好,可一來她年紀大了,二來,她要教導咱們三個學針線,如今府里找她請教針線的人又多,只怕嬤嬤也沒空再多做什麼活計,這院子里的丫頭,除了冬末會些針線,其餘的都是原來老宅子里看院子的丫頭,哪有能掂得動針的?」

李小暖笑盈盈的轉頭看著冬末,冬末曲了曲膝,笑盈盈的稟報道:

「大小姐只管放心,松風院會做針線的人可不少,小玉的針線就很好,春俏的針線也不錯,蘭初跟著學了這些日子,也已經很象樣子了,做個素墊子什麼的,很過得去了,再過幾個月,也就都帶出來了,大小姐放心就是。」

古雲姍長長的舒了口氣,綻放出滿臉笑容來,

「那就好!若是這樣,明天我就和雲歡合計著裁撤針線房的事了,從下個月起,各院的衣服、簾帷等等一應物事,公中只派料子、針線,要穿要用的,可都要自己做出來才行了1

「大姐姐,要照這樣,松風院的丫頭再要自己做針線,只怕這院子里的人手就不夠使喚了。」

古蕭坐在旁邊聽了半晌,突然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