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十三章楞冬末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不讓針線房的人做,都是瑞萱堂幾個大丫頭自己做出來的,我以前還給老祖宗過兩雙鞋面呢1魏嬤嬤頓住了手,贊同的點著頭,「這話倒是正理兒,咱們這院子十來個丫頭,有一半時候都是空閑著的,若是咱們自...

晚飯回來,魏嬤嬤禁止她在燭光下做針線,怕傷了她的眼睛,沐浴洗漱后,李小暖就捧著從古蕭那裡借過來的大荒誌異等書,看得不知身在何地,到了該睡覺的時候,冬末一次次催促的實在無奈了,乾脆直接把書從李小暖手裡抽走,按著她躺到被窩裡去。

古蕭做完了窗課,若沒有事,就膩在東廂榻上,一邊看著李小暖做針線,一邊纏著她說閑話,李小暖被他纏得膩煩,乾脆扔本書給他,讓他念書給她聽,古蕭經常興緻勃勃、繪聲繪色的念上一下午的書。

天氣漸漸冷了起來,針線房也陸陸續續送了各房的夾衣、薄棉衣過去。

冬末皺著眉頭,和魏嬤嬤一起翻看著李小暖的夾衣和薄棉衣,有些生起氣來,

「這也太不經心了,你看看,這腰身,寬了足有兩寸出去!也不是沒量過尺寸1

「寬了好,寬了好,我給姑娘改一改就是了,姑娘以前的衣服,都是我經手做的,如今若不過過手,這心還真是放不下去1

魏嬤嬤仔細翻看著,笑呵呵的說道,冬末看著魏嬤嬤,眨了幾下眼睛,想起李小暖說過的話,心平氣和起來,和魏嬤嬤繼續翻看著衣服,

「嬤嬤這話說得也是,我看,姑娘的衣服,還有這院子里的坐墊、被褥、帘子、帷幔什麼的,倒不如領了料子出來,咱們自己做,老祖宗的衣服,就從來不讓針線房的人做,都是瑞萱堂幾個大丫頭自己做出來的,我以前還給老祖宗過兩雙鞋面呢1

魏嬤嬤頓住了手,贊同的點著頭,

「這話倒是正理兒,咱們這院子十來個丫頭,有一半時候都是空閑著的,若是咱們自己做這些東西,這些丫頭也能跟著學學針線,女孩子家,這些可都是能傍身的東西1

冬末興緻高漲起來,輕輕拍了拍手,笑盈盈的說道:

「這事是周嬤嬤管著的,我這就去和周嬤嬤說1

晚間,瑞萱堂東廂,李老夫人歪在東廂榻上,微微閉著眼睛,正聽著孫嬤嬤回事:

「……冬末那丫頭去找了周嬤嬤,說是往後松風院的針線要自己做,公里只管派料子過去就行,周嬤嬤當時就給駁了回去。」

李老夫人睜開眼睛,轉頭看著孫嬤嬤,沉聲問道:

「怎麼駁的?」

「周嬤嬤說,府里有府里的規矩,少爺小姐們的衣服、首飾,該穿什麼、戴什麼,不能穿什麼、戴什麼,可都是有規矩的,就算是簾幄圍子,也不是誰想做成什麼樣就能做成什麼樣的,若是各院都這樣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府里豈不是要亂了套了?1

李老夫人微微點了點頭,

「這話駁得也算有道理。」

孫嬤嬤笑著點著頭,

「周嬤嬤原在周府就做著管事婆子,這些年,跟著夫人管家理事,也都妥當。」

李老夫人贊同的點了點頭,慢慢坐直了身子,仔細思量了片刻,看著孫嬤嬤吩咐道:

「這冬末去找周嬤嬤說這個話,只怕是針線房送過去的衣物不妥當,讓秋實去一趟松風院,把小廚房做的點心裝一匣子送過去給小暖,你悄悄囑咐秋實,讓她探探冬末的話,悄悄打聽打聽這事,她和冬末最是要好。」

孫嬤嬤曲膝答應了,李老夫人輕輕嘆息著感慨道:

「下人們巴高踩低也是常情,小暖若看不開這些,倒要傷了她的福份。」

「老祖宗也真是的,表小姐再怎麼聰明,也不過是個六歲的孩子,就是夫人,也還沒能看開這樣的人情世故呢。」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

「你說得對,是我想的左了,說起來也怪,蕭兒比她還大著兩歲,我一想起蕭兒,就覺得他還小,還是個小孩子,一想到小暖,總覺得她是個大人一樣1

「看錶小姐說話行事,乖巧得讓人心疼,倒真不象個六歲的孩子1

「唉,窮人家孩子早當家1

李老夫人微微有些傷感的感慨著,孫嬤嬤也跟著嘆息起來,兩人沉默了片刻,李老夫人看著孫嬤嬤,沉思著說道:

「冬末提的事,倒正合了我的心意。」

李老夫人頓了頓,悲傷的嘆息了一聲,聲音低沉下來:

「恆兒去了,蕭兒還小,資質也……往後咱們古家還不知道如何呢,就算往後蕭兒能中了舉,那也是七八年之後的事了,恆兒又是那樣……沒了的,咱們家在這七八年裡頭,萬事都要小心謹慎著才好,那些沒用的排場,能免則免,家裡日常用度也要節省著些才好。」

孫嬤嬤傷感的點著頭,

「老祖宗說得極是,如今咱們閉門守喪,各院里的丫頭婆子也都清閑無事的很,倒不如讓她們領些針線活去做,也省得太閑了倒要生出事來。」

「你這話說得在理兒,前些日子我就想著裁了這針線房去,咱們針線房這些娘,當初都是從咱們坊里挑好的選過來的,如今還讓她們回去坊就是了,各院衣物就讓各院的丫頭婆子自己做,這兩三年咱們守著孝,這衣服、簾帷,一色都是素的,都極好做,等出了孝期,這針線活也練出來了,就能應付得來了。」

「老祖宗想得周到,可不就是這樣1

孫嬤嬤笑著附和著,李老夫人微微放鬆著身子往後靠到靠枕上,笑著說道:

「小暖這丫頭,倒是個會過日子的!這事,回頭我和恆兒媳婦商量了再說吧。」

孫嬤嬤曲膝答應著,微微遲疑了下,陪著笑說道:

「老祖宗,這事,只怕是冬末那丫頭自己做的主張,表小姐說話做事,可是謹慎的很呢,倒是冬末,是個急性子,凡事想的不多,能這樣直衝著找周嬤嬤說話去1

李老夫人仔細想了想,輕輕頜首笑了起來,

「你說得在理兒,小暖那丫頭,謹慎的有些過了,有些小心翼翼起來,只怕真是冬末那個楞丫頭自作主張了!晚上我留神看看小暖,就能看出來是不是冬末這丫頭自作主張了1

孫嬤嬤笑著奉承道:

「老祖宗若是留了心,什麼事可都瞞不過您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