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十二章學針線的好處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說道:「原來嬤嬤說的是那個號稱遍地錦繡的連家啊,原來姑娘的娘親是連家的姑娘!怪不得嬤嬤針線這樣好!那可是,連家的針線,兩浙路可沒有哪家能比得上的。」魏嬤嬤臉上露出驕傲的笑容來,「就...

第二天一早,魏嬤嬤先去周夫人處請了示下,到古雲姍和古雲歡處教授針線了。

周夫人就打發婆子給松風院送了大小花、花架、線等東西過來,冬末收了,交給了魏嬤嬤,魏嬤嬤高興的眉開眼笑,她早就想讓李小暖跟著她學學針線了。

下午,李小暖一覺醒來,剛洗漱梳理好,魏嬤嬤就滿臉笑容的進來,福了福笑著說道:

「要不是前些日子……唉,姑娘早該定下心學學針線了!那些書阿字的,姑娘家認得幾個字也就是了,總還是針線、廚藝這些,才是姑娘家傍身的東西,往後嫁了人,這些可都是要自己動手操持的1

李小暖滿臉無奈的看著嘮嘮叨叨的魏嬤嬤,苦惱的皺起了眉頭,她討厭做家務,討厭針線、討厭廚房!

冬末抿嘴笑著,利落的移開窗戶前放著的菊花,好讓榻上更敞亮些。

魏嬤嬤盯著李小暖,先從花繃開始,耐心的指點著笨笨拙拙的李小暖先學著縫直線。

李小暖低著頭,有一下沒一下的做了會兒針線,抬頭看著魏嬤嬤問道:

「嬤嬤今天上午去見夫人,夫人說了什麼沒有?」

「夫人說,讓我往後就專心教導三位姑娘學針線,上午就去大小姐或是二小姐院子里,看著她們做針線,下午等姑娘放學了,再回來看著姑娘做針線。」

魏嬤嬤仔細的說著,李小暖認真聽著,笑著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嬤嬤,老祖宗說,要大小姐和二小姐幾年後去拿那個乞巧會的頭籌呢。」

魏嬤嬤怔了怔,搖著頭笑了起來,轉身看了眼冬末,微微遲疑著,低聲說道:

「這上里鎮的乞巧會,整個兩浙路的姑娘都要送了品過來呢,這頭籌,可不容易!當年……」

魏嬤嬤放下手裡的花,露出驕傲的笑容來,

「當年連家每次都會挑幾樣品送到這上里鎮來,只不過不跟別家姑娘比就是了。」

「嬤嬤這話古怪,送品過來,又不跟別家姑娘比,那是為什麼?我倒聽不明白1

冬末坐到榻沿上,好奇的說道,魏嬤嬤瞥了眼冬末,帶著滿臉的傲然說道:

「連家的姑娘,都是自己一處比針線的1

冬末怔了怔,正要說話,李小暖歪著頭看著她,笑盈盈的耐心解釋道:

「冬末姐姐大約不知道,早先,連家的針線在兩浙路也算得上首屈一指,當年宮裡採買品,也是指明了要連家坊出來的東西,連家的規矩,姑娘們是從會走路就要開始學針線了,一般人家的姑娘,這針線上只怕是沒法和連家姑娘比1

冬末揚著眉梢,輕輕拍了拍手,恍然大悟的說道:

「原來嬤嬤說的是那個號稱遍地錦繡的連家啊,原來姑娘的娘親是連家的姑娘!怪不得嬤嬤針線這樣好!那可是,連家的針線,兩浙路可沒有哪家能比得上的。」

魏嬤嬤臉上露出驕傲的笑容來,

「就是這話,連家的姑娘可用不著再用這個頭籌抬身價去1

李小暖怔了怔,轉頭看著魏嬤嬤奇怪的問道:

「這個頭籌能抬身價?抬什麼身價?」

「這個我知道1

冬末搶著說道:

「每一次乞巧會上,不知道多少人家看著針線去挑媳婦的,得了這頭籌的,可就是一家有女千家求了,小時候就聽我娘說過多少回,哪年哪家的姑娘拔了頭籌,多少好人家求親嘍,嫁得哪能哪能好嘍1

李小暖眼睛里閃過絲亮光,咬著嘴唇拎起手裡的小花棚,仔細看了看素白絲綢料子上纏成一團的絲線,嘆了口氣,轉頭看著冬末說道:

「先別說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舊事,姐姐看看這個,幾年後哪能去那個乞巧會上奪魁去?1

冬末笑著湊過來,仔細看了看,

「也算好了,當初我剛掂起針的時候,還不如這個呢1

魏嬤嬤接過花,對著光線仔細看了看線的走向,笑著搖著頭,

「姑娘剛才可沒用心聽嬤嬤的話,這線引得亂七八糟1

李小暖厚著臉皮嘿嘿笑著,往魏嬤嬤身邊蹭了蹭,小意的說道:

「嬤嬤再說一遍吧,剛才沒聽明白哪能用針走線的。」

冬末「撲哧」一聲笑出了聲,嘆息著說道:

「趕情嬤嬤剛才那樣仔仔細細講了半天,姑娘竟一句沒聽進去1

李小暖瞪了她一眼,耍著賴說道:

「是沒聽明白,沒聽明白!我手腳笨,人也笨,有什麼法子啦?1

冬末睜大眼睛看著李小暖,怔了片刻,笑倒在榻上,李小暖白了她一眼,轉身牽著魏嬤嬤的衣袖,聲音軟軟的撒著嬌,

「嬤嬤再教一遍,這次小暖肯定用心,小暖可是半個連家人呢,要好好學針線,給嬤嬤拿個頭籌回來1

魏嬤嬤放下花,一把抱起李小暖,溫柔的撫著她,寵愛的說道:

「教幾遍都行!教多少遍嬤嬤都不嫌煩,姑娘這樣聰明,只要姑娘肯學,哪有學不好的?1

「姑娘最會跟嬤嬤撒嬌耍賴,就在嬤嬤這裡,最象個孩子1

冬末笑著打趣道,李小暖窩在魏嬤嬤懷裡,只笑著不說話,原來那個乞巧會的頭籌還有這樣的好處,嫁人是大事,就當是當年考大學了,有魏嬤嬤這樣的好師傅,再拼上幾年功夫,到時候拿個頭籌回來,至少不愁沒人上門提親了……

李小暖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李小暖的日子開始忙碌起來,每天早早起來上早學,吃了午飯,小睡一會兒,起來寫半個時辰的字,然後跟著魏嬤嬤學一個時辰的針線,天就已經晚下來了。

古蕭幾乎天天過來,和李小暖一起做窗課,以極大的熱情指點著李小暖的書法,李小暖極用心、看起來卻彷彿是在不經意間引著他背書、講書,漸漸的,李小暖乾脆和他一起背,對於兩個人比背書,古蕭興緻極其高漲,每天想盡辦法要比李小暖快上那一時半分的,以顯示自己的年長和聰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