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十一章學針線吧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著她沐浴洗漱了出來,李小暖坐到床上,又捧起了大荒誌異。冬末用棉帕子一邊給她絞著頭髮,一邊歪著頭看著她手裡的書,笑著說道:「姑娘要是個男兒,就沖這份用功勁兒,也得中個狀元出來1李小暖只...

不大會兒,兩個小丫頭子就取了書回來,李小暖喜笑顏開的接過包袱,取出裡面整整齊齊碼放著的幾本書,放到了桌子上,都是大開張手抄本,淡黃色的金栗紙,極工整漂亮的蠅頭小楷,摸著看著都極舒服。

李小暖滿足的用手輕柔的撫摸著書本,古蕭失神的看著彷彿發著光的李小暖。

古蕭和李小暖擠在書桌前,對著本大荒誌異,一邊翻看著,一邊嘰嘰咕咕的說著話,菊影過來催了幾趟,古蕭就是不肯回去,菊影只好差了個小丫頭回去取了古蕭的衣服,侍候著他在松風院重新洗漱梳理過,換了衣服,和李小暖一起往瑞萱堂去吃晚飯了。

從瑞萱堂回來,李小暖捧著書就窩在了東廂榻上,在燈燭下聚精會神的看起書來,春俏、秋葉備好了熱水,冬末上前硬拉起李小暖,侍候著她沐浴洗漱了出來,李小暖坐到床上,又捧起了大荒誌異。

冬末用棉帕子一邊給她絞著頭髮,一邊歪著頭看著她手裡的書,笑著說道:

「姑娘要是個男兒,就沖這份用功勁兒,也得中個狀元出來1

李小暖只顧專心看著書,也沒聽見冬末說了什麼,只應付的點著頭,冬末輕輕搖著頭笑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裡,李小暖的生活極其規律起來:每天早上和古蕭一起跟著夫子念書習字,下午習字、看書,這中間,去古雲姍和古雲歡的院子里玩了一兩回,也去了趟古蕭的院子,晚上吃了飯,就陪著李老夫人說笑一陣子,回來就埋頭於那幾本書里。

轉眼就到了九月初六日,古蕭和李小暖下了早學回來,見了李老夫人,李老夫人笑著摟著古蕭,命人端了極小的一碗一根面過來,看著古蕭吃了,笑著說道:

「好了,這就算是賀過這個生辰了,小孩子家,可扛不住大慶賀去1

古蕭吃了面,從袖管里取了只極小巧的棉布素荷包出來,遞給了李老夫人,笑著說道:

「老祖宗你看看,這是暖暖給我的生辰禮。」

李老夫人接過荷包,翻看了片刻,又仔細看了看針角,轉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這荷包做得極好,看這針角,極是細密工整,可不象是你這個年紀能做出來的1

李小暖臉上泛起層紅暈來,不好意思的說道:

「老祖宗真是……我還沒開始學針線,這是托魏嬤嬤做的。」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拿起荷包又仔細的看了看,轉身把荷包遞給了周夫人,笑著說道:

「你看看這荷包,看看這針角。」

周夫人接過荷包,裡外翻轉著仔細看了看,把荷包遞給古蕭,轉頭看著李老夫人笑著說道:

「這荷包裡外針角都一樣,若不細看倒還罷了,仔細看了才發覺這中間的不凡。」

李老夫人笑著點著頭,

「我倒是差點忘記了,小暖的母親姓連,是秀州連家的姑娘,唉,這些年,連家也敗落得不成個樣子了,這連家當初就是開坊起家的,連家姑娘都是從會走路就開始掂針動線,個個都有一手好針線,這魏嬤嬤想是連家的家生子兒,這針線活也是一等一的。」

周夫人微微揚了眉梢,笑著說道:

「母親說的連家,是那個號稱遍地錦繡的連家?」

「可不是1

李老夫人感慨起來,

「當年連家別說在秀州,就是在兩浙路,也是數一數二的人家,那時候,宮裡頭用的品,都是指定著非連家坊出來的不要,那是何等興旺!也不過兩三代功夫,就敗落得這樣了,唉1

李老夫人看著古蕭手裡的荷包感嘆著,古雲姍站起來,從古蕭手拿過荷包,笑著說道:

「給我看看1

古雲歡也湊過去,和古雲姍一起翻看著那小小的素白荷包。

李小暖微微有些怔神的看著李老夫人,她從來不知道,這具身體的母家竟還這樣顯赫過,魏嬤嬤在福音寺時做的那些品,一件不過只賣幾十個大錢,看李老夫人對這荷包的評價,那些品可真是賤賣得厲害了!

李老夫人轉過頭,溫和的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你這個年紀,若依著你外祖家的規矩,早就學得一手好針線了!如今既守著魏嬤嬤這樣的好手藝,不學豈不是可惜了的?從明天起,你就開始跟著魏嬤嬤學針線吧。」

李小暖忙笑著答應著,

「是!明年我就自己做了這樣的荷包給古蕭哥哥做生辰禮。」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伸手撫著李小暖的頭髮,邊笑邊說道:

「這丫頭,老祖宗知道你是個聰明的,可這針線,不光聰明,還要功夫,沒個三年五年,可做不出這樣的荷包來1

李小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古雲歡若有所思的翻看著手裡的荷包,轉頭看著李老夫人,笑著說道:

「老祖宗,我也想學。」

周夫人轉過頭,滿眼驚訝的看著一臉認真的古雲歡,李老夫人微微怔了怔,笑了起來,轉頭看著周夫人說道:

「你看,這個荷包做得好,就勾得這丫頭也要學針線了1

周夫人笑著點著應承著,李老夫人轉頭看著古雲歡,笑呵呵的說道:

「好,想學針線,那可是好事!雲姍也跟著學學,咱們上里鎮三年一回的乞巧會,在兩浙路可是頭一份!連衛州、潤州的姑娘家也要過來炫耀針線呢,誰家姑娘若是拔了頭籌,那可是極光彩的事!過個三五年,你們三個姑娘,也給咱們古家掙份臉面回來1

「你們三個可要好好用心學這針線了,若要在上里鎮的乞巧會上拔下頭籌,可是極不容易的事1

周夫人滿眼笑意的掃過三人,認真的說道,李小暖眨了眨眼睛,轉頭看著滿臉欣喜的古雲歡和微笑著點頭答應著的古雲姍,暗暗傷心的嘆起氣來,她最討厭做針線了,如今不但要學,還得學好!學到在整個兩浙路都是數得著好!

唉!都是那荷包惹得禍!都是古蕭惹的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