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十六章整頓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暖才是。」冬末眼睛亮亮的看著李小暖,曲了曲膝,鄭重的說道:「姑娘放心,冬末必盡心儘力伏侍著姑娘,姑娘好了,冬末才能好呢1不大會兒,魏嬤嬤進來,和冬末一起,指揮著小丫頭子擦洗、歸置著各...

李小暖轉頭看著冬末,笑著吩咐道:

「該如何排班、如何當值,你依著府里的規矩,看著安置就是了。」

冬末飛揚著眉梢,忙笑著曲膝答應了,轉身看著五個丫頭,利落的分派著:

「小玉和秀紋一班,秋葉和春俏一班,白天輪流在這屋裡聽使喚,蘭初就跟著我,夜裡,我就在碧紗櫥外的暖閣里侍候著,外間,你們五個輪流當值。」

冬末安置完,轉頭看著李小暖,曲了曲膝笑著問道:

「姑娘看看,這樣可妥當?」

李小暖笑盈盈的點著頭,冬末綻放出滿臉笑容來,轉過身,沉聲吩咐道:

「今天下午小玉和秀紋就先當值吧,今天晚上從秋葉開始輪流值夜。」

幾個人答應著,小玉和秀紋退到東廂門口,垂手侍立著聽傳喚,秋葉等人退了下去。

李小暖轉頭看著窗外,看著秋葉等人進了東廂,冬末取過杯子,仔細交待著蘭初,命她重新泡茶進來。

蘭初用托盤托著杯子出去了,冬末順著李小暖的視線看向東廂,笑著稟報著:

「姑娘睡著的時候,我和魏嬤嬤商量著,把四個小丫頭安頓在西廂北間里了,那間屋子最大,春俏她們五個,安頓在東廂,北間大些,住了蘭初、小玉和秋葉三個,南間小些,給秀紋和春俏住了,西廂南間就空著留做庫房,咱們這個東廂的耳屋,太小了些,實在收不下什麼東西。」

李小暖抿嘴笑了起來,

「咱們往後還能有什麼東西好收的?就是這個耳屋,都得是空著的,倒不如……」

李小暖頓了頓,咽回了後面的話,這一路上,她已經能看得出來,這古家的下人中,每一等級的吃穿用度區別鮮明,她新來乍到,還是由著府里的規矩好。

「姑娘是不是覺得哪裡不妥當?」

冬末小心的看著李小暖問道,李小暖轉過頭,滿眼笑意的看著她搖了搖頭,低聲說道:

「府里的規矩,姐姐最清楚不過,這院子里,往後還請姐姐多費心才好,小暖若有什麼不得體的地方,姐姐也要提醒了小暖才是。」

冬末眼睛亮亮的看著李小暖,曲了曲膝,鄭重的說道:

「姑娘放心,冬末必盡心儘力伏侍著姑娘,姑娘好了,冬末才能好呢1

不大會兒,魏嬤嬤進來,和冬末一起,指揮著小丫頭子擦洗、歸置著各處,李小暖坐在西廂窗下的書桌前,安靜的一筆一劃的描著夫子給的字帖。

申末時分,李小暖站在銅鏡前,仔細理好了衣服髮髻,帶著冬末和小玉往瑞萱堂過去了。

吃過晚飯,李小暖和古蕭、古雲姍姐妹陪著李老夫人說了半天話,眼看著天色暈暗下來,才告辭出來。

出了院門,古雲姍頓住腳步,滿臉笑容的拉了李小暖的手,低聲說道:

「本來今天下午就想過去看你的,擔心你這幾天路上累著了,要好好歇一下午才好,我和雲歡才耐著性子沒敢過去擾了你。」

李小暖笑著正要說話,古雲歡拉了她另一隻手說道:

「剛來的路上,我和姐姐商量了,明天上午你要和古蕭去上課,也不得空,那就下午,我和姐姐一起過去松風院看你1

李小暖笑著點著頭,古蕭擠過來,急忙說道:

「還有我,我也去。」

「你今天下午不是去過了?」

古雲姍拍了拍古蕭的肩膀說道,

「那不算!那是幫妹妹看房子去的,不能算過去看過妹妹了1

古蕭仰頭看著古雲姍爭辯道,古雲歡推著古蕭說道:

「你想去就去好了,又沒人不讓你去的1

四個人說笑著穿過後面花園,告了別,各自回去院子了。

冬末和小玉跟著李小暖轉過一座假山,暮色中,松風院院牆另一邊飛快的閃過一個苗條的人影,閃身進了松風院大門。

冬末眉梢立即豎了起來,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盯著院門,臉色沉了下來,轉頭看了眼小玉,小玉看著院門,轉過頭,滿眼恐慌的看著李小暖,微微有些顫抖的說道:

「奴……奴婢,象是看到,有個人影子……進去了。」

李小暖微笑起來,聲調輕鬆隨便的說道:

「想是哪個丫頭領了什麼差使,天晚了,趕著回來罷了。」

小玉面容放鬆下來,忙笑著點著頭,

「姑娘說得是,也不知道是誰,倒嚇了我一跳。」

李小暖笑盈盈的轉過頭,看著眉梢倒豎著的冬末,輕輕拉了拉她,步履安然的進了院子。

魏嬤嬤迎了出來,李小暖笑著打發她回去歇息了。

冬末跟著李小暖進了東廂,李小暖坐到榻上,轉頭看著冬末問道:

「是春俏?」

「嗯,我看著象是那丫頭1

冬末眉梢高高的挑著,滿臉惱怒的轉身就要出去,

「我去問她1

「回來1

李小暖叫住了她,示意她坐到榻沿上,低聲說道:

「你這會兒去問她,若她不肯說,再不肯認,叫起撞天屈來,豈不就要鬧起來了?這滿院子的丫頭,脾氣稟性,後頭的關聯,咱們一無所知,就算沒有鬧起來,也保不準明天沒人把這事傳出來,咱們剛搬到這院子里不過一天功夫,就鬧出事來,你我臉上豈能好看?」

「那怎麼辦?難道就這樣算了?萬一往後出了大事……」

冬末焦躁起來,李小暖抬手止住了她,擰眉思量了片刻,抬頭看著冬末吩咐道:

「你去把這院子里所有的丫頭都叫進來,我先敲打敲打,往後若再違了規矩,也算不得不教而誅了。」

冬末點了點頭,不大會兒,叫了眾丫頭進來,規規矩矩的站成了兩排,垂手侍立著,李小暖端坐在榻上,沉著臉挨個打量了一遍幾個丫頭,聲音平緩的說道:

「我這裡,規矩嚴,若說好處體面,卻是半分也沒有!你們誰若有難處,也不必勉強,只管說出來,明天我回了夫人和老祖宗,仍退回原處當差就是了。」

幾個丫頭遲疑不定的左右看了看,忙又低下了頭,冬末打量著眾人,

「姑娘的話都聽到了?若有難處,只管說出來就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