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十二章明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指給我這個畸零人,只怕就要委屈冬末姐姐了。」冬末鋪好被褥,侍候著李小暖在床上躺好,側著身子坐在床沿上,仔細看著李小暖,認真的說道:「我知道姑娘的意思,姑娘放心。」冬末輕輕笑了起來,微...

第二天一大早,孫嬤嬤和冬末就侍候著李小暖收拾停當,魏嬤嬤早早的就趕到村子里,幫著準備落葬的事去了。

卯正時分,孫嬤嬤和冬末陪著李小暖進了村子,李小暖在老者的指引下,哭著行了遣奠禮,幾個青壯穩穩的抬起棺木,緩步往墓地走去。

魏嬤嬤牽著李小暖,孫嬤嬤和冬末緊跟著,隨在棺木後頭,走了兩三刻鐘的功夫,到了李家的墳地,孫嬤嬤和冬末停下腳步,遠遠的站在後面,看著魏嬤嬤牽著李小暖到了墓穴前。

墓穴已經點好了,站在墓穴前的幾個青壯,見棺木移了過來,揮著手裡戈矛一樣的東西,在墓穴四角刺了兩下,退後幾步,幫著將棺木穩穩的落入墓穴中。

老者上前,從旁邊青年捧著箱子里取出兩隻空白的神主牌位,低聲禱告了幾句,一個身穿長衫的中年人上前,仔細書寫了牌位,老者擺放好牌位和魂帛,魏嬤嬤拉著李小暖在靈位前磕了幾個頭,幾個青壯開始緩緩的將土撒到了棺木上。

老者沉默著將牌位和魂帛仔細的收進了箱子里,轉過身,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暖啊,儂爹娘這神主位,進了祠堂,大伯會替儂早晚照應著,儂放心,儂爹娘的墳,大伯也會仔細照應著,暖放心1

老者微微仰著頭,咽回了眼淚,頓了頓,才低低的自語般說道:

「小暖,別怪大伯,儂跟著老姑奶奶,到古家,比在阿拉鄉下長大好,大伯是為了儂好。」

老者俯下身子,貼著李小暖的耳邊,低低的交待道:

「到了古家,多留個心眼,好好討了老姑奶奶的歡心,別和人爭強鬥勝,只好好把自己照顧好,往後留心著挑戶好人家嫁了,別求大福大貴,家好人好就行。」

李小暖緊緊抿著嘴,目光閃爍著,仰頭看著老者,整了整衣襟,跪在地上,鄭重的沖老者磕了幾個頭,老者驚訝的看著李小暖,急忙伸手扶了她起來,李小暖掂著腳尖,湊到老者耳邊,低聲說道:

「大伯心裡疼著小暖,大伯都是為了小暖好,小暖心裡知道。」

老者滿眼愕然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眼睛亮亮的看著他,沖他笑著眨了眨眼睛。

魏嬤嬤牽著李小暖出了墳地,孫嬤嬤和冬末接了,也不和老者辭行,和劉管事一起,徑直回到船上,解了攬繩,三隻船飛快的往越州上里鎮駛去。

李小暖耷拉著雙肩,垂著頭,情緒低落的坐在船艙里,魏嬤嬤長吁短嘆著,抹著眼淚,感嘆著親戚的薄情,傷感著姑娘的命苦。

孫嬤嬤憐惜的看著李小暖,笑著開解道:

「姑娘也別太過傷心了,都說福禍相依,這是禍是福還說不定呢,姑娘這樣的人品稟性,真留在那樣的人家,就是嬤嬤,也捨不得呢,老祖宗若是知道了,也必定不會答應的!姑娘往後就安心跟著老祖宗,那可是姑娘嫡親的姑奶奶,打心眼裡疼惜著姑娘呢。」

李小暖微微露出些笑容,滿眼依賴的仰頭看著孫嬤嬤,重重點了點頭,冬末拿了只靠墊墊在李小暖背後,扶著她往後靠著說道:

「那樣的親戚,姑娘還有什麼好傷心的?!不理他們,往後咱們跟著老祖宗,多少好!姑娘也累了這大半天了,躺著歇一會吧。」

魏嬤嬤張了張嘴,看著疲憊不堪的李小暖,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低低的嘆了口氣安慰道:

「姑娘也別傷心太過了,跟著姑奶奶,就跟著姑奶奶吧。」

「姑娘也勞累得很了,躺著睡一會兒吧,咱們要明天中午才能到家呢。」

孫嬤嬤笑著建議,李小暖點了點頭,心裡放鬆著往後靠了靠,疲倦的閉上了眼睛。

船在雲浦鎮停了一晚,劉管事在雲間客棧包了個小院,一行人沐浴洗漱乾淨,吃了飯,冬末鋪著床褥,笑著說道:

「這些是我的被褥,姑娘且忍一忍,就委屈一晚上,明天回到府里就好了。」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

「多謝冬末姐姐,這幾天辛苦冬末姐姐了。」

「瞧姑娘說的,前一陣子,也不知道姑娘能不能留在咱們古家。」

冬末頓了頓,笑了起來,

「如今看起來,姑娘往後就要在咱們古家長住著了,冬末要是能跟在姑娘身邊侍候著,可就是大福份了。」

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冬末,聲音細細的低聲問道:

「珍珠和侍琴是幾等?一個月多少月例?」

「珍珠和侍琴是二等,月錢一弔,咱們古家的規矩,姑娘和少爺房裡,每人一個自小的奶嬤嬤,四個教引嬤嬤,兩個大丫頭,是二等,四個三等丫頭,四五個粗使丫頭,粗使婆子是隨著院子配的,不在這裡頭。」

冬末仔細解說著,

「少爺捎敖憬悖份例是從老祖宗房裡支著的,也不算壞了規矩,四個二等丫頭,有兩個是從夫人房裡支著月例的。」

李小暖認真聽著,點了點頭,帶著絲笑意看著冬末,輕輕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唉,老祖宗要是真把冬末姐姐指給我這個畸零人,只怕就要委屈冬末姐姐了。」

冬末鋪好被褥,侍候著李小暖在床上躺好,側著身子坐在床沿上,仔細看著李小暖,認真的說道:

「我知道姑娘的意思,姑娘放心。」

冬末輕輕笑了起來,微微有些感慨的說道: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跟著姑娘,就覺得特別安心篤定,姑娘做什麼事,都胸有成竹,好象這萬事都在姑娘的掌控中,好象……沒什麼事能瞞過姑娘,能難倒姑娘一樣。」

冬末輕輕笑著,滿眼疑惑的看著李小暖,

「姑娘可還只有六歲呢!倒比夫人還……」

李小暖瞪著冬末,冬末咳了兩聲,咽回了後面的話,伸手給李小暖掖了掖被子,站起來笑著說道:

「明天還要起早趕路,姑娘早點歇著吧。」

冬末放下帳子,熄了燈,在床前的地板上睡下了,不大會兒,呼吸就綿長起來。

李小暖靜靜的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看著頭頂上的粗布帳子,細細的盤算了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