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十一章憐愛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劉管事安頓好棺木,帶著兩個小廝回來,孫嬤嬤拿了些銀錢,吩咐船娘上岸找人家買了些菜疏,做了飯吃了幾口,幾個人在船倉里胡亂湊合著睡下了。村子東頭的院落里一片漆黑,正屋東廂門口,一豆忽明忽暗的...

李小暖跟在魏嬤嬤後面,穿過一間間低矮的土房,進了村落東頭一個極大的院落里,院子夯著一人多高的土牆,細竹桿編成的院門歪在一邊,院子里,正面五間高大堂屋,下面一人來高用青石壘成,屋頂鋪著密密的小青瓦,左右各有三間小青瓦廂房,院子里一群雞正咕咕叫著,悠然踱著步。

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婆子,帶著兩個年青媳婦,搓著手,微微有些緊張的迎了出來,看著李小暖,婆子眼淚淌了滿臉,伸手拉了她過來,摟在了懷裡,

「小暖,苦命的小擰1

婆子抱著李小暖哭成一團,兩個媳婦也跟著抹起了眼淚,上前勸著婆子,鄭嬤嬤仔細打量著泣不成聲的婆子和媳婦,看著屋前屋后奔過來的幾個孩子。

冬末看著婆子粗大發黑的手撫過李小暖柔嫩的面頰,輕輕皺起了眉頭。

魏嬤嬤哭得眼睛發紅,哽咽著上前勸著婆子。

婆子勉強止了眼淚,直起身子,牽著小暖,轉身吩咐著兩個媳婦,

「去抓兩隻雞殺了,先鋪幾個荷包蛋給小暖端過來,原來多胖的小擰,瘦成這樣1

「殺么殺1

院門口傳來一聲暴喝,

「儂個敗家婆!那雞那蛋賣了錢,還要給二伢買書本尼!儂個敗家婆1

婆子目瞪口呆的看著站在門口的老者,愕然半晌,才指著老者罵道:

「個死老頭子,儂阿是瘋癲撒?!小暖!這是阿末家小暖1

「閉嘴!滾回去!都滾回去1

老者額頭青筋鼓突著,暴跳著揮舞著雙手,婆子瞪大眼睛,傻怔怔的看著老者,說不出話來。

魏嬤嬤衝過去,一把抱起小暖,急急的安慰著她:

「小暖別怕,別怕,有嬤嬤在呢,小暖別怕1

李小暖偎在魏嬤嬤懷裡,眯著眼睛,仔細的看著暴跳如雷的老者,孫嬤嬤惱怒的豎著眉梢,傲然睥睨著門口的老者和聚集在院門口的鄉鄰,轉身吩咐著冬末,

「侍候表小姐回去船上歇著,這裡還不如船上乾淨!我還怕委屈了表小姐呢1

冬末恍過神來,沖著老者恨恨的跺了跺腳,轉身走到魏嬤嬤身邊,看著李小暖說道:

「姑娘,咱們回去船上歇一晚上,明天看著老爺太太落了土,咱們立即就趕回去!不理他們1

魏嬤嬤緊緊抱著李小暖,滿臉淚水的看著暴跳的老者,又轉過頭,滿眼哀求的看著婆子,婆子抹著眼淚,上前兩步,拉了拉李小暖的衣服,低聲說道:

「儂先帶著小暖避一避,伊個老頭子今兒瘋魔了。」

魏嬤嬤勉強點了點頭,抱著李小暖,和冬末、孫嬤嬤一起回到了船上。

劉管事安頓好棺木,帶著兩個小廝回來,孫嬤嬤拿了些銀錢,吩咐船娘上岸找人家買了些菜疏,做了飯吃了幾口,幾個人在船倉里胡亂湊合著睡下了。

村子東頭的院落里一片漆黑,正屋東廂門口,一豆忽明忽暗的光點閃動著,老者抽著旱煙,悶悶的蹲在屋門口,婆子坐著把小竹椅,正不停的抹著眼淚,

「老頭子,儂今兒一定要講講清爽,小暖,到底哪能回事體1

老者擰著眉頭沉默著,過了好半天,才傷心的長長的嘆了口氣,轉頭看著婆子,低聲說道:

「儂個家主婆,好好較用用腦子1

婆子伸手重重的拍著老者的肩膀,

「還要哪能用腦子?!那是小暖,小暖!阿末的獨養小擰,還要想啥?1

老者被婆子推的身子晃動起來,回手撥開婆子的手,聲音沉悶的說道:

「儂個家主婆,一點見識也沒!儂也長眼睛看看,小暖生得那樣好,那樣福氣相,象阿拉鄉下種田人不?儂疼愛伊,要替伊打算著。」

婆子有些發怔的看著老者,老者磕著煙袋,又長長的嘆了口氣,

「阿拉都是五十開外年紀了,啥事體也做不動了,哪能養小暖去?讓兩個尼子養?尼子還好一眼眼,那媳婦呢?能象儂這麼疼著小暖的?儂說說儂哪能辦?」

老者長長的嘆息起來,婆子怔了半晌,重重的拍了拍大腿,

「那也不能不管小暖,把這樣把伊推出門去!儂讓小暖哪能活?」

老者又塞好一鍋煙葉,摸出火鐮火絨打著了火,點著了煙鍋,深吸了兩口,才放下煙袋,低聲說道:

「吾仔細問過那管事,這趟帶小暖和阿末夫妻回來的,是下里鎮上豐慶房嫁到上里鎮古家的那位老姑奶奶。」

婆子驚訝起來,

「就是豐慶房那個陪嫁走了全部家當的獨養姑奶奶?伊尼子不是中了狀元,在京城住著的?」

「就是伊,伊尼子沒了,和阿末差不多時候沒的,伊遇到了小暖,就帶著一起回來了。」

老者長長的嘆息著,傷感的低聲說道:

「這姑奶奶在家時,就是出了名的精明能幹,也最憐貧惜弱,古家又是越州首富。」

「那可是!當年伊老子可是阿拉秀州府首富,全部家當一分沒剩都陪送了伊這個獨養女子,那古家哪能不富?1

婆子撇了撇嘴說道,老者回頭瞪了她一眼,低聲訓斥道:

「講這些沒用的做撒?1

婆子往後縮了縮,不敢再言語,老者慢慢抽了幾口煙,才接著說道:

「那姑奶奶這些年,可沒少資助阿拉李家讀書趕考的書生子,如今看這樣子,也是肯收留了小暖的,家主婆啊,讓小暖跟著她吧,小暖那人品長相,比那些大戶人家的太太小姐好較出色,將來,那姑奶奶略操些心,給小暖找戶好人家,不過貼幅嫁妝,擱她手裡,也算不得啥,小暖這日子,不比跟著阿拉莊戶人家強上百倍去?1

婆子怔怔的聽著老者的話,半晌才點了點頭,

「還是老頭子想得長遠,唉,那儂今兒,也不該那樣兇巴巴,嚇著了小暖,再說,儂總要讓人儘儘心,給小暖做頓好吃的吃吃1

「唉,儂個憨婆子!儂疼愛小暖,阿拉疼愛小暖,那人家哪還用收養伊去?阿拉當個壞人,凶著小暖,人家才能心疼伊,收留伊不是。」

老者傷心的嘆息著說道,婆子眼淚流了下來,抹著眼淚,低低的哭了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