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八章借書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房裡的大丫頭,原先是老祖宗房裡的二等丫頭,前年少爺房裡的大丫頭秋韻嫁了人,老祖宗就把她指過去侍候少爺了,菊影姐姐今年也十三了。」冬末問一答十,李小暖將手裡的布包遞給魏嬤嬤,笑盈盈的接著問道:

還是和昨天一樣,一行人中午幾乎沒有歇息,打了個尖,吃些乾糧點心,早早趕到訂好的客棧歇息去了。

今天落腳的,是一個大些的鎮子,客棧也極大,周管事包了座兩進的大院子,也就足夠大家住的了。

冬末和魏嬤嬤侍候著李小暖沐浴洗漱完畢,重新梳了頭,換了身乾淨衣服,冬末侍候著李小暖,往李老夫人居住的正屋進去了。

正屋外間,周夫人正看著丫頭準備晚飯茶點,見李小暖進來,笑著示意她進去東廂,李小暖笑盈盈的沖周夫人曲膝見了禮,退後兩步,才轉身進了東廂。

東廂里,古蕭緊挨著李老夫人坐在榻上,李老夫人摟著他,正滿面笑容的聽他說著話,古雲姍端莊的坐在榻前的扶手椅上,笑盈盈的喝著茶。

李小暖進來,微笑著曲膝給李老夫人請了安,李老夫人笑著招了招手說道:

「路上累了吧?來,坐到這兒來,聽蕭兒說,你昨天百家姓和千字文都背得好,可見平時也是用了心的。」

古雲姍輕輕放下手裡的杯子,笑盈盈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微微曲了曲膝,給古雲姍見了禮,才走到榻上,側著身子坐到了榻沿上。

古蕭滿眼笑意的看著李小暖,親熱的說道:

「小暖妹妹,我正和老祖宗說咱們昨天上課的事呢,夫子昨天讓你背的那十行三字經,你背好了沒有?」

李小暖微笑著點了點頭,古蕭眼睛彎彎著笑了起來,

「小暖妹妹,我的也背好了,我剛才背過一遍了,老祖宗誇我了呢,夫子今天肯定也會誇我的。」

李小暖滿臉笑容的看著古蕭,認真的聽他說著話,古蕭正說話間,門口侍立著的小丫頭掀起帘子,古雲歡笑吟吟的進了屋,周夫人也跟在後面進來,笑著說道:

「母親,飯菜擺好了。」

李老夫人直起身子,撫著古蕭的肩膀,笑著說道:

「那咱們這會兒就吃飯,吃了飯,你們兄妹兩個就去找夫子上課去,咱們蕭兒還等著夫子的誇獎呢1

眾人跟著笑了起來,周夫人上前扶著李老夫人,一行人到了外間,分左右坐了,靜靜的吃了飯,又喝了杯茶,魏嬤嬤過來,和吳嬤嬤一起,侍候著古蕭和李小暖往前院西廂走去。

古蕭出了門,頓住腳步,伸手牽了李小暖的手,拉著她往前院走去。

王夫子聽古蕭和李小暖背了書,吩咐李小暖接著看後面十行,又寫了幾個字扔給她描紅,就不再理會她。

王夫子仔仔細細給古蕭講了書,帶著古蕭念了幾遍後面的文,看著他練了大半個時辰的字,就打發兩人回去了。

古蕭出了門,伸手牽著李小暖,低頭看著她,認真的說道:

「小暖妹妹,外面黑,你不要怕,我會保護你的。」

李小暖耷拉著雙肩,滿心無奈的任古蕭把她的手捏得緊緊的,拉著她往內院走去。

「古蕭……」

李小暖含糊著稱呼,低聲叫道,古蕭頓住腳步,轉頭看著她,

「小暖妹妹怎麼啦?」

「嗯,你念過很多書嗎?」

李小暖仰頭看著古蕭問道,古蕭收斂著得意,努力顯得平淡的說道:

「也沒念過幾本,才不過念到第七本。」

「那你念得都是什麼書啊?」

李小暖緊盯著問道,古蕭鬆開李小暖,掰著手指頭數道:

「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經、龍文鞭影、弟子規、千家詩,現在念的是幼學瓊林1

古蕭數完了,又緊緊握住李小暖的手,小大人般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要不是父親身故耽誤了,我現在該念到第八本書了1

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古蕭,輕輕感嘆道:

「古……蕭,你念的書真多!我都沒見過龍文鞭影啊,弟子規啊,千家詩是什麼樣子的呢!古……蕭,這些書,你都有嗎?現在還要天天看嗎?」

古蕭著臉,努力裝著不在意的說道:

「當然有啦,這些書我都學過了,不用天天看了,小暖妹妹,你別泄氣,以後,你只要多多努力,肯定也能象我念得這樣好1

李小暖窒了窒,恨恨的咬了咬嘴唇,拉了拉古蕭,低聲說道:

「我想看看你的書1

古蕭頓住腳步,低頭看著李小暖,誠懇的說道:

「小暖妹妹,那些書很難的!你才念到三字經,肯定看不懂那些書的1

「我想看看1

李小暖垂著頭,聲音低低的堅持道,古蕭滿眼包容的看著李小暖,拉著她的手,邊往院里走,邊點著頭說道:

「好,我讓人給你送去,你要是看不懂,就過來問我,我會教你的。」

李小暖回到房間里,不大會兒,門口傳來輕緩的敲門聲,一個溫婉清晰的女聲輕聲叫道:

「冬末。」

冬末急忙站起來,看著李小暖,低聲交待道:

「是菊影姐姐。」

說著,兩步走到門口,開了門,菊影一身白衣,微笑著,俏生生的站在門口,將手裡的布包遞給冬末,笑著說道:

「這是少爺讓送過來給表小姐的,交給你了,我就不進去打擾表小姐了。」

冬末忙接過布包,菊影腳步輕盈的轉身離開了。

冬末把布包遞給李小暖,李小暖隔著一層厚厚的棉布,摸著裡面沉甸甸的書本,滿眼笑意的轉頭看著冬末問道:

「菊影姐姐是誰的丫頭啊?」

「是少爺房裡的大丫頭,原先是老祖宗房裡的二等丫頭,前年少爺房裡的大丫頭秋韻嫁了人,老祖宗就把她指過去侍候少爺了,菊影姐姐今年也十三了。」

冬末問一答十,李小暖將手裡的布包遞給魏嬤嬤,笑盈盈的接著問道:

「冬末姐姐今年多大了?」

冬末耷拉著雙肩,長長的嘆了口氣,有些惆悵的說道:

「唉!十二了1

「那碧蓮和翠蓮姐姐呢?」

「碧蓮姐姐今年十四了,翠蓮姐姐和菊影一樣,也是十三歲。唉1

冬末又嘆了口氣,魏嬤嬤有些莫名其的看著冬末問道:

「好好兒的,冬末姑娘嘆什麼氣?」

「冬末姐姐嘆氣,是因為碧蓮姐姐阿翠蓮姐姐啊,菊影姐姐她們,只比冬末姐姐大個一歲兩歲的,唉1

李小暖眯著眼睛看著冬末,語氣輕輕飄飄的說道,說到最後,又學著冬末,重重的嘆了口氣,冬末轉過身,眨著眼睛,怔怔的看著李小暖,遲疑的片刻,才試探著問道:

「姑娘這話,冬末不大明白……」

「唉1

李小暖又重重的嘆了口氣,仰著頭,滿眼惋惜的看著冬末說道:

「冬末姐姐又聰明又能幹又漂亮,若是再小上幾歲,等那幾位姐姐嫁了人,冬末姐姐肯定能升一等丫頭,說不定,還能拿到二兩的月例呢!唉1

李小暖又嘆起氣來,冬末睜大眼睛,微微張著嘴,獃獃的看著李小暖,半晌才恍過神來,急忙轉頭看著和她一樣怔怔的看著李小暖的魏嬤嬤,再轉過頭看著還在一聲接一聲嘆著氣的李小暖,呆怔著說不出話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