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七章童萌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被褥,冬末笑著說道:「姑娘,那書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看完的,還是早點歇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呢。」李小暖將書遞給冬末,冬末收好書,魏嬤嬤給李小暖掖了掖被子,憐愛的理好李小暖散在枕邊的頭髮,冬末吹...

「母親,就讓周管事走一趟,跟王夫子交待一聲,可好?」

周夫人笑著問道,李老夫人點了點頭,看著周夫人溫和的吩咐道:

「拿上我的片子,跟夫子道聲辛苦,稟報一聲,也是兩個學生了,束從今天起加倍。」

周夫人忙笑著應了,吩咐了下去,又打發人叫了魏嬤嬤過來,和古蕭的奶娘吳嬤嬤,小廝山水、煙雲一起,侍候著古蕭和李小暖往西廂王夫子處念書去。

嬤嬤和小廝簇擁著古蕭和李小暖走到西廂樓梯口,古蕭頓住腳步,低頭看著李小暖,伸手拉了她的手,面容嚴肅的說道:

「小暖妹妹,你太小了,還是我牽著你走樓梯吧。」

李小暖一口氣窒在喉嚨里,忙轉頭看著吳嬤嬤,吳嬤嬤笑著誇獎道:

「少爺就是懂事,這麼小年紀就知道敬老愛幼呢。」

李小暖心底微微松馳下來,羞怯的笑著,任古蕭牽著手往樓上走去。

這位古蕭少爺可是古家的鳳凰,是最招惹不得的物事,這個世間,禮教嚴苛到何種程度,她一無所知,李老夫人和周夫人的想法、脾氣,她還沒有半分頭緒,這會兒,自然是離這位鳳凰越遠才越安全,千萬不能因為這個招了周夫人和李老夫人的忌,被人當成了禍水,可就大不值得了。

李小暖心念思轉間,古蕭牽著她的手,已經到了王夫子房子門口。

敞亮的小廳里已經放好了一大兩小三張桌子,古蕭牽著李小暖進了屋,走了兩步,才放開李小暖,兩人站在屋子中間,行禮請了安,李小暖抬頭打量著王夫子,大約四十歲年紀,高而瘦,緊繃著臉,象一塊嶙峋的山石般,極端正的坐在上首椅子上,眼神裡帶著滿滿的不悅和不屑,瞥了眼李小暖,揮揮手,示意兩人坐到座位上去。

李小暖爬到椅子上,端端正正的坐好,有些興奮的垂眼打量著桌子上放置整齊的筆墨紙硯。

「你,可識字?」

王夫子聲音里透著刻板和稜角,古蕭有些緊張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王夫子,聲音舒緩的回道:

「已經念過千字文和百家姓。」

「嗯,也算能認得幾個字了,女娃子,讀些女訓、女戒、烈女傳,知道做女子的本份,也就足夠了!旁的書,不讀也罷1

王夫子擰著眉頭說道,李小暖垂著眼帘,眼底滿是鬱悶和失望,這禮教竟嚴苛到如此程度?!

「夫子,祖母說過,姑娘家也要讀書明理,通曉聖賢之道,這樣,往後掌家理事,教養子女,才能做得賢妻良母。」

古蕭緊張得聲音微微有些顫抖的辯解道,王夫子臉色陰沉下來,重重的「哼」了一聲,盯著古蕭,冷冷的問道:

「昨天的書,可都背出來了?背1

古蕭急忙點著頭站起來,背著手,有些磕磕巴巴的背起書來,李小暖心底微微放鬆了些,歪著頭,滿眼笑意的看著古蕭,仔細的聽他背著書:

「黃帝畫野,始分都邑;夏禹治水,初奠山川。宇宙之江山不改,古今之稱謂各殊……」

好象是幼學瓊林,李小暖心裡欣喜著迷惑起來,這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古蕭背完了書,彷彿舒了口氣般看著王夫子,王夫子擰著眉頭,厲聲訓斥道:

「背書要流暢,流暢!你這可有半分流暢?!去,再讀幾遍1

古蕭耷拉著腦袋,捧著書轉了半個圈,對著牆壁大聲讀起書來。

王夫子著臉,轉頭看著李小暖吩咐道:

「把百家姓背給我聽聽。」

李小暖不慌不忙的站起來,平緩而流利的背了起來:

「趙錢孫李,周吳鄭王,馮陳褚衛,蔣沈韓楊,朱秦尤許,何呂施張,孔曹嚴華,金魏陶姜……」

「好了1

王夫子抬手止住了李小暖,

「就背到這裡,再背千字文。」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閏餘成歲,律呂調陽……」

李小暖流利的背了起來,王夫子聽了幾句,打斷了李小暖,

「陳根委翳,接上1

「落葉飄搖,游昆……」

「曦暉朗曜。」

「璇璣懸斡。」

王夫子臉色微微緩和了些,從大桌子上拎起本書遞了過去,

「這是三字經,你拿去,先看看頭十行,有不認識的字問我。」

魏嬤嬤滿眼驕傲,陪著笑容,恭敬的接過書本,小心的放到了李小暖桌子上,垂手退到了旁邊。

李小暖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掌在書本上溫柔的撫了幾下,才慢慢翻開來,書是抄本,一色工整的蠅頭小楷,映在質地硬密的金粟紙上,墨字黃紙,泛著濃濃的古雅之氣,李小暖只覺得鼻頭酸酸的,總算又能摸到書了。

古蕭背完了書,王夫子一字一句的講解了,又帶著他把後面二十句念了幾遍,從桌子上取了張法帖遞過去,吩咐他影本。

王夫子轉過頭,盯著正歪著頭,全神貫注的聽他給古蕭講書的李小暖,從鼻子里輕輕「哼」了一聲問道:

「頭十行看好了?可有不認識的字?」

李小暖微笑著,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恭敬的回道:

「看好了,沒有不認識的字。」

王夫子「嗯」了一聲,起身站在桌子旁,提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遞過去吩咐道:

「今天就描這幾個字,每個字描十遍。記著,寫字是大事,要身正、筆正、心正1

李小暖垂著眼帘,恭敬的起身答應著,端正的坐好,提起筆,笨笨拙拙的開始描紅。

王夫子不再理會李小暖,起身走到古蕭身邊,認真而挑剔的指點著他的一筆一劃。

寫了大半個時辰的字,兩人辭了王夫子出來,出了門,古蕭伸手握了李小暖的手,邊往樓梯下走,邊鄭重的交待道:

「小暖妹妹,讀書很苦的,你不要怕,你要是不懂,就來問我,我會好好教你的。」

李小暖笑容滿面的點著頭,古蕭眼睛彎成了月牙,高興的笑了起來。

兩人結伴到李老夫人處請了安,就告退出來,回去歇息了。

冬末和魏嬤嬤侍候著李小暖洗漱乾淨,散了頭髮,換了短衣褲,李小暖笑盈盈的盤膝坐在床上,湊著燈光,翻看著三字經。

冬末和魏嬤嬤收拾好,在床前鋪好了被褥,冬末笑著說道:

「姑娘,那書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看完的,還是早點歇息吧,明天還要趕路呢。」

李小暖將書遞給冬末,冬末收好書,魏嬤嬤給李小暖掖了掖被子,憐愛的理好李小暖散在枕邊的頭髮,冬末吹熄了燈,和魏嬤嬤睡下了。

第二天上午,車隊不急不緩的行進著,李小暖放下手裡的書,有些悶悶的看著窗外,冬末伸手接過李小暖手裡的書,笑著說道:

「姑娘捧著這書,從早上看到這會兒,也不嫌累!還是歇一歇吧。」

李小暖鬆開書,笑盈盈的看著冬末說道:

「冬末姐姐念過書嗎?」

「沒有,冬末不過是個奴才,哪裡念得起書的?!再說,一個丫頭,念書做什麼用。」

冬末一邊打著絡子,漫不經心的說道,李小暖笑著看著她,

「冬末姐姐往後做了管家娘子,要看帳啊,記帳什麼的,不識字怎麼行呢?」

冬末失笑起來,放下手裡的絡子,伸手捏了捏李小暖的面頰,

「姑娘想得也太長遠了些,管家娘子哪是那麼好做的?就算托姑娘的口福,冬末往後真做了管家娘子,也不過認幾個數目字,能看個帳本子就夠了,現認也來得及,姑娘且放寬心。」

李小暖往冬末身邊蹭了蹭,仰著頭,笑盈盈的問道:

「冬末姐姐,那個王夫子是不是很有學問啊?古蕭念書念了好多年了吧?他學問真好!古家是不是有很多很多書?」

「古家是咱們越州書香世家,出過不知道多少舉人、秀才,咱們老爺可是丙寅科狀元,狀元家,你說,書能少了?咱們上里鎮老宅里,可是修著藏書樓的,整整一幢樓,全是書1

冬末驕傲的說道,

「姑娘應該叫少爺『古蕭哥哥』!少爺五歲就開蒙了,聽說現在已經讀到第七本書了,王夫子人前人後凈誇少爺聰明了!王夫子能到咱們家教書,那肯定是有學問的了1

一幢樓的書!李小暖眼睛亮了起來,古蕭五歲啟蒙,到現在,才讀到第七本書,除了三、百、千,現在的<幼學瓊林>,還有哪三本?唉,不外乎聲律、龍文、千家詩之類,若是這樣的進度,跟著他讀到經史,得多少年?!

這事,還得好好想想法子才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