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六章讀書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嬤嬤但凡知道的,都教1李小暖笑眯眯的看著兩人,正說話間,門口傳來輕緩的幾下敲門聲,一個小丫頭聲音清脆的稟報道:「表小姐,老祖宗傳晚飯了。」冬末急忙半蹲著給李小暖穿了鞋子,半扶半抱著她...

車隊前頭,寬大的楠木清油車裡,李老夫人臉上帶著絲倦意,半躺在寬大的車廂里,孫嬤嬤恭敬的跪坐在車廂前面,正低聲稟報著:

「……打聽了不少人,能想到的人都去打聽了,說是從搬到寺院後頭起,每天早晚必到地藏殿祭拜,風雨無阻,一天也沒落下過,那祭台昨晚我跟著去看了,雖說不能再簡陋了,可該有的都有,禮節上頭也算周全。那殿里滿滿的都是棺木,怪滲人的,晴天白日的還好,要是趕著陰天下雨的……」

孫嬤嬤聲音裡帶出几絲欽佩來,

「表小姐能一天不落,倒真是不容易,可見是個孝順的。」

李老夫人仔細的聽著,慢慢點著頭嘆了口氣,

「那丫頭不過六歲,能做到這樣,極是難得,可見天性是個重情仁義的,這樣就好。」

孫嬤嬤有些不解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微微有些出神的思量了一陣子,滿眼傷感的看著孫嬤嬤,低聲說道:

「唯心大師身份貴重,為人……厭煩紅塵俗世,竟守著這丫頭念了一天的心經,這丫頭必有不尋常處,往後有什麼造化也說不定,又是這樣重情仁義的,古家……的事,也許能有一線希冀……」

李老夫人聲音低落下去,幾不可聞,孫嬤嬤眼淚涌了出來,忙用帕子按了回去,陪著笑說道:

「看老祖宗說的,大少爺那樣聰明,過些年,咱們古家說不得又能出個狀元,那才是真正風光呢1

李老夫人眼神悲傷憤懣的看著窗外,半晌才長長嘆了口氣,轉頭看著孫嬤嬤,張了張嘴,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苦笑著說道:

「蕭兒雖說不笨,可比起他父親……也算不得聰明,唉,這樣也好、也好,蕭兒生性淳厚,是個能守成的,這樣最好!慧極易傷,笨些好……」

李老夫人傷感的嘆息起來。

一行人中午在一家小茶棚里只停了小半個時辰,吃了些乾糧,歇息了一會兒,就上路了,以便早一些趕到訂好的客棧好好歇息著。

申正時分,太陽還高高的掛在頭上,古家一行人就住進了客棧,客棧不大,周管事乾脆包了整間客棧,掌柜和夥計忙前忙后,安頓好車輛馬匹,燒了大桶大桶的熱水送了進來。

丫頭婆子們忙碌著,侍候著主子們洗漱更衣。

冬末和魏嬤嬤侍候著李小暖洗好了澡,換上乾淨衣服,魏嬤嬤把李小暖抱到床上,用棉帕子給她絞著頭髮,冬末叫了粗使婆子進來換了水,也跟著洗了澡,換了衣服出來,魏嬤嬤已經給李小暖絞乾了頭髮,綰了兩個抓髻出來。

冬末飛快的擦乾了頭髮,揚手綰好髮髻,笑著說道:

「嬤嬤只管歇著,待會兒,我侍候著姑娘下去吃飯就是。」

魏嬤嬤滿眼感激的看著冬末,笑著說道:

「辛苦冬末姑娘了,這兩天,我們姑娘多虧你盡心照顧著。」

冬末看著魏嬤嬤,笑容明快的說道:

「看嬤嬤這話說的,老祖宗既把我指給了姑娘,冬末就是姑娘的丫頭,若不盡心才是該打呢1

魏嬤嬤怔了怔,遲疑著正要說話,李小暖拉了拉魏嬤嬤的衣袖,抬著胳膊,笑著說道:

「嬤嬤看,這衣服是冬末姐姐昨晚連夜趕出來的,嬤嬤看看這針角,我看著和嬤嬤做的一樣好1

魏嬤嬤扯著李小暖的衣襟、衣袖,仔細的看了看,笑著點了點頭,

「這針角還算細密,冬末姑娘這針線,也學了有五六成了。」

冬末滿臉不服氣的看著魏嬤嬤,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冬末,把手探進魏嬤嬤袖子里,摸了個極小的半舊荷包出來,托在掌心裡遞了過去,

「這是嬤嬤做的,冬末姐姐看看好不好看。」

冬末上前半步,接過荷包,翻來覆去、仔仔細細的看了一會兒,把荷包遞了回去,沖著魏嬤嬤曲了曲膝,笑著說道:

「冬末失禮了,嬤嬤這針線,只怕府里最好的娘也及不上,往後,請嬤嬤多指點指點冬末。」

魏嬤嬤接過荷包,笑著說道:

「冬末姑娘看中哪一樣針法,只管說,嬤嬤但凡知道的,都教1

李小暖笑眯眯的看著兩人,正說話間,門口傳來輕緩的幾下敲門聲,一個小丫頭聲音清脆的稟報道:

「表小姐,老祖宗傳晚飯了。」

冬末急忙半蹲著給李小暖穿了鞋子,半扶半抱著她下了床,笑著說道:

「嬤嬤只管去後院吃飯,姑娘這裡有我侍候著呢。」

魏嬤嬤微微躊躇了下,李小暖揚頭看著她,笑吟吟的說道:

「有冬末姐姐凡事提點著,嬤嬤放心就是。」

魏嬤嬤笑著點頭應了,冬末牽著李小暖,急步出了門,往樓下大堂去了。

大堂里,周夫人正看著人擺飯,見李小暖下來,招招手,叫了她過去,李小暖滿臉笑容的走到周夫人身邊,曲膝福了福,請了安,周夫人伸手拉過李小暖,笑盈盈的看著她正要說話,樓梯上傳來一陣輕捷的腳步聲,周夫人忙放開李小暖,轉身往樓梯上看去。

四五個丫頭前後簇擁著古雲姍和古雲歡姐妹正往下走,古蕭挽著李老夫人也跟在後面下來了。

李小暖忙跟在周夫人後面,走到樓梯口,曲膝行著福禮,迎著李老夫人。

李老夫人招手叫了李小暖過來,笑盈盈的上下打量了一翻,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看著身邊一個形容俏麗的丫頭說道:

「小暖這衣服髮髻都好,可見冬末做得不錯,我倒沒錯看了她。」

那丫頭滿眼笑容的嗔怪道:

「看老祖宗這話說的,老祖宗什麼時候看錯過人的?1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伸手牽著李小暖,一邊往大堂正中走去,一邊溫和的問著她「路上累沒累著?」「睡著一會兒沒有?」。

幾句話間,已經到了大堂正中的桌子前,李老夫人居中坐了,轉頭看著周夫人,指著自己左手邊,笑著吩咐道:

「出門在外,別講究那麼多,你就坐在這裡一起吃飯吧,蕭兒坐這邊,小暖挨著蕭兒坐。」

古雲姍和古雲歡挨著周夫人坐了,丫頭婆子盛了飯奉上來,眾人安靜的吃了,丫頭婆子收拾了下去,侍候著眾人漱了口,奉了茶上來。

李老夫人喝了兩口茶,放下杯子,伸手撫著古蕭的頭臉,笑著說道:

「蕭兒等會兒跟著夫子念書,要多用些心,把那書中的道理讀懂讀透了才好。」

古蕭面容鄭重的點著頭,

「老祖宗放心,蕭兒一定努力讀書。」

李小暖滿眼羨慕的看著古蕭,書!這是這半年多她做夢都想要的東西!這個世間,到底是個什麼情形,她一無所知,她和魏嬤嬤的行李里,唯二的兩本書,是千字文和百家姓,上面的字她都認識,可那薄薄的兩本書里,幾乎沒有任何有用的信息!

這個世間,書籍極其昂貴,她和魏嬤嬤一本書也買不起,福音寺里除了方丈室放著幾本她看不懂的梵文經書,她沒看到過其它任何書籍。

李老夫人看著滿臉渴望的李小暖,微笑著問道:

「小暖也想跟著夫子念書嗎?」

李小暖怔了怔,急忙點著頭,猶豫著看了看古蕭,又搖了搖頭,想了想,又點起了頭,古雲姍笑了起來,

「小暖妹妹,你這到底是想念呢,還是不想念?」

周夫人和古雲歡看著李小暖,也跟著笑了起來,古蕭轉過頭,看著李小暖認真的說道:

「小暖妹妹,夫子教的書可難了,你太小,肯定聽不懂的1

李小暖垂了垂眼帘,沒有答話,只抬起頭,滿眼渴望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仔細的看著李小暖,笑盈盈的說道:

「姑娘家讀點書,明白些聖賢道理,也是要的,小暖就跟著古蕭哥哥去聽聽夫子講書吧,能聽懂多少是多少。」

李小暖眼睛亮了起來,滿臉喜悅著急忙點著頭,古蕭有些目眩的看著彷彿發著光的李小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