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五章初會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漱了口,周夫人告了退,下去看著丫頭婆子們收拾東西,看著人安排車輛去了。四個人陪著李老夫人說笑了小半個時辰,周夫人進來稟報說「都收拾好了。」丫頭婆子忙著取了各自主子的薄斗篷過來,李老夫人叫了雲歡過...

李老夫人已經收拾妥當,正坐在榻上慢慢吃著燕窩羹,李小暖站在榻前,恭敬的福了福,請了安,李老夫人把碗遞給旁邊侍立著的小丫頭,示意李小暖坐到榻上,笑著問道:

「夜裡睡得好不好?可還習慣?」

「老祖宗,夫人和少爺來了。」

李小暖笑盈盈的正要答話,門外小丫頭稟報聲傳了進來,李小暖忙站了起來,悄悄往後退了半步。

周夫人領著個七八歲模樣的男孩子進了屋,李老夫人直起身子,滿臉笑容的看著男孩子長揖請了安。

李小暖站在榻前,悄悄打量著男孩子,和她一樣穿著斬衰孝服,臉圓圓的稍稍有些嬰兒肥,眼睛亮晶晶的,唇紅齒白,說笑間帶著濃濃的稚氣。

李老夫人拉著男孩子坐到自己身邊,滿頭滿臉的撫摸著他,瑣瑣碎碎的問著話「昨晚睡得安不安穩?」「夜裡起了幾次」「早上什麼時辰醒的?」……

說了一會兒話,李老夫人摟著男孩子,指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這是新來的妹妹,是祖母的侄孫女兒,姓李,叫小暖,小暖,這是古蕭哥哥,往後要好好相處著才好。」

李小暖溫婉的笑著微微曲膝福了福,古蕭站起來,笑容滿面的拱手還了禮,上下打量著李小暖,退回到李老夫人身邊坐下,仰頭看著李老夫人問道:

「妹妹怎麼穿得和我一樣?」

「妹妹的父母都沒了,和你一樣重孝在身。」

李老夫人摟著古蕭,傷感著低聲說道,古蕭點了點頭,小大人般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

「妹妹真可憐,沒了父親,也沒有母親,真是可憐1

李老夫人失笑著又傷感起來,溫和的撫著古蕭的後背說道:

「我們蕭兒最懂事,妹妹是個可憐人,往後你可不許欺負妹妹。」

「嗯1

古蕭鄭重的點頭答應著,

「老祖宗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妹妹的。」

李小暖溫順的微笑著,攏著雙手坐在榻沿上,聽著祖孫倆說話。

「老祖宗,大小姐、二小姐來了。」

門口小丫頭聲音清脆的稟報著,門帘掀起,外面三四個丫頭簇擁著兩姐妹走了進來。走在前頭的約莫十三四歲年紀,體態輕盈,眉目清秀,只嘴唇略有些薄,隱隱透出幾分精明來,跟在後面的十一二歲年紀,豐纖合度,皮膚白皙水潤,兩頰泛著淡淡的桃紅色,一彎柳眉,水汪汪的杏眼流波欲滴,若出水芙蓉般,生得極美。

兩人走到榻前,曲膝福了福,給李老夫人請了安,又轉過身子,曲膝給周夫人請了安,李老夫人指著李小暖介紹道:

「快過來認識認識,這是大姐姐,叫雲姍,這個是二姐姐,叫雲歡,這是新來的表妹,姓李,叫小暖,往後可要好好相處著。」

李小暖忙站起來,曲膝福了福見著禮,雲姍和雲歡微微曲膝還了禮,好奇的打量著李小暖,雲姍上前兩步,伸手拉了李小暖的手,低著頭,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片刻,轉頭看著周夫人說道:

「母親,小暖妹妹長得真是好看,比妹妹還要好看1

雲歡走到李小暖面前,帶著絲挑剔,仔細的打量著她,李小暖仰著頭,滿眼仰慕的看著雲姍,又轉過去看著雲歡,來回看了幾趟,滿臉驚嘆的說道:

「姐姐才真正好看,象仙女一樣1

雲姍「撲哧」笑出了聲,雲歡也露出笑容來,上前拉了李小暖的手,聲音細甜的說道:

「小暖妹妹真是惹人疼。」

李老夫人笑了起來,轉過頭,吩咐著旁邊侍候著的丫頭婆子,

「擺飯吧,早點吃了還要趕路,不能誤了吉時。」

丫頭婆子答應著出去了,李老夫人轉頭看著周夫人,溫和的說道:

「出門在外,規矩上也暫且從權些,你就在這裡,一處吃些吧,時辰也不早了。」

周夫人站起來,恭敬的答應著。

不大會兒,丫頭婆子擺了早飯上來,李老夫人在上首坐了,古蕭坐在李老夫人左手第一,李小暖坐在了右手第一,古雲姍和古雲歡分別坐了左手和右手第二,周夫人用絲帕包著雙精緻小巧的銀箸奉給李老夫人,又布了碗粥,李老夫人就笑著打發她到旁邊的小桌子上吃飯去了。

靜悄悄的飯畢,又漱了口,周夫人告了退,下去看著丫頭婆子們收拾東西,看著人安排車輛去了。

四個人陪著李老夫人說笑了小半個時辰,周夫人進來稟報說「都收拾好了。」丫頭婆子忙著取了各自主子的薄斗篷過來,李老夫人叫了雲歡過來吩咐道:

「你讓人取件斗篷來,先給你小暖妹妹穿著,等秋天做衣服時,讓你母親多做件給你。」

雲歡笑著點頭答應著,

「妹妹要穿,拿去就是,我衣服多得很呢,不用再給我多做,再多做就真是穿不過來了。」

李老夫人滿眼笑意的點著頭,轉頭看著周夫人笑著說道:

「咱們家孩子,你都教導得極好,這才是大家風範。」

周夫人滿眼笑容的接過丫頭手裡的斗篷,侍候著李老夫人穿了,轉頭看著正偷偷東張西望著的李小暖,笑著說道:

「你的奶嬤嬤和蕭兒的奶嬤嬤坐在一輛車上頭,已經安頓好了,你且放心。」

李小暖忙曲膝謝了周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頭,李老夫人笑著看著她,微微點了點頭。

冬末扶著李小暖上了一輛小些的四輪車子,也跟著上了車,放下車帘子,片刻功夫,車子緩緩動了起來,李小暖小心的將車帘子掀起條縫來,透過紗窗,往外張望著。

車子出了山門,轉上寬敞的官道,不急不緩的往前行進著。

李小暖放下帘子,轉頭打量著車子裡面。

車廂不大,四麵糊著靛藍綢,顯得很是素凈清爽,冬末跪坐在李小暖旁邊,手腳利落的收拾著隨身的包袱,將拿上來的細點、杯子等物一一放進車廂前的暗格里,折好包袱,塞到車廂前的墊子下,拍了拍手,長長的舒了口氣,轉過身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姑娘歪著歇一歇吧,這一路上要走小半個月呢。」

說著,轉頭打量著車廂,伸手摸了摸糊著靛藍綢的車廂板,微微嘆了口氣,

「姑娘且將就些,可不是有意要委屈姑娘,老祖宗、夫人、少爺和小姐的車子,都是幾個月前頭現定做出來的,這會兒突然再要一輛,哪裡能有的?這輛本來是碧蓮和翠蓮姐姐的車子,除了主子們的車子,這輛是最好的了。」

冬末笑了起來,

「倒便宜了我。」

李小暖也跟著笑了起來,轉頭打量著車子,認真的說道:

「冬末姐姐,這是我坐過的最好的車子了。」

冬末挑著眉梢,笑吟吟的捏了捏李小暖的面頰交待道:

「姑娘倒是實誠,往後這個話,可不要說到外頭去,免的讓那幫巴高踩低的奴才小瞧了姑娘去。」

李小暖羞怯的笑著,點了點頭,心底微微舒了口氣,歪著頭,瞪大眼睛看著冬末,好奇的問道:

「冬末姐姐,碧蓮和翠蓮姐姐是誰呀?能坐這樣的車子?」

冬末轉身掀起車帘子,往外看了兩眼,放下帘子,挨著李小暖,舒服的靠在靠枕上,笑著說道:

「碧蓮和翠蓮姐姐是老祖宗身邊最喜歡也最得力的兩個大丫頭,月例銀子比一等還多一兩,足足多出一倍去呢1

冬末羨慕的感慨著,李小暖眯著眼睛,滿臉笑容的看著她問道:

「冬末姐姐是幾等?」

「三等1

冬末重重的嘆了口氣,有些泄氣的答道,

「那姐姐一個月幾兩銀子?」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冬末,緊盯著問道,冬末失笑起來,伸手捏了下李小暖的臉頰,

「幾兩?姐姐是三等丫頭,一個月只有五百錢,哪裡看得到銀子的?往後跟著姑娘,姑娘給我發銀子吧。」

「嗯,等我以後有了錢,一個月給姐姐十兩月例銀子1

李小暖認真的說道,冬末一把摟住李小暖,笑倒在靠枕上,

「好好好,我可都記下了,等姑娘以後做了夫人,飛黃騰達了,可別忘了冬末的十兩月例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