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四章晨起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要你個小丫頭來勸著了。」李小暖歪著頭,嬌憨的笑著說道:「老祖宗笑話我呢。」李老夫人笑著摟了摟李小暖,「老祖宗沒笑你,老祖宗誇你呢,小暖是個好孩子,難得的好孩子,你也累了一天了,...

魏嬤嬤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幾個頭,囑咐般看了李小暖一眼,跟著婆子出去了。

李老夫人招手叫了李小暖過來,指著中年婦人介紹道:

「以後,你就稱她舅母吧,你舅母娘家姓周,還有兩位表姐,一位表哥,都已經歇下了,明天再見吧,往後見面的日子長著呢。」

李小暖站起身,恭敬的跪在墊子上,給周夫人磕頭請了安,周夫人起身扶了李小暖起來,又送回到李老夫人身邊,笑著說道:

「表小姐身邊也沒個伏侍的丫頭,明天叫管事婆子進來,仔細挑兩個丫頭過來給表小姐使喚。」

「不用了。」

李老夫人溫和的說道,

「先讓冬末伏侍她幾天吧,我身邊丫頭多,也不少她一個,今天就先讓她在我這屋西面廂房裡歇一晚上,你讓人給周管事傳個話,讓他騰輛舒適些的車子出來,明天給小暖用,這會兒也晚了,你趕緊回去歇著吧,明天一早還要趕路呢。」

周夫人笑著應承了,起身告了退,帶著丫頭婆子出去了。

李老夫人拉著李小暖,又細細的問她可識字,讀過什麼書沒有,李小暖一一答了,李老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這就對了,咱們李家,男子好學,女孩子也是要讀書的,也要有見識有學問才好,你父親這麼早就教你識字讀書,也是遵著咱們李家的風俗來的,唉,我也聽人提過你父親幾次,也是個少年有才的,可惜,八字弱,就這樣傷在了外頭……」

李老夫人說著,又傷感起來,李小暖目光微閃,取過靠枕旁的帕子雙手捧了過去,仰頭看著李老夫人,笑著說道:

「老祖宗不要傷心太過,身子要緊,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咱們活著的人,總要好好兒的活著,才能對得起走了的人呢。」

李老夫人接過帕子,拭了眼淚,憐惜的撫著李小暖的髮髻,連連點著頭說:

「你這孩子,倒是個通透的,這話說得明白,老祖宗這把年紀,倒要你個小丫頭來勸著了。」

李小暖歪著頭,嬌憨的笑著說道:

「老祖宗笑話我呢。」

李老夫人笑著摟了摟李小暖,

「老祖宗沒笑你,老祖宗誇你呢,小暖是個好孩子,難得的好孩子,你也累了一天了,讓冬末侍候著你洗漱了,去西廂歇著吧,明天一早咱們就得起來趕回越州去。」

李小暖乖巧的點頭答應著,李老夫人叫了個婆子過來吩咐了,又叫冬末過來給李小暖見了禮,李小暖受了冬末的禮,起身福了福,跟李老夫人告了退,跟著婆子和冬末去了西廂。

李小暖坐在西廂椅子上,由著婆子和冬末侍候著洗漱了,婆子抱著她放到床上,冬末出去一會兒,捧著幾件細麻衫褲回來,微微曲了曲膝,笑著說道:

「這是二小姐的衣服,我找侍琴討了兩套過來,二小姐比姑娘可大得多了,姑娘今晚先將就著穿一晚上,另一套我連夜改一改,明天再穿就能合身了。」

李小暖謹慎的抿著嘴,邊由著她換了衣服,邊小心的打量著她,大約十一二歲年紀,容長臉,柳眉杏眼,形容俏麗,說話爽利清脆,手腳很是利落。

李小暖笑著看著冬末,聲音甜甜的謝道:

「謝謝冬末姐姐,姐姐不用麻煩了,大了才好,等我長大了還能穿。」

冬末笑了起來,輕輕捏了捏李小暖的面頰,

「姑娘不用這樣客氣,哪能讓姑娘的衣服不合身不舒服的理兒?那要我們這些丫頭是做什麼用的?再說,老祖宗可是個講究的,要是看到姑娘身上的衣服有一絲不合適的地方,姑娘要吃掛落,我可是要挨板子的,往後姑娘記著,去見老祖宗前,一定要收拾的整齊利落了才行呢。」

冬末一邊說著,一邊利落的鋪好了床褥,侍候著李小暖躺好,替她掖了掖被角,笑著說道:

「姑娘睡吧,我改好了衣服,就睡在姑娘床前,姑娘夜裡有什麼事,只管叫我就是。」

李小暖笑著看著她,點了點頭,冬末放下帳子,舉著燈燭轉到外間做針線去了。

李小暖靜靜的躺在床上,手指在乾爽溫暖的被褥間慢慢滑動著,這是細麻布被子,古家死了家主,和她一樣,正戴著斬衰重喪,連這樣細緻的麻布,都有些過了,規矩和世情,總是差了很多步。

古志恆古大人,李老夫人的獨養兒子,天禧十二年丙寅科狀元,隴州知州,瀆職自縊,留下兩女一子。

關於古家,李小暖知道的只有這些,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李老夫人和那個舅母。

李小暖父母兩家人丁單薄,縱有那麼一兩個不遠不近的親戚,聽魏嬤嬤的意思,境況也都不好,李小暖又是這樣一幅好皮囊,若落到略差些的親戚手裡,還不知道下場如何呢。

若是能留在古家,在這樣的人家長大,平日里用些心,小意著些討著老夫人和周夫人歡心,等大了,再留心著找戶合適的好人家嫁了,於古家也不過就是準備幾樣小嫁妝,於她,這生活可就是天淵之別了。

李小暖慢慢盤算著,漸漸迷糊著睡著了過去。

第二天寅末卯初,天剛蒙蒙亮,破曉的晨光透進窗欞,灑在粗布帳子上,喚醒了李小暖。

李小暖睜開眼睛,安靜的躺在床上,仔細的聽著外面的動靜。

院子里,傳來極輕微的門樞吱拗聲,腳步輕輕的落地聲,掃帚掃在地上的沙沙聲,潑水的嘩嘩聲,各種聲音極輕微而節奏分明,這是外面粗使的丫頭婆子起來洒掃庭除了。

李小暖躺在床上,看著帳子上晨光的移動,推算著時辰,過了大約小半個時辰,床前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是冬末起來了,接著是門被推開的聲音,有極輕的腳步聲進了屋。

「放這裡吧。」

是冬末的聲音,壓得極低,有東西聲音悶悶的碰到了地面,腳步聲出去了。

不大會兒,冬末輕快的腳步聲往床邊移過來,李小暖輕輕閉上了眼睛,冬末掀起帳子,李小暖睜開眼睛看著她,綻放出滿臉笑容來,冬末也跟著露出笑容來,一邊掛著帳子,一邊帶著笑說道:

「姑娘醒了,夜裡睡得好不好?我聽姑娘一夜也沒什麼動靜,想是睡得極安穩。」

李小暖坐了起來,仰頭看著冬末,笑盈盈的點著頭,細聲細氣的說道:

「睡得舒服極了,姐姐睡得好不好?」

冬末掛好帳子,轉身拿著個黑漆馬桶放到床前,笑著說道:

「這屋裡沒有凈房,姑娘且將就些,就在這裡吧。」

李小暖乖巧的點著頭,不等冬末侍候,自己下了床,拖著鞋子走到馬桶邊,馬桶里已經放了厚厚的一層香木屑,散發著微微有些濃郁的香味。

冬末手腳利落的侍候著李小暖凈了身,把蓋上蓋子的馬桶端出去交給粗使婆子,回來取了衣服,侍候著李小暖穿好,小丫頭已經送了熱水、漚壺、棉帕、青鹽進來,李小暖用青鹽擦了牙,洗漱乾淨,冬末給她通了頭髮,只幾下就綰了兩個漂亮的抓髻出來。

「老祖宗每天卯初就醒了,卯正起床,夫人和小姐、少爺卯末過來給老祖宗請安,往後,姑娘也要趕在卯末前過去給老祖宗請安才是。」

冬末一邊用粗麻繩系著抓髻,一邊笑著說道,系好抓髻,退後兩步,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打量了一遍李小暖,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姑娘生得真是好看,連粗麻布片子都能穿得這樣好看。」

李小暖眼睛彎彎的笑著看著她,冬末上前輕輕捏了捏李小暖的面頰,

「姑娘真是惹人疼,走吧,咱們該去給老祖宗請安了。」

說著,引著李小暖往正屋後面的暖閣里進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