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章遠親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點頭。院子里閃出個眉目清秀的小丫頭來,曲膝給空秀法師施了一禮,轉過頭,笑盈盈的看著魏嬤嬤和李小暖說道:「快進來吧,老祖宗讓叫你們進去呢。」李小暖微微有些緊張起來,下意識的握緊著魏嬤嬤...

李小暖仰頭看著魏嬤嬤,拉著她的手來回搖著說道:

「看嬤嬤說的,咱們不過是一時難了些罷了,以後會好起來的,肯定會好起來的,以後我要讓嬤嬤象那些老太太一樣,過生的時候也滿城派壽桃去,咱不象汝南王府那樣小氣,咱們的壽桃要一斤一個1

魏嬤嬤笑了起來,將荷包放到小凳子上,抱著李小暖坐在椅子上,

「姑娘,嬤嬤正要跟你商量件大事呢。」

李小暖靠在魏嬤嬤懷裡,仰頭看著她,等著她說話,魏嬤嬤又抹了把眼淚,才接著說道:

「姑娘,今天方丈跟我說,後天古家老夫人要帶著全家扶靈返鄉,回兩浙路越州老家去,方丈說,老夫人姓李,他悄悄找人打聽過了,聽說也是兩浙路秀州下里鎮人,下里鎮可只有一戶李家,姑娘和李老夫人,必是同宗,方丈說,老夫人是極善良慈悲的人,想找個機會,帶著咱們去求了李老夫人,看能不能跟著她,把老爺太太帶回去安葬了。」

魏嬤嬤又傷感起來,拉起衣袖抹著眼淚,李小暖眼珠微微轉動著,若真是同宗,這事就有機會,這個世間,宗族觀念極強,同宗同族就有責任,就是親人,若真能和這個李老夫人連了宗,說不定……

李小暖慢慢盤算起來,魏嬤嬤傷感了一陣子,接著說道:

「方丈說了,明天古家就啟程過來,在寺里住一晚上,請了古大人的靈位棺木,後天一早就啟程回去了,方丈說,明天他找了機會,帶咱們去求見李老夫人。」

李小暖打定了主意,看著魏嬤嬤,重重的點了點頭,

「嬤嬤放心,我一定好好求了李老夫人,求她帶著咱們一起返鄉。」

魏嬤嬤傷感的抱著李小暖,又流下了眼淚。

第二天午後,魏嬤嬤早早和李小暖吃了飯,燒了熱水給她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斬衰孝服,仔細給她梳了兩個抓髻,用麻繩扎了,李小暖就端端正正的坐在竹椅子上等著方丈派人來叫。

一直等到申末時分,一個小和尚氣喘吁吁的跑過來招呼著魏嬤嬤和李小暖,

「快些快些,方丈讓你們趕緊過去1

魏嬤嬤急忙拉著李小暖的手,跟著小和尚往寺院後面的角門奔過去。

寺院南邊專供香客居住的院落里,方丈空秀法師正坐在榻前的圓凳上,和半靠在榻上的李老夫人說著話,

「……本來也不敢麻煩老夫人,一來,這位李姑娘也是兩浙路秀州下里鎮人,和老夫人只怕是同宗,小僧不敢不稟了老夫人知道,二來,唯心師叔臨行前交待過小僧,說這位李姑娘與古家,與老夫人有緣,若老夫人來寺里,囑小僧定要引見給老夫人。」

「噢。」

李老夫人直起了身子,微笑著說道:

「唯心大師認識這位李姑娘?」

「是,李家的老僕人,叫魏嬤嬤的,抱著這位李姑娘,送她父母的棺木到寺里寄放,李姑娘當時病得極重,已經暈迷了兩三天了,正巧遇到唯心師叔功成出關,說來也怪,師叔出關那會兒,這姑娘突然就睜開眼睛醒過來了。」

空秀法師微笑起來,接著說道:

「師叔讓魏嬤嬤抱著李姑娘,聽他念了一天的心經,這李姑娘的病就好了,師叔還說這李姑娘命格極貴,是個福澤深厚的。」

李老夫人笑著點了點頭,緩緩靠到了靠枕上,

「唯心大師出了關,就出去雲遊了?如今可有大師的信兒?」

「哪有信兒的,師叔閑雲野鶴一般,一向隨著心意,欲停便停,欲行便行,行蹤不定。」

空秀法師微笑著答道,李老夫人沉默了一會兒,笑著說道:

「這姑娘倒真是個有福緣的,連皇上想見唯心大師,都召不到人的,大師閉關十年,一出關竟守著她念了一天的心經,就憑這個,這份福澤也深厚著呢。」

空秀法師微笑著點著頭。

院子外面,魏嬤嬤拖著李小暖,輕輕喘著氣,站在院門前,拉過李小暖,仔仔細細的給她理了理衣服,拉了拉李小暖左邊心口處掛著的衰片,低聲交待道:

「姑娘,等會兒,千萬別說錯了話,那些什麼日後報答的話,千萬不能提半個字,你一個姑娘家,哪有能報答的時候的?只求著老夫人能發發善心,要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就哭,哭你父親,咱就是求老夫人個不忍心,肯憐惜憐惜姑娘就行。」

李小暖鄭重的點著頭,低聲答應著:

「嬤嬤放心,我都照著嬤嬤說的做。」

魏嬤嬤正要再交待幾句,空秀法師緩步出了院門,魏嬤嬤忙雙手合什行著禮,空秀法師微笑著還了禮,低頭看著李小暖,和緩的交待道:

「不要怕,老夫人是極慈悲和善的人。」

李小暖仰頭看著他,點了點頭。

院子里閃出個眉目清秀的小丫頭來,曲膝給空秀法師施了一禮,轉過頭,笑盈盈的看著魏嬤嬤和李小暖說道:

「快進來吧,老祖宗讓叫你們進去呢。」

李小暖微微有些緊張起來,下意識的握緊著魏嬤嬤的手,魏嬤嬤輕輕拍了拍她的手,拉著她跟著小丫頭進了院子,往正屋走去。

正屋門口的小丫頭掀起帘子,魏嬤嬤鬆開李小暖,李小暖半垂著眼帘,理了理氣息,端直著上身,步履端莊的進了屋。

正屋榻上,一位全身雪白孝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正靠在靠枕上眯著眼睛歇息著,一個小丫頭半跪在榻前,用美人捶給老太太輕輕敲著腿,榻前的扶手椅上坐著個一身重孝、三十歲左右、面容白凈溫婉的中年婦人,正端著杯子喝著茶,見李小暖進來,輕輕放下杯子,聲音柔婉的稟報道:

「母親,方丈說的那位李姑娘進來給您請安了。」

李老夫人睜開眼睛,慢慢坐了起來,旁邊侍立的小丫頭拿了只半舊墊子放到榻前,李小暖半垂著眼帘,面容沉靜著走到墊子前,微微有些生疏的跪在墊子上,磕了個頭,站起來,兩隻手交疊著扶在左腰處,微微曲膝福了一福,聲音柔和的說道:

「李氏小暖給老祖宗請安。」

中年婦人看著李小暖生疏而粗糙的跪、磕、福,皺了皺眉頭,李老夫人目光和緩的看著她,輕輕擺了擺手,溫和的說道:

「就這樣,也已經很難為這孩子了,才不過六歲,又沒人教導著,倒還算是知禮。」

中年婦人微笑著接過了話頭:

「母親說得極是,這孩子不過少些教導罷了,只看她這容貌品格,這份嫻靜沉著,倒也難得。」

李老夫人點了點頭,招手叫了李小暖過去坐到榻沿上,拉著她的手,仔細的看著她,李小暖滿眼依賴的看著李老夫人,李老夫人眼睛里閃過絲憐憫和不忍,伸手撫著李小暖髮髻上的粗麻繩,眼淚滑落了下來,

「咱們李家的姑娘,都命苦,這麼大點孩子,父母就都走了。」

李小暖仰著頭,滿眼孺慕的看著李老夫人,跟著湧出眼淚來,哽咽著低聲叫道:

「老祖宗……」

李老夫人心疼的伸手摟過李小暖,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慰著她,

「孩子,別哭,沒事了,有老祖宗在,往後有老祖宗疼你呢。」

李小暖心裡微微鬆了松,伏在李老夫人懷裡,眼淚如滾瓜般落了下來。

哭了片刻,中年婦人上前勸住李老夫人,拉著李小暖坐到旁邊椅子上,仔細端詳著她,笑著說道:

「仔細看小暖這面相,跟老祖宗至少有三四分象,這姑娘長得真真是好看,讓人移不開眼睛去。」

李小暖羞怯的半垂著頭,李老夫人看著李小暖,輕輕嘆了口氣,叫了魏嬤嬤過來,仔細的問了些細務,又傷感了起來,

「趕考趕考,就是中了狀元又能怎麼樣?哪有守著家人過個安穩日子的好?若不是要趕考,何至於讓這麼大的孩子沒了爹娘?若不是……」

中年婦人垂著頭,眼淚流了下來,忙用帕子按住了眼角,李老夫人頓回了後面的話,長長的嘆息著,看著魏嬤嬤吩咐道:

「你是個難得的,這小半年,多虧你盡心儘力的照顧著你家小主子,日後必有福報!你家姑娘今晚就跟著我先住下了,我讓管家跟你回去,收拾收拾東西,把你家老爺太太的棺木靈位請到車上,明天,你們跟著我一起回家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