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一章牙祭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小暖心裡嘆著氣,爬下石頭,拎過竹簍來,傷感的翻看著竹簍里可憐兮兮的三條小魚,四隻青蝦。李小暖拎出條小魚放在掌心裡,仔細端詳著,又咽了口口水,這樣大小的小魚,洗乾淨用清油炸了,脆脆的最是好吃不過,...

天禧二十六年,才不過七月末,早晨已經涼得要穿件夾衣才行了,李小暖寒瑟瑟的用空著的一隻手緊緊摟著肩膀,小跑著進了福音寺北邊的地藏殿。

地藏殿里一片寂靜陰沉,李小暖進了大殿,跪在地藏菩薩像前的舊蒲團上,恭敬的磕了個頭,站起來,掂著腳尖,穿過地藏殿,往後面西配殿走去。

西配殿的門半掩著,李小暖站在門口,咽了口口水,伸手推開門,低著頭往最南邊的兩具黑漆棺木走去。

和殿里架著的其它棺木不同,並排放著的兩具黑漆棺木前,擺著張用磚頭墊起一條腿的破桌子,李小暖走到桌子前,放下手裡的破竹匾,取下背上的竹簍,兩隻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掀開桌子上蓋著的半塊麻布,恭敬的托起麻布下一小塊寫著字的帛布,掛到桌子上的破筆架上。

帛布上寫著兩個名字:李慶山、李連氏,兩個濃墨重筆的名字中間,隱隱約約有一個極小的暖字。

李小暖掛好帛布,半跪著從竹簍里取出箇舊荷包,再從荷包里取了兩塊還溫熱著的黑窩頭出來,把荷包墊在桌子上,放上窩頭,又取了只小小的粗陶瓶出來,取下塞子也放到桌子上,退後半步,理了理身上的粗麻毛邊喪服,拉了拉胸口的衰片,對著帛片拜了兩拜,低聲禱告了片刻。

禱告完了,李小暖上前將陶瓶塞住,小心的放回竹簍里,收起窩頭,背著竹簍,拎起竹匾,輕快的奔出了西偏殿,往後山奔去。

黑漆棺木里,是她這具身體的生身父母,一家三口變賣了家產進京趕考,春天裡那場從秦鳳路席捲而來的瘟疫,奪去了一家三口的性命,嗯,應該是一家兩口半,李小暖嘆了口氣,咬起了黑窩頭,李小暖算半個吧。

不管是不是自己願意的,她總是佔了人家的身體,總要替李小暖好好的履行了這為人兒女的義務去。

可是,有什麼法子能把這一家兩口半送回家鄉,入土為安呢?下里鎮離這裡有八九百里,要是……

唉,如今這個世間,這八九百里就要全靠著兩隻腳走才行了,還得拖著那兩具棺木,真是難於上青天!李小暖又重重的嘆了口氣,算了,這事等她長大點再說,還是先想想今天牙祭的事吧,李小暖下意室⊥罰甩開這個每天早上就要冒一下頭的義務,一小口一小口飛快的咬著窩頭,腳步輕捷的往後山奔去。

石埂山後山一片鬱鬱蔥蔥、生機勃勃。

李小暖沿著後山山窪中的一條山溪,一路往山上走去,幾處水流平緩的地方,都沒看到魚,李小暖只好沿著小溪繼續往山上走去,走了差不多一個時辰,才找到一處地方稍大,水中山石較多的地方,李小暖停了下來,這樣的地方最易聚魚,這裡又是第一次來,也許能撈到幾條,說不定還能撈著條大魚呢!

大魚!李小暖咽了口口水,取下背上的竹簍,放到一塊大青石後面,彎下腰,從竹簍里取了個中間破了一塊的鈸和一根竹筷出來,四下比劃著找好位置,小心的用石頭把鈸斜斜的架好,再把竹筷插到鈸中間的破洞里,直起身子,得意的看了看,她做的這日晷雖說簡陋了些,可左右差不到兩刻鐘,也算是極準的了。

李小暖扶著旁邊的大石頭脫了鞋子,小心的捲起褲腿,拿起破爛的只剩下一半的竹匾,唏唏呵呵的亂叫著,咬著牙踩進了溪水裡,彎著腰,雙手握著破竹匾,聚精會神的盯著水面。

幾條小魚從石頭后悠閑的遊了過來,李小暖悄悄的把竹匾沉到水裡,屏著氣,用竹匾緩緩的靠近著那幾條小得可憐的魚,突然猛的抬起竹匾,把那幾條小魚撩出了水面。

李小暖歡樂的跳上岸,從竹匾里揀起三條一寸來長的小魚小心的放進了竹簍里,又歡快的跳回了溪水裡,這裡真是個好地方,初戰告捷,已經有三條魚了!

接下來的大半個時辰里,歡樂的李小暖在溪水裡仔仔細細的翻遍了每一塊石頭,除了幾隻青蝦,再沒找到一條魚!腳和小腿泡在冰冷的山溪里,冷得李小暖不停的哆嗦起來。

李小暖拎著竹匾跳上岸,哆嗦著找了塊陽光最充足的石頭,爬上去把腿緊貼在已經被太陽曬熱的石頭上取著暖。

曬了一會兒,李小暖緩過神來,趴在石頭上,看了看她的日晷,還有將近兩個時辰,她走回去要差不多一個時辰,只有一個時辰了,李小暖心裡嘆著氣,爬下石頭,拎過竹簍來,傷感的翻看著竹簍里可憐兮兮的三條小魚,四隻青蝦。

李小暖拎出條小魚放在掌心裡,仔細端詳著,又咽了口口水,這樣大小的小魚,洗乾淨用清油炸了,脆脆的最是好吃不過,若是再用糟鹵泡一泡,調調味,那就……李小暖重重的咽著口水,上次吃這樣的美味是在哪裡?蘇浙匯?譚氏?

李小暖悠悠的嘆了口氣,把魚扔回了竹簍里,現在想這些沒用的做什麼?魏嬤嬤用文火慢慢烤出來的小魚,才是如今能吃到嘴裡的美味!

還是趕緊去抓魚才是正事。

李小暖跳下石頭,拎著竹匾,光著腳,往上游尋找著哪怕只有米粒大小的魚或者蝦。

走了一段路,李小暖跳到小溪對面,再仔細的找回來。

一無所獲!

李小暖失望的垂著頭靠到大石頭旁,扔下竹匾,彎腰揀起塊小石頭狠狠的扔進溪水裡,恨恨的嘟嚷著:

「他喵個貓的1

又扔了幾塊石頭,發泄過了,李小暖傷感的耷拉著雙肩,慢騰騰的收起日晷,扔進竹簍里,算了,還是趕緊回寺里去吧,寺里的事可萬萬不能耽誤了!

汝南王府今天要在寺里做法事,李小暖重重的咽了口口水,汝南王府的點心,她只吃過一次,五月里,魏嬤嬤去京城賣品,正巧碰到汝南王府派壽桃,排了一個多時辰領了一粒,揣回來帶給她,壽桃小的就沒有幾口,她吃了一半,另一半硬塞進了魏嬤嬤嘴裡。

那滋味……李小暖口水又流了滿嘴,嗯,今天要是能多搞幾塊點心,就什麼都有了。

李小暖穿了鞋子,背上竹簍準備回去,眼角餘光處,掃見溪水裡游過條長長的黑影來,李小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里,激動的手指微微有些顫抖的取下竹簍,拎著竹匾奔到了溪水旁。

在溪水裡悠然遊動的,不是魚,是……黃鱔!

李小暖噁心得往後退了半步,這無上美味在裝到盤子里之前,跟蛇一樣讓人噁心到頭皮發麻!

算了,還是算了,李小暖兩隻手緊緊抓著竹匾,卻捨不得轉身,這麼大一條,紅燜鱔段、生炒鱔絲、燴鱔筒、沙鍋鱔魚湯……李小暖緊緊盯著傻呼呼的鱔魚,咬了咬牙,甩了鞋子,胡亂拉起褲腿,拎著竹匾小心翼翼的踩進了溪水裡,慢慢的將竹匾一點點沉進水裡,屏著氣靠近鱔魚,猛的抬起竹匾,用儘力氣將鱔魚掀到了岸上。

鱔魚在大大小小的石頭間拚命扭動著,逃竄著,李小暖扔了竹匾,竄到岸上,揀起塊大石頭,照著鱔魚的腦袋用力砸了下去,鱔魚腦袋被砸得血肉四濺,身子拚命扭動起來。

李小暖往後躲了躲,喘著氣靠著塊大石頭,緊緊盯著垂死掙扎的鱔魚,直看著它死透了,再不動了,才從旁邊的灌木叢里尋了根樹枝過來,把竹簍里的日晷和陶瓶取出來,放倒竹簍,忍著噁心把鱔魚撥進了竹簍里。

李小暖長長的舒了口氣,穿了鞋子,收拾好東西,扯了幾把樹葉墊在鱔魚上,把日晷和陶瓶放進去,拎著竹簍,笑容滿面的往山下走去。

福音寺後面的小院里,三間草屋中,最西邊一間已經塌了一半,東邊一間還是完好無損,這裡就是李小暖和魏嬤嬤住了小半年的家了。

李小暖抬起竹籬笆,進了院子,小心的將竹簍放到東屋門口的小水缸里,用竹匾蓋上缸口,再用石頭壓好,退後幾步,滿意的看了兩眼,轉身進屋換衣服去了,身上的衣服沾上了鱔魚血,萬一讓人看到,又要數落魏嬤嬤。

李小暖脫下身上的粗麻孝服,想了想,從床頭的幾件衣服里揀了件白色粗布上衣,一條靛藍粗布褲子出來,大戶人家的粗使婢女,都是穿這種顏色款式的衣服。

李小暖換了衣服,從床頭取了只極大的荷包塞進懷裡,出門瞄了瞄日影,小跑著奔到福音寺后角門,用力推著門,從門和門框的縫隙里擠了進去。

福音寺後院靜悄悄的一個人影也沒有,李小暖沿著牆角,抄近路飛快的往觀音殿奔去。

到了觀音殿後門,李小暖小心的隱在角落裡,留神聽著殿里的動靜,這個時候,寺里的人應該都在三大殿做法事,這裡不會有人,李小暖謹慎的伏在角落裡,仔細的探聽了一會兒,才抿嘴笑著,輕手輕腳的進了觀音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