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升級王 玄幻魔法

無敵升級王 第255章先殺一個,心痛一下

作者:可愛內內

本章內容簡介:統都是屍體碎片。「因為李家弟子死了,李家請了一位符文高手,將那一晚上的情況,恢復出來,這才知道你拿走了玄天靈寶…..」鼠王膽膽怯怯。林飛心裡恍然,暗道,「這個符文陣法師,有些門道,應該掌握...

「玄天靈寶?莫非是那口殺劍?很牛逼的名字。」

猛地聽到這麼一個消息,林飛一時間消化不下來,記憶里一段記憶浮出來。

分身那天晚上一直潛伏在八寶樓,依稀記得拍賣場,竟然出現競拍過一口長劍,對了,就是一口不能判斷出品階的靈寶。

當時曾經有人參與競拍,競拍非常激烈,由於不能到包廂去,林飛只能依稀記得情況,別的都一無所知。

聽到這番話后,當即明白「殺劍」的來歷。

片刻時間,如潮水一般的鼠類妖獸,前赴後繼沖向林飛這個位置。

「先解決了這頭妖獸再說,說不定能有更多的信息1

林飛一拍腰間,放在寵物空間的金剛,頓時出現在外面,昏昏欲睡,當見到大量的鼠類妖獸后,大眼睛一瞪,一股狂暴氣息如潮水涌去。

金剛是金剛神猿,血統高貴,儘管不如小東西,好歹是強大的變異妖獸。

泄露出少許的氣息,豈是鼠類妖獸能抵擋的。

金剛的氣息一出,原本如潮水湧來的鼠類妖獸,在略一停頓后,好似感應到不可抗拒的威壓,統統都趴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敢動彈。

如海浪一樣的鼠類妖獸,密密麻麻的一片。

「吼1

金剛平時被小東西欺負,不代表在別的妖獸面前繼續裝孫子。

這一吼,如宣洩情緒。宣洩之前的種種不滿。

趴在地上的妖獸,當場許多被嚇的死在地上,除此之外,其餘妖獸慌不擇路,往外面竄去,恨不得多生幾條腿。

金剛從妖獸山脈出來,早憋著一肚子火氣。現在終於有了宣洩地方。

一吼,鼠類妖獸身死。

一吼,眾鼠類嚇得魂飛魄散。

一吼。「鼠王」嚇出一身冷汗。

「玄靈大圓滿1

「鼠王」身為妖獸,第一時間嚇出一身冷汗,尖叫連連。

一頭異獸已經難能可貴。轉眼又冒出一頭玄靈大圓滿妖獸,不可怕才是怪事。

「金剛,弄死它們1

林飛冷哼一聲,讓金牌打手金剛出手。

「吼1

金剛原本迷你樣子,轉眼化作一丈大小的金剛神猿,精光熠熠,手中鐵棍揮舞,一棍子下去,無數鼠類妖獸身死。

玄靈大圓滿強者一擊,壓根就沒人能擋得祝

「吼1

又是一棒子下去。龐大的勁風飛過去,再次打死一大片鼠類妖獸。

「你…..你到底是誰?」

「鼠王」已經嚇的滿頭大汗,面對一頭玄靈大圓滿妖獸,壓根不是對手,和一頭玄靈大圓滿妖獸做對。那簡直是活的膩味了。

「我是誰不要緊,重要的是你要完蛋了。」

林飛看著這頭「鼠王」冷笑一聲,現在意識到身邊有一個幫手的好處。

「砰1

「鼠王」轟隆一聲被擊飛出去,別說擋,想逃都難!

「逃1

:「鼠王」同樣是玄靈妖獸,面對強大的金剛。根本不是對手,甚至一招都未必擋得住,直接被擊飛出去。

吱溜一聲,「鼠王」轉身逃走。

「鼠王」從人形狀態,直接變成妖獸身形,乃是一頭黑色大老鼠,下巴帶著三道白色鬍鬚,沖向旁邊一條通道。

儘管「鼠王」化形成為人形,本性上仍然繼承鼠類的習慣,面對強大的危險,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走。

這是鼠類的習慣。

林飛怎麼會讓「鼠王」逃走,尤其在對方聽到,關於玄天靈寶的消息,怎能會輕易錯過。

「風束1

「鼠王」面前出現一片風束網,擋在這位「鼠王」面前,直接罩向過去。

「鼠形百變1

「鼠王」轟隆一聲,化身百千個,向著四面八方而去,不愧是「鼠王」,懂得四面八方而走,聲東擊西,迷惑敵人。

如果是之前的林飛,興許沒什麼辦法,領悟「風道」之後,對於這一個「道」,掌控力大範圍提升。

大片風網,將「鼠王」每一個分身都包圍起來,不曾漏掉其中一個。

「轟隆1

金剛暴怒,區區一個妖獸,敢從自己眼皮子下逃走。

這一次,被林飛困住后,一棍子打下去,直接將「鼠王」擊飛出去,大口大口吐著鮮血,面露駭然之色。

「困1

柳條一樣的風條,頃刻間將「鼠王」困的結結實實。

「咻咻」

幽冥劍飛出去,停在「鼠王」面前,寒光四射,距離「鼠王」喉嚨不足幾寸地方,隨時能將對方殺死。

金剛抓起「鼠王」,抓的是結結實實,任由「鼠王」怎麼掙扎,都掙脫不出金剛的巨大手掌。

「放了本王,快快放了本王1

「鼠王」大叫。

身為玄靈妖獸,這麼容易就落在別人手上,成了階下囚。

「鼠王」這一次,輸的是一點不冤。

單說一個金剛,便是讓「鼠王」抗衡不了,再加上旁邊一個林飛,不管「鼠王」怎麼動,怎麼逃,無論如何都走不了。

「再叫,立刻就殺了你1

林飛對著「鼠王」道,同時幽冥劍再次挺近,嚇的「鼠王」大叫,「別殺我,別殺我1

這個時候,「鼠王」壓根沒有玄靈強者氣度,將鼠類妖獸的膽怯,發揮的淋漓盡致。

………

金剛提著「鼠王」,從地下洞穴出來。

剛才爆發出玄靈大圓滿妖獸氣息,說不定會引來強者。

「鼠王,你可別抱著想逃走的念頭。我相信金剛不介意將你一棍子打死1林飛淡淡道,旁邊的金剛揮了揮棍子。

那樣子似乎再說。

「你小子若是有什麼小動作,老子一棍子打死你1

「鼠王」趴在地上,瑟瑟發抖,自己今天走了什麼狗屎運,怎麼會這麼凄慘。

「你想知道什麼,本王….不……我什麼都說1鼠王連連磕頭。他不想被這頭金剛神猿打死。

「你怎麼知道,我是那個兇手?」

林飛將小東西抱著,這傢伙動來動去。明顯知道想幹什麼,這會不能先去做什麼。

鼠王眼珠子一轉,旁邊的金剛一棍子下來。痛的「鼠王」吱溜一聲,不敢再打什麼主意,換成人類武者早被打死,「鼠王」僅僅痛的在地上打滾。

「李家人告訴我的。」鼠王支支吾吾,「他們讓我將人找出來,今天我用了一個分身…後來的事情…你都知道的1

林飛眼中寒光一閃。

「那麼說,李家人知道我的下落?」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1鼠王搖搖頭,「你吃我的分身,我就什麼沒說了。」

林飛鬆了一口氣。不由感激小東西,如果不是小東西的幫忙,壓根不知道被人查出線索,差一點就被盯上了。

林飛確實慶幸自己好的運。

「李家能量不簡單,這都查的出來1

帝都殺人。林飛覺得自己沒留下什麼線索,沒有想到李家有手段,這都查的出來,差一點順藤摸瓜查到自己身上。

……

「你怎麼知道玄天靈寶在我身上?不要告訴我不知道。」

林飛很想知道,關於玄天靈寶的事情,多知道一些玄天靈寶的信息。總是沒有錯誤的,尤其是玄天靈寶能吞噬其餘玄天靈寶。

沖著這個,林飛就不會錯過。

「鼠王」期間數次想玩出小花樣,不用林飛動手,金剛第一個動手,有這麼一個打手在,縱然是妖獸防禦強悍,吃不起這個折。

林飛問這個問題,等於是想確定一下自己的猜測。

那一天晚上,分身知道情況不多,特別想了解一下,小巷子里怕被人看出什麼,用的是金之意境,極其具有破壞威力。

「殺劍」從那一個家族弟子身上掉出來,林飛都不知道,誰讓動手殺人太迅速了,等到發現殺劍后,屍體不能辨認出位置。

當時整個小巷子,統統都是屍體碎片。

「因為李家弟子死了,李家請了一位符文高手,將那一晚上的情況,恢復出來,這才知道你拿走了玄天靈寶…..」鼠王膽膽怯怯。

林飛心裡恍然,暗道,「這個符文陣法師,有些門道,應該掌握一門特殊陣法,幸虧那一天晚上,分身蒙著一張臉,要不然真有麻煩了,這個符文陣法麻煩不小,原來殺劍是李楊買的東西,差一點好東西落在別人手上了1

「那你怎麼知道李家人相信這是一件玄天靈寶?」林飛問道,「你是鼠類的首領,相信你肯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希望你能原原本本告訴我1

鼠有鼠道。

林飛相信這位「鼠王」知道許多秘密。

尤其見到控制的鼠類妖獸后,林飛又不是笨蛋,這分明是一張龐大的消息網。

鼠王對林飛道,「如果我說了,你保證不殺我?」

「殺你做什麼1林飛笑道,「我不會殺你,相反會放你離開,你和我又無冤無仇1

鼠王心中冷笑,「本來咱們是無冤無仇的,當你的妖獸吃了本王的分身,咱們之間的仇恨大了去。」

這一番話,「鼠王」當然不敢說出來。

從成為「鼠王」這一天,從未試過這麼憋屈的一天,身邊一頭變異妖獸盯著,又有一頭異獸盯著,再加上強大的離譜的少年人。

「我說,我這就說1鼠王忙道,生怕棍子落下來,那種痛苦,不想嘗試第二遍,「你也知道,我控制大量的同類妖獸,帝都許多秘密,我都知道一些,據說是李家有那麼一件輔助型的玄天靈寶,當玄天靈寶出現在一定的範圍后,那一件玄天靈寶就會出現動靜….」

林飛心中產生一個疑問,「似乎有點不可能吧?」

鼠王解釋道,「那一件玄天靈寶是次品,一個月才能動用一次,使用之後必須積攢能量,才能在下一個月動用1

這下,林飛徹底明白了。

接著,林飛又問了一些別的問題,差一點將「鼠王」口中值錢的消息都聽出來。

「鬼見愁,李仇長老1

林飛對李家不喜歡,尤其當初被追殺,儘管後來成功擺脫,那種感覺十分不爽。

「這麼好的機會,先解決掉李家一個長老再說,好讓他們心疼一下,還有那位符文陣法。」

林飛立刻有了決定。

這其中尤其是那位符文陣法師。

儘管不知道是布置什麼陣法,這種人不能留下來,什麼時候被人發現都不知道「現在你給我立刻通知那位鬼見愁的李仇長老,告訴他,你已經找到重要線索,提醒那位李仇長老,將那位符文陣法師帶過來1

鼠王那裡敢說一個「不」字。

死別人,正比死自己好。

………

帝都。

鬼見愁李仇長老,正對著一張紙條,皺著眉頭。

「到底是什麼回事,鼠王怎麼會急急忙忙通知本長老,莫非發現什麼線索?難道是發現那位幕後兇手的下落?」

李仇一直惦記家族的事。

「不管了。」李仇站起來,「鼠王總不能讓自己白跑一趟。」

於是,李仇找來尚康,兩人一同去見「鼠王」,看那「鼠王」到底有什麼好說的,如果白跑一趟的話,李仇不介意給「鼠王」一個教訓。

玄靈境界,李仇從不放在心上,尤其是本身不是擅長攻擊的妖獸。

如果是一頭主攻力量的妖獸,李仇興許會忌憚會幾分,面對「鼠王」真的不需要在意,何況自己身後站著一個家族。

「鼠王那傢伙,怎麼換了地方?」

從帝都出來。

原本以為是去大本營,不料換了一個地方。

李仇臉上露出不爽神色,真不知道「鼠王」這傢伙在搞什麼,心裡冒出狠狠折騰一下的念頭,好讓那「鼠王」知道教訓。

「李長老,鼠王會不會在耍我們?」

尚康神魂力量尚未恢復,被李仇長老請出來,心裡本來就不太高興。

李仇不敢確定,「給那傢伙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讓我們白跑一趟。」

尚康點頭,「希望如此。」

當他們進入指定範圍后,見到坐在一塊巨石上的「鼠王」。

「鼠王,本長老來了,你可以說了吧?」

李仇看向「鼠王」,等待回答。

「你們可以去死了。」

轟隆一聲,一股狂暴氣息從暗中衝出來,黑暗中一道黑影子衝出來,一棍子轟向符文師尚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