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升級王

無敵升級王 第252章殺手來襲

作者:可愛內內

本章內容簡介:偏偏對方傳音道破自己的目的,做為一個殺手,迅速冷靜下來。「空了?」如此近的距離下,木魁手中匕首感覺刺破一道虛影,從未有過的事情。論速度,帝都也找不出幾個人能比得過林飛,何況是木魁,不...

溫家選拔正在為雙木大師的表現震驚之餘。

帝都發生李家嫡系弟子被殺的現場,調查仍然在繼續,一副要花落水出的樣子。

一個灰衣老頭出現在現常

從發生家族弟子被人殺死這一檔子事情后,這一條小巷子就讓人封鎖下來,不允許任何人進入,之前在小巷子撿到東西的人,一個不留統統被找出來。

至於他們能不能活下來,那就不得而知,結果肯定不會很好。

「大師,李楊就是死在這裡1

灰衣人旁邊,站著一位鷹鉤鼻子的中年人,語氣十分客氣,而在後面,同樣站著好幾個侍衛,分散在四周,否則警戒。

「不急1

灰衣人走在巷子里,不見有什麼速度,轉眼走了一個來回,將現場查看了一個遍。

「李家弟子,確實是死在這裡,這裡是第一現場,不用再找了。」

灰衣人開口。

「小巷子里殘留大量金系力量,應該是一位修鍊金系功法的武者,火候十分了得,貴弟子是被致命一擊殺死….期間使用過符文盾,也免不了受傷….」

鷹鉤鼻子的中年人,臉上看不出表情,只不過微不可見的點點頭。

這鷹鉤鼻子,乃是李家執法堂的長老,外號鬼見愁,李仇長老。

偌大的一個李家,分為好幾個存在,執法堂就是其中的一個。任何強大的一個家族。都會有執法堂的存在。

執法堂的存在,無非是為了處置家族違規弟子。

這是第一個作用。

第二個作用,便是眼前這個作用,緝拿李家各種敵人。

李楊被人殺死,執法堂當然要查個水落石出,將幕後殺人者找出來。

這次死的是嫡系弟子李楊,有望成為核心弟子,李家動怒了,一個天賦弟子,培養不容易。損失一個,間接的等於在削弱李家實力。

儘管,這個實力需要幾年後,甚至是幾十年後才能提現出來。

李家動怒。執法堂就展開調查。

執法堂長老,李仇第一時間調查前後一切。

這不,請來家族一個供奉,調查當初發生的一切,將幕後殺人兇手找出來。

「大師,可以開始了吧?」

李仇陰冷道。

鬼見愁這個外號,正是因為李仇一直都是這麼陰冷,令人不敢靠近,如黑夜中的一條毒蛇,任何人被盯上。都會受到殘酷的教訓,才會有「鬼見愁」這個外號,那意思就是說,鬼見了都要發愁。

「可以了1

灰衣人面無表情,掏出一件東西,張口一噴,一道血霧如一道霧氣,瀰漫在小巷子里。

「顯影。」

伴隨一聲喝下,小巷子里出現波動。

那是一種微不可見的存在,猶如黑霧一樣匯聚在紅霧上。旋即出現一道天幕….天幕內出現鏡頭,灰衣人臉色白下去,精血消耗。

如果林飛在這,一定會震驚李家的能量。

這是五級符文師。

同時也是布置出特殊符文陣法的符文師。

這種符文師,並不是那麼容易尋找。李家能請來當供奉,可見這個李家不簡單。

如果林飛知道。李家請來這麼一位陣法符文師,一定會將後續手腳做的齊全一些,不會被符文師找到線索。

天幕上,情景在不斷變化,如過往雲煙。

旋即,天幕上的情況,再次變成晚上。

小巷子里,出現熟悉的身影。

李仇陰冷的臉上,射出兩道寒光,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抵擋的氣息。

天幕上重複出那一晚上的一幕。

從開始擊殺,到最後離開,儘管才片刻時間,可對於李家來說,這已經是足夠了。

「噗1

灰衣人張口再次吐出鮮血,氣色十分的差。

「在下儘力了。」

面前的天幕,嘩啦破碎,消失一空。

後面的人,端出一個杯子,氣息絮亂的灰衣人,服用之後,氣色恢復不少,不再顯得那麼無力。

李仇道,「尚康大師,你能找出這人的具體下落嗎?」

尚康搖搖頭,「很難,這人從頭到尾,一直沒有露出面貌,純粹是一身黑衣,恕我無能為力1

李仇大感失望,難道線索要在這斷了?

本來以為靠尚康大師,利用特殊辦法,將幕後殺手找出來,最後將他們連根拔起,眼下看來問題很大。

李仇道,「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

尚康為難道,「追兇殺敵,不是在下擅長的,如果李長老想找到對方,或許可以去找一個人,也許能將對方找出來1

李仇道,「誰?」

「鼠王。」

李仇恍然道,「哦,是他……溫家演武常

林飛仍然站在擂台上。

面對這個變態的雙木大師,不管是嫡系還是旁系一脈,全都開始思考起來,白白浪費一個機會合適嗎?

雙木大師已經連續擊敗四位挑戰者,再勝利一次將會擁有資格,這種情況下誰願意上去?

「媽的,這小子真邪門啊1

溫秋已經是一肚子的火氣,全是被打擊出來的,懷疑自己請來的殺手,有沒有把握幹掉雙木大師。

溫天涯臉上第一次露出凝重。

「確實挺難纏的。」溫天涯道,「真不知道修鍊什麼玄功心法,一身真元如此渾厚,怪不得當初能鎮壓你小子1

溫秋道,「你還有心思開玩笑,那小子馬上要拿下三個名額中的一個。到時候必然會水漲船高。咱們再想做什麼,家族已經是不會允許了。」說道家族兩個字上,露出少有的畏懼。

選拔上,他們可以動動手腳。

若是結果一旦確定下來,給他們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去折騰什麼。

當年曾經有好幾位家族弟子,在重要的事情動手腳,結果無一例外被處死,甚至連累到身後的分支,以至於好幾年內元氣大傷。

溫天涯搖搖頭。「這我知道,除非是傻瓜,絕對沒人會在這上面動文章,我還不想這麼死了。我現在就問你一句,你認為他能戰勝那位殺手嗎?」

溫秋少有的猶豫,「應該不能吧!我請來那位殺手,儘管才玄靈初期殺手,已經刺殺好幾位玄靈中期高手,殺死一個才玄師境界的小子….應該問題不大1

殊不知,這話裡面其實露出一絲的懷疑,溫秋自己不曾在意而已。

溫天涯笑了,「那不就得了1

溫秋心下一定,「我立刻讓那位殺手上台。」

溫天涯道。「我們看好戲吧……林飛在擂台上,接連擊敗四位武者,演武場上,最高興的莫過於是溫如雪。

「小姐,咱們溫家或許有希望了1

關明昌不知何時走上來。

「關叔,你怎麼來了,怎麼不好好養傷1

關明昌笑臉開懷,「本來在休息的,聽到雙木大師大展神威,特意過來看一看。」

溫如雪笑道。「這次多虧關叔叔提醒,差點錯過一件好事。」

關明昌道,「這是老奴應該做的,雙木大師的實力遠遠超出想象,真不知道什麼地方出來的。將來必定會是揚名大陸。」

「有人上去了1

溫如雪柳眉一皺。

關明昌道,「區區玄靈初期武者。雙木大師應該能解決1

玄靈初期的武者上場,再次吸引眾人的目光。

「在下木魁。」

上台的人,氣息十分陰冷,令人十分不舒服。

「出手吧1林飛一如之前。

玄靈初期實力,林飛不怎麼放在心上。

當木魁動了之後,林飛不由眉頭皺起來,心生疑惑。

「這人對我有殺氣,殺氣不少,難道是專門來殺我的?」

殺氣這東西,林飛相當敏感,儘管對方藏的是一絲不漏,從人家一上台開始,那泄露出的殺氣,完全沖著他去的,只要不是笨蛋就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好快的速度1

一個念頭,那人出現在林飛身後,左手一晃,一把匕首滑下來,反光一閃,直刺林飛脖子,這一記就是要殺死林飛。

殺機畢露。

演武場上,眾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這位木魁的玄靈初期武者,速度委實太快了一些,幾乎讓人反應不過來,多少人捫心自問,這一招下,自己如何擋得祝

「你想殺我?」

不得不說,這位木魁本事很厲害,可惜遇上林飛。

木魁心中一驚,他怎麼知道的?

落在外人眼中,這一記攻擊,看不出有任何的殺氣,偏偏對方傳音道破自己的目的,做為一個殺手,迅速冷靜下來。

「空了?」

如此近的距離下,木魁手中匕首感覺刺破一道虛影,從未有過的事情。

論速度,帝都也找不出幾個人能比得過林飛,何況是木魁,不過是速度上有優勢,想要幹掉林飛,想都別想的事情。

「不說是吧,我也知道你是溫家派來的人1

不屑的聲音,從後面響起。

匕首一劃,頓時的帶過一道白光,目標正是林飛脖子。

「又落空了?」

第二擊攻擊再次落空。

木魁終於意識到,自己遇上一個可怕的敵人。

從成為殺手的那一天,木魁憑藉手上的速度,外加上極其快的反應,近身戰鬥下,少有人能防得住攻擊。

今天一連落空兩次,不見對方影子,甚至被一口道破,從未遇到過的事情……小姐,情況有些不妙1

溫如雪沒看出什麼來,倒是擂台上這一場比較危險。

「怎麼回事,關叔?」

「那位木魁想殺雙木大師1關明昌語氣凝重,盯著擂台。

「不可能吧1溫如雪帶上一點詢問的語氣。

關明昌搖搖頭,「這人很厲害,看上去是在切磋,實際上刀刀下殺手,不要忘記,你關叔當年曾經當過殺手,這人的做法和殺手很相似1

溫如雪十分相信關叔,臉上一冷,「難道是…..」

聰明的溫如雪已經知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這分明是有人想置雙木大師死地,心裡頭不由懷疑某人了。

擂台上,狀況是險死還生。

「看來你執迷不悟,那就給我去死吧1

林飛冷笑一聲,已經確定這人是來殺自己的。

「爆1

低沉的聲音,從林飛喉嚨里吐出來。

一陣悶哼的聲音,從木魁口中傳來,旋即噴出大堆鮮血,鮮血之中暗含五臟六腑的碎片。

木魁頓時氣若遊絲,瞪大雙眼,「你好…..毒…」

撲通一聲,木魁整個人倒下來,直接沒了氣息,鮮血順著嘴角流出來,染紅了擂台。

死人了。

溫家長老一干人,再次站起來,應該說是被嚇起來的。

玄靈初期強者就這麼死了?

對方到底是怎麼死的?

至於,死的人,溫家的人不在意,有身份背景的,不一定會參加選拔,為溫家爭取資格去。

死掉一個人,自然沒什麼影響。

重要的是,這一次他們出了一個高手,一張底牌。

恐怕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領悟「道」的一途后,林飛的戰鬥力可以說呈現十倍以上的提升。

面對掌握大成境界的「風劍」,林飛殺人已經能達到心隨意動。

剛才就是利用劍氣,將木魁擊殺在無形。

……

木魁這一死。

演武場上,溫天涯和溫秋嚇出一身冷汗。

「死了,怎麼會死了。」

溫秋已經嚇出一身冷汗,為了請殺手幹掉雙木大師,下了大本錢,如今殺手死在擂台上,這問題怎麼解決,還是一個大問題。

「別慌,千萬別慌1

溫天涯深呼吸一口氣,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玄靈初期的殺手,都被殺的無聲無息,溫天涯感覺自己腦袋上頓時多了一把利劍似乎對方隨時可以殺死自己。

這人不能招惹了。

身為武者,什麼都不怕,唯獨恐懼未知的危險。

比如,剛才擂台上的一幕,玄靈初期的木魁,論實力一點不差,偏偏在幾個回合之後,悄然無息的死了。

儘管知道,那是五臟六腑出問題。

眾人想不出,到底是怎麼動的手腳。

溫天涯不知道,溫秋同樣不知道。

如今兩人腦袋都大了,事情不成,殺手被殺死,換成他們開始頭疼了。

恰好在這時。

林飛一道目光射來,看上去彷彿不經意之間,可事實上,就是沖著他們而來。

溫天涯能坐住,溫秋不就不同了。

臉色嘩啦一下白了,整個人後退,撲通一聲倒在地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