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升級王

無敵升級王 第105章林飛瘋了嗎?(兩更合一)

作者:可愛內內

本章內容簡介:日落西山,不足為懼,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若是能從中撈一筆,那也是相當不錯的一件事。撈一筆!錢財動心,沒人可以例外!「一萬兩,在下押北宮無情贏1「三萬兩,北宮無情贏1在場...

這躺都著都中槍。

吳寂一頭黑線….

歸元城現在什麼局勢,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這漩渦不能插手。

極限武館屬於單獨一個勢力,可以說是中立勢力,絕不踏足幾大勢力圈子之中,尤其在這個局勢下。

好一個林家三少,根本不像外人所說那樣,沖著這氣魄,我這公證人不但都要當,我倒要見識一下,五年前的林飛是否如傳言這麼沒用。

「承蒙林三少厚愛,這公證人我當了,各位沒什麼意見吧?」

人家都開口,吳寂不可能去拒絕,還不如直接答應下來,賣人家一個人情,歸元城勢力格局如何變化,極限武館不想去關注,賣弄一下人情,這是無可厚非的。

………

四大公子之一的吳公子開口了,大家沒意見。

四大公子,代表四個勢力,這其中極限武館屬於單獨一個勢力,背景強硬,遠勝過歸元城勢力,不在一個等次。

吳寂當這公證人,誰都不沒有意見。

「吳公子當公證人,我們沒意見1

「我們也沒意見1

這個時候誰敢說反對,吳公子他們得罪不起,即便是李家,張家,北宮家族….這些家族都不敢小看極限武館。

在場有吳公子當公證人,在場的其他人忍不住要打注意,要不要在其中撈一筆。

林家如今日落西山,不足為懼,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若是能從中撈一筆,那也是相當不錯的一件事。

撈一筆!

錢財動心,沒人可以例外!

「一萬兩,在下押北宮無情贏1

「三萬兩,北宮無情贏1

在場的人,除了四大公子之外,其餘的人,不是嫡系弟子,便是跟風拍馬屁之輩,手頭上都有一定的錢財。

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他們肯定不會錯過,重要的是看出,大家都想將林飛排擠出去,趁著這麼好的機會,他們不巴結一下無疑等於錯過一個機會。

……..

一群白痴,等下有你們哭的時候!

林飛臉上看上去一臉凝重的樣子,實際上內心在狂笑,從未有過的高興,本想在北宮無情身上撈一筆,結果引發後續這麼一件事情。

粗粗一算,桌上相當有二十萬兩銀子,相當龐大的一筆數字。

二十萬兩銀子,看上去龐大數字,如果用起來,不過是杯水車薪,一張三級火符需要八萬兩銀子,二十萬兩銀子換算下來,不過是三張火符而已。

「李公子,你不打算下注嗎?」

林飛掃了一眼后,一腳將李慶豐踢出去,轉而對李元道,這可是大客戶,不從他身上撈上一筆實在太可惜。

於是,林飛有了這舉動。

「元哥,快收拾他,快收拾他1

李慶豐狼狽爬起來,急於要報仇,今天跟頭栽大了,一個五年前的廢物,自己竟然不是對手,當著眾人跪在地上,這面子丟的不是一般的遠。

李元正想一巴掌拍死李慶豐,簡直是在丟人現眼,不得不佩服林飛,用這種辦法來逼迫自己,明知道逼迫自己,這件事情仍然要去做。

這口氣不出不行,李家面子要緊。

「閉嘴,滾一邊去1

李元一點不客氣,厲聲喝斥,李慶豐丟人丟到姥姥家,那裡敢說什麼,直接站一邊去,目光怨毒的盯著林飛,彷彿是生死仇人一樣。

「林三少,你不擔心自己會輸了?」李元嘲諷道。

林飛哈哈大笑,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飲下,「這有什麼好擔心的,贏了我收錢,輸了我付錢,你認為我會賴賬?什麼時候我這人品,這麼不值錢了?林家面子,這麼不值錢?」

李元聽出其中反擊味道,不由笑道,「林三少,你這麼說了,李某人要是不押注,這口氣也無從發泄,我同樣壓十萬兩好了。」

另外幾人微微變色,李家財力同樣不簡單,又是十萬兩銀子。

桌面上,頓時堆積三十萬兩銀子。

林飛若是輸掉,便是三十萬銀子,不小的天文數字。

站在旁邊的羅天,心中不由擔心,萬一林飛輸掉,三十萬兩銀子,不小的一筆數字,林家若是知道說不定要大發雷霆。

……..

李元的話,並沒有就此說完。

「林三少,我李家弟子不是誰都可以教訓的,我也想找你請教一番,同樣我壓十萬兩銀子,你若是輸了,當眾跪下說聲,我是廢物,林家所有人是廢物,不知林三少有沒這個膽子答應?」

四大公子就是四大公子,之前看不出什麼打算,後腳丟出一個大炸彈,炸的眾人來不及回神。

李元這想法,不是一般的毒!

首先跪下認錯,林飛不僅僅代表自己,代表的是林家,林家的面子。

至於後面一項,同樣是打架林家聲望。

五年前,林飛狼狽離開。

五年後,林飛若是再當眾出醜,林家內部不知多少人要發狂,何況現在到了關鍵時刻。

世家公子不開口而已,一開口必將是雷霆一擊。

「不能答應,這是陷阱來著。」

羅天急忙阻止,擔心林飛走進人家的圈套,他不希望出現這種情況。

林飛擺擺手,「沒事,我心裡有數,我不是當年的林飛,一事無知1

「十萬兩,你認為我會答應?」林飛道。

李元不過是拋出一個借口,要的無非是答應,五年前林家因林飛而元氣大傷,五年後,若是再因為林飛從而影響林家,林飛必將是林家的罪人,罪無可赦,甚至影響到當族長的父親。

林家出矛盾,李元最是願意見到,何況,李家弟子再沒用,不是你林飛可以教訓的,敢當著眾人教訓,甚至不給自己面子,如果不給林飛一個教訓,李元自己都吞下這口氣。

這口氣,必須出,狠狠的出!

林飛一開口,李元知道林飛依然是當年的林飛,不知天高地厚,正好能出手。

「那你想怎麼玩?李家這口氣,我是必須出的。」

李元非常直接。

北宮無情自然不會插口,至於另外一些人,同樣不敢開口,誰讓人家說話權大,他們頂多聽聽而已。

張乾暗罵一聲老狐狸,李元這手段有些歹毒,眼下不太合適開口,樂的看熱鬧,說實在的,他比任何人都想教訓林飛。

張家廢了一個武道七重天的弟子,左臂廢掉,實力大損,一輩子就這樣,張乾沒脾氣,那肯定是假的。

這麼好的機會,反而被李家搶走,多少有些遺憾,不過,轉念一想,李元在切磋之中重傷林飛,顯然會非常的有趣,自己又何必插手其中呢,遠不如看熱鬧比較好。

……

十萬兩銀子,放在三個月前,林飛肯定會動心。

眼下情況不一樣,十萬兩銀子,林飛真的不放在心上。

「一百萬銀子,我陪你玩一場,我這人別的不喜歡,最喜歡賭大的,一百萬才合我口味,別說李公子沒這膽子?」林飛挑釁的看了一眼李元,那眼神非常明確,你敢不敢!

儘管回來的時間不長,對於當年之事,林飛儼然從其中發現不少線索,特別和羅天一番話下來,意識到一件事,五年前的事,極有可能人家布下的一個陷阱。

布下陷阱之人,不是李家,便是張家。

當年你們可以布下陷阱,今天大爺同樣給你們布下一個陷阱。

十萬兩銀子,不算什麼!

一百萬兩銀子,那就完全不一樣,不管是林家,張家,李家,一百萬現銀,相當龐大的一筆數字。

林飛不開口,一開口便是火氣衝天。

一百萬兩銀,在場的人都下意識目瞪口呆,顯然有些不敢相信,這林飛是不是瘋了,竟然敢獅子大開口,一百萬兩銀子,不是十萬兩子,這傢伙難道還當自己是五年前的林家三少?一百萬兩銀子,太敗家了。

如果兩人實力平等,他們相信有些看頭,眼下兩人差距未免太大,一個是武道七重天,一個是武道八重天的李元。

這差距,猶如上天入地的差距。

敗家,不是一般的敗家。

…….

李元第一個念頭便是陷阱。

林飛在挖陷阱,好讓自己跳下去。

十萬兩銀子,李元可以做主,一百萬兩銀子,足夠影響發展,由不得李元不好好思考。

「林三少,你當我是三歲小孩,你無非是下跪道歉,而我要拿出一百萬兩銀子,你不覺得這非常過份嗎?」李元沉著臉道。

林飛再次大笑,「過份?你好歹是武道八重天的實力,竟然怕我一個武道七重天的,我看你可以滾回家去了,這些年都白修鍊了,還是北宮小子有膽子,二話不說要找我指教1

鄙視,不是一般的鄙視。

李元平時心思也細膩,偏偏因為林飛幾句話的事情,影響分寸,事實上,一個武道八重天的實力不可能怕一個武道七重天的。

如果今天這話傳出去,他堂堂四大公子之一,害怕一個五年前的廢物,他不慚愧,李家都要慚愧,抬不起頭來,再三思考下,李元認為林飛純粹是在嚇人,跨境戰勝敵人,不是沒有,林飛可以嗎?李元不那麼想。

「哼,你不要對我用激將法,這對我沒用1李元冷哼一聲,「你都不怕,李某人自然不會怕你,你的條件我答應了,不過,我要提醒你,切磋之時力道控制不住,休要怪李某人沒有提前提醒1

「這有何妨。」林飛笑道,實際上心裡再次笑開花,大爺這一次要坑死你。

一百萬的賭局,眾人連連咂舌,沒人看好林飛,相反認為李元一定會下狠手,林飛這一次要慘了,說不定會重傷,又有極限武館的人當公證人,林家想要找麻煩,占不住道理。

……..

群芳樓當然不適合切磋指教!

於是,眾人轉移到極限武館,沒有比誰更加合適的地方。

極限武館,不落王朝,一大特殊勢力,極限武館遍布十個郡,勢力龐大,精英弟子無數,一般勢力都不敢去招惹。

極限武館,一個極限兩字,其中的精髓所在。

這是一個跨越極限的地方。

吳寂做為公證人,為眾人選了一個擂台,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消息傳開出去,極限武館本身有許多人存在,這消息一出,頓時引來無數人的注意。

極限武館本身就是衝破極限的地方,除了衝擊極限之外,另外一個作用爭取銀子,用來購買玄功秘籍丹藥之類,換而言之,極限武館就是拚命的地方。

「喂,聽說了嗎,林家那個林三少要和四大公子切磋呢1

「你這消息不準確了,據說是林飛教訓李家的弟子,後來遇上四大公子的李元,等下有好戲看了。」

「五年前的林飛?這下看來確實有好戲好了,李元可是四大公子,聽說,林飛的實力好像是服用什麼丹藥提升上去,上次泄漏了底牌,林飛這一次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了,我要是林飛的話,早早人認輸好了,這不是丟人顯眼嗎?」

「嘿嘿,這誰知道啊,反正林家一直是李家和張家的對頭,剛才我好像看到張家的人和李家的人,甚至是北宮家族的人,你們想想這意味著什麼1

…..

不得不說,歸元城當眾,這兩家代表的影響力。

極限武館,七號擂台。

不知是什麼原因,原本封鎖的地方,竟然對外敞開了,任誰都明白,這是人家有意為之,目標非常簡單,故意讓林飛丟醜。

「害蟲,好像情況有些不對,他們這明顯是針對你1

羅天回頭看了一圈,忍不住動了怒火,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由不得不生氣,偏偏幫不上什麼忙來。

林飛淡定的站著,看都沒看一眼,其實從他們選擇來這裡,很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閉門切磋,遠不如讓所有人知曉,心思不是一般的毒,對家族少爺又有一個新的了解,手段比想象要厲害。

如果今天自己輸了,林家找不出半點理由,相反這事會傳的沸沸揚揚,直接打擊林家的聲望。

林飛拍了拍羅天的肩膀,隨意的道,「呵呵,他們為我弄了一個大餐,我也不會讓他們失望的,保證他們會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眼角之間,不經意閃過一抹寒光。

羅天底氣不足,他們兄弟幫一直和林家走的比較近,最擔心今天出什麼事,眼見,林飛這麼說,自然不敢再說什麼,他很清楚林飛的性子,看上去一如五年前一樣,絲毫沒有看出其實林飛換了一個人不再是當年的林飛。

與此同時,吳寂帶著一個人走了過來,一個中年人。

這個中年人的出現,不少人都露出恭敬的表情,顯然一看,這中年人在極限武館身份地位不低,從眾人的態度上可見一二。

「林三少,在下是極限武館的三館主陳德勝,你所說的公證人,是否可以由在陳某人來接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