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二十章實力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機的通訊頻率,雖然這個希望不大,但總得試試才知道結果。 高揚跟巴克教授要來了他們原來使用的對講機頻率,然後把手裡的對講機調整到以前的頻率后,高揚按下了發射鍵,「呼叫禿鷲,收到請回答,呼叫禿鷲,...

高揚很快就教會酋長他們四個人怎麼用槍,AK47步槍就是有這個好處,簡單、易學。

作為世界範圍內,最受極度文盲歡迎的步槍,在非洲這種不知保養為何意,任由步槍受著日晒雨淋,備受各種折磨,就算到只能看出個槍的外形都還能用的ak47,送給阿庫里部落來用,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高揚先開槍射殺了一頭大羚羊做示範,被射殺的羚羊就和被花豹搶食的那一頭一模一樣,只是體型稍小了點,巴克教授告訴他那是一隻水羚,而且不是什麼珍惜動物。

高揚倒是不在乎他射殺的是不是什麼珍稀動物,不過巴克教授卻是很在乎的。

高揚手把手的教酋長他們怎麼射擊,很快,酋長他們四個人很快就可以在四五十米的距離上,準確的擊中那隻死去羚羊身上的要害部位,反倒是高揚為了教會他們怎麼擦槍,怎麼保護彈匣里彈簧的彈性,等等一切有關於維護ak47的知識,卻用了兩個多小時。

一共用了不到三個小時,教會幾個極度文盲熟練掌握ak47,高揚用的時間差不多是世界範圍內的平均值,如果高揚要是不負責任,只需要讓酋長他們學會開槍換子彈的話,這個時間可以壓縮到五分鐘以內。

教會了酋長他們用槍,讓他們回部落之後,高揚一行人終於開始了行動,摩根父子一輛車,高揚和巴克教授一行五人一輛車,向著馬拉卡爾進發。

其實高揚曾想著讓巴克教授和摩根父子分開行動的,不過現在只有摩根父子那裡有一部GPS,而離開了GPS,誰也找不到去馬拉卡爾的路,再加上就算巴克教授他們單獨行動,也不見得能免受攻擊,所以最終還是兩方人一同趕路。

由於是分乘兩輛車,高揚把巴克教授給他的對講機給了摩根父子,這樣兩輛車在行進中也能聯繫了,當然,他們改變了頻率,不怕還會被人監聽。

從gps上看,高揚他們距離馬拉卡爾的直線距離有一百五十公里,但汽車不可能以直線行進,所以高揚估計最早也得在天黑之後,才能抵達馬拉卡爾,而且還得祈禱路上不要再遇到襲擊。

開始的時候,行進的很順利,雖然需要繞過一些障礙,但車子基本上還是以直線開向馬拉卡爾的,不過在開出了三十多公里后,高揚最不想聽到的消息傳來了。

「我知道他們為什麼能發現我們了,看天上。」

鮑勃在對講機扯著嗓子喊了一聲,高揚抬頭看去,卻見天上有一個小飛機,而且高揚立刻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小飛機一直在做s形的機動,這麼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偵查。

暗罵了一聲后,高揚對著開車的丹尼爾喊道:「加快速度,我們被盯上了,天上有飛機。」

發現了地上的兩輛汽車后,高揚他們頭上的小飛機一直在空中盤旋,始終跟在高揚他們上空不肯離開,高揚看的直冒火,可是飛機高高在天上,高揚只能看著生氣卻無可奈何。

這時對講機里傳來了摩根的聲音,「高揚,我的人傳來消息了,丁卡族會派人接應我們進入馬拉卡爾,只要能和他們會合,我們就安全了,但是在這之前我們要靠自己。」

「明白,只是我們怎麼擺脫頭上的飛機呢?如果一直被飛機跟著,恐怕我們到不了馬拉卡爾就會被追上的。」

「我父親曾參加過韓戰,所以我對華夏軍人一向心存敬意,你們很善於在裝備不利的情況下創造奇,我很想知道你有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我沒有辦法,我不可能用步槍打下飛機來,還有件事你搞錯了?我可不是什麼軍人,我沒有當過兵。」

「你不是軍人?從你昨晚的表現來看,我一直認為你是身經百戰的精銳士兵呢。」

高揚笑道:「抱歉,我是身經百戰,不過那只是wargame,我只是一個軍迷而已,我不是軍人,更不是精銳,所以我無法給你滿意而專業的答案。」

「哇哦,你表現的太過神奇了,真不敢讓人相信你只是一個軍迷,讓我猜猜,你是華夏的特工?開個玩笑,讓我再想想別的辦法。」

對講機里暫時沉寂了下來,過了十幾分鐘后,摩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一個好消息,我終於查到了是誰襲擊我們,襲擊者有蘇丹人民解放陣線里的努而人,但他們的威脅不大,對我們威脅最大的是一個叫做禿鷲的傭兵團,這個傭兵團成員大約有五十人,在中非一帶很活躍。」

「摩根先生,現在知道是誰襲擊了我們,有什麼用嗎?」

「當然有用,聽我說完,禿鷲傭兵團是一個綽號叫做禿鷲的傢伙創立的,這傢伙的作風和他的綽號一模一樣,如果獵物失去了放抗能力,他就會一撲而上,可要是獵物還活著,哪怕再虛弱,禿鷲也不會出手的,這傢伙和他的傭兵團從來都不擅長打硬仗,他們只是一群欺負弱者的軟蛋,只要能和禿鷲聯繫上,我就可以讓禿鷲帶著他的傭兵團滾蛋,如果只剩下了努而人,應對起來就輕鬆多了,但是我需要時間,我的人正在試圖和禿鷲聯繫上,現在只希望禿鷲的衛星電話沒有關機。」

「你不是有禿鷲傭兵團的對講機嗎?為什麼不用對講機試試?」

「我試過了,不行,他們已經改變頻率了,現在只能想辦法查他的衛星電話號碼了,應該能查出來,只是需要時間,而只要查到他的電話,我就能讓人對他施加足夠的壓力。」

聽到摩根的話之後,高揚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如果原來曾在對講機里和他通話的那個傢伙就是禿鷲的話,那沒準兒禿鷲還保留著攝影隊里對講機的通訊頻率,雖然這個希望不大,但總得試試才知道結果。

高揚跟巴克教授要來了他們原來使用的對講機頻率,然後把手裡的對講機調整到以前的頻率后,高揚按下了發射鍵,「呼叫禿鷲,收到請回答,呼叫禿鷲,如果收到請回答,這很重要。」

時間過去了幾分鐘,對講機里一直靜悄悄的,高揚有些失望,再次呼叫了幾遍后,高揚覺得禿鷲不可能收到他的呼叫,正想把頻率改回來時,對講機里卻突然傳來了聲音。

「是誰在找我,原始人,是你嗎?我對你越來越好奇了,如果待會兒你沒死的話,我想我們有機會見面的,但很抱歉的告訴你,我會親手剝下你的皮。」

高揚激動萬分,沒有理會禿鷲的威脅,他大喊了一聲停車后,對著對講機大聲喊道:「等等,有人要跟你說話。」

等兩輛車汽車停下后,高揚跳了下來車,揮舞著對講機向著摩根的車跑去,大喊道:「快,跟禿鷲聯繫上了,你來跟他通話。」

詫異的看了高揚一眼后,摩根結接過了對講機,稍加思忖了片刻后,用威嚴的聲音道:「是禿鷲嗎?我是你的目標摩根,看來你的僱主並沒有告訴你,你要殺的人是什麼身份,好吧,現在讓我告訴你,你有大麻煩了,在我用衛星電話和我的人聯繫上后,不管你是否殺了我,你都會死的,我保證我會殺了你和你在開普敦的家人,讓我想想,嗯,你的妻子,你的兩個兒子,啊,還有,你喜歡的兩條狗和一匹馬,需要我說出他們的名字嗎?揚·范里貝克先生。」

摩根先生說了一堆話之後,對講機另一端傳來的聲音不再囂張,而是緊張的道:「你到底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摩根先生輕蔑的一笑,「不要問這種白痴的問題了,如果不想被十個傭兵團追殺,如果不想今天就聽到你老婆孩子的死訊,我想你最好還是快些帶著你的人給我滾,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會有人給你打電話證實我說的不是在嚇唬你,我的耐心有限,給你十分鐘,超時的話後果自負。」

明明是陷於困境,但摩根和禿鷲通話的時候,不僅表現的極為強硬,而且氣場十足,顯然不是說說就算的,而禿鷲也沒有讓摩根多等,連十秒鐘都沒有,就報出了一個電話號碼。

摩根先生從車上拿起了一部衛星電話,打電話報出了禿鷲的號碼后,也沒有多說什麼就掛了電話。

看著高揚不解又崇拜的眼神,摩根聳了聳肩,微笑道:「沒辦法,我在這裡能發揮的實力有限,所以我只能用威脅加恐嚇的辦法了,否則的話,我們就可以安靜的在這裡等人來接我們。」

高揚可不認為摩根的實力有限,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時間並不算長,只是打了幾個電話,就在短短的時間內查了禿鷲一個底兒掉,而且還聯繫了人來接應,摩根所表現的出來的能量,已經足夠讓高揚震驚了。

再看巴克教授,在美國國內好賴也算個名人了,可是借用摩根先生的電話聯繫了好幾個地方,不管是美國國內還是大使館,再有就是國家地理頻道,也沒有任何人可以提供有用的幫助,也不是沒有人管巴克教授這個攝製組的死活,唯一的問題就是鞭長莫及,在這些地方提供的幫助到來之前,恐怕巴克教授他們已經成了屍體了。

其實高揚也曾打過電話,他早在第一時間,就用摩根的衛星電話跟他在華夏國內的父母聯繫過了,不過可惜的是,他父母的電話一個欠費,一個無法接通,打了多少遍都是這樣,以至於高揚好不容易有機會了,卻沒法跟父母聯繫上,至於高揚朋友的電話,很遺憾的沒有存在他的腦子裡,而是存在了手機上,以至於他現在想和國內通個電話都不行。

不過在試了幾遍都無法接通之後,高揚也只能按捺下來和父母通話的迫切心情,而且他覺得還是等安全了以後再打電話也不遲,萬一他沒能躲過這一劫,豈不是讓他的父母在空歡喜了一場后,陷入更大的悲痛之中。

lt/agtltagtlt/ag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