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十九章英雄歸來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你是最勇敢的勇士,你有資格佩戴他,帶著這個項鏈,阿庫里部落的祖先和神靈都會保佑你的,走吧,白孩子,回你自己的家去吧。」 庫斯托抽噎著道:「白孩子,你會回來看我的,對不對?你一定要回來看我,我...

高揚其實也不知道該到那裡去,在開出了幾十公里后,高揚找了個地方,和摩根父子在距離汽車幾百米的地方,三人輪流值夜,度過了一個難眠之夜。-

到第二天天亮了很久之後,高揚才帶著摩根父子找到了巴克教授他們棲身的水塘,等他用對講機呼叫了一下之後,巴克教授他們很快從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

酋長和高揚的關係就是一家人的概念,看到高揚安全歸來,自然免不了一陣激動的問候和擁抱,而他們幾個人用阿庫里語嘰嘰喳喳的交談時,別人當然也插不上話,等幾個人安靜下來后,巴克教授上前給高揚來了個擁抱,一隻手使勁拍打的高揚的肩膀,激動的道:「感謝你的勇氣,你救了我們所有的人,謝謝你。」

「別這麼說,教授,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我說過,我和我的部落會盡全力,來報答你們的救命之恩。」

受了傷的伊文和攝影師丹尼爾也還有哪個黑人一一上前感謝了高揚,最後凱瑟琳微笑著走到高揚身前,伸出了右手,道:「我說過,勇者是不會輕易死去的,再次見到你真是太高興了。」

高揚握住了凱瑟琳的手,輕笑道:「不管有沒有惡龍,我都非常樂意做守護美麗公主的騎士,不過凱瑟琳小姐,難道我們現在不是該擁抱一下的嗎。」

凱瑟琳微微一笑,沒有擁抱高揚,卻是把一張俏臉湊上前去,在高揚的左臉頰的輕輕一吻,然後輕笑道:「這才是公主對勇敢的騎士表達謝意的方式。」

當兵整三年,母豬賽貂蟬,高揚雖然不是在當兵,而且也不是見不到女人,可是整天面對著部落里一些畫著各種圖案,裸露著上身的女人,高揚和當了三年兵沒見過女人的情況也差不多了,何況凱瑟琳還確實是一位大美女,現在有個美女送上輕輕一吻,高揚沒有暈了頭,真的是很有定力了。

可惜的是,現在真不是泡妹子的時候,極力拋開腦子裡各種不合時宜的念頭,對著凱瑟琳傻笑了幾聲,戀戀不捨的放開凱瑟琳的手之後,高揚伸手指著摩根父子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摩根·里維斯先生,這位是摩根先生的兒子鮑勃·里維斯,可能你們都知道了,他們也受到了襲擊,而且他們才是那些恐怖分子的目標。」

摩根先生看起來五十多歲,頭髮有些花白,眼睛極其有神,在看人的時候總有些咄咄逼人的壓迫感,一張消瘦的臉看起來也很是威嚴,但這時摩根先生臉上卻是一臉的肅穆,他上前一步,低頭鞠躬道:「很抱歉,是我給你們帶來了不幸,請允許我對你們不幸遇難的人表示哀悼和歉意,真的很對不起。」

巴克教授走到摩根身前,和摩根握了握手,道:「這不是你的錯,你也不必道歉,雖然發生了令人無法接受的事情,可這是那些恐怖分子的錯,發生這樣的事我們都很難過,不過這不是我們遷怒於你的理由,摩根先生,你不必道歉的。」

摩根先生點了點頭,對巴克教授道:「謝謝您理解和寬宏大量,對此我感到十分的佩服和感激,教授,我想現在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離開這裡,危險還遠未過去,您認為呢?」

巴克教授皺了皺眉頭,看向了高揚,道:「我也認為我們該趕快離開這裡,我必須找到我的隊員們的屍體,而且還要向美國領事館通報這件事情,不過,難道還有恐怖分子回來嗎?」

高揚點了點頭,道:「沒錯,我想他們還會來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他們怎麼能在這茫茫的大草原上,準確的找到我們的行蹤呢?」

摩根思忖了片刻道:「我是昨天出來打獵的,出行的時候,我曾告訴過一些人我的行蹤,或許是有人把我的行蹤泄露了吧。」

這時巴克教授突然道:「摩根先生,可否請你透露一下,是什麼人想要殺你,他們又為什麼會殺你呢?」

摩根先生思忖了片刻后,搖了搖頭,長嘆了口氣,對著一直也沒忘舉著攝像機的丹尼爾道:「請關了攝像機,先生,接下來的一切不能被記錄。」

丹尼爾看了看巴克教授,得到示意后,關閉了攝像機,而這時摩根才一臉嚴肅的道:「這些事情,我本來不該說的,但是鑒於我已經給你們帶來了災難,所以我覺得不該再隱瞞你們,先生們,鑒於我和南蘇丹一些高層人士的良好關係,美國zhngf請我來處理一些事,替美國zhngf在南蘇丹dl后,爭取一些利益,同時我也能在這次蘇丹之行中獲得很大的利益,但是,我的行蹤暴露了,可能是我的競爭對手,也可能是其他國家的人,不願意看到我成功的回去,所以他們想殺了我,先生們,請務必替我保守這個秘密,為了我好,也為了你們好。」

巴克教授長嘆了一口氣,然後氣憤的道:「該死的政治,好吧,這件事我們不會透露出去的,不過摩根先生,你知道的,我們肯定要和美國駐蘇丹的大使館解釋這件事情的,也要和ngc解釋這件事情,恐怕有些事,我無法保守秘密。」

摩根點了點頭,道:「我理解,在大使館那裡您無需保留,只是ngc那裡,請儘可能的替我保留一些秘密,當然了,就算你們說出去,我也不會承認的,也沒有任何人會承認這件事的。」

說完之後,摩根又指了指高揚,然後嚴肅的道:「先生們,如果你們感激他為你們所做的一切,請務必不要把你們拍到有關於他的鏡頭播放出來,因為他所作的一切,必然得罪了他和你們都惹不起的勢力,我敢說只要你們把拍到的東西播出去,他就死定了,不管是誰,肯定會有人想要他的命,當然了,我覺得最保險的方式,還是把關於他的鏡頭刪了。」

聽到摩根的話之後,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到了丹尼爾的身上,丹尼爾一臉的痛苦,看看高揚,再看看巴克教授,然後伸手在自己的頭上狂撓了一通后,終於一咬牙一跺腳,拿出了一張內存卡,依依不捨的看了一眼后,突然放進了嘴裡,「」的一聲給咬了個兩半,然後遠遠的扔了出去。

把內存卡扔出去后,丹尼爾一臉痛苦的道:「關於高揚的鏡頭主要都在那張卡上,現在已經毀了,不過現在用的這張卡上有那些恐怖分子的罪證,現在還不能毀了,我會把有他的鏡頭給刪了的,我保證。」

巴克教授也點了點頭,道:「我會親自刪了的。」

「現在,我想我們該走了,我們是從馬拉卡勒開車來的,教授,你們呢?」

「一樣,這裡最近的城市就是馬拉卡勒了,也只有那裡才有機場,我們的飛機就在馬拉卡爾。」

摩根點了點頭,對著高揚道:「看來我們的目的地一致,我們可以同行了,高揚先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高揚,這段時間以來,高揚的表現讓所有人為之折服,有高揚在,他們的安全係數會高了不少,可是真有機會離開了,高揚卻糾結了。

高揚為難的看著酋長他們,三年的朝夕相處下來,阿庫里部落已經成了他第二個家,酋長一家人就是他的親人,高揚真的無法做到說走就走。

看著高揚充滿了不舍又猶豫的目光,酋長可能是察覺到了什麼,上前拍了拍高揚的肩膀,溫和的道:「走吧,白孩子,回你的家去吧,你不屬於這裡的,回你真正的家去吧。」

聽到酋長的話,高揚一個沒忍住,眼淚啪啪的掉了下來,不是高揚太過情緒化,而是高揚知道,他這一走,可就真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酋長他們了。

看著高揚掉淚,大巴力小巴力,還有庫斯托三個圍在高揚身周,跳起了阿庫里部落出獵的舞蹈,唱起了他們的送別的歌,舞罷唱畢之後,酋長從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他佩戴的項鏈,帶到了高揚的脖子上,然後輕聲道:「你是最勇敢的勇士,你有資格佩戴他,帶著這個項鏈,阿庫里部落的祖先和神靈都會保佑你的,走吧,白孩子,回你自己的家去吧。」

庫斯托抽噎著道:「白孩子,你會回來看我的,對不對?你一定要回來看我,我會想你的。」

高揚擦了擦淚,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在這時,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然後他撒腿就跑向了自己開了的越野車。

高揚把六把ak47抱了下來,然後對著不解的眾人道:「幫我一把,把所有的彈匣都拿來。」

把六把步槍抱到酋長跟前後,高揚拿起一把ak,對著酋長道:「我要走了,把這些留給你們,讓我教會你們怎麼用,這樣你們打獵會容易的多,而且再有壞人,你們也不怕了,等我以後再來找你們,我會把你們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再也不會擔心遇到那些壞蛋了。」

巴克教授走了過來,皺眉道:「高,你這樣做,會讓他們喪失基本的生存技能的,而且他們會丟掉自己的文明。」

「教授,我明白,可是我覺得能活下去,比保留原始的文明更重要,要是原始文明更重要的話,我們是不是應該都過上和他們一樣的生活?教授,你沒見過阿庫里部落生活的艱難,我不想再回來的時候,發現阿庫里部落毀於飢荒或者**,死一個人,我也不願意,而且我會努力讓他們遷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過上現代人的生活,所以是否保留他們現在的生存技能,不重要。」

lt/agtltagtlt/ag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