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十六章心理素質的重要性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高揚在站穩了之後,立刻下意是箍冢瞄準了印象中剛剛有槍火閃過的地方,一槍擊出,九粒鉛丸呼嘯而出,又是一個敵人連慘叫聲也沒得及發出就倒地死去。 高揚撥開獵槍的保險,退出彈殼,然後捏了兩發九子霰彈裝...

子彈準確的射中了一條腿后,腿部中彈的人立刻撲倒在了地上,就在他大喊了一聲「隱蔽,敵方可視」之後,高揚緊接著開的第二槍,將那個人的剩下的話給打斷了。

高揚躲在車底下開的兩槍,讓包抄過來的敵人意識到了他們已不再安全,於是剩下的幾個人加快了速度,邊跑變向高揚所在的位置開槍,高揚從車底下連開了幾槍,卻都沒有擊中目標。

距離太近,瞄準鏡里的視野太小,反而限制了高揚的射擊,情急之下,高揚從車底下退出來之後,發現敵人距離他也就是二十多米的距離,一把從背上拿下了他一直沒肯丟掉的雙管獵槍,然後看著一個槍口正在冒火的位置,一槍就轟了出去。

二十多米的距離,幾秒鐘的時間就能衝到跟前,情急之下,高揚第一槍打出的是上方槍管的子彈,而他手中雙管獵槍上邊的槍管裝的是獨頭彈,後座力相較而言要大的多,至少比ak47和M1A的后坐力大多了。

高揚原來打過很多次霰彈,但獨頭彈還是第一次打,沒有心理準備下一槍轟出去之後,高揚差點沒被后坐力推個跟頭,但他這一槍卻是結實的命中了衝過來的敵人,獨頭彈的威力在近距離內可以打大象,打在人身上是什麼後果可想而知,被獨頭彈打中胸口的傢伙瞬間四分五裂,成了一堆碎肉。

而高揚在站穩了之後,立刻下意是箍冢瞄準了印象中剛剛有槍火閃過的地方,一槍擊出,九粒鉛丸呼嘯而出,又是一個敵人連慘叫聲也沒得及發出就倒地死去。

高揚撥開獵槍的保險,退出彈殼,然後捏了兩發九子霰彈裝到了獵槍上,這一套動作他已熟極而流,而就在他把獵槍重新合上的同時,一個傢伙也衝到了跟前。

雙方都在一片黑暗之中,僅剩下的敵人邊跑邊用手中的槍瘋狂掃射,而高揚身邊的兩個人也是一個用手槍,另一個用高揚丟下的AK47,趴在地上對著來敵狂掃。

雙方在只有四五米的距離上瘋狂對射,但兩邊卻都沒有擊中對方。

就在雙方几乎要衝到一起的時候,高揚終於完成了重新裝彈,他對著已經衝到煽了一槍卻沒有擊中,但高揚緊接著的第二槍,終於將近在篩幹掉了。

呼呼的喘了幾口粗氣后,高揚只覺身上一陣陣的發軟,幾乎面對面的開槍對射,和拉遠了距離的槍戰感覺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完全兩碼事,近距離的對射太考驗人的心理素質了。

如果沒有受過極為嚴酷的訓練,不管是誰,和敵人在極近的距離上對射時,最大的可能就是把頭扭到一邊,側身舉槍在胡亂射擊中把子彈都打飛,這是所有人的本能舉動。

如果雙方都沒有受過嚴酷的訓練,那麼在極近的距離上誰能活下來,拼的就是運氣了,當然了,如果有一方接受過嚴格的訓練,比如說特種兵之類的人,他們能克服極度的恐懼和本能反應,就算是面對面的射擊中,也能眼也不眨的把子彈傾瀉到敵人身上,可絕大多數的普通軍人,也不會接受這種需要長時間訓練才能有所成效的作戰方式,因為沒有必要。

高揚沒有受過訓練,也不是什麼特種兵,甚至連軍人都不是,不過他玩用bb彈的真人cs,而bb彈也就是能打出二三十米的距離,想把距離拉遠一些都不行,只能是近戰,所以高揚是在無數次的遊戲中,挨過了無數bb彈,身上被打出了無數個血包之後,才終於鍛鍊出了對射也能不眨眼不扭頭的心理素質。

隨便拿槍玩玩的不算,但極力追求真實的真人cs,和培養軍人的軍事演習也差不多,雖然遊戲中就算中彈也是疼一下而已,而高揚現在遇到的是真槍實彈,挨上一記就必死無疑,可在戰場上,不管你過硬的心理素質是怎麼鍛鍊出來的,就算高揚的心理素質的鍛煉方式只是遊戲,可最終活下來的也是他。

雖然事後肯定會後怕的要死,但高揚終究是活下來的那個,而近距離上交戰,霰彈槍比什麼都好使,高揚在武器上也佔到了優勢。

稍微平復了一下緊張到了極點的神經后,高揚把獵槍再度裝上了子彈,靠車放在了身邊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然後又從車底下把M1A拿了起來,用槍上的瞄準鏡觀察了一下。

這次沒有人再靠近了,近處的車上也看不到有人形的熱源,只有遠處的車上,時不時的有個人頭冒出來一下,然後再趕快縮回去。

高揚鬆了口氣,這時他發現自己的雙手在微微發抖,而兩條腿也是直打顫,腦袋還時不時的眩暈一下,高揚知道這是因為腎上腺素大量分泌的後果,而且他的身體此時也已到了極限。

看了看暫時還沒有什麼威脅,高揚稍鬆了口氣,對著他身後的兩個人道:「都沒事吧?有水和吃的嗎?」

一個人呻吟了一聲,道:「爸爸,你有事嗎?」

「我沒有事,鮑勃你怎麼了,受傷了嗎1

「我胳膊中彈了,但是不嚴重,只是被蹭了一下,不過真的好疼啊,哦,我包里有巧克力,車後座上有水,還有些吃的。」

高揚沒想到身後這兩個人還是父子,不過他暫時沒興趣知道這父子兩個的情況,而是只想能儘快的喝到水。

「對方沒有威脅,幫我拿一下水,我快堅持不住了。」

鮑勃的父親摸索著從車上拿了幾瓶水,擰開后遞給了高揚一瓶,高揚坐下了一氣兒灌了下去后,只覺極為痛快,而鮑勃的父親也不吭聲,只是一瓶接一瓶的遞給高揚。

高揚的眼不離瞄準鏡,一隻手卻是不停的把巧克力送到嘴裡,水飽飯足之後,只覺精神大振,現在他要想辦法找對方狙擊手的麻煩了。

憑藉著開過幾槍后的感覺,高揚調了調瞄準鏡,調鏡子的時候,有了力氣的高揚心情愉快了不少,笑道:「這把槍不錯,最難得的是你們竟然還有夜視槍瞄。」

聽到高揚誇獎他的槍,一直低聲哼哼的鮑勃來了精神,用得意的口吻道:「那是當然,這把槍可是我特別定製的,雖然都是M14槍族,但我的槍精度絕對比軍方用的M25和DMR都好。」

高揚笑道:「你這是民用的M1A,難道還能和軍用的狙擊槍比嗎?我記得DMR是海軍陸戰隊最新採用的槍吧。」

鮑勃有些不屑的笑道:「你難道沒聽過一句話嗎?士兵手裡的武器,都是由報價最低的供應商提供的,飛機坦克這些重型武器不算,可是只要法律允許持有,那麼最好的輕武器絕對是民用的。」

高揚想了想,覺得好像還就是這個理,其實想想普通的軍服和刀啊槍的這些東西,最頂級的東西還真就是民品,美國大兵不也拋棄公發的東西不用,自己採購一些武器和靴子之類的東西嗎,只要他肯掏出一大筆錢來就行,而且軍方也允許這麼做。

雖然知道理是這麼個理兒,但高揚還是有些不服氣,沒辦法,作為一個軍迷,軍品代表著高精尖且耐用的概念,已經刻入他心底了,所以高揚不服氣的道:「但軍品畢竟是軍品,肯定比絕大部分的民用版要好吧。」

「看你說哪方面了,比如美國法律規定不許平民持有自動武器,民用槍只能半自動射擊,從這一點上來說,當然是軍品好,而且軍品也有品質保證,比起以價錢決定品質的民品來說,會保持在一個穩定的水平線上,但我說的是,最好的那些,聽明白,是最高端的那些,以相同要求下的那些槍,必然是捨得花錢,追求精益求精的民用槍要好,比如說半自動步槍,民用品絕對可以做的比軍品好很多,因為軍方不會花大價錢來大批量購買最好的槍,他們買不起,而且產能也供不上,還有,做出決定的那些人通常是不上戰場的。」

「哦,這麼說的話,你的槍應該是那種最頂尖的了?」

鮑勃很是驕傲的回答道:「當然,軍方M14系列的狙擊步槍,最好的精度也就是在1MOA,而我的槍,如果用手工裝填的重頭彈,能達到0.2MOA的精度,用精選槍彈,能達到0.42MOA,就算用普通nato彈,也能達到1MOA,這些數據是經過六百發以上的子彈測量出來的,絕對精確,可以這麼說,我的槍做到了半自動步槍的巔峰,甚至可以和任何旋轉后拉式的步槍相媲美,你告訴我,有那一款軍用半自動狙擊步槍可以達到這個精度?還有,我的槍用手裝彈的話,能在一千碼的距離上打中一個籃球。」

高揚真的被嚇了一跳,鮑勃所說的精度如果是真的話,還真沒有任何一款同口徑的軍用狙擊步槍能比得上,至少在半自動步槍里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

「哇哦,還真的是很驚人,怎麼做到的?一定很貴吧?」

鮑勃得意洋洋的道:「當然很貴,我的槍是阿里蘭·莫森工作室做的,美國最好的工作室,槍管用的是最頂級的不鏽鋼所做的重型槍管,一套新的模具只做五根槍管,然後挑出來一根公差最小,精度最高的來用,我的槍管不但精度高,而且槍管壽命達到了一萬發。還有,所有的零件都經過手工打磨,最後還要精心選裝測配,把一切公差做到最小,這樣做出來的槍很貴,非常貴,足足化了我七萬四千美金,還是不包括任何配件和瞄準鏡的價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