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八章奇怪原始人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后,太過激動的高揚正想換成英語來說,卻見他面前的那個白人,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也在自己的嘴上輕輕打了一巴掌,然後一臉微笑的說:「照著他的樣子做,這應該是他們示好的舉動。」 啪啪啪啪的幾聲...

其實高揚心裡一直在擔心,在非洲大陸上,在這個偏僻的角落,最有可能出現的當然是黑人,而且還是很危險的那類人。

回想起他三年前剛到時遇到那場槍戰,高揚覺得他遇到一幫不知來歷的武裝分子,或者偷獵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但是高揚不看個明白的話,是不會甘心的,所以他決定如果遇到的人是看起來沒有什麼威脅的平民,就現身求助,如果是看起來很危險的傢伙,那就還是靜悄悄的離開。

高揚一直都在期待能遇到文明世界的人,但現在文明的痕已經出現,高揚卻開始忐忑了,在聽酋長說過那些來歷不明的人是如何殘忍濫殺的行徑后,高揚只祈禱自己能遇到一些真正文明的人,而不是拿著所謂文明的產物,但行為卻禽獸不如的人渣。

跑出了大約三四個小時,高揚已經漸漸支撐不住了,以他現在的速度,只能說是慢走了,一直跑在他前面的庫斯托這時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向著高揚跑了回來。

「白孩子,那裡很多人,還有一些奇怪的東西。」

庫斯托很激動,因為他已經發現了車隊,而高揚聽到庫斯托的話之後,比庫斯托更激動。

高揚向前跑了幾步,很快,他看到了在大約四五百米距離上,停放著四輛車,其中有三輛車是越野車,還有一輛中型卡車,而在車後面,好像還有幾頂大帳篷,但是高揚並沒有看到有人。

打量了幾眼后,高揚決定走進去看看,他一把拉住庫斯托蹲了下來,一臉嚴肅的道:「聽著,庫斯托,如果你聽到槍聲,就是很響的響聲,或者聽到我讓你跑,你就快些跑回去,和巴力他們把庫姆托姆帶回家,如果你聽到我喊你的名字,你就過去找我,聽懂了嗎?」

「我知道了,如果聽到槍聲,如果聽見你讓我跑,我會救你的,如果你死了,我會跑的。」

庫斯托雖然是原始部落的人,但不代表他傻。

高揚拍了拍庫斯托的肩膀,拿起了手中的弓箭,貓著腰慢慢的向車隊接近。

距離越來越近了,在距離大約還有兩百米的時候,高揚從幾輛車的空隙里,看到了有人人影的出沒,但他並沒有看清楚那些人的裝束。

高揚繞了個方向,在兜了一圈,車輛不再阻擋視線后,高揚看見了一個有五頂大帳篷的營地,而營地的中央,搭起了一個遮陽,在遮陽的下面擺放著兩張大桌子,這時有大約十五六個黑人在遮陽下圍成了一圈。

那些人的裝束讓高揚稍微輕鬆了一些,雖然有兩個人穿著迷彩服,但大多數人穿的都是普通衣服,而且高揚只看到兩個人身上有槍,雖然看不太清楚,但高揚認為其中一把是非洲最常見的ak47系列,而另一把極有可能是雙管獵槍。

運氣太好了,高揚覺得這些人不像是一支軍隊,也不太像是偷獵者,他覺得可以接近,就在這時,圍戰在一起的人群突然散了開來,而人群散開后,高揚看到的情形讓他欣喜萬分。

四個白人,坐在遮陽的下面,而其中一個人正在擺弄著一抬碩大的攝像機,看到這樣的場景,高揚徹底放下了心。

「你們好,幫幫我,我需要幫助1

高揚大喊大叫著,從藏身的草叢裡跑了出來,他一邊跑一邊跑向那幾個白人,不怪高揚會激動,不僅是因為酋長和大巴力有救了,而且他終於有機會回家了。

看到高揚叫喊著跑了出來,遮陽下的幾個白人,還有剛剛散開的黑人們都嚇了一跳,有幾個拿槍的黑人立刻吧槍口對準了高揚,這時高揚才發現,拿著槍的人不是只有兩個,而是有五個。

高揚距離那幾個白人已經很近了,但看到被槍口對準后,他停下了腳步,舉起了雙手,就在這時,高揚聽到了一個人的驚呼。

「不要開槍,放下槍,不裁矗該死的,放下你們的槍,你們會嚇到他的,所有人都退後,不要嚇到他,丹尼爾,你拍下來了嗎,1

看道槍口已經落下,一群黑人緩緩後退,只有幾個人一臉微笑的盯著他,高揚跑到了那個說話的白人面前,剛說了一句「你好」,卻聽一個女人驚叫道:「上帝啊,我看到了什麼,他穿著靴子。」

「不要說話,不要大驚小怪,不要嚇到他,不要引起他的敵意,天啊,你們都是傻了嗎?」

這時高揚才意識道自己犯了個錯誤,他已經說了三年阿庫里部落的語言了,所以他跑出了的時候,喊得是這世上只有阿庫里部落才能完全聽懂的語言。

「先生你好,請幫幫我…」

話沒說完,高揚又停了下來,因為他這次說的是漢語。

在自己的嘴巴上輕輕的打了一巴掌之後,太過激動的高揚正想換成英語來說,卻見他面前的那個白人,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也在自己的嘴上輕輕打了一巴掌,然後一臉微笑的說:「照著他的樣子做,這應該是他們示好的舉動。」

啪啪啪啪的幾聲脆響,站在高揚面前的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嘴巴來拍了一巴掌,有兩個拍的還挺大聲。

高揚苦笑不得,他終於用英語說出了一直想說的話,「你好,先生,非常高興見到你們,我現在非常需要幫助,我們有人快要死了,請務必幫助我們。」

雖然幾年沒有說過了,但高揚的一番英語說得字正腔圓,這時,站在他對面一臉微笑的老頭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嘴唇顫抖著冒出了一番話:「上帝啊,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三年前,高揚來到非洲的時候正是雨季,所以他身上穿的是速干襯衣,和一條速干褲子,這些衣服濕了會幹的很快,也很涼快,但也很薄很不耐磨,高揚穿著在草原上摸爬滾打的,早就成了碎布條了,倒是高揚穿著的一雙丹納軍靴,在歷經了三年的磨難后,還一直完好無損。

所以高揚現在是腳上蹬著一雙六寸幫的軍靴,腰間圍著一圈茅草,渾身上下畫滿了用白色黏土和一種紅色的黏土做顏料的幾何圖案,除此之外,高揚經歷了三年的暴晒后,渾身上下黝黑髮亮,就連頭髮,高揚也是剛用刀割過的,只剩下了短短參差不齊的頭髮茬子,除了他的膚色是偏棕色一些,而阿庫里部落的其他人是正宗的黑色之外,高揚現在的形象,和阿庫里部落的其他人相比,幾乎看不出任何區別,當然,最大的區別是高揚的腳上還有一雙靴子。

所以,當看到一個原始部落的人,以一口流利的英語來求助的時候,無論引起怎麼樣的轟動,也就不足為奇了。

高揚面前的老頭似乎嚇尿了,除了一句驚呼外,半天沒有反應,只是瞪大了眼上下打量著高揚,而這時一個年輕的女人,從老頭身後走上前來,站在了高揚面前。

「教授,很明顯他在求救,有些事我們可以慢慢說,現在還是搞清楚他需要什麼幫助才好。」

被稱作教授的老頭如夢初醒,對著高揚歉意的一笑后,老頭一臉急切的道:「對不起,我有些激動了,啊,讓我們先說重要的事,請告訴我具體發生了什麼?」

「我們部落里的人受傷了,一個人的脖子被花豹咬到了,有兩個大約半英寸深的傷口,沒有傷到大動脈,但我估計有小血管破裂了,情況不妙,他除了需要做外科手術之外,應該還需要輸血,另外一個被花豹抓傷了,所以我們還需要抗生素,先生,他受傷已經有三到四個小時,時間已經不多了,請務必幫幫我們,先生。」

「傷者在哪裡?」

高揚指了指他來的方向,「」在哪兒,大約有二十多公里吧,我不太確定,我跑了三四個小時到這裡來的。

老頭馬上轉身對著大喊道:「你們都聽到了,伊文,帶上你的急救箱,我們有可以輸血的東西嗎?如果有也帶上,丹尼爾,帶上小型攝影機,我們開車過去,要快。」

這時站在高揚身前的女人急切道:「教授,我也去,而且我們至少要帶上兩個武裝護衛,這裡不太安全。」

說完之後,那個女人對高揚笑了笑,一臉歉意的道:「很抱歉我們得帶上槍,請明白這不是針對你和你的部落,這裡是非洲,有很多危險的野獸,我們需要槍的保護。」

高揚點了點頭,對著面前的兩個人很誠懇的道:「沒有關係,我非常理解,謝謝你們肯提供的幫助,謝謝。」

「先出發,有什麼話我們回頭再說,先生們,請抓緊時間,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

老頭說完之後,也急匆匆的開始收拾東西,一群人手忙腳亂的吧需要的東西放在了兩輛越野車上,沒過幾分鐘,等一切準備妥當之後,那個老頭對著高揚招手道:「上車,你來帶路,我們出發了。」

一共七個人,四個白人,三個黑人,開著兩輛越野車在高揚的指領下,向著他來時的路而去,等車開出營地,高揚讓車停下,喊出了庫斯托,讓庫斯托也坐上車之後,兩輛車再次啟程疾馳而去。

lt/agtltagtlt/ag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