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七章文明的痕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叫喊聲和腳步聲,讓高揚從短暫的失神中清醒了過來,身上如同有電流經過,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之後,高揚猛然回頭,對著緊跟他而來的小巴力和庫斯托聲嘶力竭的喊道:「回去,快回去。」 吼完之後,高揚來不...

獵物被搶去這種事情很常見,他們辛辛苦苦追蹤到了獵物時,卻發現失去行動能力的獵物,已經被獅子或鬣狗分食,每當這時候,他們也只能空手而歸了。

眼看著酋長已經到了羚羊的跟前了,但這時旁邊的草叢裡,突然躍出了一道身影,將大羚羊撲倒在地。

高揚落在最後面,他看的很清楚,撲倒羚羊的是一頭花豹,但這時酋長和花豹幾乎是面對面,不管酋長是否有心,都形成了和花豹搶食的局面。

高揚很快就明白通常會避開人類的花豹,為什麼敢於和他們五個人對峙了,因為這頭豹子已經很老,捕獵的能力下降了很多,現在已經餓得非常的瘦,失去了行動能力的大羚羊,對著頭年老的花豹有著致命的吸引力,餓極了的老花豹是不肯放棄這到嘴的食物的。

距離太近了,情況非常危險,花豹張開了嘴,發出了低沉的咆哮聲,酋長站在距離花豹只有不到兩米的地方,張開雙臂,慢慢的向後退,而其餘包括高揚在內的人,也在慢慢的後退。

跟一頭飢餓的花豹搶食很危險,即使這頭花豹又老又弱,尤其是在這種幾乎面對面的距離時,四肢動物的爆發力,根本不是人能想象的,就算有五個人,也不能這時惹怒花豹,他們只能退到安全距離后,再一起上才有可能安全的把花豹嚇跑。

就在酋長慢慢後退時,花豹突然放開了爪下的羚羊,如同一道閃電,向著酋長撲了過去。

酋長只是來的及收回張開的雙臂,護住了他的脖子,就被花豹撲倒在地。

體型碩大的花豹歪著腦袋,張嘴就沖著酋長的咽喉來了一口,一口叼住了酋長不肯鬆口,也幸虧酋長及時護住了脖子,才沒有被花豹一口咬斷喉嚨。

看到酋長被撲倒在地,高揚大吼了一聲,緊握手中的獵刀就向前撲了過去,而在他前面的三人,也紛紛刺出了手中的長矛,花豹被刺中之後,鬆開了嘴裡的酋長,又是向前一撲,在一個人的大腿上留下了深深的五道抓痕后,終於轉身向後逃了。

高揚驚怒不已,心頭滿是涼意,花豹以非洲最頂級的獵食者之一了,被花豹咬中了脖子的獵物,幾乎沒有活命的可能。

酋長一手捂住脖子,鮮血不住的從指縫裡漏出來,幾個人都已經嚇得呆了,只是站在那裡叫喊,只有高揚還算冷靜,他跑到酋長的身前,伸手掰開酋長捂著脖子的手,看了一眼酋長的傷勢。

酋長及時護住了咽喉,花豹沒有咬穿他的喉嚨,但花豹長長的犬齒,在酋長的脖子右後側留下了兩個深深的血洞,正在向外冒著血,除此之外,花豹還在酋長的右臂上留下了一排深深的牙櫻

高揚倒吸了一口冷氣,伸手捂住酋長的脖子上的傷口,一時間腦子裡亂成了一團,他使勁的在想怎麼能救回酋長的一條命,但越想,心裡卻是越慌,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酋長都是死定了。

不幸中的萬幸,花豹沒有咬穿酋長的喉嚨,也沒有咬破酋長的大動脈,只要能得到最起碼的外科手術,酋長也能止住血,但現在,酋長只能慢慢的因為失血過多死去,就算運氣好,血會自己止住,但接下來的傷口感染,還是會讓酋長經歷漫長的痛苦后死去。

作為食肉動物,花豹的口腔里和爪子上,攜帶著太多的細菌和病毒,不管是被牙齒咬中,還是被獵豹的利爪抓破,不關傷口大小,只要沒有抗生素,都是絕對致命的。

三年的朝夕相處,高揚對酋長的感情非常深,剛才還好好的,轉瞬之間,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酋長死去,高揚雖然極力咬緊了牙關,但眼淚還是不由自主的掉了下來。

酋長也知道他的生命不會太長了,他推開高揚的手,自己慢慢站了起來,對著高揚搖了搖頭,用嘶啞的聲音道:「你們都不要哭了,我已經很老了,我們誰都會有這一天的,大巴力,如果你沒有死的話,你就是酋長了,如果你也死了,那就讓小巴力當酋長,好了,都不要哭了,我們把大羚羊處理好了,在這裡吃點東西,然後把肉帶回家。」

「爸爸,你不會死的,你一定不會死的,哇。」

說話的是年紀最小的庫斯托,他只有大概十四五歲的年紀,對於生離死別,還不如他的哥哥們看的開,在說完之後,終於開始放聲大哭起來,

而聽到酋長的話之後,高揚才想起來,大巴力,也就是酋長的大兒子,也被花豹抓傷了,這也意味著大巴力很有可能會傷口感染然後死去。

高揚失魂落魄的道:「不對的,不應該是這樣的,一定有辦法,一定有辦法救你們的,讓我想想,你們別說話,讓我好好想想。」

酋長失血有些多,一臉的悲哀,搖搖晃晃的又坐了下去。

「白孩子,沒有辦法了,花豹帶來的死亡,誰也逃不了的。」

高揚無法可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酋長死去,這讓他極為煩躁,喘著粗氣在原地轉了幾圈之後,高揚終於再也忍受不住,大吼了一聲,向著花豹消失的方向狂奔而去。

高揚知道追上了花豹也無濟於事,可他還是想找到那頭該死的花豹,殺了它,給酋長報仇,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稍微好過一點。

高揚低頭跟著花豹留下的痕低頭疾奔,花豹被刺中了幾下,傷口低落的血滴給他提供了非常清晰的路標。

跑出了沒有多久,也就是三五分鐘之後,一直低頭狂奔的高揚突然停下了腳步,他怔怔的看著草地上本不該出現,卻突然冒出來的痕,大腦一片空白。

草地上出現的痕,是車轍印,或者說是輪胎印,而且很明顯不是一輛車留下的,是至少四五輛車的車隊,這久違了的痕,讓高揚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白孩子,停下,我們現在不能去,我們得照顧爸爸和大巴力。」

身後的叫喊聲和腳步聲,讓高揚從短暫的失神中清醒了過來,身上如同有電流經過,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之後,高揚猛然回頭,對著緊跟他而來的小巴力和庫斯托聲嘶力竭的喊道:「回去,快回去。」

吼完之後,高揚來不及對搞不清狀況的小巴力和庫斯托解釋什麼,轉身以更快的速度跑回了酋長身邊。

「酋長,不要離開這裡,你們在這裡等我,你和大巴力有救了,我發現了…」

當高揚興奮的想告訴酋長他有救了之後,卻不知怎麼說他發現什麼了,因為阿庫里部落的語言里沒有輪胎印這種詞。

「我發現了一個痕,能找到白人,像我一樣的白人,他們那裡有,唔,有奇怪的草藥,他們能救你和大巴力,你們不要離開這裡,等著我,我去找到那些白人。」

這時小巴力和庫斯托也才明白髮生了什麼,得知酋長和大巴力有救了,所有人當然只有興奮。

「庫斯托,你留下幫助爸爸和大巴力,我和白孩子去找那些白人。」

「不,你跑的沒有我快,我的名字叫獵豹,我跟白孩子去,你留下來保護手上的爸爸和大巴力,你比我壯。」

「你們兩個都閉嘴,我自己去,聽著,如果你們聽到了槍聲,就趕快跑,知道什麼是槍聲嗎?酋長,你聽到過槍聲的,對不對?如果聽到了你們就離開這裡,不要等我回來,如果沒有聽到槍聲,就在這裡等我,但你們要小心些,都明白了嗎?」

酋長搖了搖頭,伸手抓住了激動的高揚,「不要去,你不知道那是些什麼人,他們是很邪惡的,你會沒命的。」

高揚撥開了酋長的手,微笑著道:「如果我明天這個時候沒有回來,你們就自己回去,放心吧酋長,你知道我和他們是一樣的人,我不會有事的。」

酋長有些意動,稍微猶豫了片刻之後,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我都忘了你也是奇怪的白人,好吧,你去吧,讓庫斯托和你一起去,你們一定要小心些。」

這時庫斯托興沖沖的喊道:「白孩子,我跟你去,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我可以幫你的。」

高揚想了想,覺得還是帶庫斯托一起去,這樣萬一有什麼事的話,還能有個人報信,於是高揚再不猶豫,帶著庫斯托沿著輪胎印快跑了過去。

從草地上的車轍印分辨出車的行駛方向很簡單,而且高揚還可以看出來,車轍印留下的時間沒有多久,如果運氣夠好的話,沒準兒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車隊。

雖然憂心如焚,但高揚沿著車轍只是小跑,而不敢太過發力,他必須控制好節奏,以免堅持不下去,要知道他今天已經跑了幾十公里,而且沒有吃任何東西。

庫斯托的速度比高揚快了很多,以至於高揚不得不經常把庫斯托喊回來,免得兩個人的距離拉開的太遠,在阿庫里部落的語言里,巴力是獅子的意思,而庫斯托的意思是獵豹,人如其名,庫斯托雖然年紀最小,但他跑的確實是最快的。

lt/agtltagtlt/ag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