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五章禍不單行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可到了高揚跟前卻鬱悶的發現,這棵死樹雖然也就是七八米高,但樹冠卻高高在上,距離地面最近的樹枝也在六米靠上了,就如同撐開的一把傘一樣,而樹榦足足有高揚的腰身那麼粗。 高揚要想弄到樹枝,除非把整棵...

高揚不願意將來老的走不動的時候,後悔自己年輕的時候沒有多經歷一些,但現在,高揚更希望自己此刻還在家裡,還能安安穩穩的陪父母度過餘生。/../

現在高揚才真切的明白了一個道理,槍不是玩具,是武器,槍造出來的目的不是為了玩,而是為了殺戮。

高揚非洲來玩槍的願望實現了,但是,他付出的代價未免慘痛了些,原本只是想打打靶子就好,結果卻殺了四個活生生的人,而且,他自己也可能葬身於這非洲的草原上,而一切的根源,只不過是為了玩次真槍。

第一次,高揚覺得禁槍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如果現在讓他選的話,他絕對會選生活在沒有槍可玩,卻不用擔心時刻會被人槍殺的華夏了,人只有在失去一些東西后,才會知道失去的東西有多麼珍貴。

但原來連個雞都不敢殺,這次卻是連殺了幾個大活人,尤其是有一個還是和高揚在面對面的時候,被他用刀殺死的,雖然當時並不覺得怎麼樣,可這時平靜下來后,高揚卻覺得很噁心,也很后怕,不過,高揚很慶幸死的是別人而不是他。

殺人只是為了自保,對於殺了四個人的後果,高揚並不後悔,西方的一句俗語說的很好,寧可面對法**八個坐著的陪審員,也不能躺在棺材里被八個人抬走。

但對於來到非洲,高揚卻後悔的要命,高揚現在只希望自己還能回到家,回到父母的身邊。

想到了父母之後,高揚有了活下去的動力,不再自怨自艾,而是開始想如何才能活著回家。

冷靜下來之後,高揚覺得他有必要搞清楚自己是在哪裡,因為高揚覺得衣索比亞這個國家的環境還算安定,不應該出現這種雙方人舉槍對射的火爆場面才對。

高揚努力回想了一下,沒記得出國前新聞說衣索比亞有什麼動蕩,很自然的,高揚覺得他應該是遇到了部落之間的仇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情況還好一些,只要能遇到遊客,或者普通的老百姓,也就意味著他得救了。

高揚沒有時間多想,天色漸漸亮了起來,高揚不敢再停留在原地了,他怕槍聲會把身後的追兵給引來。

已經餓到發昏的高揚,當然不肯把浪費了他最現成的食物,雖然鬣狗是食腐動物,身上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但高揚覺得要是能把鬣狗的肉徹底弄熟了,應該也是可以吃的。

高揚不能把整個鬣狗帶上,也不敢留在原地生火,無可奈何之下,高揚把鬣狗的四條腿給用刀卸了下來,這活兒對他來說可不輕鬆,光是弄的雙手血淋淋的,就讓高揚接受不了。

人要是被逼的急了,什麼事兒都能幹得出來,把四條血淋淋的,還散發著臭味的鬣狗腿用繩子捆好被在身上,又砍了一根樹枝當拐杖,高揚一瘸一拐的又踏上了征程。

走的時候,高揚還是帶上了那把ak47,在走出了很遠一段距離之後,高揚把槍丟進了一個草篷子里。

沒有了子彈的槍除了給他增加負擔和危險之外,沒有任何的用處,而高揚之所以把槍帶出一段距離之後再扔,則是不想讓身後的追兵知道他已經沒有了武器。

等太陽躍出地平線,天光大亮的時候,高揚覺得自己大概走了也就是兩三公里,這個距離不算安全,高揚很想多走出一些路的,可是又渴又餓的高揚,腿上還有傷,能走這麼遠已經算是意志堅定了。

高揚決定不走了,在吃到東西喝上水之前,一步都不走了,否則他怕自己會一頭栽倒在地,然後永遠的失去了再站起來的機會。

遠遠的看到了一顆死去的枯樹之後,高揚如獲至寶,現在是七月份,正是非洲的雨季,想在草原上找到能生火的木柴也是不容易,而有一棵枯樹,無疑會讓高揚省很多事。

慢慢的踱步到了枯樹的下面,興奮的高揚卻有些傻眼了,遠看樹並不是很大,可到了高揚跟前卻鬱悶的發現,這棵死樹雖然也就是七八米高,但樹冠卻高高在上,距離地面最近的樹枝也在六米靠上了,就如同撐開的一把傘一樣,而樹榦足足有高揚的腰身那麼粗。

高揚要想弄到樹枝,除非把整棵大樹砍倒了才行,但高揚無法傻到用一把獵刀來砍樹的。

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枯樹的下面,卻看著一大堆的柴火不能燒,高揚一時間很有些挫敗感,不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地面上還有些枯樹上掉落下來的樹枝,雖然數量少了些,但收集一下的話,也能讓高揚烤些肉來填填肚子了。

高揚很無奈的用拐杖撥開雜草,來尋找並收集樹枝的時候,沒走上幾步,卻是眼前一亮,草叢裡一根足有他胳膊粗細的樹枝出現在了他眼前。

高揚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因為看到一根破樹枝而興奮不已,他興沖沖的伸手去撿起了那根樹枝,可就在高揚剛把樹枝抬離地面,卻覺得去撿樹枝的左手上刺痛了一下。

當手上感覺到刺痛之後,高揚立刻丟開了樹枝,向後跳了一大步,然後他看見一條褐色大蛇盤卷在地上,相對於蛇身的長度,這條蛇顯得很是粗壯,大蛇的上半截蛇身以s形立起對著高揚,發出了的聲響。

高揚看了看被咬的左手,傷口在掌緣上,看著兩個大大的牙印,一時間,高揚腦子裡一片空白,他在自怨自艾,不要隨意翻動草原上的石塊和朽木,因為下面可能藏著毒蛇,這麼關鍵而致命的錯誤,他怎麼能隨意犯下呢。

但很快,高揚清醒了過來,在憤怒的驅使下,高揚揚起右手的拐杖,狠狠的一下砸到了蛇頭下面一些的部位,將蛇砸到在地上后,高揚用棍子把舌頭壓住摁在地上,然後用腳踩住之後,拔出刀來,一刀把蛇頭給剁了下來。

高揚覺得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他殺蛇只是為了泄憤,但把毒蛇的頭砍下來之後,高揚突然覺得不該就這麼放棄的。

努力回想著被毒蛇咬傷了該怎麼做的同時,高揚手忙腳亂的從腰包里掏出了傘繩,然後使勁把傘繩纏在了左手的手腕處,用牙咬著一端,另一隻手給傘繩打了個結。

就在這短短的片刻時間,高揚只覺得手掌傷口處已經疼得要命,血水也已經開始滲出來,高揚不敢耽擱,拿著剛剛切下來蛇頭還沾滿了蛇血的獵刀,在身上使勁蹭了蹭之後,一咬牙,用刀尖在掌緣的的牙印出處,狠狠的劃了下去。

高揚給自己來的這一刀太狠了些,刀尖劃到了骨頭,疼的高揚一邊放聲狂嚎,又橫向在牙印處豎著劃了兩刀。

當左手手掌上的鮮血開始噴洒出來的時候,高揚疼的渾身只打哆嗦,但是眼看著傷口處慢慢的腫脹了起來,血也不再流出,高揚知道自己得用嘴往外吸血了。

如果牙齦出血的話,用嘴吸毒血只會死的更快,而很不巧的是,高揚一貫有牙齦出血的毛病,這時極端的痛苦,沒有讓高揚喪失神智,在生死存亡之際,反而讓他的腦子比平時轉的更快。

高揚腰包里的套套這時派上了用場,他之所以會在psk里準備套套,其實原本只是打算用來裝水的,但這時,套套有了更大的用常

高揚撕開了一個套套,然後將其套在了手上,隨之高揚把手放在了嘴邊,準備隔著套套來吸血,這樣毒血就不會進到嘴裡了。

說來可憐,高揚這還是生平第一次用套套,當把帶著套套的手放在嘴裡時,高揚的腦子裡轉過了一個很無厘頭的想法。

「他媽的,人家用套套是為了爽,老子第一次用套套,竟然是為了能活命,人家用套套,都是用到女人的身上,老子可好,竟然是他媽的自己嘗到了套套的味道,我干,死了算了。」

雖然很是悲憤,但高揚還是用力的嘬著毒血,他的努力取得了一些效果,但很快,傷口處再也沒有血流出了。

看著左手已經腫成了一個饅頭,高揚猛然想起一件事來,如果一直用傘繩捆著左手,時間一長供血不足外加蛇毒的作用,他的左手很會壞死的,到時候不能截肢,還是死路一條。

無奈之下,高揚鬆開了捆在手腕上的傘繩,待手掌恢復供血之後,他再使勁的吸出毒血,等過上一段時間之後,再用傘繩捆住手腕,然後就這麼一直反覆。

劇痛,失血過多,加上蛇毒的作用,還有疲餓交加,高揚只覺的頭越來越暈,開始眼冒金星了。

怕自己暈過去之後,不能及時的鬆開捆住的傘繩,高揚把傘繩解開,然後又撕開了一個套套,將之捆在了手腕上,套套有彈性,在盡量阻止蛇毒向心臟和全身擴散的同時,也讓左手還能保持血液供應。

高揚不知道咬他的蛇是什麼品種,他只知道不是眼鏡蛇而已,而且高揚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對還是錯,但他也只能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做法都給使出來了。

回想著自己的措施是不是還有什麼遺漏,高揚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的獵刀前不久還用來分解鬣狗來著,而鬣狗是食腐動物,身上的細菌病毒不要太多就好。

沒有被毒蛇給毒死,卻被受了鬣狗身上細菌污染的獵刀給坑死了,想到這種後果,高揚身上一陣惡寒,還好,高揚的醫療包里什麼都可以沒有,但抗生素是絕不會缺的。

高揚的醫療包非常小,但內容卻是不少,抗生素,抗瘧疾的葯,還有治療腹瀉的葯,還有就是驅蚊劑,只不過限於空間,所有的葯都非常少罷了,這一次,他的抗生素也派上用場了。

高揚把裝在防水小瓶里所有的抗生素都拿了出來,全都打開包裝,各種類型的一共是十六片,高揚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仰頭把所有的葯全塞進了嘴裡,然後使勁兒往下咽,雖然知道這樣做不好,非常非常的不好,但高揚更擔心自己連吃藥的機會都沒了。

就在高揚抻著脖子,翻著白眼,使勁兒往肚子里吞藥片的時候,他已經模糊的視線,好像看到了有幾個人正在向他跑來。

高揚首先想到的,就是追兵終於找到了他了,這讓高揚大吃了一驚,他不由從地上站了起來,在一陣天旋地轉后,高揚看仔細了,確實是有四個人在向著他跑來。

高揚再也堅持不住,仰天向後倒了下去,在最終失去意識之前,高揚心裡想的是:「反正老子也要死了,愛咋咋地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