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四章一切都是因為槍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且對於感興趣的東西也肯吃苦,進了體校兩年之後,很快就順利成為了冀省射擊隊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隊員。 只是進了射擊隊之後,高遠卻根本沒機會參加任何比賽,畢竟能進省隊的都是有兩把刷子的,不會輕易就讓...

在睡夢中,高揚好像聽到了一陣笑聲,很奇怪,很凄厲的笑聲,忽遠忽近,在他的四周徘徊。

高揚一直處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中,他能聽到近在咫尺的怪笑聲,但極度的疲勞卻讓他不想理會,但不知為什麼,怪笑聲停止了之後,高揚卻一陣心悸,從昏睡中猛然醒了過來。

很多人都有過這種經歷,在睡得正香時,突然一個激靈就醒了過來,雖然什麼都沒有發生,而高揚就是這樣,只不過當高揚一下驚醒之後,卻愕然發現他面前起碼有四五雙散發著綠光的眼睛在盯著他,而就在他的跟前,站著一隻鬣狗。

高揚驚醒了之後,還以為自己是在做惡夢,不過只是愣怔了一剎那之後,高揚就想了起來,他現在可不是在家裡的床上睡覺,他現在是孤身一人在非洲的草原上,站在他面前的,是起碼十幾隻貨真價實的鬣狗。

高揚聞到了一股強烈的臭味,一隻鬣狗與他幾乎是面對面,只要一張嘴就能咬到他的喉嚨。

幾乎被嚇得魂飛魄散,出於本能的反應,高揚把槍口一擺,對準了他面前鬣狗的腦袋就扣下了扳機,「砰」的一聲槍響后,站立在高揚面前的鬣狗立刻倒在了地上,而圍在高揚身邊的一群鬣狗,也被槍聲嚇得四散而逃。

高揚慌慌張張的站了起來,雖然的心砰砰直跳,他站在原地喘了半天的粗氣后,緊張到極點的神經才終於漸漸的平復了下來。

被打中的鬣狗傷口在雙眼之間,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高揚用槍擺弄了一下鬣狗的屍體,確認鬣狗再也不可能站起來了,才一屁股又坐了下來。

高揚知道就算附近還有什麼野獸,此刻也都被槍聲嚇跑了,但是想想剛才差點成了鬣狗的美食,高揚還是一陣陣的心悸。

雖然不知道鬣狗是否會獵殺活人,但高揚知道鬣狗絕對不會放過任何屍體的,這些鬣狗或許以為他已經死了,才把他當成了目標,而鬣狗的咬合力甚至比獅子還強,就算他還活著,只要被鬣狗咬上幾口,也會變成一具真的屍體。

癱坐在鬣狗的屍體旁邊,高揚將已經沒有子彈的ak47抱得緊緊的,回想著自己這兩天來的經歷,眼淚不可抑制的流了下來。

用手摸索著手裡的槍,高揚百感交集,造成他目前這一切狀況的根源,就是他手裡的槍。

高揚之所以來到非洲,只是想能玩到真槍而已。

高揚出生在冀省的省會,父母經營著一家小工廠,雖然不算什麼巨富,但條件相對來說還是很不錯的,父母和姐姐都很寵他,從小到大都是順風順水。

上初中的時候,高揚的父親帶他去一個靶場玩,當時對槍的管控還不是很嚴厲,靶場里都是真槍實彈,而在靶場里,高遠首次展現了他的射擊天賦。

用五六半自動步槍打一百米靶,除了第一槍之外,高遠槍槍就沒下過七環,子彈基本上都落在了八環九環,可別小看這個成績,就是摸了幾年槍的老兵,也不是誰都能打出這個成績來的,何況是一個第一次摸槍的孩子,

高遠的成績把旁邊的工作人員都看傻了眼,巧的是,高遠去的靶場是冀省的一個射擊訓練基地,平時也對外營業創收,裡面的工作人員也都是懂行的,玩嗨了的高遠沒過多大會兒,就把一個專業的射擊教練給引了過去。

看著高遠打了幾槍,那個射擊教練讓高遠試著打二百米靶,高遠管他是多少米呢,照樣瞄了就打,槍槍不離靶心,那個射擊教練一看,直說高遠是個練射擊的好苗子,立刻就跟高遠他老爸商量讓高遠跟著他練射擊。

和家裡嚷嚷了一個多月,再加上父母得知體校里也是有學習文化課的之後,最終高遠如願以償進了體校,練起了射擊。

高遠對於射擊確實很有天賦,而且對於感興趣的東西也肯吃苦,進了體校兩年之後,很快就順利成為了冀省射擊隊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隊員。

只是進了射擊隊之後,高遠卻根本沒機會參加任何比賽,畢竟能進省隊的都是有兩把刷子的,不會輕易就讓高遠一個小字輩冒頭,至於進國家隊,去世界舞台上展示一番就更沒他什麼事了,國內的射擊人才濟濟,怎麼也輪不到高遠一個小字輩。

要想參加比賽,起碼還得練上兩三年,高遠終究是年紀小,沒什麼長性兒,練射擊練得都煩了,也不見有什麼出頭之日,就打起了退堂鼓,而他父母早就希望讓他回來了,於是在高遠十六歲那年,高遠又回去繼續上他的學去了。

練了三年的射擊,高遠的文化課不可避免的落下了許多,再加上高遠也不是什麼刻苦學習的主兒,但這時候,高遠又展現了他的第二個天賦,那就是學習外語,對於大部分人都頭疼不已的英語,高遠學起來竟然還覺得挺輕鬆,最終經過了三年高中的磨難之後,去一個三流大學學外語去了。

大學畢業的時候,對很多人來說意味著失業,但高遠在上大一的時候,就開始找外貿公司的活兒兼職了,口語什麼的也都練得不錯,至少跟老外交流沒什麼問題,所以一畢業之後高遠就開始自己干,在他老爸的幫助下開了個外貿公司。

可惜的是,就在高遠的事業剛要進入正軌的時候,一場經濟危機來襲,讓整個外貿行業遭受了巨大的打擊,高遠的公司也不例外,就在二十三歲這一年,他人生的第一個公司宣告倒閉了。

高遠的外貿公司開了一年多,業績不算多好,但也掙了二十來萬,在同齡人里,算是小有成就了,只不過高揚幾乎把所有的錢,都用來買了模擬槍和一些名刀,然後就是背著個大包到處旅遊,卻是一點都沒積攢下來。

公司倒閉,對於高揚來說其實沒有多大的壓力,在公司關門大吉的第二天,高揚興沖沖的參加了一場真人cs。

雖然限於國情,真槍是不能玩的,但手裡有一堆的模擬槍的高揚,自然也不會去玩那種用激光,打在身上不疼不癢的真人cs。

高揚玩的是用模擬槍打bb彈的真人cs,當然了,真人cs只是對那些外行人的說法,高揚他們自己說起來的話,他們玩的是wargame,雖然還是一場遊戲,卻儘可能的讓一切貼近實戰。

高揚本打算用bb彈發泄一下自己的鬱悶之情,可是玩真人cs不犯法,但用模擬槍玩可就犯法了,當高揚和自己戰隊的一幫好友拿著模擬槍對射時,被從天而降的警察給一鍋端了。

罰款拘留是必然的,在局子里呆了幾天之後,高揚被他父親弄了出來,好歹沒有被判上幾年。

就在高揚從局子里回到了家的第二天,高揚上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廣告,廣告的內容是到衣索比亞的私人獵場打獵,費用八萬八千塊,如果另付費,甚至可以獵殺獅子。

高揚並不嗜血,對於打獵更多的只是好奇,但廣告上的一切無不能滿足他的最愛,在非洲的原野玩真刀真槍,這一切都讓高揚無比的嚮往,他覺得與其提心弔膽的玩模擬槍,還真不如去非洲過把癮。

一個人的興趣在短時間內,是不可能說改就改的,而高揚是那種想到就做的那種人,於是把他辛苦收集來的所有模擬槍和名刀都變賣了,加上積蓄,高揚湊到了十萬塊錢,剛好夠他去非洲一趟了。

雖然十萬塊錢只是最基本的數目,只能獵殺些常見的小型動物,但高揚對於用槍來獵殺沒有反抗能力的動物沒有什麼興趣,他只當是用這筆錢參加了一個旅行團,能讓他玩玩真槍,看看非洲的風光也就夠了。

高揚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積蓄到了非洲,到了衣索比亞,轉乘上了這架把他們送往獵場的飛機,或者說把他們送往地獄的飛機,再然後,高揚遇到了一場莫名其妙的槍戰,讓從小到大還從沒有殺過生的高揚,一下子殺死了四個大活人,外加一隻鬣狗。

高揚當年練射擊的時候,雖然手槍步槍都練過,但他練的主項是多向飛碟,所以,高揚的射擊習慣是連開兩槍,而且是射擊高速移動的目標。

雖然已經多年沒有摸過真槍,雖然用的是突擊步槍而非高揚熟悉的霰彈槍,但連開兩槍這個習慣動作,高揚還是自然而然的用了出來,還好雖然難度大了些,但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至於高揚為什麼從未摸過ak47,卻能拿起就用,完全沒有什麼陌生感,這就要歸功於高揚收藏的模擬槍了,還有就是一個真正的軍迷,就算只能從上,從書上得到這些關於軍用槍械的知識,也能把大部分的槍械構造圖牢牢的記在心裡,只要摸到了實物,就能拆開再裝回去,至於ak47這種構造簡單的貨色更是不在話下。

而高揚一個星期至少一次的真人cs,也讓高揚掌握了大部分的戰術動作,要知道bb彈打在身上,可是真的很疼的。

為了在玩真人cs時更有感覺,讓自己顯得更專業一點,一些戰術動作還有什麼手語的,高揚不知道在上跟著學了多少遍。

高揚所掌握的東西,比起真正的精銳士兵必然不夠瞧,但比起那些完全沒有受過軍事訓練,拿起一把破槍就去打仗的游兵散勇來說,高揚還真是能強出一截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