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的戰爭 歷史軍事

傭兵的戰爭 第一章有準備的倖存者

作者:如水意

本章內容簡介:活了下來,但危險還遠未離去,這裡是非洲,在非洲的荒野上如果被什麼野獸吃了,是絕不會上新聞的,因為這種事兒太常見了。 高揚觀察了一下環境,發現他處在典型的稀樹草原上,一望無際的草原上點綴著一棵棵...

身體不斷的被拋起然後被安全帶拉回到座椅上,從機窗向外看去,只能看到一刻不停的閃電,所能聽到的,只有豪雨拍打飛機機身的聲音和雷鳴,而且乘坐的飛機是至少有二十年歷史的破爛玩意兒,這些讓高揚第一次為自己來非洲的決定感到了後悔。

破爛的飛機,趕上了要命的天氣,高揚覺得自己二十三歲的人生可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出奇的是,高揚竟然沒有怎麼慌亂,而只是想搞清楚現在是在那裡,或者說是在哪個地方的上空,他現在覺得就算是死,也得知道是死在了什麼地方才對。

高揚扭過頭來,想問問坐在他身邊的導遊是否知道他們現在是在哪兒,可高揚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他身邊的導遊正在拚命的在胸前划著十字,聲嘶力竭的禱告著,所以高揚覺得還是不要打擾人家的好。

只能坐二十人的機艙里此時早已亂成了一片,所有人陷入了瘋狂,兩個開始時還在勸慰大家的狩獵公司工作人員,此時哭的比誰都大聲。

此時高揚是整個機艙里最冷靜的一個了,但高揚的冷靜沒有持續多久,恐懼,絕望,悔恨,種種情緒一起襲來,尤其是想到他的父母之後,高揚終於不由自主的也開始放聲痛哭。

高揚現在最怕的,不是即將到來的死亡,而是他死以後,父母要怎樣才能承受失去他的痛苦。

在死亡臨近的時候,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久的足以讓人回味自己的一生,此刻高揚親身驗證了這個說法,他二十三年來所經歷的一幕幕,此時如同放電影一樣在他腦中閃過。

當高揚在悔恨中回憶自己的一生時,飛機的高度也越來越低,終於在一次巨震之後,飛機一頭栽了下去。

當機艙內的燈光猛然全滅時,高揚努力把自己蜷縮成了一團,雙手抱在腦後。

在一聲可怕的巨響之後,高揚猛然撞在了前排的座椅上,撞擊讓他頭暈目眩,雙肩和小腹被安全帶拉扯的似乎斷開了一般,差點讓高揚背過氣去。

高揚是閉著眼的,但劇痛之後,緊接著將他淹沒的涼意,卻讓高揚馬上意識到他現在是在水裡。

出於本能,高揚立刻屏住呼吸,又稍過了片刻之後,高揚才意識到他還沒死,飛機,墜落到了水中,他現在該做的是馬上離開飛機,到水面上去。

高遠睜開了眼睛,雖然還是很黑,但藉助閃電的亮光,還是讓高揚得以隱約看到水面下的狀況。

飛機已經斷成了兩節,而裂口就在高揚的頭上。

高揚的第一反應是解開安全帶,可高揚卻怎麼也摸不到安全帶的卡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高揚快要憋不住氣的時候,他突然想了起來身邊的導遊的腰間,是掛有一把獵刀的。

高揚伸出左手,先摸到了導遊的胳膊,然後順著往下摸索了幾下后,終於摸到了刀柄。

把刀抽了出來,將束縛自己的安全帶割斷,高揚強忍著立刻上浮的衝動,伸手摸索著身邊導遊,想割斷他身上的安全帶,可是高揚第一下就摸到了導遊那隻剩半個的腦袋之後,高揚立刻放棄了救人的打算,伸手從座位下面扯出了救生衣,伸腳一蹬,浮到了水面之上。

浮到水面上,長長的喘了口氣之後,高揚立刻穿上了救生衣,一拉救生衣上的繩子,感受到救生衣在快速充氣之後,高揚才鬆了一口大氣。

誰也沒有想到,陸地上空飛行的飛機,最後會墜落在了水裡,以致於整個飛機上沒有一個人給自己套上救生衣。

高揚很慶幸,他在最後關頭也沒忘了把救生衣拽上,慶幸救生衣還是完好無損的,但接下來該怎麼做,高揚卻有些迷茫了。

水面上此刻還是狂風暴雨,雖然是白天卻暗如黑夜,再加上水面上暴雨激起的水花,根本看不到那裡才是岸邊,以至於高揚想選個地上上岸也不知該游往哪裡。

高揚有些慌神,隨便向著一個方向就開始奮力游去,但他很快就發現,他在每次踢腿的時候,右腿的膝蓋都會鑽心的疼,而且,就算有救生衣提供浮力,他也沒有力氣遊動了。

無奈之下,高揚不再試圖游到岸邊,打算先浮在水面上休息一下,直到這個時候,高揚才發現他正被湍急的水流推動著。

水在流動,就說明是在河裡而不是湖裡,這讓高揚輕鬆了不少,他覺得只要休息一下,然後順著水流向下漂的同時斜著游向岸邊,稍微用點力氣,應該就能上岸了。

新發現讓高揚微微鬆了口氣,然後他發現自己的手中,還緊緊握著一把刀,高揚深知一把刀在野外的重要性,自然不肯把刀給丟掉,可是一手握刀的話,又影響他游向岸邊,稍為猶豫了一下之後,高揚冒著被鋒利的刀刃劃破的風險,將刀插進了腰帶里,然後又把腰帶使勁緊了緊。

接下來,高揚所能做的就是休息一下然後試著靠岸了,可是高揚並沒有休息多長時間,就聽到了一陣不祥的隆隆聲。

高翔努力伸直了脖子看了一眼,然後他驚恐的發現前方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大片的水霧。

有水霧,說明前方不是瀑布就是險灘,而這些地方對於現在的高揚來說是致命的。

恨恨的罵了一聲后,高揚拼了命的划水,想趕在危險到來之前上岸,可是他現在的力量,實在是無法對抗越來越湍急的河水。

終於,高揚被衝下了一個瀑布下面,好在這個瀑布並不是很高,高揚只是被拍到水裡嗆了幾口水而已,可是當高揚暈頭暈腦的從水裡再次浮出之後,發現他能看到河的兩岸了。

可惜的是,現在能看到河岸,對高揚來說並不是個好消息,因為這意味著河道猛然收窄,水流更加的湍急了,而收窄的河道中到處都是礁石,湍急的河水拍打在礁石上,讓整個河道里充滿了致命的障礙。

高揚這時候完全不顧右膝的疼痛了,手腳並用,拚命的想避開礁石,在艱難的躲開了幾次之後,他的好運終於結束了,高揚重重的撞在了一塊大礁石上,然後眼前一黑,徹底的暈了過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終於睜開了眼睛之後,渾身的劇痛,極度的虛弱所帶來的無力感,讓高揚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當高揚的意識稍微清醒了一些之後,他發現自己離河岸只有不到四五米的距離,而且河岸很平緩,很容易就能上岸,但最關鍵的是高揚腳下,已經觸到了河底柔軟的泥漿。

求生的慾望,讓高揚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手腳並用,掙扎爬到了岸邊,等他的上半身趴到了岸上之後,又休息了至少半個小時,才最終完全上了岸。

當高揚完全上岸之後,已經累得如同一攤爛泥一樣,關鍵是他現在不光累,還很餓,非常非常的餓。

高揚知道,雖然從空難中僥倖活了下來,但危險還遠未離去,這裡是非洲,在非洲的荒野上如果被什麼野獸吃了,是絕不會上新聞的,因為這種事兒太常見了。

高揚觀察了一下環境,發現他處在典型的稀樹草原上,一望無際的草原上點綴著一棵棵高大的樹木,太陽離地平線已經很近,但高揚這時分不清楚方向,所以無法從太陽的位置分辨是早晨還是下午。

簡單的看了看之後,高揚試著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不是想象中那麼糟糕,右膝雖然還是很疼,但骨頭沒有事,應該只是挫傷而已,除此之外,雖然身上到處都在隱隱作痛,但並沒有什麼硬傷。

只要沒有嚴重受傷,就好辦多了,高揚長鬆了一口氣之後,開始檢查自己身上的東西,作為一個軍迷,作為一個資深驢友,無論何時psk都不離身的習慣,此刻幫了他的大忙。

所謂的psk是英文personalsurvivalkits的縮寫,翻譯過來,就是個人求生裝備,作為一個軍迷,作為貝爺荒野求生節目的忠實擁躉,高揚一年四季,腰上都掛著他的psk腰包,雖然平時沒有少被人嘲笑是神經病,但此時,他的堅持得到了回報。

高揚唯一遺憾的,就是為了便攜,他的psk腰包有點太小了,但高揚臨來非洲之前,所選的都是有針對性的東西,所以腰包裡面的東西,無一不是他現在最急需的。

兩大塊巧克力,打火棒,一個指南針,一個放大鏡,十米長的傘繩,五個魚鉤和十米長的魚線,一個求生口哨,四個套套,一個醫療包,這就是高揚psk里的所有東西。

本來高揚的psk包里還有更多東西的,但因為要乘坐飛機,高揚只能把刀和打火機之類不讓帶上飛機的東西都給取了出來,不過還好,高揚在導遊身上得到了一把刀,獲得了在戶外最重要的一樣工具。

作為高熱量高能量的戶外必備應急食品,兩大塊巧克力是高揚現在最需要的東西。

小口小口的把巧克力吞下的時候,高揚感動的只想哭。

高揚沒捨得也不敢把巧克力都吃完,他只吃了一塊巧克力,如果不是因為實在太餓了,高揚只會吃上幾小塊巧克力的,在沒有獲得其他的食物之前,這兩大塊巧克力可是救命的東西。

吃完了東西,在等待著體力恢復的時候,為了分散一下注意力,平復一下過於緊張和激動的心情,高揚拿出了他從導遊身上得到的刀端詳起來。

刀的做工非常精緻,一看就知道是手工貨,刀的長度大約三十二厘米,厚度大約是五毫米,水滴頭的刀尖,刀身是大平磨的,純銅的護手,刀柄應該是沙漠鐵木瘤做的,顏色和木紋都非常好看,而整把刀的精華就是刀身上的一道曲線堪稱完美的燒刃線,給整把刀增色不少,也是因為這道燒刃線,高揚得以知道這把刀是手工打造的碳鋼刀,因為絕大部分不鏽鋼無法覆土燒出美妙的燒刃線,而流水線上的量產貨,更不可能去做燒刃了。

高揚試了試,刀的刃口很鋒利,可以輕鬆的剃毛,看的出來這把刀的主人對刀很愛惜,這讓高揚唏噓不已,這把刀的前主人是個南非白人,是高揚這次參加的狩獵團的導遊或者說導獵,在飛機上,高揚還和他因為這把刀聊了幾句,沒想到最終這把刀最終卻是落在了他的手裡。

念及整個飛機上只有自己活了下來,高揚有些難過,不過他也為自己的好運而慶幸,當所有人都因為機尾不舒服而搶座位時,高揚卻選擇了機尾這個相對最安全的位置,除了好運,這就是他能在空難中活下來的唯一原因。

高揚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那些沒用的東西,掏出指南針看了看方向,這時他才愕然發現,太陽所在的方向是西方,換言之,現在已經是下午,而他上飛機的時候差不多也就是這個時候,所以他已經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了。

高揚不知道一天一夜的時間,能在河裡隨波漂流多遠,但他知道距離飛機失事的地點越遠,他得到救援的機會也就越小,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天已經快要黑了。

感謝動物世界,感謝人與自然,因為這些節目,讓高揚知道非洲草原上的夜晚有多恐怖,高揚再也不敢耽誤,他掙扎著爬起來,想要給自己尋找一個庇護所,至少,也得在天黑前生起一堆火來。

河邊有很多水流衝到岸上的枯樹枝,收集起來很容易,高揚先找了一根足夠長而結實的木棍充當拐杖,然後就開始儘可能多的搜集乾柴,已準備他在非洲的原野上度過的第一個夜晚。

在幹活的時候,高揚沒有忘記注意四周的動靜,他需要警惕的東西太多了,現在是雨季,草原上的草長得高大而茂盛,如果不想被什麼猛獸突然出現撲倒在地,就得時刻提高警覺。

高揚決定在距離河岸稍遠些的地方露營,以避開可能到河邊喝水的猛獸,同時也防備河水暴漲,在雨季,就算當地沒有下雨,可只要河流上游下了一場暴雨,那麼下游水位暴漲幾米都是很正常的。

高揚的打算是先在附近找個地方休息一晚,等第二天天亮之後,再開始在附近尋找食物,雖然行動不便,但他有魚線和魚鉤,釣到魚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只要有食物,高揚就可以在這裡堅持上幾天,等待把膝傷養好的同時,還可以發出求救信號,沒準兒就能得到救助,就算這幾天一直沒有人經過,他也可以等行動方便一些之後,做一個木筏沿河順流而下,高揚堅信,河邊絕對會有人居住的,只是距離他遠近的問題。

手中握有求生必備的幾樣物品,讓高揚對於能活下去的信心大增,可是,老天好像鐵了心要和他作對,就在高揚用傘繩拖著一捆木柴,向他選好的露營地點走去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了一聲槍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