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宋青書 武俠修真

重生之宋青書 第三十三章求醫胡青牛

作者:巴下客

本章內容簡介:人對於我這個魔教中人不放心。這樣罷,我送了張兄弟去胡師伯那裡,請他慢慢醫治,在下便上武當山來,作個抵押。張兄弟若有甚麼失閃,張真人一掌把我打死便了。」 張三丰啞然失笑,心想無忌若有差池,我打死...

第三十三章求醫胡青牛

常遇春聽見宋青書這麼一說,倒是停下了腳步,沒有再提離開的事情。其實他也知道明教中人太多,所謂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有不少人行事不折手段,將明教的名聲敗壞了,而他們卻又不削於解釋,所以明教在江湖上的名聲就更加是聲名狼藉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張無忌突然渾身發抖,面色青紫。

「不好,寒毒又發作了。」張三丰一驚,身子一閃便到了張無忌身後,一手扶著張無忌,一手貼在張無忌後背,身體中的純陽真氣源源不斷的輸入張無忌體內。

半個時辰之後,張三丰才將手收了回來,把張無忌抱進裡屋床上,然後才回到外堂。

看著張三丰眉頭緊鎖的樣子,宋青書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還是問道,「太師傅,吳忌的寒毒還沒有解嗎?」

張三丰心下黯然,舉起袍袖,擦去了眼角流下來的眼淚。張三丰道:「玄冥神掌的毒豈是這麼好解的?沒有九陽真經,恐怕」

張三丰嘆了一口氣,又道,「這一次下山,我本來是想到少林峨眉去交換九陽功的,哪知他們閉首自珍,不肯交換,無忌也沒有多少這叫我回去如何向翠山交代啊1

宋青書雖然知道張無忌不可能就這樣死去,但是看到張三丰一臉的黯然神傷,也不由得心情黯淡。想要有心提醒一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周芷若道:「埃可是小師叔看著好好的,為甚麼說沒多少時間了?」張三丰凄然不答。

常遇春道:「張真人,你老人家功參造化,神通廣大,這位小兄弟雖然中毒不淺,想來總能化解罷?」

張三丰點了點頭道:「的確如此1可是伸在張無忌身下的左手卻輕輕搖了兩搖,意思是說他即使自己也是束手無策,只是不讓他自己知道。

常遇春見他搖手,吃了一驚,想不到以張三丰如此厲害的功力都不能夠解決,想了想說道:「在下此次正要前去拜訪一下我教的一位前輩,他卻是一位神醫,何不便和這位小兄弟同去?」

張三丰搖頭道:「他寒毒散入臟腑,非尋常藥物可治,只能……只能慢慢化解。」暗想就是以我百年功力都不能夠化解,尋常神醫又怎麼能夠。

常遇春卻道:「可是那位神醫卻當真有起死回生的能耐。」張三丰一怔之下,猛地里想起了一人,問道:「你說的莫非是『蝶谷醫仙』?」

常遇春見張三丰居然知道胡青牛,高興的說道:「正是他,原來老道長也知道我胡師伯的名頭。」

張三丰心下卻是半喜半憂,好生躊躇:「喜的是素聞這『蝶谷醫仙』胡青牛醫道高明之極,有著起死回生的能力,張無忌要是能夠有他醫治,想來卻是又多了一份希望,憂的是此人為魔教中人,向為武林人士所不齒,何況他脾氣怪僻無比,只要魔教中人患病,他盡心竭力的醫治,分文不收,教外之人求他,便是黃金萬兩堆在面前,他也不屑一顧。因此又有一個外號叫作『見死不救』。如果要讓無忌入魔教,寧可讓其毒發身亡,也決不容他陷身魔教。」

常遇春見他皺眉沉吟,明白他的心意,說道:「張真人,胡師伯雖然從來不給教外人治病,但一來張真人相救小人,大恩深重,二來這位小兄弟乃是白眉鷹王的外孫,算起來也可以說是我明教中人。想來胡師伯應該會破例一次。他若當真不肯動手,小人決不和他干休。」

張三丰道:「這位胡先生醫術如神,我是聽到過的,可是無忌身上的寒毒,實非尋常……」

常遇春大聲道:「這位小兄弟反正不成了,最多治不好,左右也是個死,又有甚麼可擔心的?」他性子爽直之極,心中想到甚麼,便說了出來。

張三丰聽到「左右也是個死」六個字,心頭一震,暗想:「這莽漢子的話雖然不中聽,但是卻是這個道理,眼看無忌最多不過一月之命,只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他一生和人相交,肝膽相照,自來信人不疑,這常遇春顯然是個重義漢子,可是張無忌是他愛徒唯一的骨血,要將他交在向來以詭怪邪惡出名的魔教弟子手中,確是萬分的放心不下,一時拿不定主意。

宋青書在一旁看的分明,知道張三丰的顧忌,於是道,「不如就讓弟子隨常大哥一起送吳忌道蝴蝶谷吧。」

常遇春卻是擺擺手道:「不必了,張真人不願去見我胡師伯,這個我是明白的。自來邪正不並立,張真人是當今正道大宗師,如何能去相求邪魔外道?我胡師伯脾氣古怪,見到張真人後說不定兩廂尷尬,雙方反而弄僵。要是張真人信得過在下,這位張兄弟只好由我帶去。」

想了想又自嘲道,「想來張真人對於我這個魔教中人不放心。這樣罷,我送了張兄弟去胡師伯那裡,請他慢慢醫治,在下便上武當山來,作個抵押。張兄弟若有甚麼失閃,張真人一掌把我打死便了。」

張三丰啞然失笑,心想無忌若有差池,我打死你又有何用?你若不上武當山來,我卻又到何處去找你?但眼下無忌毒入膏肓,當真「左右也是個死」,生死之際,須得當機立斷,便道:「如此便拜託你了。可是咱們話說明在先,胡先生決不能勉強無忌入教,我武當派也不領貴教之情。」他知魔教中人行事詭秘,若是一給糾纏上身,陰魂不散,不知將有多少後患,張翠山差點弄到身死名裂,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常遇春昂然道:「張真人可把我明教中人瞧得忒也小了。一切遵照吩咐便是。」

張三丰道:「你替我好好照顧無忌,倘若他體內陰毒終於得能除去,請你同他上武當山來。你自己先來抵押,卻是不必了。」

常遇春道:「小人必當儘力而為。」

次日天明,張三丰攜同宋青書,周芷若,與常遇春、張無忌分手。張無忌自父母死後,視張三丰如親祖父一般,見他忽然離去,不由得淚如泉湧。張三丰溫言道:「無忌,你病好之後,常大哥便帶你回武當山,乖孩子,分別數月,不用悲傷。」張無忌手足動彈不得,眼淚仍是不斷的流將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