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宋青書 武俠修真

重生之宋青書 第二十八章漢水救芷若

作者:巴下客

本章內容簡介:。 可惜就在這時,猛聽得「氨的一聲慘呼,白衣人連忙轉頭望去,見小船中男孩背心上中了一箭。那虯髯大漢一個失驚,俯身去看時,肩頭和背上接連中箭,手中木槳拿捏不定,掉入江心,坐船登時不動。後面大船瞬...

第二十八章漢水救芷若

漢江,又稱漢水,漢江河,為長江最大的支流,現代水文認為有三源:中源漾水、北源沮水、南源玉帶河,均在秦嶺南麓陝西寧強縣境內,流經沔縣稱沔水,東流至漢中始稱漢水;自安康至丹江口段古稱滄浪水,襄陽以下別名襄江、襄水。漢江是長江最長的支流,在歷史上占居重要地位,常與長江、淮河、黃河並列,合稱「江淮河漢」。

漢江,古代稱沔水,長1577千米,為長江最大的支流,屬於長江一級支流,總長度的3/4以上流經湖北剩漢江發源於陝西省漢中市,幹流湖北省丹江口以上為上游,河谷狹窄,長約925km;丹江口至鍾祥為中游,河谷較寬,沙灘多,長約270km;鍾祥至漢口為下游,長約382km,流經江漢平原,河道婉蜒曲折逐步縮校在武漢市漢口龍王廟匯入長江。

這日漢水之畔,江中正有一條小船正在擺渡。船到中流,漢水波浪滔滔,小小的渡船搖晃不已。

這時忽聽得江上一個洪亮的聲音遠遠傳來:「快些停船,把孩子乖乖交出,佛爺便饒了你的性命,否則莫怪無情。」這聲音從波浪中傳來,入耳清晰,顯然呼叫之人內力不弱。

不多時只見兩艘江船,如飛的划來,凝目瞧時,見前面一艘小船的船梢上坐著一個虯髯大漢和一個年過半百的艄公,兩人雙手操槳急划,滿臉焦急,艙中坐著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男孩兒彷徨無助,倒是女孩兒雖然害怕,但是卻還是輕聲的安慰著男孩兒。

後面一艘船身較大,舟中站著四名番僧,另有七八名蒙古武官。眾武官拿起船板,幫同划水。想要追趕前面的小船。

那虯髯大漢膂力奇大,雙槳一扳,小船便急沖丈余,但後面船上畢竟人多,兩船相距越來越近。過不多時,眾武官和番僧便彎弓搭箭,向那大漢射去。但聽得羽箭破空,嗚嗚聲響。

那大漢見狀雖驚不亂,左手划船,右手舉起木槳,將來箭一一擋開擊落,手法甚是迅捷。

但是正所謂是『好漢架不住人多』,百密總有一疏,眼見那個虯髯大漢就要傷在羽箭之下。

這時只聽江中小船上傳出一陣聲音,對著搖船的艄公喝道:「船家,迎上去。」

那艄公見羽箭亂飛,早已嚇得手酸足軟,拚命將船劃開尚嫌不及,怎敢反而迎將過去?顫聲道:「老……老道爺……,你……你說笑話了。」

就在這時,只聽得遠處下游遠遠的傳來一聲怒喝,「韃子住手,休得行兇傷人1然後就見一首小船如同離弦之箭飛速駛來。

不待小船靠近,船中一道白色的人影閃過,然後就見漫天青光閃過。

番僧的船上傳來一陣慘叫,與此同時那個白色的人影輕飄飄的落在了虯髯大漢的小船上。

這時先前船中的人輕咦了一聲,顯然像是遇上了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見已經有人相救,船中老道也就不在強迫船家掉頭。

划舟的艄公見老道士終於不再強求自己,不由得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然後立馬將船遠遠劃開,以免被殃及池魚之殃。

番僧和武將見來人十分剽悍,連忙用強弩相射。虯髯大漢船上的白衣人見狀不由得皺了皺眉眉頭。

轉頭對著虯髯大漢道,「你保護好其他人,我去殺了他們。」然後雙臂一張,如同大鵬展翅一般,飛向番僧的小船。

可惜就在這時,猛聽得「氨的一聲慘呼,白衣人連忙轉頭望去,見小船中男孩背心上中了一箭。那虯髯大漢一個失驚,俯身去看時,肩頭和背上接連中箭,手中木槳拿捏不定,掉入江心,坐船登時不動。後面大船瞬即追上,七八名蒙古武官和番僧跳上小船。那虯髯大漢兀自不屈,拳打足踢,奮力抵禦。

白衣人大怒,「該死1手中的三次青鋒劍一刻不停的揮動著,道道劍光如同流水般連綿不絕。

這時兩名蒙古武官嗖嗖兩箭,向他射來。白衣人袍袖揮動,兩枝羽箭遠遠飛了出去,雙足一踏上船板,三次青鋒劍揮出,登時割下兩名番僧頭顱,撲通、撲通兩聲,跌入了江中,眾武官見他猶似天神下凡,一出手便將兩名武功甚強的番僧震飛,無不驚懼。

領頭的武官喝道:「兀那小子,你幹甚麼?阻擋朝廷緝拿犯人可是死罪。」

白衣人罵道:「狗韃子!又來行兇作惡,殘害良民,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1

那武官道:「你可知這人是誰?那是袁州魔教反賊的餘孽,普天下要捉拿的欽犯!就算是你們江湖中人見到也是人人得而誅之。」

可惜那個白衣人聽后毫無反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反手一劍將之殺死。

而與此同時,兩條船已經靠近,虯髯大漢輕輕放下那男孩的屍身,向那武官撲去。可是他身上本已負傷,肩背上的兩枝長箭又未拔下,而且箭頭有毒,身剛縱起,口中「嘿」的一聲,便摔在船艙板上。

而船中的另一位小女孩撲在船艙的一具男屍之上,只是哭叫:「爹爹!爹爹1

那白衣人轉身一望,見小女孩,看到這裡,要是還不知道什麼情況,恐怕就有負穿越者的身份了,不由得低聲說了一句,「周芷若1

不錯,這個人正是從襄陽返回武當派的宋青書。宋青書自從那日在襄陽城中殺死了番僧后,也沒有停留。想到自己離開武當山已經兩年左右的時間了,自己的武功一時半會兒不會有什麼顯著的提高,也該回去得了,於是連夜離開,一路上順著漢水逆流而上。

不想今日本在船上喝著小酒,卻是聽見上游隱隱約約傳來廝殺聲。於是便有了這一出。

先前宋青書還沒有反應過來,以為不過是普通的朝廷追殺,不想卻是遇上了漢水周芷若。

如此想來,先前另一首小船上的人就是太師傅張三丰和張無忌了。本來要是沒有自己的出現應該是,張三丰出手相救,後來張無忌與周芷若也是因此而生情,不想自己卻是橫插一手,當真是天意弄人啊!

不過對於自己又一次將歷史改變,宋青書現在則是毫無心理壓力,既然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要是連這些小事都要斤斤計較,恐怕到頭來將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