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宋青書 武俠修真

重生之宋青書 第二十五章別神鵰,入襄陽

作者:巴下客

本章內容簡介:腹中飢餓,便在街邊尋了一個小酒店用飯。他入店就坐,隨便點了一壺酒和幾道菜肴,不緊不慢地吃喝起來。 「真是作孽,花朵一般的姑娘便生生被糟蹋了1 臨座傳來的一聲嘆息引起了宋青書的注意。他側...

第二十五章別神鵰,入襄陽

這時神鵰已經回來了,身旁放著兩隻山雞,和幾枚蛇膽。心中好生感激神鵰愛護之德。

招呼一聲神鵰,宋青書回到山洞之中,升起火來,將兩隻山雞烤了吃,然後服用蛇膽打坐修鍊。

第二日,宋青書沒有前往瀑布練功,而是返回原來的小山新居,將一些日用品帶到了山洞之中。有與村民們交代,日後不用專門捕殺毒蛇。

然後宋青書就在山谷之中住了下來,與神鵰為伴,上午在瀑布練劍,下午與神鵰對戰,晚上服用蛇膽修鍊內功,如此往複。

一天,兩天,三天一月,兩月,三月

花兒謝了春紅,太匆匆,轉眼間又是金秋十月,桂花飄香的時節。

宋青書在山谷之中已經呆了一年有餘的時間。但是收穫之大,也是難以想象的。

宋青書不但是劍法精進神速,而且內功更是突飛猛進,一年之前,宋青書不過是剛剛突破洗髓境界,進入三流高手的層次,一年過去了,如今宋青書接連突破三層《純陽童子功》,進入第四層,不可謂是不快。

《純陽童子功》作為武當派第二門內功心法,共分為十二層,分別打通十二正經。

第一層是打通手太陰肺經,第二層是打通手陽明大腸經,接著是足陽明胃經,足太陰脾經,手少陰心經,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陽膀胱經,足少陰腎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陽三焦經,足少陽膽經,最後是足厥陰肝經。

每打通一層十二正經,內力便會精進一成。當全部打通十二正經的時候,內力更是會增加一倍有餘。

而宋青書如今打通了十二正經中的四經,也就是說現在宋青書的內力較之一年以前渾厚了四層有餘。其實這還不止,因為所謂每打通一層十二正經,內力便會精進一成,這只是大眾化的說話,有的人根本不止,向宋青書因為不斷的服用蛇膽,這不但使他的內力修鍊更加的迅捷,而且蛇膽還有淬鍊身體的作用,當然對於筋脈的淬鍊也不列外。所以宋青書的筋脈其實較之其他人要寬闊,這也就意味著沒打通一層,增加的內力就不止一成,而是有一成半,不要小看這半成,四層下來,宋青書的內力比之別人足足多了二成。

如果說一年以前宋青書不過是剛剛邁入三流高手的行列,現在宋青書就可以算是三流高手中的好手了。

「是時候走了。」宋青書感慨的四下打量著劍魔谷的一切。在這裡的一年多的時間,每天無憂無慮,與神鵰為伴,一劍器為友,是宋青書最快樂的時光。

「只可惜,我不屬於這裡。」宋青書嘆了一口氣,「離開武當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也是該回去了。」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宋青書也就不再猶豫,回到山洞,向神鵰說道:「雕兄,你的大恩大德,終究報答不了,小弟在江湖上尚有幾椿凡事未了,暫且分別,日後再來相伴。獨孤前輩這柄三次青鋒劍,小弟求借一用。」說著深深一揖,又向獨孤求敗的石冢拜了幾拜,掉首出谷。那神鵰直送至谷口,一人一雕摟抱親熱了一陣,這才依依而別。

宋青書與神鵰別離后,背了長劍行囊下山而去。宋青書因為久居深山,身上的衣服不免有些破損,於是他取道襄陽,準備在襄陽城中稍作休憩,再行打算。

進了襄陽之後,宋青書先是找了一家成衣鋪,買了一身衣服。看看日近正午,感到腹中飢餓,便在街邊尋了一個小酒店用飯。他入店就坐,隨便點了一壺酒和幾道菜肴,不緊不慢地吃喝起來。

「真是作孽,花朵一般的姑娘便生生被糟蹋了1

臨座傳來的一聲嘆息引起了宋青書的注意。他側目看去,見臨座坐的是兩個商賈模樣的中年人。

卻聽其中一人憤然道:「那殺千刀的採花賊簡直沒有半點人性,不僅毀人清白,還要殺人滅口!算上劉員外家的小姐,前後已經有六個姑娘遭了毒手,其中年紀最小的王家小姐才十三歲。聽人說被他姦汙過的幾家姑娘都被殺死滅口了。」

「真是豈有此理1另一人拍桌怒喝,「難道官府的人就沒有來管管?」

「唉!別提了。」開始的一人擺擺手,嘆息道,「就是因為報了官,這幾家人才被殺人滅口。」

宋青書聽到此處時,不由自主地從心底騰起的一股怒氣填塞胸口。他前生活到了二十來歲,正是書生意氣,揮斥方遒的時候,再加上上一世乃是法治社會,少有這種慘不忍睹的事情發生。雖然知道這裡已經不是前世,自己修成一身武功,卻從沒想過要扮演正義使者的角色,到處去行俠仗義。但是即使是一個普通人,心中也會有自己的底線。在這一刻,宋青書便覺得那個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採花賊的所作所為,已遠遠超出了自己所能容忍的底線。

你說你一個厲害的採花賊,應該不缺銀子,這裡又不是沒有青樓妓院,為什麼不選這些光明正大的地方,反而傷害無辜?

用完酒飯,宋青書沒有繼續趕路,返回武當山,而是在附近尋了一家客棧住下來。整個下午,他在客房中調息運氣,養精蓄銳。到傍晚時分,宋青書用過晚飯,又在房間里打了一套武當綿掌舒展開筋骨。看看天色完全黑了下來,他帶好長劍,悄悄打開窗戶,縱身躍出,一個旱地拔蔥。人在空中,向後翻了一個筋斗,輕飄飄的落足在屋頂之上。他站在屋頂辨認一下方向,將身法展開,穿房越脊向著日間看定的一座高樓急掠而去。

所謂是『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

今夜沒有星星,更沒有月亮,站在這座高有三層的樓舍頂端,對於一般人來說可能是伸手不見五指。但是這些對於宋青書來說卻不是問題。宋青書在樓定上聚攏眼神,運足耳力,凝神觀察四周的情況。

漆黑的天幕下,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宋青書聽到下方傳來三更的梆子聲。就在他以為今夜將不會有什麼收穫之時,左側遠處的屋頂上忽地有一道身影一掠而過。宋青書精神一振,單腳一點運起梯雲縱從樓頂上飛下,奔著在那道身影急追了過去。

前面那人的輕功造詣甚是不俗,宋青書不欲被對方發現,便保持距離遠遠的墜在後面。

兩人一前一後在城內各種建築的頂上飛掠一陣,宋青書看到那身影翻過一堵高牆,潛進了一處規模甚是宏大的宅院。他加快身法略到牆邊,先攀著牆頭向里觀看,見那身影直奔後院,摸進了一幢建構精巧別緻、顯然是供女眷居住的小樓。宋青書見到二樓的一個房間忽地透出隱隱燈火,便躡足來到樓下,飛身躍上樓頂,用了一個「倒卷珠簾」的功夫,足尖勾住飛檐,身軀倒掛,從一扇窗子的縫隙中向內望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