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宋青書 武俠修真

重生之宋青書 第九章寒毒發作

作者:巴下客

本章內容簡介:橫抱無忌,在廳上東西踱步,說道:「除非……除非我師覺遠大師復生,將全部九陽真經傳授於我。」 眾弟子的心都沉了下去,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師父這句話,便是說無忌的傷勢無法治癒了。眾人沉默半晌。<...

第九章寒毒發作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不會的,曉芙怎麼回背叛我,一定是那個傢伙欺負了曉芙,一定是了,一定是這樣的,曉芙,曉芙。」殷梨亭先是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了半天,然後突然大叫幾聲,追著紀曉芙跑了出去。

「梨亭。」

「六弟。」

「六哥。」

眾人一驚,連忙跟了出來,可是也只能夠看到一道影子漸行漸遠,瞬間消失在天際。

「唉,這都是造的什麼孽啊1靜虛師太跺了跺腳,唉聲嘆氣。

「好了。」靜玄師太擺擺手制止了靜虛師太,轉身對張三丰道,「張真人今日之事,我要儘快回山告訴師尊,請他老人家定奪,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張三丰今日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早已經是心力交瘁,也沒有寒暄的意思,只是擺擺手,點點頭示意知道了。

靜玄師太等人也是尷尬不已,沉默的行了一禮,轉身摸摸的走了。

紫霄宮中,靜悄悄的一片,大家誰都沒有說話。氣氛十分凝重。

「咚1

就在這時,只聽得一聲響,大家循聲望去,卻是張無忌不支,昏迷倒地的聲音。

「吳忌。」

「無忌。」

「無忌。」

當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殷梨亭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張無忌又出了事。眾人連忙將張無忌扶了起來。

張翠山急忙將張無忌抱在懷裡,以為他只是疲憊不堪,是以昏厥,連忙在他胸口推拿了幾下,豈知無忌這口氣竟轉不過來,全身冰冷,鼻孔中氣息極是微弱,張翠山運力推拿,他始終不醒。眾人見他轉眼也要死去,無不失色。

張三丰伸手按在他背心「靈台穴」上,一股渾厚的內力隔衣傳送過去。以張三丰此時的內功修為,只要不是立時斃命氣絕之人,不論受了多重損傷,他內力一到,定當好轉,哪知他內力透進無忌體中,只見他臉色由白轉青、由青轉紫,身子更是顫抖不已。

張三丰伸手在他額頭一摸,觸手冰冷,宛似摸到一塊寒冰一般,一驚之下,右手又摸到他背心衣服之內,但覺他背心上一處宛似炭炙火燒,四周卻是寒冷徹骨。若非張三丰武功已至化境,這一碰之下,只怕也要冷得發抖。

張三丰撕開無忌背上衣服,只見細皮白肉之上,清清楚楚的印著一個碧綠的五指掌櫻張三丰再伸手撫摸,只覺掌印處炙熱異常,周圍卻是冰冷,伸手摸上去時已然極不好受,無忌身受此傷,其難當可想而知。

眾人見狀,都是不由得大吃一驚。殷素素更是撲在張無忌身上大哭。只有宋青書沒有意外,知道這是中了玄冥神掌。

張三丰皺眉道:「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損道人一死,這陰毒無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傳,豈知世上居然還有人會這門功夫。」

宋遠橋驚道:「這娃娃受的竟是玄冥神掌么?」他年紀最長,曾聽到過「玄冥神掌」的名稱,至於俞蓮舟等,連這路武功的名字也從未聽見過。

張三丰嘆了口氣,並不回答,臉上老淚縱橫,雙手抱著無忌,說道:「以前我常道人定勝天,不想今日卻是人力有窮時。我連一個小孩子也保不住,我活到一百歲有甚麼用?武當派名震天下又有甚麼用?我還不如死了的好1眾弟子盡皆大驚。各人從師以來,始終見他逍遙自在,從未聽他說過如此消沉哀痛之言。

莫聲穀道:「師父,這孩子……這孩子當真無救了么?」

張三丰雙臂橫抱無忌,在廳上東西踱步,說道:「除非……除非我師覺遠大師復生,將全部九陽真經傳授於我。」

眾弟子的心都沉了下去,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師父這句話,便是說無忌的傷勢無法治癒了。眾人沉默半晌。

這時候宋青書開口道,「太師傅,爹,諸位師叔,現在還不是傷心的時候,現在當務之急是一邊派人循著六叔的蹤跡,找到六叔,以免在發生意外;一邊派人尋找《九陽真經》的下落,要知道當初除了覺遠大師可是還有人得到了《九陽真經》。」

宋遠橋等聽了這幾句話,都是摸摸的點了點頭,張三丰更是眼睛一亮說道:「除了恩師覺遠大師以外,的確有人得到了《九陽真經》,就是當初的瀟湘子和尹克西盯上並暗中盜走《九陽真經》。」

當真是『天無絕人之路』,眾人聽到這個消息都是歡喜異常,就連宋遠橋這次也是給了宋青書一個微笑。

張三丰不愧是一代宗師,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情,道,「青書說的不錯,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是不能夠放棄,松溪,聲谷你二人帶著弟子去尋找梨亭的下落,蓮舟你派人去尋找《九陽真經》的下落,你們其他人將無忌太刀我房中。」

距離張無忌被送進張三丰房中已經三天三夜了。張三丰,宋遠橋,俞岱岩,張翠山幾人輪流運功為張無忌驅除寒毒,三日三夜之內,勞瘁不堪,好在張無忌體中寒毒漸解,每人的時候逐漸延長,到第四日上,四人才得偷出餘暇,稍一合眼入睡。自第八日起,每人分別助他療傷兩個時辰,這才慢慢修補損耗的功力。

初時張無忌大有進展,體寒日減,神智日復,漸可稍進飲食,眾人只道他這條小命救回來了。只有宋青書知道這不過是表象罷了,要是玄冥神掌的寒毒折磨好驅除,也就不會有以後的事情發生了。

果然不出宋青書所料,到得第三十六日上,俞岱岩陡然發覺,不論自己如何催動內力,無忌身上的寒毒已一絲也吸不出來。可是他明明身子冰涼,臉上綠氣未褪。俞岱岩還道自己功力不濟,當即跟師父說了。張三丰一試,竟也無法可施。接連五日五晚之中,四個人千方百計,用盡了所知的諸般運氣之法,全沒半點功效。

張無忌道:「太師父,我手腳都暖了,但頭頂、心口、小腹三處地方卻越來越冷。」

張三丰暗暗心驚,安慰他道:「你的傷已好了,我們不用整天抱著你啦。你在太師父的床上睡一會兒罷。」抱他到自己床上睡下。

張三丰和眾徒走到廳上,嘆道:「寒毒侵入他頂門、心口和丹田,非外力所能解,看來咱們這三十幾天的辛苦全是白耗了。」

沉吟良久,心想:「要解他體內寒毒,旁人已無可相助,只有他自己修習『九陽真經』中所載至高無上的內功,方能以至陽化其至陰。但當時先師覺遠大師傳授經文,我所學不全,至今雖閉關數次,苦苦鑽研,仍只能想通得三四成。眼下也只好教他自練,能保得一日性命,便多活一日。」

於是當下將「九陽神功」的練法和口訣傳了無忌,這一門功夫變化繁複,非一言可盡,簡言之,初步功夫是練「大周天搬運」,使一股暖烘烘的真氣,從丹田向鎮鎖任、督、沖三脈的「陰*向尾閭關,然後分兩支上行,經腰脊第十四椎兩旁的「轆轤關」,上行經背、肩、頸而至「玉枕關」,此即所謂「逆運真氣通三關」。然後真氣向上越過頭頂的「百會穴」,分五路上行,與全身氣脈大會於「膻中穴」,再分主從兩支,還合于丹田,入竅歸元。如此循環一周,身子便如灌甘露,丹田裡的真氣似香煙繚繞,悠遊自在,那就是所謂「氤氳紫氣」。這氤氳紫氣練到火候相當,便能化除丹田中的寒毒。各派內功的道理無多分別,練法卻截然不同。張三丰所授的心法,以威力而論,可算得上天下第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