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宋青書 武俠修真

重生之宋青書 第四章少林來人

作者:巴下客

本章內容簡介:話,此番上山,一來是跟張真人祝壽,二來正是要打聽一下謝遜那惡賊的下落。」 「不錯,說出謝遜那惡賊的下落。」 「是啊,難道堂堂武當派還要藏污納垢不曾?」 「不會是武當派想要獨吞屠...

第四章少林來人

張松溪眼瞧各人神氣,低聲對張翠山說道:「不知他們還在等甚麼強援?偏生師父不喜熱鬧,武當派的至交好友事先一位也沒邀請,否則也不致落得這般眾寡懸殊、孤立無援。-」他想,師父交遊遍於天下,七兄弟又行俠仗義、廣結善緣,若是事先有備,自可邀得數十位高手前來同慶壽誕。

張翠山見情況越來越不妙,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是低聲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七兄弟還沒有怕過誰。」

莫七俠點頭道,「五哥說的沒錯,唏噓宵小之輩能耐我武當何?」

宋青書在一旁看到,不由的搖了搖頭,宵小之輩是不能夠那武當怎麼樣,但是少林呢?現在雖然張三丰乃是公認的天下第一高手,武當派也是有數的江湖大派,所謂是『南尊少林,北崇武當』。

但是武當與少林之間的差距還是相當的大。天下武功出少林可不只是一句推崇恭維的話語。即使是當年少林封山,全真教作為江湖第一大教較之今日的武當派有過之而無不及,也不敢說高出少林。

其實當年的全真教與今日的武當派還真的及其相似。武當派雖然有天下第一高手張三丰,但是這只是作為核武器,通常是不會動用的,而全真教雖然當年的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陽死了,但是還有老頑童周伯通。

武當派有武當七俠,全真教也有全真七子。但是三代弟子中全真教有尹志平,趙志敬等人,而武當派除了自己以外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所以說起來武當派的底蘊較之當年的全真教還是有所不如的,更不要說是少林了。

不管宋青書在想些什麼,張松溪卻是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話雖是如此,但是卻是不可以掉以輕心,今日之事事關我武當,卻是不用講什麼江湖道義,我們當先發制人。」

眾人一聽,皆是凝重的點了點頭。

大廳上眾賓客用罷便飯,火工道人收拾了碗筷。

張松溪朗聲說道:「諸位前輩,各位朋友,今日家師百歲壽誕,承眾位光降,敝派上下盡感榮寵,只是招待簡慢之極,還請原諒。家師原要邀請各位同赴武昌黃鶴樓共謀一醉,今日不恭之處,那時再行補謝。敝師弟張翠山遠離十載,今日方歸,他這十年來的遭遇經歷,還未及詳行稟明師長。再說今日是家師大喜的日子,倘若談論武林中的恩怨斗殺,未免不詳,各位遠道前來祝壽的一番好意,也變成存心來尋事生非了。各位難得前來武當,便由在下陪同,赴山前山後賞玩風景如何?」他這番話先將眾人的口堵住了,聲明在先,今日乃壽誕吉期,倘若有人提起謝遜和龍門鏢局之事,便是存心和武當派為敵。這些人連袂上山,除了峨嵋派之外,原是不惜一戰,以求逼問出金毛獅王謝遜的下落,但武當派威名赫赫,無人敢單獨與其結下樑子。倘若數百人一涌而上,那自是無所顧忌,可是要誰挺身而出,先行發難,卻是誰都不想作這冤大頭。眾人面面相覷,僵持了片刻。

宋青書在一旁搖了搖頭,既然這些人選擇在今天上門,就不可能虎頭蛇尾。

果然崑崙派的西華子站起身來,大聲道:「張四俠,你不用把話說在頭裡。我們明人不作暗事,打開天窗說亮話,此番上山,一來是跟張真人祝壽,二來正是要打聽一下謝遜那惡賊的下落。」

「不錯,說出謝遜那惡賊的下落。」

「是啊,難道堂堂武當派還要藏污納垢不曾?」

「不會是武當派想要獨吞屠龍刀吧。」

「是啊,是埃」

有了出頭鳥,帶頭大哥,眾人的士氣一下子就漲了起來,紛紛攘攘著讓武當交出謝遜那惡賊的下落。

張松溪正要大呼「啊喲」為號,先發制人,忽然門外傳來一聲:「阿彌陀佛1這聲佛號清清楚楚的傳進眾人耳鼓,又清又亮,似是從遠處傳來,但聽來又像發自身旁。

張三丰笑道:「原來是少林派空聞禪師到了,快快迎接。」門外那聲音介面道:「少林寺住持空聞,率同師弟空智、空性,暨門下弟子,恭祝張真人千秋長樂。」

千秋長樂,怕是巴不得張三丰早點死吧。宋青書撇了撇嘴嘴。

空聞、空智、空性三人,是少林四大神僧中的人物,除了空見大師已死,三位神僧竟盡數到來。張松溪一驚之下,那一聲「啊喲」便叫不出聲,知道少林高手既大舉來到武當山,他六人便是以「虎爪絕戶手」制住了崑崙、崆峒等派中的人物,還是無用。

張松溪與張翠山,宋遠橋等人對視一眼,皆從對方臉上看出了凝重,如今少林加入了進來,看來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夠善了。

張三丰率領弟子迎出,只見三位神僧率領著九名僧人,緩步走到紫霄宮前。那空聞大師白眉下垂,直覆到眼上,便似長眉羅漢一般;空性大師身軀雄偉,貌相威武;空智大師卻是一臉的苦相,嘴角下垂。旁人見了這些人的面貌,怕是不由得感慨,果然是一副慈悲之象。宋青書卻是不同,雖然這三人不能夠說是壞人,但是要稱為神僧,卻是相去甚遠。較之已經死去了的空見神僧,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人物。

空聞神僧先與張三丰見禮后,又與紫霄宮中的其他人相互寒暄了一陣,大家重新坐定,宋遠橋吩咐弟子送上清茶。

喝了一杯清茶。空聞說道:「張真人,貧僧依年紀班輩說,都是你的後輩。而今日又是你的百歲壽誕,原是不該另提別事。但貧僧忝為少林派掌門,有幾句話要向前輩坦率相陳,還請張真人勿予見怪。」

「哼,當婊子還要立牌坊。」宋青書撇了撇嘴,最見不得就是這種人了,既然知道不是說話的時候,換一個時間不行?非要現在說。

張三丰微微一笑,指著張翠山的便道:「三位高僧,可是為了我這第五弟子張翠山而來么?」張翠山聽得師父提到自己名字,便站了起來。

空聞道:「正是,我們有兩件事情,要請教張五俠。第一件,張五俠殺了我少林派的龍門鏢局滿局七十一口,又擊斃了少林僧人六人,這七十七人的性命,該當如何了結?第二件事,敝師兄空見大師,一生慈悲有德,與人無爭,卻慘被金毛獅王謝遜害死,聽說張五俠知曉那姓謝的下落,還請張五俠賜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