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宋青書 武俠修真

重生之宋青書 第三章紫霄宮賀壽

作者:巴下客

本章內容簡介:桌上拿起一根木簪,對著鏡子一手扶髻,一手拿簪,將其插到正中。桌邊還倚了把連鞘的長劍,宋青書伸手拿起,入手便有一種熟悉感。 輕輕摩挲著劍柄,宋青書拿到眼前,看著木質劍柄上刻著的兩個小字。那兩個小...

第三章紫霄宮賀壽

「……」

忽然房門被敲醒,讓呆坐床上的宋青書回過神來。他眼珠轉動了下,望向房門處。還沒想好怎麼開口應答,外面敲門的人已出聲道:「宋師兄,你睡醒了嗎?今天是祖師爺百歲壽誕,所有弟子都要到紫霄宮集合,時間快到了,你快些起床1

讓宋青書奇怪的是,這個聲音他分明沒聽過,卻感覺十分熟悉,而且他在一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腦中就自然地出現了一個人的名字與樣子。顯然,這應該是對應的門外那人。

這個人的名字叫虛穀子,腦中出現的樣子是一個身穿道袍的年輕道士,年紀看去約在十七、八歲。雖然年紀比宋青書大,但是誰讓他是俞三師叔的弟子,而自己是宋遠橋的兒子,所以,他只能是自己的師弟。

「宋師兄1門外的人見裡面沒有應聲,又拍著門開口喚了一聲。

「我醒了,你先去,我一會兒就好1門外叫喚不停,宋青書只好先開口打發。

「好,那你快些,不要去得晚了讓大師伯責罵,我先去了1門外那人說罷,便轉身離去。

聽著腳步聲遠去,宋青書鬆了口氣,也打算起床穿衣。

這時完全回過神來,宋青書四下里打量了一下,然後走到牆東的柜子前,翻出一件白色長袍換上。然後走到鏡子前細細的打量了一番,果然是生的一副好皮囊,現在雖然還小,但是也是可見一二,但見得眉清目秀,俊美之中帶著三分軒昂之氣。

宋青書整理了下衣冠,然後繫上腰帶,再重新拿起外袍穿上。他對古代的衣服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研究,但是也都是紙上談兵罷了。按理穿這完全不熟悉的衣服應該要費一番功夫,但他這時做來卻有一種熟悉感,一切自然而然,完全沒有一絲的磕磕絆絆。

不過,他做這些時卻有些走神,似陷入了某種情境之中。待他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然穿戴整齊,鏡中顯出了一個身姿挺拔,看起來頗有幾分仙風道骨之姿的俊道士。

宋青書又整理了下略有凌亂的幾許髮絲,回身從桌上拿起一根木簪,對著鏡子一手扶髻,一手拿簪,將其插到正中。桌邊還倚了把連鞘的長劍,宋青書伸手拿起,入手便有一種熟悉感。

輕輕摩挲著劍柄,宋青書拿到眼前,看著木質劍柄上刻著的兩個小字。那兩個小字,乃是「武當」二字。

「鏗」

宋青書將劍還鞘,掛於腰間,打開房門,看了看方向,徑直往紫霄宮而去。

「宋師兄」

「大師兄」

一路上,凡是遇上宋青書的武當弟子,皆停下來想宋青書問好,並讓其先行。

宋青書也沒有什麼不適應的,只是遇上了就點點頭而已,畢竟以前的宋青書就是這樣。

紫霄宮中。

一位身穿太極八卦道袍的老者高坐堂前,鶴髮童顏,白眉低垂。身旁站著六個中年,還有一人坐在輪椅上。另有一少婦領著一小童站於一旁。不用說這就是張三丰和武當七俠,以及殷素素和張無忌了。

宋青書在紫霄宮門前看見這些傳說中的人物,不由得有些愣神,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宋遠橋看著宋青書站在紫霄宮門前,居然不上來行禮,當真是火冒三丈。不由得怒喝一聲。

「逆子!還不上前。」

這一聲怒斥驚醒了沉思中的宋青書,抬頭望向怒喝自己的宋遠橋。

記憶中的宋遠橋對待宋青書的態度,就是從來都是搬著一張臉,對於宋青書的稱謂不是『逆子』,就是『孽障』。就算宋青書做得再好都不會鼓勵一番,而是疾言厲色。

所以以前宋青書看倚天屠龍記的時候就為宋青書抱不平,宋青書之所以後來會落得那不田地,在宋青書看來,宋遠橋要付很大一部分責任。畢竟『養不教,父子過』。

所以現在宋青書對於宋遠橋也是沒有什麼感情,掃了一眼宋遠橋,宋青書里都沒有理他,快步走到大唐中央,跪下向張三丰行禮。

「徒孫宋青書祝賀太師傅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

宋遠橋見宋青書居然理都不理自己,不由得怒從中來,開口就像怒斥。

張三丰擺了擺手,微微一笑,「好了,青書,快起來。」

「謝太師傅。」然後又向武當七俠和殷素素見禮,最後素手站在張三丰一旁。

眾人雖然對於宋青書今日的表現有些奇怪,但是卻是沒有多想,大家就在一旁聊了起來,等候著前來祝賀之人。

不久一名道童進來,呈上一張名帖。

宋遠橋接了過來。張松溪眼快,見帖上寫道:「崑崙後學何太沖率門下弟子恭祝張真人壽比南山。」驚道:「崑崙掌門人親自給師父拜壽來啦。他幾時到中原來的?」

莫聲谷問道:「何夫人有沒有來?」何太沖的夫人班淑嫻是他師姊,聽說武功不在崑崙掌門之下。

張松溪道:「名帖上沒寫何夫人。」

張三丰道:「不管和夫人來沒來,聽說鐵琴先生罕來中土,虧他知道老道的生日。當親身前往迎接。」當下率領六名弟子,迎了出去。

宋青書跟在一旁。只見鐵琴先生何太沖年紀也不甚老,身穿黃衫,神情甚是飄逸,氣象沖和,儼然是名門正派的一代宗主。他身後站著八名男女弟子,西華子和衛四娘也在其內。何太沖向張三丰行禮致賀。張三丰連聲道謝,拱手行禮。宋遠橋等六人跪下磕頭,何太沖也跪拜還禮,說道:「武當六俠名震寰宇,這般大禮如何克當?」

張三丰剛將何太沖師徒迎進大廳,賓主坐定獻茶,一名小道童又持了一張名帖進來,交給了宋遠橋,卻是崆峒五老齊至。當世武林之中,少林、武當名頭最響,崑崙、峨嵋次之,崆峒派又次之。崆峒五老論到輩分地位,不過和宋遠橋平起平坐。

崆峒五老之後。接著神拳門、海沙派、巨鯨幫、巫山派,許多門派幫會的首腦人物陸續來到山上拜壽。宋青書站在一旁冷眼旁觀,這些人打著為張三丰祝壽的名義,實則是為屠龍刀的消息而來,現在言笑晏晏,恐怕等一下就要翻臉不認人了。

不過宋青書沒有去提醒什麼,畢竟一來武當七俠縱橫江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是不太尋常,二來就是自己年紀太小,恐怕到時候不但沒有什麼效果,還會惹來宋遠橋的一頓怒斥,三來就是宋青書還是有些不想改變原來的結局,否則世事難料,萬一因此打亂了歷史的發展,自己可就沒有先知的優勢了。

就在這時宋青書見張松溪一拉張翠山,走到廂房。頓時明白這位武當派的智囊已經看了出來,拉著張翠山去商量對策去了。

張松溪、張翠山剛從內堂轉出,就聽到峨嵋弟子到來也都向著殷梨亭微笑。殷梨亭滿臉通紅,神態忸怩。張翠山拉著他手,笑道:「來來來,咱兩個去迎接貴賓。」

說實話宋青書對於這位迷倒了正邪兩大高手明教光明左使楊霄和武當七俠殷六俠的峨眉弟子也是十分感興趣。

峨眉一行人以靜玄師太為首,領著五個師弟妹。宋青書放眼望去,為首的一人四十來歲年紀,身材高大,神態威猛,雖是女子,卻比尋常男子還高半個頭。顯然這時靜玄師太。她身後五個師弟妹中一個是三十來歲的瘦男子,兩個是尼姑,其中一個年紀與靜玄師太相差不大,想來應該是靜虛師。另外兩個都是二十來歲的姑娘,只見一個抿嘴微笑,另一個膚色雪白、長挑身材的美貌女郎低頭弄著衣角。再看看殷梨亭靦腆害羞的神色,只是還是偷偷的瞟了幾眼,當下宋青書就肯定那就是紀曉芙。

這時紀曉芙的師妹貝錦儀大聲咳嗽了一聲。兩人羞得滿面通紅,一齊轉頭。貝錦儀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低聲道:「師姊,這位殷師哥比你還會害臊。」突然之間,紀曉芙身子顫抖了幾下,臉色慘白,眼眶中淚珠瑩然。

宋青書從峨眉一行人來到殿中就一直暗暗觀看著紀曉芙,這時見他神色一變,就知道所為何事。雖然紀曉芙一臉的楚楚可憐,梨花帶雨。不過宋青書對他卻是沒有一點同情之心。

要是她真的喜歡殷梨亭,以殷梨亭對他的喜歡,即使他不是完璧之身,想來也是不會嫌棄他的,要是他不喜歡殷梨亭,就直接拒絕就是,以武當名門大派,想來也是不會做出死纏爛打之事。但是紀曉芙不但不說出真相,居然還與楊逍藕斷絲連,生下女兒,居然叫不悔,他將殷梨亭至於何位,將武當置於何位,當真是自私自利,水性楊花。

各路賓客絡繹而至,轉眼已是正午。紫霄宮中絕無預備,哪能開甚麼筵席?火工道人只能每人送一大碗白米飯,飯上鋪些青菜豆腐。武當七弟子連聲道歉。但見眾人一面扒飯,一面不停的向廳門外張望,似乎在等甚麼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