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戰風暴 科幻小說

星戰風暴 第七十一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作者:骷髏精靈

本章內容簡介:點古怪,忽然元井一愣,聳聳肩,他犯二了,如果聖子是需要的人,那就用,不是,就幹掉。 「我覺得沒那麼簡單,如果是要培養繼承人,固然要有天賦能力,但以如此強大的組織來說,更重要的是領導力,他們的方...

霍侗和康思齊也漸漸適應了過來,仍然不喜歡的謝雨欣,葛平的死,小隊的分裂,是道永遠都無法癒合的傷痕,但傷總會好,留下了痕也不會永遠的痛下去,隨著接觸,也都感覺到謝雨欣的冷酷之下其實並不是真的無情,解除手環之後的兩個小任務,雖說是為了磨合隊伍,但明顯也為他們這兩個實力拖後腿的有所考慮。

聖教少女很快回來,已經將謝雨欣交接的任務完成了核算。

入夜的酒吧街總是爆滿的,永遠都有人等著進去喝上兩杯,釋放瀕臨崩潰的壓力。

排隊進到一間名為「落木」的酒吧當中,各種聲音氣息,混著熱浪撲面而來,侵蝕著人的神經,這樣的氛圍之下,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喝上兩杯,說不上是麻痹還是淡化,總之,人的感覺變好了。

擁擠的酒館,沒有人在乎幾個陌生人的到來,今天還活蹦亂跳,也許明天就不會再出現了。

昏暗的環境,壓力像是被釋放了的野獸一般,就連霍侗和康思齊的臉色都放鬆了不少。

一個清麗的女侍站了過來,「歡迎來到落木酒吧,這是酒單。」

溫潤的聲音讓人感覺很是舒服,不由讓人多看了兩眼,淺淺的淡妝下,是一張脫俗的年輕臉龐,若是放在外面,這氣質絕對是明星級的,在這裡,卻只是一個下級的侍者,拉低的事業線,也許還可以提供出一般級別的服務。

元井笑了笑,無視了女侍露骨的勾引,接過酒單說道:「今天不醉不歸。」

掃了一眼酒單,元井卻微微一怔。

各類酒水,無一不是頂級的享受,其中紅酒標價最低的一檔,是五十年份的夏爾莊園,換成外面,在頂級餐廳中,五十年份的夏爾莊園已經是可以朋友圈照片的奢侈享受,而在這裡,卻排在最下級。

「這是真的?」

再看標價,「一個小時?這是真的夏爾莊園?」

令人指的便宜。

「這裡是強者的樂園,只有真實的需要。」女侍笑著。

一個小時便宜嗎?那是對於強者而言。這裡只有真實,需要是真實的,享受是真實的,強者可以在聖城滿足一切,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實力,野心……

酒?再頂級,對有野心的強者而言,不過是最次要的東西。

謝雨欣拿過酒單,沒有節省,大量的時間花了出去,點了一堆頂級的奢侈名酒,既然來了,就要將壓力釋放到位。

「不醉不歸。」謝雨欣說道,舉起了一杯牛奶。

蒙恬都傻眼了,活躍的元井誇張的揉了揉眼睛,「是我聽錯了,還是看花眼了,謝兄弟,你喝的是牛奶吧?牛奶吧?牛奶吧?重要的事說三遍!你拿牛奶跟我們說不醉不歸?」

「有問題嗎?」謝雨欣淺啜著牛奶,一臉這種事很正常的表情。

門伽冷冷的晃著紅酒杯,一百年份的波爾多紅酒,正宗地球貨,絕不是某顆農業星的偽仿,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夠高冷的了,見到謝雨欣才現他錯了。

蒙恬微微笑著,緊繃的精神第一次鬆弛了下來,只是,透過酒杯,看著連喝果汁都能喝出冷酷感覺的謝雨欣,她心面浮現的卻是另一張臉蛋,那個和高冷完全相反的男人。

淡淡地思念才是刻骨的,熱鬧中的寂寞才是更銘心。

元井還在和謝雨欣鬥爭,好歹喝一點吧?元井對自己勸酒實力是有自信的,從小到大,酒場稱王,靠的不是酒量,而是氣常

然而,今天顯然是剋星降臨,謝雨欣只一個眼神,他吵任他嘈,我自輕風拂山崗,徹底無視了他。

元井揉著下巴,半晌才反應過來,不對啊,好像有x能力的波動?謝雨欣?竟然動用x能力來對抗他的勸酒?這是赤裸裸的酒場犯規!

蒙恬笑了笑,打斷了元井的無用功,「這裡叫聖諭下層的話,那是不是有對應的上層?」

謝雨欣放下喝空的牛奶杯,又點了一杯現榨果汁,點了點頭,說道:「聖城遠比我們看到的要更大,當任務達到一定程度,才能進入聖諭上層,在上層之上,還有更大的區域,越向上,機會越多,機遇也越大。」

門伽玩著手中的高腳杯,眼中閃過一絲微光,自從來到神諭星后,他略顯停滯的實力,每天都會有精進的感覺。

不僅僅是因為生死相關,這顆行星本身就有問題,在這裡,境界瓶頸的關卡,非常容易衝擊,原本還只是懷疑,但進入聖諭下層之後,可以明顯感覺到,這裡的環境讓他的力量格外的活躍,尤其是傳承於家族古武的那份因子,彷彿沸水一般。

「有沒有更快進入他們核心的方法?」門伽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荊

解除了解鎖,連信心和口氣都變得不一樣了,當然也是因為壓力一瞬間釋放的結果。

「我比大家早了一段時間,這裡很奇妙,聖教的人,黑暗世界的,銀盟的,除了出不去,似乎都可以生存,而聖教本身並不干涉,但是想要接蔥模卻只有五個人可以做到。」謝雨欣說道,他喜歡牛奶,有營養,同時可以保持冷靜,酒精這種東西從不適合他,但他可以理解其他人。

「是聖子嗎?」蒙恬說道,她也點了一杯雞尾酒,大多數人都是正常人,經歷了惡戰,隊員分裂戰死,其實蒙恬內心也是疲憊的,可是謝雨欣卻一點不受影響。

「準確的說應該是聖子候選,這裡所有的人,包括這顆神諭星似乎都只是為了一件事兒,選出聖子。」謝雨欣說道。

「聖教是不是二逼啊,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人,萬一聖子不是他們的人,難道他們真會把這麼龐大的權利交出去?我不信1元井說道。

謝雨欣微微一笑,卻不說話,眾人看元井的眼神也是有點古怪,忽然元井一愣,聳聳肩,他犯二了,如果聖子是需要的人,那就用,不是,就幹掉。

「我覺得沒那麼簡單,如果是要培養繼承人,固然要有天賦能力,但以如此強大的組織來說,更重要的是領導力,他們的方式似乎存在問題。」蒙恬說道,她始終覺得哪裡不太對勁,聖教的投入和產出完全不成正比,而且已經被銀盟現的情況下,他們竟然還如此的淡定。

「確實如此,我覺得聖子選拔只是個過程,他們一定在尋找什麼至關重要的東西,可能是人,可能是物品,甚至只是個啟示,這個東西並不是一般的物質可以相比的。」謝雨欣說道,「當然最終找什麼還不清楚,我們想要離開這裡,卻必須進一步接觸到五大聖子候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十一月份最後二十多個小時了,求一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