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戰風暴 科幻小說

星戰風暴 第四十七章覺醒

作者:骷髏精靈

本章內容簡介:有可能造成掃描的結果為生命行星。」 一名資深艦長站了起來,提出意見,「如果十號艦是失事墜入了這顆行星,理論上的生存率,不過百分之一。」 很顯然,這是一名不想冒險留下的艦長。 荷...

由於時間充分,三十二強的交手雙方几乎把對手研究了個透,也都想在這場交手中佔得先機,最好能獲勝的同時又最大程度的保存實力。

王朝戰隊也是如此,他們面對的是天狼星戰隊,雖然未進前十,可毫無疑問是級強隊,這在x精英學院內就能了解到,領銜的也是天狼星的地級戰士,作為頂級隊的隊長基本上清一色的地級,最少也是地1的水準,這次sig名義是上軍校之戰,其實已經是接入了軍方,但x精英學院的代表隊無疑是真正的學生,這裡面就有點吃虧了。

李爾現在的問題是,周允、龐統和安璐達對羅非作為斥候提出了反對意見,而羅非這胖子自己也是個慫貨,竟然要求當替補。

周允龐統安璐達三人對李爾很重要,這是他成為聖子候選之後,第一次有外太陽系的成員支持他,這開了一個好頭,李爾不清楚是他們得了消息還是聖教安排的,所以他很給這三人面子,同時這三人的實力確實也不錯,可是最近李爾現了有點不對勁,這三人的「毛脖有點多,經常對王朝戰隊指手畫腳,雖然對他還有所尊敬,可這尊敬怎麼看都像是把他當成了阿斗,好像離了他們,他這聖子候選完全是個廢物呢?

周允還算明白,可這龐統安璐達有點不對勁了,而周允似乎也被這兩個人拉攏了過去,導致現在的王朝戰隊有點不團結,瑪雅人是指望不上的,他們的契約到這次sig結束也就完結,所以他必須讓王朝戰隊在這次sig取得成績,並需要是冠軍,基本要求進入八強,如果能進入四強就更理想,李爾對於局面還是非常清醒的。

李爾本質上是希望羅非給力一點的,可是羅非竟然自己就慫了,他作為主將,同樣要制定自己的規則才能服眾,羅非自己慫逼,

當場李爾是不能作的,作戰會議結束后,羅非被李爾留了下來。

會議室很安靜,羅非低著頭,李爾並不說話,羅非就更不敢說話了。

半響,李爾望著羅非,「你覺得自己是個拖累嗎?」

羅非低著頭,骨子裡,羅非內心確實充滿了自卑,看到陽光的周允等人,無論從形象和氣質上都差了十萬八千里,有的時候,他自己都覺得跟李爾出去就很丟人,連跟班都算不上。

一路走到今天,李爾所面對的已經不再是可以掌控的地球,也不在熟悉的太陽系,而是完全未知的銀盟,他要謀算這個世界,很多事情要做,沒時間總盯著羅非。

「這世界上,能看不起你的只有你自己,羅非,你想清楚,是繼續走下去,還是要回去,我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

李爾拍了拍羅非的肩膀,離開了房間。

這個世界,只有羅非,李爾給了他選擇。

天狼星戰隊很強,李爾絲毫不敢掉以輕心,一個不小心陰溝裡翻船,他想再爬起來就難了,而聖教那邊不會給第二次機會,他有衡量。

殺神戰隊,奧里維多斯也做好了準備,這是馬爾斯和他共同戰鬥的最後一次,奧里維多斯知道自身的問題,他還要更強,通過馬爾斯他已經知道王錚現在的境界,x能力他已經很清楚了,沒想到王錚的體術也近乎無懈可擊,而這座山是必須翻過去的,天空霸王流就是越強更強。

太空深處的探險隊,在現探險船失蹤之後立刻派出戰艦搜尋。

「星鹿v6,星鹿v6,這裡是第十號戰艦,收到請回答。」

深空,第十號戰艦以巡航度前進,尋找失蹤的探險船。

掃描的能量表打開,殘留指數分析,十個小時之前,雌鹿v6號探險船曾在這裡停留過,但是,就像是跳崖的斷層一樣,殘留的能量,瞬間消失不見。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人在你面前,然後,突然消失不見,並且沒有留下任何的痕。

「這不可能,能量守恆,既然前面能現,後面就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不見。」

魯魯特的感覺很不好。

作為一名資深的聯盟艦長,魯魯特有著非常出色的深空航行經驗,無數次深空探險,他遭遇過無數危險,詭異的事件,但是,這一次的感覺,不同以往。

沒有殘留能量,也就是說,雌鹿v6的全部引擎,包括生存維持裝置都徹底關閉了。

這裡是太空,沒人會這樣做……

等等,還有一種假設,如果,有一艘母艦,大魚吃小魚一樣吞下了探險飛船,也有可能造成這個效果。

「擴大掃描能級1

「是,範圍是?」

「全波段!立刻1

「是,掃描能級提升至,全波段。」

「掃描開啟。」

無聲無息,信息潮水般交互流過。

魯魯特面前的能量表從之前的微觀轉向了宏觀。

一張巨大的圖網映入魯魯特的眼瞼,二十多年的艦長的深空航行經驗,魯魯特幾乎是一眼看出了問題,「引擎全開,曲飛……」

轟……

瞬間,全艦一陣劇烈的震動!

「警告!警告!主引擎關閉中1

「緊急求救,不,出警告……」

魯魯特話音未落,就看到信息官慘白的臉色,再一抬頭,戰艦取景屏前的畫面,讓他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艦長會議。

蒙恬靜靜的聽著艦長們之間激烈的爭吵。

魯魯特的十號戰艦失聯!

消息雖然第一時間封鎖,但是,風雨將至的感覺,在艦隊高層已經成為共識。

魯魯特是一名擁有二十三年探險航行經驗的老艦長,以他的實力,一次搜救任務,如果不是極度的危險,絕對不會生失聯這種事情。

艦長之間爭吵的焦點,是艦隊現在是應該急流勇退,還是應該立即對失聯的十號艦展開搜救。

很顯然,撤退,能保障安全,損失一艘戰艦,對於深空探險艦隊而言,雖然嚴重,但還是在可以承受的範疇當中。

而留下將要面對的風險。

是未知。

不知道不理解,所以敬畏。

「安靜1

艦隊最高指揮官,荷布中將大手一揮,一張星圖在會議桌前展開。

星圖的中間,是一顆暗沉的死亡行星。

這裡,也正是探險飛船和十號戰艦失聯最後傳回信息的位置,很顯然,問題和風險很可能就在這顆行星上面。

荷布中將繼續說道:「掃描顯示,行星的生命能量指數過九十,這應該是一顆生命繁榮的行星,但是從太空角度進行觀測,這是顆沒有水的岩石死星。」

嗡然一下,剛剛安靜下來的會議廳,又充滿了低聲議論的聲音。

「生命能量也不代表有生命,很多種干擾情況下,掃描的結果是會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的,星圖上面,通過太空觀測可以現,這裡應該是一處空間塌陷,其形成的塌陷能量亂流,是有可能造成掃描的結果為生命行星。」

一名資深艦長站了起來,提出意見,「如果十號艦是失事墜入了這顆行星,理論上的生存率,不過百分之一。」

很顯然,這是一名不想冒險留下的艦長。

荷布點了點頭,探索飛船失事,還可以視為正常的折損,深空遠航,從來就沒有百分之百無事故的。但是,一艘由銀盟資深艦長指揮的高階戰艦失聯,絕對不亞於在地面遭遇到八級地震。

按照銀盟深空探險條例,這種情況下,不能由艦隊指揮官來獨自判斷,所有艦長都提議權,最後由投票來決定艦隊的下一步行動。

「第一,規避風險,留下三艘探險搜救艇進行搜救,艦隊立刻飛行到銀盟信號覆蓋面后,向上彙報情況,由銀盟來決定接下來的行動。第二個選擇,就是由我們就地進行搜救行動,主要目標,就是這顆行星,大家應該都明白,深空遇險,時間就是生命。」

中將的話音落下,之前進行的討論就變得更加尖銳起來。

其實,大多數艦長更趨向於規避風險的第一方案,沒人想正面危險,在場,沒有人敢說自己比魯魯特更謹慎,而魯魯特已經失聯,證明了風險巨大,各種可能性都有,從可以湮滅整支艦隊的星際風暴到扎戈族……

而且,如果真的墜落到那顆行星……

相信結果只會更加糟糕,救援也有難度。

只是,荷布最後說的話,也觸動了人心的柔軟面,宇宙深空,人類信號無法即時覆蓋的陌生星域,遇到危險,搜救開始的時間越早,活下來的可能性越大,大家都是艦長,沒人能保證自己永遠不會遇到難關,今天自己選擇了規避風險,也許,輪到自己時,別人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失陷深空,孤立無援,是最恐怖可怕的事情。

不少艦長都看著荷布中將,但是,中將那張僵硬的臉上,看不出更傾向於哪個選擇,中立嗎?

激烈的爭論中,艦長們分成了三派,一派堅持回歸,讓銀盟派出更強大的艦隊來處理危險,另一派希望能立刻開始全力的救援行動,第三派,是不想承擔責任的中立派。

彼此之間,爭論不下,激進和保守,各有理由。

「將軍,我有幾句話想說。」就在這時,一個清冷的女聲響起。

荷布轉頭一看,「蒙恬代艦長,……請說。」

蒙恬清冷的臉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靜,聲音也很平和,「在場的諸位都是我的前輩,我想大家應該已經感覺到不對勁,探險船和巡邏艦的失蹤並不完全是常規的物理現象。」

(第一更送到,第二更稍後,求一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