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戰風暴 科幻小說

星戰風暴 第六十二章教育老虔婆

作者:骷髏精靈

本章內容簡介:的時候要誠信一點,不要既當婊子又立牌坊,阿斯蘭沒那麼牛逼,迪達星更不缺合作者。」 卡莎文從出生。到成為相這麼多年,就從來沒被人這麼罵過,當時腦子都暈了,臉色赤紅,多年的城府差點就瓦解。 ...

木森長老的笑容收斂了,「卡莎為女士,請注意你的身份和言辭,王錚是我們迪達星的貴人,他拯救了迪達星,就有權利代表迪達星,這位葉紫蘇小姐就是他的代言人。yanKuAi追書必備」

「哦?」卡莎文打量著葉紫蘇,「你是不是覺得他能做到這一步會讓我很吃驚,很有成就感是嗎?」

「卡莎文相,我沒有那個意思,王錚和愛娜是真心互相喜歡對方,而且這一段美好的緣分,請給王錚一個機會證明自己。」

葉紫蘇說道。

嚴小穌握著拳頭,媽的,太囂張了,太囂張了。

卡莎文的眼神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嘲諷和譏笑,「緣分?你回去轉告王錚,像他這種人無論走到什麼位置都配不上阿斯蘭皇室的一根頭,上一次只是警告,下一次不僅是他,連他周圍的一切都會摧毀1

卡莎文淡淡的望著木森,「木森總督,迪達星的展和安全事關重大,希望你認真考慮一下,就目前國際上的口碑,阿斯蘭是最好的,無論亞比坦,還是馬納拉索,他們都是以吞併迪達星為目的。」

木森長老依然很平靜,這位智者的耐心確實乎想象。

葉紫蘇有點激動,「為什麼,難道出身就那麼重要嗎。」

卡莎文笑了,淡淡的望著葉紫蘇,「像你們這種人,更合適,不要奢望永遠不可能的級別。」

嚴小穌真想狠狠揍這臭婆娘一頓,換任何一個對象早就爆了,但是他必須忍,這事關王錚的幸福,他和葉紫蘇偷偷摸摸做這件事兒,就是希望可以犧牲利益獲得一個機會。只是有點對不起迪達星的居民。

「卡莎文相,……」

嚴小穌剛一開口,卡莎文就不耐煩的擺擺手,好像嚴小穌就是垃圾一樣,她連正眼都不願意看,「閑雜人等就不用說話了。一點規矩都沒有。」

林迴音臉色蒼白,她可能做了一件最不該的做的事兒。

虛影晃動,一個身影出現。

修鍊完的王錚本來打算做閃避測試,卻意外的收到了林迴音的天訊,說是一個秘密會議讓他旁觀,很可能是大好事兒!

王錚很好奇,還以為愛娜來了,沒想到是這麼一幕。

葉紫蘇和嚴小穌也驚呆了,他們做夢也沒想到王錚會出現。

拉拉杜維驚喜的走到王錚身邊。蹲在王錚身邊,王錚輕輕摸了摸拉拉杜維的腦袋,這一幕,給了卡莎文和史迪很深的震動,泰坦近乎就是迪達星的神,原始人對於精神領袖的崇拜是不動腦子的。

王錚淡淡的望著卡莎文,「臭婆娘,你真的很把自己當回事埃聽清楚了,就算你跪在我面前。我也不會跟阿斯蘭皇室再有任何瓜葛。」

王錚說的斬釘截鐵,「還有,以後談生意的時候要誠信一點,不要既當婊子又立牌坊,阿斯蘭沒那麼牛逼,迪達星更不缺合作者。」

卡莎文從出生。到成為相這麼多年,就從來沒被人這麼罵過,當時腦子都暈了,臉色赤紅,多年的城府差點就瓦解。

「好。好,……木森總督,這就是你們的談判態度1想罵人,卻忽然有點詞窮,習慣性的又想用地位壓人。

「呵呵,卡莎文相,其實我剛剛就想說了,但我的人類語言不太好,不知道該怎麼罵人,我見過貪婪的,不過卻沒見過像你這樣又貪婪又無恥的,阿斯蘭人也不過是普通的人類,為什麼,憑什麼,你的自我感覺就那麼良好呢?」

木森依然帶著微笑,不過這位迪達智者的人類語言掌握的相當好,罵人都不帶髒字的。

從一開始卡莎文就擺出了高人一等的姿態,好像能和她見一面是多麼的榮耀。

「木森長老,迪達星將被列為阿斯蘭不受歡迎的國家1卡莎文怒道。

木森無所謂的擺擺手,「真是太感謝了,史迪先生,你被驅逐了,回去之後收拾一下行禮吧,迪達星不歡迎阿斯蘭人,另外關於重力能量礦的分配我們也將重新考慮。」

卡莎文怒衝冠,最後憤憤一擺手,影像砰的一聲消失。

林迴音面色蒼白,她沒想到會是這樣,母親說的時候還說是要和迪達星聯合,這個項目對阿斯蘭非常重要,她就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以為這會是王錚的一個機會。

「我……沒想到會是這樣……」林迴音快哭了。

王錚的表情卻很平靜,「迴音,這是最後一次這樣稱呼你,謝謝你,一切一切,還有,幫我跟她說一聲,對不起。」

最終還是他先鬆手了,人生不如意十之**,無論怎麼侮辱他,甚至威脅到生命,他可以忍,可是有些人,有些事兒是不能碰的。

嚴小穌也是一臉的蒼白,「老大,其實……」

嚴小穌是想說,他們沒事的,皇室就這個脾氣,忍一忍就過去了,他很清楚兩人走到這一步是多麼不容易。

王錚笑了笑,「我可以死,但誰也不能侮辱我的兄弟,誰也沒有個資格。」

一個失去尊嚴的人,已經不能稱之為人。

只是這笑容,哪怕是拉拉杜維都看得出是多麼的難過卻又那麼堅決!

王錚的影像消失了。

美麗的泡沫雖然一剎花火

你所有承諾雖然都太脆弱

愛本是泡沫如果能夠看破有什麼難過

再美的花朵盛開過就凋落

再亮眼的星一閃過就墮落

愛本是泡沫如果能夠看破有什麼難過

為什麼難過有什麼難過為什麼難過

全都是泡沫只一剎的花火

你所有承諾全部都太脆弱

而你的輪廓怪我沒有看破才如此難過

相愛的把握要如何再搜索

相擁著寂寞難道就不寂寞

愛本是泡沫怪我沒有看破才如此難過

在雨下的泡沫一觸就破

當初熾熱的心早已沉沒………………

林迴音已經泣不成聲……

嚴小穌和葉紫蘇想要聯繫王錚,卻怎麼都聯繫不上,人也找不到。

兩人對王錚太了解了,尤其是嚴小穌,骨子裡,王錚比他還固執。自己當初和安美分手的時候哭的死去活來,很長一段時間都過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們還真是難兄難弟,他遇到的是極品岳母,王錚遇到的是更極品的姑母。

望著擔心的葉紫蘇,嚴小穌搖搖頭。「我想老大是想一個人安靜一下,他不會有事的,紫蘇,你先回去吧,我一有消息會聯繫你的。」

林迴音是好心辦了壞事啊,也許,這也不能說是壞事,這是早晚要面對的。

嚴小穌可以容忍安母看不起他,他臉皮厚。忍忍就過去了,但是他無法容忍安母侮辱他的父親,人沒有辦法選擇出身,他感謝他的父親把他養大。

王錚的生活中,沒什麼親人,嚴小穌他們就是王錚的親人,如果作為一個人連這個底線都沒了,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王錚明白這一點。他沒看到也就罷了,但是看到了。那就是必須要做出決斷了。

對愛娜,他只能說,對不起。

聖徒世界,閃避試煉,試煉大殿的人有種快要瘋的衝動,尤其是那些有強迫症的。

一個帶著黑鐵面具的人在已經在閃避試煉中堅持了一個小時了。

堅持十分鐘不要被彈球擊中。就算過關,似乎半個小時就是完成了。

石柱的名字已經改成了黑炭,但是他依然沒有停止的意思。

一個接一個的彈球告訴轟向他,但是每一個都像是擦著身體過去,間不容。可是就差這一點卻怎麼都打不到。

王錚的眼睛就這樣看著一個一個的攻擊從眼前過去,從身邊過去,這是極限的臨界,只有這樣可以讓他瘋狂的大腦停下來。

極限中的極限!

轟隆顱…

瞬間無數的光球連貫轟向王錚,一旦被極光球命中,直接就會打穿身體,這已經是這個試煉的極限了。

以前都是試煉不放過試煉者,天知道,竟然遇到有不放過試煉本身的。

所有人的瞳孔極限放大,觸手菌就在人群之中,已經瞠目結舌了。

見過瘋子,沒見過這麼瘋的,這是絕殺,絕對不可能躲過,以人類的身體和反應。

蹭蹭蹭蹭……

電光火石步伐,面對迎面而來的封鎖性設計,王錚的身體像靈蛇一樣扭曲,步伐更是詭異莫測,靈動急轉。

噌……

一片光球攻擊落空,王錚靜靜的站在那裡,所有人都痴獃了,這也能躲的過?

徹底的極限,完完全全的極限,觸手菌的眼珠子可以看得很清楚,有十多個光球幾乎都是擦著臉過去的,但是黑哥好像是要把光球看清楚一樣,似乎每一次都有一個停頓,但是腳下的變幻,卻有一種可以讓對手自殺的衝動,完全無法把握。

轟……

試煉場光芒四射,閃避試煉被硬生生打破,變成了常規的訓練常

聖徒世界自動判定,當一個試煉不存在考驗價值的時候就會變成常規訓練。

王錚在這裡折騰了一個多小時,試煉場終於撐不住了。

王錚在等待,等待更爆裂一輪的來襲,可是……試煉竟然結束了……

他心中依然存在很大的情緒無法泄出來。

王錚點開了決鬥場的選項。

試煉場的人一看這個帶著黑鐵面具的變態要決鬥立刻來了精神。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