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章魔方

作者:骷髏精靈  |  更新時間:2013-12-17 09:14  |  字數:3131字

人類歷史上向來不缺乏偉大的科學家,他們改變了世界,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馬克·休斯的反物質推進器,會恩斯的上帝粒子,當勞倫·李的曲速理論出現,人類朝著夢想邁進了一大步,正式進入了星際大航海時代,探險和星際殖民成了人類最主要的慾望。三百年間,戰亂和平再戰亂,最終銀河聯盟成立,人類進入了新的秩序。伽利略太空科學研究站,這是銀河聯盟S級研究站,也是目前擁有的距離銀河之心最近的研究站,旨在研究與平行空間的鏈接。「博士,議會駁回了我們的資金請求,要中止魔方研究計劃。」研究站內,科學家們正圍著白鬍子老頭,年紀雖然很大,但是精神矍鑠,一頭銀髮也顯得熠熠生輝,聞言,老頭立刻破口大罵,「這幫豬玀,就知道錢錢錢,科學是上帝,是偉大的,萬能的,怎麼能用錢來衡量!」周圍的科學家最小的也五六十歲了,也是哭笑不得,他們也很無奈,畢竟二十多年了絲毫沒有進展,被關閉是遲早的事兒二十年前,一位默默無聞的空間物理學家艾倫·圖科發表了他的一片論文——平行空間當量對接理論,當時這篇論文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人類的科技雖然已經很發達,但平行空間對於人類依然像是月球對於遠古人一樣神秘,但是一個財團支持了艾倫·圖科的研究,組織了一個探險隊,人類能到達的距離銀心最近的伽利略星域捕捉了一個神秘的魔方。這個消息瞬間轟動了整個銀河聯盟,艾倫·圖科也被譽為將要改變人類進程的第五人,享譽整個銀河聯盟,但是消耗了二十年的時間,研究毫無進展,那所謂的魔方雖然堅固無比,可是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也沒有反向科技提供,謠言四起,有人說這是艾倫·圖科和某知名商會的一次雙贏炒作。研究站將被關閉,所有資料也將被封存,科學家們將被解散,而艾倫·圖科也將接受聯盟調查。艾倫平靜著望著士兵的野蠻行動,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科學,尤其是偉大的科學,二十年算什麼。「博士,您不能亂走!」一個士兵攔住了艾倫·圖科。老頭眉毛一挑,不怒而威,「老子要上廁所,怎麼,難道我還能長翅膀飛了不成!」士兵也被氣勢窒了一下,放下了胳膊,畢竟眼前這老頭在二十年前可是整個銀河聯盟最紅的人。幾分鐘之後,太空站響起了警報聲,一艘太空船飛了出去,士兵們立刻行動卻被一群科學家攔住了,也是投鼠忌器,這幫人都是聯盟的精英,打傷了誰也付不起責任,就這麼一延誤,那艘小型太空船船體一晃,進入了亞空間。「一群毛沒長齊的小兔崽子就想抓老子!」艾倫·圖科摁下按鈕。十秒後,進入曲度飛行……整個太空站都亂了,一艘艘戰艦飛了出去,如同無頭蒼蠅一樣亂飛亂轉,他們小覷了這幫科學家的瘋狂……聯盟花了十年的時間依然沒有找到艾倫·圖科的行蹤,由於伽利略星域磁暴橫行,小型飛船能夠離開的可能性極低,聯盟也就放棄了繼續花費時間,畢竟這件事兒本身就不光彩,漸漸大家也就淡忘了。遙遠的太陽系,人類的發源地地球,星際移民的好處就是讓地球的環境得以改善,雖然已經不是銀河聯盟最發達的地方,但依然保持著相當高的水準。在一個優美的人工湖的草坪上躺著兩個少年,人手一罐啤酒,地上更是亂糟糟的一堆啤酒瓶,一個長相很敦實,四方臉,大耳朵,脖子上一條閃閃發光的羅斯限量款銀河鏈,足夠一般家庭吃上半年,另外一個少年長相很普通,但是嘴角那若有若無的微笑卻讓人觸目難忘,有種說不出的感覺。「老大,條條大路通羅馬,英雄皆從草根出,軍校算個屁,只要你一句話,咱哥倆就去闖蕩銀河,稱霸天下!」略矮敦實的少年一躍而起,手中的啤酒罐成了麥克風,頗有一種指點江山的味道。一旁的王錚抬腳欲踹,「稱霸個屁,這點小小打擊我還承受的住,不用你安慰我!」亞洲區戰神軍事學院,是地球三大軍事學院之一,同時也是王牌指揮官和機師的搖籃,但是就在不久之前,兩人得到基因測試的結果。嚴小穌六十八,王錚二十八。基因數是對基因的測評,有助於選拔人才,八十分以上就被成為「精英」人類,將來都會成為各階層的佼佼者,六十分是及格,想就讀核心專業,必須起七十以上,其他專業也至少要六十以上,謂之,高效的使用聯邦資源。考戰神學院核心專業有三大部分,基因測評、理論測評、面試,在光明的第一步面前,王錚就轟轟烈烈的倒下了。嚴小穌也無語了,王錚竟然只有二十八分,多少年了,就沒聽說過還有低於四十分的,這跟動物差不多了。「老大,肯定是機器出問題了,要不在去測一次吧!」嚴小穌說道。「沒什麼大不了的,軍校也不是唯一的選擇!」王錚自嘲的笑了笑,哪兒有那麼巧,只有他一個人出錯。記得小時候第一次看到聯邦的機甲徵兵廣告,王錚就被那威武的場面吸引了,並以此為目標,結果現實根本不給他嘗試的機會。嚴小穌也是無法相信,二十八的基因數,別說軍校了,就是報名當義務兵都不一定合格,這是生生扼殺了王錚的夢想,但這事兒誰也幫不上忙。「對了,我有個事兒要拜託你!」嚴小穌坐直了,一臉認真。「說吧,不要裝嚴肅。」嚴小穌從懷裡掏出一個香噴噴的燙金信件,「老大,我仰慕葉紫蘇很久很久了,眼看就要畢業,我決定向她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