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百二十二章受襲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殺人犯法?真他娘的有夠好笑的。 林峰準備做完了這裡的事情后,親自去一趟靈域分部幻影堂的總會所,應該不會如此不堪的埃 靈域分部幻影堂的現狀,讓林峰不自信,林峰在內心面,暗自悱惻。...

林峰嘴角輕輕上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他漆黑的雙眸,盯著紅髮青年,冰涼的說道:「我可不會滾開,要不然,你先來滾一個給我看一看?」

「媽的,你一個不長眼睛的愣頭青,看來不給你一點顏色嘗一嘗,那是不行了。」

紅髮青年揮出右拳,朝著林峰的臉頰上,便轟了過去。

嘴角上,滿盈著一種不屑的笑顏,在他眼裡,面前的林峰,身子削瘦,膚色倒是長得挺白的,地道是一個小白臉的樣子嘛!

「啪1

一道聲音,林峰的手掌,在擋住了紅髮青年拳頭的同時,手掌快速濃縮了起來,將紅髮青年的拳頭,便牢牢的包裹在了他的手掌中。

隨出手掌的不停收緊,林峰的手掌里,便發出了一陣陣滲人的「嚓」聲。

紅髮青年背脊,彎成了一張弓,額頭上,充溢了一層層密密麻麻的冷汗,臉上的臉色,痛苦之極,喉嚨裡面,更是發出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叫喊聲。

「啊1

林峰握緊了紅髮青年拳頭的手掌,抬起腳來,猛地,便踹在了紅髮青年的肚子上,紅髮青年的身子,似乎是一個足球般,不停的朝著遠處翻滾而去,直到碰在了街道邊上的一堵牆上,才停止了下來。

「看來還是你比較穩妥。」林峰渾然不在意的說道。

紅髮青年感應到自己右手上的骨頭,已經全部斷裂了,全身上下,也似乎散架了一般,他好歹也算是一個大人物,平常哪裡受到過這樣的氣?

紅髮青年忍著身子上的痛苦,便吼道:「你們給我上,給我砍死他。」

另外四名青年,聽到紅髮青年的號令后,便手中提著砍刀,立馬朝著林峰牢牢的逼了過去,四把砍刀,便從四個不同的角度,朝著林峰的腦袋砍了下來。

當四把砍刀的刀刃,離林峰的腦袋,只剩下一厘米的時候,無論那四名青年身子里,使出多大的勁來,再也無法砍下來分毫了。

剛才在四把砍刀,朝著林峰的腦袋砍來的時候,他身子裡面的力量,就釋放了出來,伸出右手,將四把砍刀,發出??發出在了他自己的手掌中。

林峰將四把砍刀穿插在了一起,揉成為了一個鐵球的形狀,嘲笑道:「連砍刀都拿不穩。還學人出來砍人?」

「砰砰1

四腳踹將那四名愣愣的,站在原地的青年,也踹倒在了地上,和這一些小地痞過招,對於林峰來講,簡直是大材小用了,就似乎是殺雞用牛刀的樣子一般。

剛才那一名身子滾到牆邊的紅髮青年,在見到林峰的力量后,曉得自己今天是踢到鐵板上了。

「小子,你不要太自得了,你曉得我們是什麼人嗎?我們是……唔唔唔……」

在紅髮青年說話間,林峰就走到了他面前,直接抬起腳來,踩在了紅髮青年的嘴巴上,鞋底板在紅髮青年的嘴巴上,用勁的蹭來蹭去的。

「我管你是什麼人呢!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照打不誤。」林峰聳了聳肩膀說道。

刺焉,從遠到近,傳入了這一條街道上,這家酒樓的老闆這才反應了過來,走到了林峰的身邊,提醒道:「峰哥,警察來了,我們還是不要惹什麼麻煩了,你趕緊走吧,靈域如今可能買通了警察1

紅髮青年等人,趁著老闆和林峰說話的空隙,從地面上爬了起來,腳下踉踉蹌蹌的,便朝著遠處跑去了。

林峰的雙眸,即刻變得通紅之極,身影一閃,衝進了人群中,奪過了一把砍刀,在人群中晃悠了起來,速度快到了極致。

林峰相信,自己殺掉靈域的人,絕對不會被抓起來,靈域也是地下勢力,本來就見不得光,而且,還有施正龍在上面罩著自己。

短短一分鐘不到的工夫,這二十幾名地痞,幾乎是全部命喪黃泉了,對於這一幫沒人性的傢伙,林峰根本就不必手下留情。

林峰一馬當先,直接沖向了這些人所在的幻影堂。

幻影堂是靈域的分部,林峰想要獨自一人,打下這裡。

假如可以接管靈域分部幻影堂,那麼,林峰便是幫助天元會打了一場勝仗,可以鼓舞人心!

在看到林峰的身影,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眾說紛紛。

紅髮青年身邊的幾名手下,一個個紛紛開口,這一些年來,在靈域分部幻影堂,他們都是變得天不怕地不怕了。

紅髮青年剛想要說話,只感應到眼下一花。

緊接著,脖子便被一股宏大的能量給卡住了,身子被凌空提了起來,雙腿在天空中猛地亂蹬一通。

林峰眼眸中,點燃著一股怒氣,手掌中直接一用勁。

「嚓1

紅髮青年的脖子骨,被林峰給捏斷了,整顆頭顱軟趴趴的,便垂了下來,臨死前,臉上還充斥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已經是死的徹底了。

一旁的四名青年看到詭異的情況呈現,便捏斷了紅髮青年脖子骨的林峰。

他們一個個雙腿發軟了,內心面想要立馬轉身逃走,但是雙腿,卻不聽大腦指揮了,只是全身,打顫的站在了原地。

「請您放過我一馬。」

其中一名青年,斷斷續續的開口求饒道,他可不想變成一具冰涼的屍身。

林峰看了一眼那一名說話的青年,沒有多說廢話,直接扭斷了對方的脖子。

「你不可以這麼做,殺人是犯法的,你要去下地獄的。」

「對,殺人是犯法的,你這麼做,就等於是自掘墳墓。」

殘存的三名青年,嚇得褲襠裡面,流出了黃色的液體。

過去,他們作為靈域分部幻影堂成員的咄咄逼人,在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假如靈域分部幻影堂,全部是這一類貨色的,那麼,林峰不管也罷。

「嚓。」

伸出手又扭斷了兩個人的脖子。

這一些痴人,只有自己死到臨頭的時候,才會覺悟。

從前,死在他們手裡的人,不曉得有多少了,殺人犯法?真他娘的有夠好笑的。

林峰準備做完了這裡的事情后,親自去一趟靈域分部幻影堂的總會所,應該不會如此不堪的埃

靈域分部幻影堂的現狀,讓林峰不自信,林峰在內心面,暗自悱惻。

不曉得靈域分部幻影堂如今的這一種環境,過去,在他的管理下,靈域分部幻影堂,發展的繪聲繪色的。

林峰的手掌扣上了最後一名青年脖子的時候,從酒吧裡面,便走出來了十來名男人,其中帶頭的一名男人身子碩壯,左邊臉頰上,有一條深深的疤痕。

當他看到地上躺著的紅髮青年等人的屍身後,皺了皺眉頭說道:「敢問兄弟,我們靈域分部幻影堂,是何處得罪了你?這裡終究是靈域分部幻影堂的地盤。」

「嚓。」

回答蘇皓的聲音,是脖子骨斷裂聲,林峰將扣在手掌中的青年往旁邊一甩。

拍了一下掌,雙眼這才看向了蘇皓,冷聲說道:「這一些人渣,罪該萬死,不要認為你們靈域分部幻影堂,便可以在這裡面一手遮天了。」

假如面前的蘇皓也有其中,林峰不介意也把他送去見閻王爺。

「我看你是存心來找事的吧?」蘇皓額頭上,青筋暴起。

紅髮青年只是蘇皓手底下的一名小頭目。

蘇皓身後的十來名壯漢,喉嚨裡面,便放蕩的「哈哈」大笑起來,他們這一些人,可是蘇皓手底下的親信。

誰也指揮不了他們,他們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靈域分部幻影堂成員可以相比較的。

蘇皓大手一揮,說道:「你們不必給我留活口,把這一個膽敢來幻影酒吧鬧事的王八蛋,直接奉上西天去。」

十來名壯漢晃悠著拳頭,朝著林峰的身上砸去。

那十來名晃悠著拳頭的壯漢,陡然間身子停頓住了,身上好像被一股宏大的能量抑制著,使得他們的身子,再也寸步難移分毫。

「砰砰砰。」

跟隨著林峰外放的力量加大強度,那十來名壯漢,似乎感應到了身上被壓了一座山一般沉重,身子支撐不了這一股能量,紛紛跌倒在了地上。

林峰連一根手指頭都沒有動,就直接將這十來名壯漢,給打倒在地了。

蘇皓看著面前詭異的畫面,嘴巴輕輕伸開,他想不清楚,林峰明明就還沒有出手,他的手下,怎麼就全部倒地不起了?

不過,蘇皓好歹也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他曉得對方也是混地下勢力的人,很可能是天元會的高手。

「我無論你是多麼強大的高手?我蘇皓今天就來會一會你。」蘇皓扭動著胳膊,身上的戰意澎湃。

可是,下一秒鐘。

林峰的身影,就呈現在了蘇皓面前,一雙白凈的手掌,扣住了蘇皓的喉嚨道:「就這一點力量,也敢說要送我上西天?我看要上西天的人,是你們才對。」

蘇皓感受著脖子上的冰涼,背後上不斷的冒出冷汗,此刻,他連身子裡面的戰意也消失了。

面前這個人的手段,簡直凌駕於人類的局限,口中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道:「你殺我可以,不過,希望你放了他們。」

蘇皓手底下這十來名親信,跟著他已經有許多年了,平常,蘇皓沒有把他們當做屬下對待,而是當成為了自己真實的兄弟。

而且,這一些人,許多次都在蘇皓危難的時候,不顧生命的挺身而出,做兄弟的就是應該要為對方著想。

蘇皓還是一個特別重情誼的人,至少,對他的兄弟是這樣的,所以他的這十來名親信,也才會對他坦誠相見的吧!

看到蘇皓臉上的神色,倒不是在故弄玄虛,林峰鬆開了手掌,說道:「算你還是一個講情義的人,光憑這一點,我就沒有理由殺你了。」

終究,假如林峰接管了靈域分部幻影堂,那麼,以後的靈域分部幻影堂,尤其需要像蘇皓這樣的人,蘇皓雖然以前是靈域的人,但是,也只是小頭目,林峰只要給他足夠的好處,便可以拉攏過來。

蘇皓沒有想到林峰會放了他,怔怔盯著林峰片刻,才問道:「你來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變亂?」

「來接管靈域分部幻影堂。」林峰簡單清晰的回答道。

「什麼?」

蘇皓的嘴巴張的大大,可以塞下一顆雞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