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一三章辦公室曖昧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她的話雖然隱蔽,辦公室的幾人,卻都清楚,便產生了無窮的聯想。 雖然都知道施萱是被逼無奈下的絕地還擊,但看向林峰和秦瑤的眼光中,都帶著一分異色。 始終以來,都沒有人猜疑秦瑤真會有什麼事,...

不管怎麼,他都是任蝶名義上的男朋友,她便是脾氣再大,對他,還是有所顧忌,說話也是留一定餘地的。/../

這一次,林峰一直跟袁紫衣,以及其他幾女在一起,便引來了任蝶的不滿。

「是嗎?我看你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挺享受的嘛。」

對袁紫衣的手段,任蝶是相當了解的,看著林峰,便問道。

「誰說的!我願意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也比和紫衣來得好。」

對此,林峰據理力爭,和袁紫衣在一起,總是出現這樣或那樣的狀況,他的小心肝真是受不了。

「哦?紫衣好歹也是一個大美女,你這麼說她,也太不給人面子了吧?」

林峰如此立場,任蝶雖然有一些替袁紫衣叫屈,可卻鬆了一口氣。

畢竟,林峰和袁紫衣的機會多著呢,而袁紫衣又對他有一些意思,使他們乾柴與烈火燒了起來,她就麻煩大了。

「不錯,紫衣是一個美女……」

對於袁紫衣,恐怕極少有人將她當正常女人看吧,至少,在他們天元集團,絕對如此。

袁紫衣最近來到了天元集團,個性張揚,許多人都倒霉了。

「這是你親口說的,可不是我委屈你呃……」

看到任蝶那笑容,林峰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面色靜靜一變道:「你想做什麼?」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只是想知道,紫衣要是知道你這麼評價她,不知她究竟是何種感想?」

「別……」

林峰想都不必想,就知道了,任蝶將他的話,原封不動地轉告給袁紫衣,他會死得多麼慘。

「蝶兒,家裡這一個月的衛生,我都包了,好不好?」

林峰一時嘴快,沒想到任蝶和袁紫衣的關係,可憐兮兮地說道。

「下禮拜一,我也做1

為了防止袁紫衣的雷霆風暴,林峰什麼都只得生受了。

「哎1

任蝶看著林峰,靜靜嘆了一口氣。

「你丟得起那個臉,我可丟不起,反省的事,就罷了。你要我不告訴紫衣也成,你得記著,以後咱倆的事情,小事,我做主,大事嘛,也還是我做主?做主。」

被任蝶捏住了命脈的林峰,只得喪權辱國地出賣了主權。

在任蝶那一片快樂的輕笑聲中,兩人便一起離去了。

來到公司,林峰忍不住先去市場部轉了一圈。

林峰還真有一些懷念這間帶給他無盡喜悅的美女辦公室了。

另一方面,他也想看一看,任蝶的爆料是否屬實,施萱是不是真的不喜歡戴胸罩。

天元會市場部的幾位美女都已經在坐,自從前次被林峰虐了一番后,所有人都不敢再調戲他。

見她們如此,林峰暗自一笑,看來他也和袁紫衣一般,已經有一些餘威了埃

林峰徑直來到施萱的辦公桌前,仔細地打量起她來。

想起她們幾女昨晚爆出的那一些事情,施萱自是明白林峰在看什麼。

她那一張漂明的臉蛋,不禁靜靜有一些泛紅,想要還擊,卻鼓不起那一個氣勢,相較於其他女人,施萱的臉皮,真是薄了很多。

林峰看了片刻,發現果然如任蝶說的那般,施萱的襯衣底下,真的沒有胸罩的痕,便低頭在施萱耳畔道:「施萱,咱們呆在一起那麼久,我怎麼就沒發現呢?看來還是觀察得不夠仔細啊1

自己的私密被林峰發現,施萱通體都不安靜了,她內心不禁將任蝶里裡外外,都罵了一個遍。

施萱的臉有一些發熱,卻故作悄然地,白了林峰一眼道:「林峰,我告訴你,千萬不要學任蝶那個女流氓,別破壞你在我心中良好的印象。」

「是嗎?施萱,你對我的印象有多良好?這可要了解一下。」

「你……」

對於林峰的步步緊逼,施萱不禁氣結,正在這時,她臉上呈現出一絲欣喜,因為,她看到了救星啊!

這時,秦瑤走進了她們的辦公室,林峰有時雖然放縱,可在秦瑤面前,卻始終是矜持的,所以,此刻看到秦瑤,施萱有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

「瑤兒,瑤兒……」

秦瑤一進來,施萱頓時就打起了吆喝。

「施萱,你是不是有什麼事?今天的嘴這麼甜了?」

秦瑤是何許人物,她的眼睛洞若觀火,施萱喊她的語氣,與平常比較,多了一分期望的顏色。

秦瑤一過來,施萱就鬆了一口氣,她就不信,在秦瑤面前,林峰還敢胡言亂語!

「哪裡,瑤兒,這不想你了嘛。」

「施萱,你是想男人了吧?咱們昨天凌晨,不還聊過嗎?」

對於施萱的胡話,秦瑤啞然。

從看到秦瑤的那一刻起,林峰就沒有再與施萱玩笑,一切的心思,都放在了秦瑤身上。

「瑤兒,你知道就好了,不要說出來,施萱雖然臉皮厚,不怕什麼,可咱們怎麼也是她的老朋友,總得給她留一點面子吧。」林峰也合起秦瑤來,便說道。

「你們這是聯合一氣,重色輕友……」

林峰剛調戲過她,秦瑤後腳一來,便說這樣的話,施萱不服氣道。

秦瑤看施萱被打擊得毫無還手之力,林峰和秦瑤不禁都笑了起來。

這施萱和任蝶合作,一貫是很倒霉,此刻,在他們手中吃癟,兩人都有一種風水輪流轉的感覺。

見林峰和秦瑤笑得歡,施萱自是不願意就這樣認輸,眼睛一轉道:「瑤兒,林峰,你們兩個越來越默契,恍如還真像有那麼一回事兒了。」

施萱這話,藏頭露尾,但對林峰和秦瑤、袁紫衣的傳聞,他們天元集團皆知。

所以,她的話雖然隱蔽,辦公室的幾人,卻都清楚,便產生了無窮的聯想。

雖然都知道施萱是被逼無奈下的絕地還擊,但看向林峰和秦瑤的眼光中,都帶著一分異色。

始終以來,都沒有人猜疑秦瑤真會有什麼事,有時略有提起,也只是戲謔而已,沒人當真。

她們本來是懷著看戲的心理,卻沒想到秦瑤,居然祭起了袁紫衣的大旗,回顧起任蝶的往事,幾人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施萱也不例外。

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秦瑤坐下之後,不禁靜靜有一些入迷了。

而秦瑤這個時候,感覺到林峰有好幾個女人,不禁心中一酸,哭了起來,見秦瑤抽泣,林峰倒是慌了,靜靜地拍著她的肩膀,柔聲安撫道:「瑤兒,以後,我會照顧你的,不會讓你受到壓迫。」

林峰不說還好,一旦提起,她更是悲從心來,哭得一塌糊塗。

林峰嘆了一口氣,靜靜地撫著她的秀髮,在他的撫弄間,秦瑤的頭也自然靠向了他的身邊。

秦瑤身心俱碎,無暇顧及其他,剛開始的時候,林峰也只是無言地給她安撫。

但是過後,林峰終於清楚非常,待他看清,內心不禁吸了一口寒氣。

本來,秦瑤坐在她的辦公桌前,而林峰站在她身邊,秦瑤將身子靠向林峰,她的頭也就正處在林峰腰下的位置,林峰乃至於還明顯感受到,秦瑤的臉蛋,不時地觸碰著他那玩藝兒。

更要命的是,秦瑤還無所察覺,她的頭始終在動,恍如想尋求最佳姿勢,這樣一來,那致命的摩擦,讓林峰那邊不能自制地延長起來。

這一種勢態,自然會讓人展開最充實的聯想,那一切男人最憧憬的感覺,若讓秦瑤實施,那該是怎麼的滋味!

秦瑤開始感覺不到什麼不同,可林峰堅韌如鐵之後,秦瑤這時候,便發覺出了不對,想要離開,卻發現他的手竟按著自己的頭。

她略一使勁,離開之後,返來一看,正看到那讓她羞死的一幕。

想到她在那裡停留了良久,秦瑤不禁羞憤欲絕,該死的!自己居然在他那裡磨蹭了那麼長的時間!

秦瑤忙站了起來,退後幾步,一臉警惕。

秦瑤的反應,林峰苦笑不已道:「瑤兒,你可別怪我,方才可是你自己靠過來的。」

「別說了1

秦瑤自然不會再去回首那一些細節,只是想一想,她就有一些噁心,氣洶洶地道,「林峰,你給我老實點,不然,我……」

秦瑤想說狠話,可卻發現,沒有什麼能對林峰構成實質威脅。

這個時候,他真的沒想要對秦瑤怎麼樣啊!

但是方才那一種場景,哪個男人要是沒有反應,要麼是太監,要麼是同性戀!

看著秦瑤那嬌艷欲滴的小嘴,林峰暗自吞了一口唾沫,無奈地說道:「好,我閉嘴,行了吧?」

說話間,其內心卻有了主意,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試一試自己瑤兒那小嘴的滋味。

即使如此,秦瑤怎麼都不肯離林峰再近一些,好像他身上有最可怕的瘟疫一般。

沒過多久,秦瑤就將林峰趕了出來,等她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那一張臉蛋,早已經變得緋紅。

想到方才的場景,秦瑤的心,便怦怦地跳了起來,靜靜喘著粗氣。

天啊!怎麼會這樣?搞清狀況,秦瑤的內心,便無力地呻吟起來了。

林峰走出秦瑤的辦公室,神情有一些恍惚。

經此一來,其內心更是下定決心,不管怎麼,都不能讓自己的瑤兒逃脫!

「林峰1

直到身後傳來了一聲大呼,林峰才回過神來,返來一看,卻見到袁紫衣正站在他身後,臉上便稍微有一些慍怒。

林峰在這時,便不自覺地走向了自己的辦公室,途經袁紫衣的辦公室時,好幾天沒看到他的袁紫衣,自然想問一番。

誰知道,袁紫衣喊了好幾聲,林峰理都沒理,無奈之下,袁紫衣只得走出她的辦公室,在林峰背後大呼了兩聲。

「啊?紫衣……」

林峰愣了兩秒,才徹底反應過來了。

「你在想一些什麼呢?」見到林峰那麼入迷,袁紫衣便布滿了猜疑地說道。

林峰自是不敢真說,若讓袁紫衣知道他在想怎麼享受秦瑤的嘴巴,不把他折磨死才怪。

「紫衣,我在想關於天元會的事。」轉念間,林峰就有了話語。

「哦?」

聽到這話,袁紫衣卻是放下心來。

「那你有什麼好主意沒?」

看到林峰的著急神色,袁紫衣眼中,便浮現出了一絲憂慮。

事到如今,林峰只想矇混過關,因此,靜靜搖了搖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