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一二章陳宇的自取滅亡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會是如此,他笑了笑,說道:「?:「我給大家十分鐘時間思考,十分鐘后,希望所有人都能給我一個答案,在此期間,有何問題,你們也可以提出來。」 現場安靜了片刻,一位老大開口問道:「假如我們歸順你們天...

看到柳老爺子,幾個老大紛紛交頭接耳的說了起來。

「峰師弟,這便是柳欣的爺爺,柳老爺子嗎?」

秦濤略顯吃驚的問道,儘管前一些日子,他查過柳欣的資料,知道柳家在武林中,勢力龐大,但他依舊不敢相信林峰竟然能請來柳老爺子,列入這一場戰爭。

「沒錯。」

林峰答覆道,接著,又囑咐身邊的柳欣,坐到對面那個離大門最近的位置。

柳欣也曉得林峰這麼吩咐的意圖,所以二話不說,便朝對面的地方走去了。

在柳欣走出去的同時,林峰也向柳老爺子迎接上去了。

「柳老爺子,你這才剛下飛機,就叫你風塵僕僕趕過來,我真有一些不好意思。」

「呵呵,林峰,在我對面,你也用不著說這一些客氣的話吧,今天這一種緊張的日子,老頭我又豈有不來之理。」

柳老爺子隨和地擺了擺手說道,說著,他便向林峰的方向走去了。

此時,座位上的各位老大已經徹底沒有了一點底氣。

試想,就連秦濤和柳老爺子這樣的大人物,在這一個年輕人對面,都客氣非常,沒有絲毫架子,不問可知,這一個年輕人絕對不是簡單人物。

就在兩人攀談之際,林峰走到王麟跟前,將嘴湊到他耳旁小聲說了兩句。

王麟眉頭一皺,不過仍是答應了一聲,就轉身朝門口走去。

回到位置上,林峰向老大們掃了一眼,悠然說道:「如今,我們天元會有柳家,秦家,天元會幾大家族支撐,我們和靈域孰強孰弱,想必大家內心,也都有數了吧?」

很明顯,在場的老大們,都有一些動容了。

片刻沉寂后,一個老大一馬當先的站起身,堅定地說道:「林峰老大,我們幫會願意歸順你們天元會。」

很明顯,林峰會前那一番蠱惑的話語起了效果。

緊接著,其餘幾個人,也趕緊表態。

除了這幾人以外,其它人都沒敢冒然做出決定。

林峰早已經猜測會是如此,他笑了笑,說道:「?:「我給大家十分鐘時間思考,十分鐘后,希望所有人都能給我一個答案,在此期間,有何問題,你們也可以提出來。」

現場安靜了片刻,一位老大開口問道:「假如我們歸順你們天元會的話,不知林老大將會給我們哪一些利益呢?」

其它幾人也都是一臉期待地看著林峰,很明顯,他們今天會坐在這裡,最為關注的也恰是這一個問題。

「我們天元會,不會給你們任何利益,但也不會從你們這裡拿走一些什麼。」林峰答覆道。

對於林峰的答覆,眾人好像都不怎麼高興,因為他們沒能從天元會這裡得到任何好處,然而,卻要服從天元會,這怎麼看,都是虧損的。

林峰好像看出了這一些人的想法,笑了笑說道:「儘管我不曉得靈域給了你們什麼好處,然而,在靈域眼裡,你們只不過是一顆用完就丟的棋子罷了,你們就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你們覺得靈域還會白白養著你們嗎?」

「林峰,那你又如何保證,我們不是你手裡的棋子呢?」

一名比較聰明的老大說道。

「因為我們天元會和他們靈域的差距,靈域的目標,只是為了稱霸整個華夏國北方几省,而我們天元會的目標,可不是這區區的幾個剩」林峰志氣昂然地說道。

「區區的幾個虱…」

這幾個字眼,就像是一道晴空霹靂一般,在眾人耳邊,留下了一道道嗡嗡餘音。

在這一個年輕人身上,眾人所看到的是那一種遙不可及的地步,就是莫旦等人,也未曾揣測,林峰竟然把天元會的目標,定的如此遠。

大廳里一片悄悄,王麟不知何時已經回來,就站在莫旦身後。

而適才,林峰是囑咐他聯繫那一些小弟們,叫他們儘可能的將這一次會議之事散布出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其它勢力,仍舊沒人表態,因為他們尚未看到這天元會的真正能量,他們忌憚靈域的高手。

就在這一刻,門外樓梯上,驀地傳來了一陣倉促的腳步聲,旋即,便見一位看門小弟連滾帶爬地衝進門來,並惶恐不安地叫嚷道:「不,不好了,靈域的人殺過來了。」

眾人一聽到聲音,除了林峰、秦濤、柳老爺子和唐江四人以外,其它眾人皆是驚慌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林峰,我們趕緊從後門撤走吧。」一個老大著急地說道。

林峰向眾人掃過一眼,有一些不悅地譴責道:「慌什麼,對方來幾個人,就把你們嚇成這樣,以後這戰還怎麼打?」

「靈域部下有一支精銳部隊,人手一把武器,我們再不撤,豈不是在這等死。」大鬍子滿臉驚懼地說道。

林峰向大鬍子看去,鄙夷地說道:「陳宇就是帶人過來,也不會朝你們開槍,有至於怕成這樣嗎?」

聽到林峰這麼說,這麼多老大們,卻是安心了許多。

接著,林峰又慢條斯理地說道:「既然你們都想看一看我天元會的力量,那就坐下安安心心地看戲吧。」

這一些老大們,一陣面面相覷以後,便坐回到了位置上,而莫旦和張東也相視一眼,坐了下去,不過,他們臉上仍是寫滿了不安的神色,額頭上,也冒起了細汗。

很快,一陣狼籍而又倉促的腳步聲,自樓梯口響起。

不消片刻,十餘個身穿清一色西服的男子,人手一把槍,衝進了大廳,徑直朝著會議桌這邊衝來,就將林峰等人圍了起來,手裡的槍,也都對準了座上眾人的腦袋。

這一些人衝進門后,樓梯口安靜了片刻。

緊接著,又響起了一道腳步聲,一個身材跟棕熊一樣高大的人,率領著一大群手持刀棍的青年,徐徐走了進來,不用想,也曉得,為首大漢,便是靈域的陳宇。

陳宇走到會議桌前,放眼向座位上的老大們掃了一眼,氣惱道喝罵道:「你們這一群吃裡扒外的東西,老子想今天就斃了你們。」

「果然是一個魯莽的傢伙。」林峰內心想著,臉上卻揚起了笑意。

見陳宇生氣,大鬍子趕緊賠著笑,為自己擺脫道:「陳宇,您別誤解,我們並沒有背叛靈域的意思,只是過來走一個過場而已。」

其它幾位老大,紛紛竊笑大鬍子沒腦袋,就是再笨的人也曉得,既然林峰會這般安靜,淡榷苑降嚼矗那必定早有準備。

陳宇冷哼一聲,今後朝林峰看去,當他餘光觸及到林峰身邊的秦濤和柳老爺子時,神色輕輕一變,不過,他很快又復原常色,看向林峰質問道:「你就是那一個林峰吧?」

「沒想到靈域陳宇,也曉得我的大名,看來我林峰的名聲,還真不小埃」林峰笑著答覆道。

見對方這般處驚不變,陳宇眼裡閃過一絲讚許之色。

「這一種時候,竟然還能這麼沉著,看來你小子,果然是一個人物,儘管我陳宇很敬佩你這樣有膽識的人,然而,你與我靈域為敵,今天就必須得死。」

林峰淡淡一笑,說道:「要殺我林峰,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至少,你陳宇不能做到。」

陳宇哼了一聲,說道:「哼,你沒看到四周正有十幾把槍指著你腦袋嗎?此時,只要我一聲號令,你的腦袋就會成為蜂窩。」

「那就看是誰的手段更快了。」說著,林峰舉起手打了個響指。

僅僅眨眼之間,陳宇的喉嚨上就多了一把匕首,而拿著匕首的恰是柳欣。

在座眾人,全都愕然不已,他們又何曾揣測,從一開始,就一聲不響的那一位美女,竟會是如此鋒利的角色。

縱是身處槍口之下,竟然還能抽身挾持陳宇。

要曉得,這陳宇是一個擁有古武者六層的高手,就連他這樣的高手,也是猝不及防,那對方的能量該有多麼強了。

確實,柳欣的修為也只是比陳宇低了一個層次罷了,不過,她那一身暗殺手段,卻是世間無人能及。

「不想他死的話,都把槍放下。」林峰冷喝道。

自己的手下,被人拿刀指著喉嚨,這一些小弟哪裡還敢不從,紛紛慌手慌腳地把槍,給放在了腳底下。

可就在他們放下槍的剎時,林峰的身影霍然從位置上消失,而接下來的一幕,直叫一切人觸目驚心。

只見一團銀光閃過,四周那一圈,適才放下槍的男子,竟然全都釀成為了一簇簇肉末。

鮮紅的血霧,還在空中飄散著,濃郁的血腥味,急迅蔓延開,作嘔聲此起彼伏。

唐江和莫旦都驚懼的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和眼下這一幕比擬,其他事情,便已經沒什麼觸動了。

而沒見過林峰出手的所有人,都嚇得神色鐵青,此時,他在他們眼裡,林峰就跟妖物一般恐怖。

就是連以殺人為職業的柳欣,看到這一個場景,也不免心驚。

「忘了告訴你們,我林峰從不喜歡被人用槍指著。」

林峰已經坐回到了位置上,身上不染一絲血跡,若要不是為了震懾這一些老大,林峰也不想做到這一種程度。

「跟陳宇一樣的強者。」

牙齒在顫動,陳宇的臉色蒼白如紙。

林峰揚起嘴角,輕輕笑道:「據說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士,只可惜不可為我所用,如此的話,我也留你不得了。」

言畢,林峰向柳欣使了一個眼色。

柳欣眼睛,眨也不眨地將匕首一抹,鮮血猶如噴泉一般從喉嚨上噴洒而出。

陳天龍看到自己的父親死在那裡,除了憤怒之外,還有深深的恐懼。

林峰卻是讓人把陳天龍放走了,他想玩一場貓抓老鼠的遊戲。

所有人都開始佩服林峰了,都已經臣服在了林峰腳下。

林峰迴到了別墅,見到了任蝶。

「蝶兒,你不是說想跟我睡覺嗎?不帶你這麼玩人的,你就忍心把我推到水深熾熱之中嗎?雖然我跟紫衣常在一塊,也不代表我更喜歡她啊1

林峰剛想要碰任蝶,任蝶便不負責地推開了林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