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零九章浴室激情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林峰疑惑地返回來問道。 「林峰,你能不能留下來陪我呢?」 許珍的雙手,緊緊揪著被子,臉上都儘是緊張的神態。 聽到這一番話,林峰整個人剎時,便懵住了。 不過,許珍又趕...

警察認為抓了莫旦等人,憑著靈域強勁的勢力,他們不可能出來了。

可此時,華夏國最大的暴力機構國安局大人物,手握生殺大權,便是這一些天元會的人。

本來,他們這一些黑社會在警察眼裡,連一個渣都不是,殺他們,跟碾死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沒想到現在,這一些天元會的人,竟然成了華夏國最為高端的國安局中人。

警察們離開了,林峰也安靜了。

林峰迴到了別墅,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沒有再去想以前的事情。

待情緒溫和下來以後,他才舉起手,便在門上敲了敲,竟然沒料到,門沒有鎖上。

「莫非是許珍曉得我要來,所以特地開著的?」

林峰內心想著,然後,就不加思索地推開了門。

房間裡面燈亮著,然而,卻不見任何人影,林峰沒有急著進去,而是在門口叫嚷兩聲,沒有人回復。

「莫非不在房間里?」

林峰內心疑惑,一陣猶豫后,他便推門走了出去。

房間裡面有一股幽香,聞著極為舒爽。

林峰一邊向房間裡面走去,一面又叫喚著,然而,卻沒有人回復。

「看來還真不在房間里。」

林峰喃喃說著,正準備離開房間,可就在他轉身之際,餘光竟瞥見浴室里正亮著燈,而且,門也沒有合攏。

遲疑片刻,林峰朝浴室走去。

走到門前,他伸手在門上敲了敲,同時,便又叫喚了兩聲,他探頭朝浴室里看去了。

這一看,差一點把他給嚇一跳,許珍正側在浴室的地面。

「該不會是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滑倒摔暈了吧?」

林峰心中一驚,趕快衝進浴室,抓起許珍的手,便替她把起脈來。

片刻檢查后,林峰總算鬆了一口氣,喃喃說道:「好像只是睡著而已,這丫頭怎麼會躺在浴室里寢息呢?該不會是喝酒,給喝醉了吧?」

看著許珍那妖言惑眾的美艷軀體,林峰只覺得有一些口乾舌躁,而林峰的下面,也是昂起了腦袋。

這可怎麼辦才好呢?

看著地面睡得正熟的許珍,林峰馬上有一些不知所措了,假如抱她去床上,又怕自己會忍不住犯罪,可讓她睡在這裡,晚上氣候涼了,必定會著涼。

思索片刻后,林峰輕輕推了推許珍,被林峰這麼一推。

許珍那本來側的身子,便是一個轉動,竟然仰天躺了起來,如此一來,胸前美景,胯下毫無保留地,便展現在了林峰眼下。

儘管在內心面,林峰正不停在告誡自己要忍祝

然而,他那雙眼,仍是不由自主的向著許珍那一片密林看去,從林峰所處的角度,恰好也可以清晰看到那粉嫩。

林峰的呼吸愈來愈急促,人不知鬼不覺間,他的右手,便已經舉了起來,輕輕顫動著向那兩片花瓣伸去。

眼看手指就要觸摸到其中一片花瓣,可就在這一剎時,腦袋驀然間,便清醒了過來,伸出去的右手,也是觸電般,急迅收了回來。

「不行,她這麼相信我,我怎麼能再一次地損傷她呢。」

林峰心中告誡自己,旋即,他便閉上了眼睛,呼吸一口氣后,運行心法,將體內那一股惡念強行抑制下去。

再一次睜開眼睛,情緒已經平緩很多了。

林峰沒再猶豫,他將許珍從地面抱了起來。

許珍本來就沒喝太多久,而且睡了這麼久,酒勁也差不多退了。

此時,她被林峰這麼一抱,許珍竟然朦朦朧朧地醒了過來。

看到眼下的林峰,再察覺到自己光著的身子,許珍身子猛地一顫。

見許珍醒來,再看她那臉驚慌的樣子,林峰趕快說道:「許珍,你別誤會,剛才來你房間,見你躺在這浴室的地面睡著了,我擔心你晚上會著涼,所以便抱你去床上睡。」

經林峰這麼一提醒,許珍倒也想起了睡著前的零碎片斷,她羞紅了臉,輕聲說道:「林峰,我可能是喝醉了。」

說著,她便羞澀地將臉,埋進了林峰懷裡。

見對方沒有下來的意思,林峰便說道:「我抱你去床上睡吧。」

許珍輕輕點了點頭,許珍光著身子,她的心情既是緊張,又是快樂。

她可以明白地感應到這一個男人的溫度,也可以聞到他身上的氣味,那一種莫名的安全感,正從心底裡面不由自主的湧現。

不知為何,她此時覺得十分舒心。

不過,這一種感覺,僅僅只享受了片刻,她便離開了那一個溫暖的懷抱,被放到了床上。

將許珍抱到床上后,林峰又替她蓋上了被子,然後說道:「快睡吧,我先出去了。」

說著,林峰便轉身朝著門口走去,然而,沒有走幾步,身後卻又響起了許珍的叫聲。

「林峰,你等一等。」

返來看去,見許珍已經卷著被子,在床上坐了起來。

不等林峰開口,許珍又說道:「我有一個驚喜,還沒有送給你呢。」

林峰笑了笑,說道:「今天先睡吧,明天再送我,那也不要緊。」

許珍搖了搖頭,害羞說道:「我想,今天就送給你。」

林峰想了想,點頭道:「那好吧,我也很好奇,許珍,你會送我什麼禮物呢。」

許珍低下頭輕聲說道:「峰哥,你能不能把眼睛閉上。」

林峰認為許珍要起床,拿禮物,所以害羞,因此,便趕快答應一聲,然後便閉上了眼睛,儘管這一次,他可沒有屈辱。

很快耳邊響起了許珍下床的聲音,接著,又是徐徐靠近的聲音,差不多走到自己身後,許珍停下腳步。

林峰頓然睜開了眼睛,但是卻見許珍那一張俊俏的臉龐,近在眉睫,而那一張溫潤的紅唇,更是緊緊貼在了自己的唇上。

林峰一時之間,便愣住了,不等他回過神來,許珍的唇已經離開,不過,自己的嘴唇上卻還殘留著潮濕和餘溫。

許珍低著頭,便說道:「林峰哥,我沒什麼可以拿得出手的禮物,不過,小別勝新婚,這個吻是我覺得最珍貴的禮物,我把它送給你,希望不要嫌棄才好。」

聽了許珍這一番話,林峰嘴角揚起,伸手捏了捏許珍鼻子,說道:「傻丫頭,我怎麼會嫌棄你呢,這的確是一份大禮,感謝你。」

許珍俏臉通紅,不過,嘴角卻是瀰漫著一種快樂的歡笑。

「好了,快回床上去吧,小心著涼了。」

見許珍還赤著身子,林峰便趕快說道。

被林峰這麼一說,許珍匆忙用手遮住了羞處,便狡兔似的逃回了床上,並害羞的用被子將整個腦袋蒙了起來。

林峰笑了兩聲,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說著,他便朝門口走去,然而,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許珍卻又把他叫了下來。

「還有什麼事情嗎?」林峰疑惑地返回來問道。

「林峰,你能不能留下來陪我呢?」

許珍的雙手,緊緊揪著被子,臉上都儘是緊張的神態。

聽到這一番話,林峰整個人剎時,便懵住了。

不過,許珍又趕快說道:「你不要誤解,我只是想你留下來,陪我聊會天。」

林峰稍稍豁然,半晌想了想,便答應道:「這樣也可以了。」

說著,他便翻開房門,然後,便在一張椅子前坐了下來。

見林峰坐的這麼遠,許珍又道:「林峰,你也可以坐床邊來的。」

聽許珍這麼說,林峰也只能答應一聲,走到床邊坐了下來,許珍臉上,也暴露出了笑容。

而這一個時候,江雪兒也來到了這間屋子裡。

接著,三人又談天說地,聊了很多雜七雜八的事情,林峰向許珍與江雪兒講述了這一段時間裡,自己碰著的一些事情,就這樣,三人越聊越開,一直聊到了深更午夜。

在這個時候,許珍和江雪兒已經開始羞答答的寬衣解帶。

片刻以後,許珍和江雪兒已經光溜溜的呈現在了林峰的對面,兩具有如白玉雕成般的**,是如此的迷人,再加上二女那兩張染著紅暈的俏麗臉蛋,是那麼的嫵媚動聽,令人血脈賁張。

在林峰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離體以後,林峰那充滿男性活力的健壯體格,也呈現在了她們的面前,許珍和江雪兒兩人睜大了美目,小嘴微張,輕呼出聲,粉臉通紅,嬌羞不已。

林峰將二女拉到了身邊,牢牢地摟在胸前,吻著她頸后細膩的肌膚。

二女因為林峰的撩撥,而在低喘著,無力地把頭靠在林峰的肩膀。

柔順的長發,正在劃過林峰的面龐,讓林峰體內的血液,流得更急。

林峰把頭埋在那雙峰間,雙手更向二女身下滑去。

隨著林峰雙手的進襲,二女光滑柔軟的身子貼在林峰的身上,一顫一顫地,這更引得林峰慾火上升,在二女身上,到處遊走的手,揉捏得更加用力了。

二女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有著美麗的曲線,飽滿迷人的**高挺著,有如熟透的葡萄。

林峰用盡全力牢牢摟著二女,低頭吻住了江雪兒,把自己的舌頭伸進她的口中,與她香滑的舌頭纏綿在一起,雙手同時加快速度,更安慰著她,讓她快感連連。

林峰在江雪兒熱得火燙的耳畔道:「雪兒,你準備好了嗎?」

「嗯……」

已經被慾念燒得神氣不清的江雪兒,呼吸已變得倉促,忘情地嬌喘著。

許珍也比她好不了多少,美眸迷離地癱軟在林峰懷裡,林峰將二女並排放在床上,微一用力,便已經慢慢地沒入了那迷人的溪谷。

江雪兒的眉頭輕皺,林峰腰部猛地一用力,直抵深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