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零八章叛徒的下場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幾個閃著金屬光澤的彈殼。 幾名警員正在忙著處理現場,華玉兒辦公室的門口開著,隱隱傳來了一陣陣說話的聲音。 唐江皺著眉頭說道:「事情大條了,死了這麼多,也不曉得,有沒有無辜的人受傷。」<...

閔浩雙手緊緊握著拳頭,指節嘎巴嘎巴直響。

儘管林峰強大,但閔浩與青姐卻還想抵抗,當見到林峰這一刻,兩人就已經想到了最可怕的結果。

但他們還抱著一線希望,寧願被警察抓,也不想落在林峰的手上。

這個時候,閔浩打起了電話。

「青姐,我已經讓手下帶著人去抓林峰的情人,還調集我的一些兄弟們帶著槍,準備找到林峰,想要幹掉他。」

「嗯,小浩,全靠你了,我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讓我死在林峰手上啊1青姐緊緊依靠著閔浩的胸膛說道。

青姐與閔浩都不敢再繼續做那種事情了,便走到了閔浩的一家公司。

轉身走入辦公室,閔浩剛坐回椅子上,就聽見外面傳來了幾聲慘叫。

緊接著,一道人影飛了進去,「撲通」一聲,便狠狠砸在了辦公桌的上面。

閔浩神色一變,站起身來后,半死不活的躺在了地面上,一動不動。

「哈哈1

一陣張狂的笑聲,便在外面傳來了。

「閔浩,你無需派人到處找我了,我自己送上門來了,順便看一看你氣死了沒有。」

話落,一前一後兩個人走進辦公室。

閔浩雙眼緊緊盯著前面那一個人。

「林峰,你竟然敢來我的地方。」

「哈哈1

來人笑了一聲道:「這一個世界上,能讓我林峰膽怯的人尚未出生,何況是你這一個垃圾。」

閔浩驀然笑了,右手疾速探向後腰,一把五四手槍,便呈現在此時他的手中,他指著林峰腦袋陰冷的說道:「沒有人敢和我閔浩為難,警察也不可以。」

唐江看著閔浩手裡的槍,神色一變,剛要掏槍,閔浩便喊道:「不要動,你敢亂動,我就殺了他。」

林峰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閔浩看著林峰的笑容,心中驀然一跳,瞳孔頓然緊縮。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危險感湧上心頭,緩緩的,恐怖的氣息在四周蔓延,那是林峰身上的血腥氣息。

閔浩拿著槍的手,滑膩膩的,充溢著汗水,手臂也開始在微小顫動,他很想穩住顫動的手,可無論他再怎麼努力,竟然也不受控制。

到了此時,他竟然沒有一點開槍的魄力,內心一直有一個聲音在提示他,不要開槍,千萬不要開槍,只要你扣動扳機,便必死無疑。

林峰的笑容,愈來愈加光輝,可無論誰見了他這一種笑容,也感應不到一點溫暖,卻有一種冷冷的殺機在裡面,讓人不寒而慄。

閔浩額頭上,開始露出了一股密集的汗珠,緩緩的流進眼裡面了。

那一種灼痛感,讓他很難受,可眼睛卻不敢眨動一下,很怕林峰會忽然發難。

靜!

整個空間,都靜得讓人喘不過氣來了,閔浩呼吸愈來愈沉重,胸腹一陣起伏不定。

他拿著槍的手,顫動得愈來愈厲害,一大顆的汗珠,便在鬢角上滴落下來了。

林峰的笑容驀然消失,輕輕眯起的眼睛,也閃過了一道酷寒的紅芒。

「垃圾就是垃圾,永遠也登不了大雅之堂,面對我,竟然連一點開槍的魄力都沒有。」

林峰已經沒有了再待下熱ぃ轉身向外面走去,在走到門口的時候,便停下了腳步。

「當你找到我那一天,命運就已經肯定了,你也不要認為靈域背後那一個人可以幫你們,我林峰要殺,沒有人能制止得了,現在我不殺你,是要讓你親眼看著靈域,怎麼被我踩在腳下,怎麼在世間消失。」

林峰話已經說完,他知道,閔浩與青姐之所以敢背叛他,是有一些倚仗的,他們的後台便是靈域。

閔浩扣動著扳機的手指,便緊了又緊,一直沒有魄力扣下扳機。

直到林峰和唐江消失,身上便馬上湧起了一陣無力感。

「撲通1

閔浩軟軟的坐在椅子上,太恐怖了,他還從來沒有碰著過讓他沒有一點抵抗之心的人。

唐江跟在林峰身後一陣深思,他雖然是一位高手,但唐江曾經也是一名軍人,剛才林峰身上的氣息,他太明白了。

那是一種只有上過戰場的軍人,才能夠擁有的氣息,這也給了他太大的觸動了。

一路之上,有二三十個大漢,昏厥在了地面上。

林峰走出去,看了一眼唐江道:「在想一些什麼呢?」

唐江點頭說道:「沒想什麼,此時去哪?」

林峰笑著說道:「去看一看。」

「看一看?」唐江疑惑的看著他。

林峰搖頭道:「帶你去一個地方。」

說完,便上了車。

唐江也跟著上了車,轉過頭來,看著林峰,確實忍不住問道:「你當過兵?」

林峰笑了一下道:「你才看出來?」

唐江張了下嘴,可最後仍是沒有說出口。

半個小時后,唐江遠遠的就瞥見前哨,停著幾十輛警車,外面圍滿了人。

「前面好像發生事情了。」

林峰嘴角一撅道:「沒想到靈域還真敢到這裡來找事。」

唐江冷哼一聲道:「靈域一向囂張跋扈,沒有他們不敢幹的事情。不過這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靈域怎麼會來這裡找事?」

林峰笑著說道:「閔浩沒有力量殺得了我,想要先抓住我的女人,然後威脅我。」

唐江眼睛一亮。

「操!你小子還不快點開?看了看前面,那麼多警察就曉得出大事了,你就不擔心你女朋友們了嗎?」

「沒事!我已經找了人保護她,憑靈域那一些垃圾,根本動不了她們。」

林峰把車停在了路邊,和唐江下了車,便擠進人群。

林峰發現站在外面的很多人,天元集團的員工,一個個神色蒼白,還帶著怨尤。

還有幾名女孩指著警察的鼻子大喊:「你們警察都是幹什麼吃的,這一些人,竟然敢到這裡持槍行兇,你們這一些警察,才讓玉京城治安這麼亂。」

這一些警員也是無奈,面對這一些小女人的貶責,也只能夠閉嘴無言。

靈域的瘋狂,誰不曉得啊,上面都不敢管,他們這一些小警員敢管嗎?除非是活膩歪了。

林峰和唐江走了過去,那一些小女人,便開始發現了他們。

「太好了,小峰來了。」說話的是任蝶。

幾個小女人又把林峰圍了起來,七嘴八舌的說起了剛才的事情。

林峰笑著說道:「事情我已經曉得了,不要急,我馬上去處理。」

說完,林峰一仰頭,便瞥見了一個天元集團女孩,她正站在對面靜靜的看著他。

林峰看著她那眼睛,還有細膩的面孔,內心一抖。

腦海中那一個美妙的身影,緩緩和這一個女孩面孔重合。

「怎麼可能,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像的人存在。」

女孩留心到林峰在看著她,神色一紅,便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躲進了人群中。

唐江留心到了林峰的異狀,順著林峰的眼光,就瞥見一個女孩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里。

「喂!你小子看什麼呢?」

林峰迴過神來說道:「沒什麼,進去看一看。」

林峰拿出一個證件,遞給負責事情的一名警員。

這個證件是施正龍給林峰的,施正龍把林峰安排在了華夏國一個重要部門。

那一名警員看完,便敬了一個禮,好心的說道:「兄弟!刑事科的人在裡面呢。」

林峰一笑道:「感激。」

跨過防禦線,唐江撇著嘴說道:「媽的!刑事科,哪裡都有他們1

任蝶眼裡看著林峰背影,她眼下一名女孩,捅了一下她。

「喂!花痴,不要再看了,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這個女孩可不知道,任蝶是林峰其中的一個女人。

林峰瞥見一樓大廳空無一人,直接坐著電梯來到頂層,電梯門一翻開,一股腥氣撲鼻而來,而空間亂得不成樣子了,辦公桌很雜亂,一些摔在地面的電腦,還在冒著黑煙。

扎眼的血跡隨處可見,地面還有幾個閃著金屬光澤的彈殼。

幾名警員正在忙著處理現場,華玉兒辦公室的門口開著,隱隱傳來了一陣陣說話的聲音。

唐江皺著眉頭說道:「事情大條了,死了這麼多,也不曉得,有沒有無辜的人受傷。」

林峰神色陰沉的看著地面十幾具屍體,邁步向裡面走去了。

林峰走進了華玉兒辦公室,就瞥見一個胖子帶著幾名警員在做筆錄,便站在華玉兒身後。

莫旦嘴裡叼著煙,靠在牆上說道:「我說胖子,你快點行不行啊?我大嫂還要工作,你若是弄個半天,這一個損失你來付啊?」

那個胖子返來看了一眼莫旦,厲聲說道:「你給我閉嘴,一會在處理你,私藏槍支,你曉得是多大罪嗎?」

林峰瞥見莫旦身下,還蹲在七個人,渾身是血。

當他抬頭看向那一個胖子的時候,嘴角驀然,便勾起了一抹笑意。

「呦!這不是胖老兄嗎?兄弟我還想去你那一邊拜山頭呢。」

這一刻,林峰的聲音發出了。

這一道聲音,對於胖子來說,一生都無法忘卻,還想大放厥詞的他,身體驀地一僵,脖子僵直的緩緩轉過來,就瞥見那一張讓他做噩夢的臉。

林峰,這個人在東關省權勢無雙,這個胖子當然認識了。

「你……」

指著林峰,你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華玉兒瞥見林峰眼裡充溢的柔情,等看到胖子的表情,酷寒的臉上,也呈現出了一絲笑容。

林峰笑眯眯的走到胖子對面,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胖子!還錄個屁的口供啊,趕緊滾開。」

胖子深深吸了一口氣,溫和了一下驚奇的神情。

莫旦聳了聳肩,便把手舉了起來。

「撲哧1

華玉兒確實忍不住笑出了聲。

林峰森冷的說道:「你小子就不要玩了。」

林峰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一愣,尤其是那一個胖子。

那些抱著腦袋,蹲在地面那幾個傢伙,都抬起頭看著他,在他們眼裡,看不到一絲恐懼,反而還能看到一些嘲笑。

莫旦收起愁眉,舉著雙手。

「我們隸屬於國安局玉京城分部,我叫莫旦。」

胖子一聽,就傻了眼,哆嗦下手拿過莫旦的證件只看了一眼,冷汗就在腦門上流了下來。

莫旦的身份,也是施正龍安排的。

「我這一段時間,是不是因為沒有燒香拜佛,竟然一直碰到一些牛鬼蛇神,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一個警察胖子想著。

莫旦舉著雙手說道:「打開吧,老子沒心情和你們玩了。」

胖子這才回過神來,便喊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一點把手銬打開?」

這一下子,那幾個蹲在地面上的傢伙,曉得麻煩大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