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二百章狠狠蹂躪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不論從哪一個方面看,都真的是人間極品啊! 林峰將蕭雅的房門掀開,卻見蕭雅正躺在床上,粉色的錦被,將她的身子籠蓋著,兩隻胳膊露在外面,拿著她的手機嬉戲著。 聽到開門的聲響,蕭雅頭都沒有抬...

那熟透了的身子,不經意間的一個動作,就足以挑起任何男人最原始的情懷。

但是,她那最高貴的姿態,又讓任何男人都極為想要保護,這一種讓人兩難的內心,正是她最大的魅力地點。

過了一會兒,楊詩詩又出現在了二樓下一樓的台階上。

只是此刻的她,身上已經多了一件紅色的皮草披肩,將她方才泛起出的春光遮擋住了大半,唯一還引人遐思的,就是她裙擺下的美腿了。

「林峰,蕭雅那一個丫頭的脾氣,你也曉得,要不,你先到三樓住一晚,有什麼事兒,明天在說?」

楊詩詩在台階上站定,語氣中帶著一絲歉意。

很明顯,即便楊詩詩親自出馬,蕭雅也不想出來。

「這……」

林峰略一猶豫,假如讓蕭雅曉得他在這裡住了一晚,都沒去找她,他明天更沒好日子過,林峰終於還是繼續道:「詩詩,要不我去蕭雅房裡?」

林峰也曉得自己的要求有一些過火,他和蕭雅因為許久沒有睡在一起,有了一些隔閡。

此刻,黑夜中,林峰竟然要進蕭雅的閨房,更是在她的另一個女人面前。

「嗯,好吧。」

楊詩詩沉吟了一聲,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以她的經歷,既然他們都到這一種水平了,林峰進一下蕭雅的房間,恍如也不算什麼大事。

「師姐,委屈你了,我很久沒有跟蕭雅在一塊了。」

得到楊詩詩的應允,林峰心中大喜。

楊詩詩搖了搖頭,淡淡一笑。

也不知怎麼的,她和林峰一般,看到林峰,她內心也有一種特別密切的感受。

或許,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那種情愫吧,林峰小跑幾步,跟在了楊詩詩身後。

楊詩詩身上的景物,雖然已被那披肩掩蓋,不復方才那麼香艷惹火。

然而,在那皎白披肩的映襯下,她的高貴優雅,登時凸顯出來,恍如是冰雪裡走出來的女神,高不可攀。

只是多了一件披肩,她給人的感受,就截然不同了,恍如是兩個不同的人一般。

想到那一種動人之處,林峰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嗅著從她身上發出的芬芳,林峰的心中不禁一盪,楊詩詩身上的香味,正如她的人一般,格外撩人心弦,讓人忍不住心起漣漪。

達到二樓,楊詩詩叮嚀了林峰兩句,就走進了她的房間。

直到楊詩詩那邊的開門聲傳來,林峰才徹底回過神來。

這楊師姐,不論從哪一個方面看,都真的是人間極品啊!

林峰將蕭雅的房門掀開,卻見蕭雅正躺在床上,粉色的錦被,將她的身子籠蓋著,兩隻胳膊露在外面,拿著她的手機嬉戲著。

聽到開門的聲響,蕭雅頭都沒有抬一下,只是動了出發子,將頭側到了另一邊。

見蕭雅還在耍小性子,林峰不禁輕輕一笑,內心一暖,這妮子即便是發火的樣子,都是如此讓人心生憐愛。

林峰走到蕭雅床邊,輕輕地喊了她兩聲道:「蕭雅,蕭雅……」

蕭雅像是沒有聽到林峰的聲音一般,也不曉得她是真的在玩手機,還是在做別的什麼。

林峰俯下身子,一手按住了蕭雅的肩膀,一手摸上了蕭雅的腰身,稍一用勁,就將她翻轉過來。

蕭雅一看到林峰,就將手中的手機扔了過來,恨恨地瞪著他道:「你怎麼不去陪琪姐?還有別的女人,來我這裡做什麼?」

林峰一把將她的手機接住,蕭雅那恨之入骨的神情,恍如巴不得在他身上咬上兩口。

這妮子怨氣挺重的啊,看著蕭雅那冷冰冰的俏臉,林峰內心不禁感觸著。

「蕭雅,咱們不是嗎?我只有一個人,陪你們這麼多女人,肯定要一個一個來埃」

林峰說著,右手的拇指,也在蕭雅那一張完美的臉上撫摸起來了。

「哼1

蕭雅冷哼一聲,將目光從林峰身上移了開去,直直地看著天花板,像是不屑與他爭辯。

這個時候,屋子旁邊的琪姐,也來到了這裡。

在林峰和琪姐移到一起之前,蕭雅無奈之下,默認了即將到來的事實,更讓她管好自己的心。

當她看到林峰和琪姐並肩向她走來時,她覺得自己的心都碎了,就是為了掩飾她失落的情緒,她真的很怕多看他一眼,她就會潰逃掉。

林峰自是明白蕭雅的感受,一個琪姐就這樣,她到底是怎麼了?

以前的時候,林峰左擁右抱的時候,也沒事啊,可能好久沒跟蕭雅單獨睡覺,這妞有一點吃醋了。

想到那一些,林峰就覺得自己的頭皮有一些發麻,不過那都是以後的事情,此刻,最緊急的任務,還是蕭雅要緊。

見蕭雅不理睬她,林峰低聲在她耳畔道:「蕭雅,我就移到你這裡來住,好不好?」

蕭雅被林峰的氣息弄得痒痒的,不禁將頭偏了偏,嘀咕了一聲。

見蕭雅終於有了反應,林峰也高興起來,柔聲道:「行嗎?」

「你想得美……」

聽到男人的心聲,蕭雅的俏臉,便輕輕紅了一下,她雖然和林峰什麼都做了,甚至也有一些期待和林峰的生活。

「蕭雅,我不美,它們才美。」

林峰說著,右手從蕭雅的錦被下,便探了進去,伸到了她的胸前。

「嗯……」

蕭雅一聲輕吟,雖然有一些動了情,卻不肯這麼隨便地放過林峰。

「你這兩天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都做了什麼?給我從實招來。」

對蕭雅的聲音,林峰有一些好笑,卻老老實實地向她彙報起來。

畢竟,蕭雅做的這一切,皆是為了他呀,最後,林峰總結道:「總之,就是平常的生活,吃飯,睡覺。」

「睡覺,你們是怎麼睡的?」

這妖精,當真是迷死人不償命啊!

聽到蕭雅明顯帶著某一種象徵的話,林峰不禁在她那一團肉上,重重地抓了一把。

「就是像咱們那麼睡的。」

「你這無恥之徒……」

林峰那一用勁,蕭雅才發現自己那堅挺之處,已經被他握在手中捏弄著。

見蕭雅的心門終於打開了,林峰不禁鬆了一口氣,拉開她的錦被,整個人都鑽了進去。

「啊,不要……」

察覺林峰爬上了自己的秀榻,蕭雅大驚,不過她的聲響戛然而止了,明顯被林峰給堵了回去。

「蕭雅……」

林峰在蕭雅的嘴唇上,吮吸了許久,才來到了那令人迷醉之處。

在她的下頜和面頰,輕輕地吻動起來了,自然,他的手也毫不會忘記摩挲著這一個玉女身上的各個角落。

「林峰,你這一個大暴徒,就曉得侮辱我。」

對林峰的上下其手,蕭雅不一會兒,就已經氣喘噓噓,美目也開始輕輕閉了起來。

蕭雅的體態高挑而又修長,該凸之處凸,該凹之處凹,該挺之處挺,探索著她的身子,林峰不得不承認,她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不愧是當名模的料。

因為已經在睡覺,所以蕭雅身上,只有最貼身的衣物,想到楊詩詩方才穿著的睡裙,林峰不禁對蕭雅此刻的睡衣,也充斥了興趣。

他稍微起身,把被子撐開一點,透過那一道縫隙,他終於看清了蕭雅身上穿的到底是什麼了。

蕭雅上身竟然穿著一件米黃色的抹胸,想一想也對,這一種色彩,最適合天之驕女的性格,林峰伸出雙手,便輕輕一拉,將那一抹胸扯了下來,隨著那最美的景物映入眼帘,林峰的心,便不禁變得炎熱了起來,再一次重重地將她壓在了身下。

而蕭雅在此刻,也感到自己桑現在親熱了許多。

「林峰,不要,咱們不要這樣……」

片刻以後,蕭雅察覺到林峰將自己的絲褲褪下,就曉得他想做什麼。

然而,其他女人就在隔壁,她實在有一些安靜不下來。

看到林峰與蕭雅曖昧,琪姐也離開了,肯定躲在角落裡偷聽他們倆做什麼。

但是林峰早已經將自己身上脫光了,此刻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如果不發,豈不是要把他憋出病來,林峰低聲道:「沒事兒,房間里的隔音效果這麼好,她肯定聽不到的。」

蕭雅本來還想說一些什麼,但是林峰哪裡還給她機會,不一下子,蕭雅的秀榻,就擺動了起來,那吱吱的聲音,就像是最響的樂章。

蕭雅覺得林峰的每一下,恍如都觸撞到了她的靈魂。

但是,她卻不敢發出絲毫聲音,恐怕被其他女人聽到,只得壓抑地急喘著,如此一來,她的感官就更加厲害了。

林峰伏在蕭雅身上,右手依舊摸著她那隨節拍而起伏的峰巒,享受著蕭雅的全部,蕭雅這妮子,當真是一個妖女埃

在最後,林峰暴發的時候,腦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楊詩詩的容顏,和她那充斥魔力的身子,甚至,還在內心,輕輕地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第二天清晨,楊詩詩喊了蕭雅兩次吃早餐,蕭雅都只是應了一聲,就是沒有起來。

這妮子,真是的,每天早上都這樣,怎麼就這麼喜歡賴床呢?

對蕭雅這壞毛病,楊詩詩和其他幾女異常無奈,因此,把門打開,想將蕭雅喊醒。

等她打開房門,看到的景象,卻讓她驚訝。

只見那一張秀榻上,蕭雅面向她,睡得格外沉,更令人害羞的是,一個男人睡在她的身後,將她半擁在懷中,一條腿搭在蕭雅的身上,甚至,他的左手還放在蕭雅胸前,握住那一團白嫩肉團,怎麼也捨不得甩手。

看著赤條條地躺在床上的兩人,楊詩詩怔怔地站在那一邊,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怎麼也沒想到,在蕭雅的房裡,她竟然會看到這樣的景象,她怎麼也沒想到,林峰竟然在她的眼帘底下,對蕭雅這麼親密。

看著那凌亂的錦被和鋪單,楊詩詩徹底可以想象,他們的昨晚的戰況有多麼劇烈。

這混蛋,竟然在她的隔壁,將蕭雅玩兒得如此徹底,甚至此刻,都還在把玩著,楊詩詩真有種一腳把他踹下來的感覺。

昨天晚上,蕭雅也曉得幾女就在旁邊,所以她做什麼都壓著聲音,哪怕她的汗水濕遍了全身,都只是一聲聲悶哼和輕吟,將他們在一起的隨心所欲都收了起來。

但是,這憋悶的氣氛,在她巔峰的瞬間,那感受卻更是暢快淋漓。

林峰差不多也是同樣的感受,雖然在楊詩詩眼帘底下玩兒蕭雅的感受,讓他很爽,卻也害怕被幾女吃醋,所以,他也不敢像平常那麼放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