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九九章不斷衝刺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是砸了兩個花瓶,此刻,應該睡著了吧,不過,蕭雅說許久沒跟你一塊睡覺了,她想你。」 楊詩詩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雖然,她此刻通體都不安靜,她面上卻是不遲不疾,絲毫沒有一般女人遇到這一種狀況...

李一寧靜靜的趴在那裡,享受著這放肆的這一刻。

她只想在這裡,找到放肆的這一種興奮,毫無顧忌的這一種興奮,以致於她喜歡林峰那一種下流模樣,想要發泄一種興奮。

想著,她也放蕩的向上翹起了自己的屁股。

李一寧看到了林峰**的身體,非常興奮。

「別光說了,上來埃」

林峰跪趴在李一寧身後,硬硬的已經頂到了李一寧的屁股後邊。

李一寧上身趴在床上,屁股翹起著,倆人便靠在了一起。

「寶貝兒,你這屁股看著人就想操,你這屁股是不是被操圓的。」

「嗯,就是讓人操圓的,你想不想操埃」

李一寧都沒想到自己能說這麼粗俗的字眼,但說完之後,居然有一种放盪到無所隱諱的快感和瘋狂,真令人興奮無比。

「寶貝兒,你竟然都濕成這樣了。」

白嫩的屁股下邊,已經是濕乎乎的一片了,顯得嬌嫩欲滴,林峰一邊摸著那圓圓的屁股,一邊緩緩的插了進去。

隨著林峰的插入,李一寧第一次感應到了剛才一插入,就有一種快感,便放肆的叫了出來。

「啊,嗯……唉呀……」林峰緩緩的抽送了起來。

「寶貝兒,咋這麼緊呢?是不是總沒人操啊?」一邊說著一邊,便加快了速度。

沒幾下,兩人交合的地方,就傳出了一陣陣水漬聲,白嫩的屁股,被撞得啪啪聲響,李一寧嬌柔的叫聲,也變成為了一陣陣高喊。

「礙…我受不了……礙…」

「乾死我了……礙…峰哥礙…老公……礙…快來礙…」

聽著李一寧的叫聲,感應著李一寧緊軟濕滑的下身,林峰差一點沒射出來,趕忙一下子,便深吸了兩口氣,才忍住了一陣陣激動。

李一寧趴在那裡,正不斷喘著粗氣,附近成為了一個圓形的樣子,彷佛腫了起來,白嫩的屁股,還不斷顫動著。

林峰把李一寧翻過來,讓李一寧兩腿,並著架在他肩膀上,便又從前面插了進去,李一寧**從弔帶裙的上方露了出來。

隨動著林峰的抽動,便彷佛波浪一樣的顫動著。

「要不就射吧,一會兒再玩,還能多玩一會兒。」

李一寧的兩手纏著小腿,居然便溫柔的和林峰說著。

林峰一邊看著李一寧,一邊穿著一對高跟涼鞋的小腳,和曲線玲瓏的小腿。

「礙…礙…嗯……我真受不了……」

李一寧的兩腿,不斷的發軟、繃緊,林峰已經馬上就要火山爆發了,林峰憋著一口氣,就要來一段最猛烈的衝刺。

「礙…我礙…死了……暈了……礙…」

一陣猛烈的衝刺,李一寧都已經暈了過去,通體不斷的顫慄。

忽然,居然響了,李一寧一愣,趕忙一隻手把著自己高翹的雙腿放下。

林峰一邊拿過手機,便接起了手機,李一寧先緊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後又定了定神。

「老婆,還沒睡呢?」

「都睡了,你幹啥啊?」

林峰一邊說著話,一邊仍是伴有著一陣喘氣聲,趕忙說道:「嚇死我了。」

林峰憋得已經挺不住了,便用眼神問著李一寧道:「射?」

李一寧點了點頭,林峰使勁的幹了兩下,李一寧通體一頓哆嗦,緊緊地捂著嘴,便說道:「峰哥,你不能玩通宵埃」

這時,林峰已經射了,李一寧放下手機,感覺到腦袋暈暈的,兩腿放下時,仍是一陣麻酥酥的感覺。

林峰抱著嬌喘的李一寧,一邊撫摩著李一寧飽滿的**。

「我操過你這麼漂亮的小美人兒后,就算死都值得了。」

說著話,李一寧爬起來,匆匆穿上衣服,弄好褲襪,在大堂里的幾個女人,看著李一寧薄薄的衣服下顫動的雙峰,眼睛都直了。

李一寧回了屋子,趕忙脫了衣服,換了內褲,上了床。

沒有了那一種動亂不安的焦躁,沒有了坐不安的焦慮。

李一寧也安靜了一顆動亂不止的心。

就在這一個時候,劉小柔跟楊詩詩這兩個師姐師妹,都進來了別墅。

林峰也剛剛跟李一寧做完,看到二女,下面不禁又起來了。

劉小柔的魅力現在極為驚人,整個人充滿了誘惑。

林峰見到楊詩詩的時候,她剛剛洗完澡,穿著浴巾,萬種風情,浴巾下裹著的那對玉兔正在顫抖,還輕輕擺盪的聳起來了。

那帶著水痕,讓她的身子,顯得更加新鮮,肌膚白凈,她那舉手投足間,綻放開的成熟誘人風情,都恰如其分地撩撥著男人的心弦,以致於林峰還以為這一個風華絕代的美婦,是蕭雅。

而此刻,楊詩詩的這一身睡裙,比當初的那浴巾,還要誘人許多,胸前那直接現出的美景和裙下,隱隱透出來的景物,都足以讓人血脈噴張。

已經是夜晚時候,明月高高懸空,清涼的月輝,照耀著他們別墅之處。

楊詩詩在安靜的月光下,也更添了一份詭秘的顏色,而她本身就高貴大方,讓人又有一種只可遠觀,而不敢褻玩的感受。

但是,她剛才從床上起來,所以,那披在肩后的秀髮,有一些散亂,那一雙敞亮的眼睛,也有一些迷離。

甚至,那一張俏臉上的表情,都還有一些嫵媚,她這嬌慵散懶的姿態,卻又給人一種蠱惑和隱隱的暗示。

這一種複雜至極的氣質,在此刻的楊詩詩,身上兼容並存,完美地體現出來了。

看著這足以讓任何男人心神,都為之顫抖的女人,林峰只覺得自己口乾舌燥,呼吸也靜靜變得倉皇起來了。

他真的有一種想要把這一個女人抱進懷裡,就垂憐一番的感覺,想好好地享受一次她那動人的身子,到底是什麼味道。

察覺到林峰的異樣,楊詩詩終於發現了自己的狀況,內心便是一聲驚呼。

原來她急切間,竟然忘了其他事情,就穿著她這最貼身的睡裙走了出來。

她這一身睡裙實在不是穿著睡覺那麼簡單,它更大的成效是用來增進興趣的,這一種若有若無的撩撥感,絕對比任何話語來得管用。

而這樣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楊詩詩不必想,就曉得了,那對男人是多麼大的攻擊力。

她相信以她此刻的姿態,絕對沒有任何女人對男人的吸引力比得上她,對自己的身子和魅力,楊詩詩是相當自信的。

她這一身睡裙,歷來沒有在任何人面前穿過。

沒想到,第一個看到的竟然是林峰。

看到林峰那自私的眼神,楊詩詩心中泛起了一股難以言喻的羞怯,她曉得,看到她眼前這一種狀態的男人,都會有一種想要她的誘惑,林峰也不例外。

這一種情勢,饒是楊詩詩此刻,也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感受,自己怎麼會鬼使神差地穿著這一身衣服出來了?

不知所措之中,楊詩詩退後了一步,靠在了門上,便說道:「你怎麼這一個時候想起蕭雅?」

聽到楊詩詩提到蕭雅,就似一盆冷水,潑在林峰心頭,他身子一顫,腦子登時清醒過來。

楊詩詩懂得天元門的數種功法,可以看透人的內心。

蕭雅!

她再怎麼悅目,再怎麼誘人,也只是所有女人中的一個,林峰有時候會在看見一個女人的時候,想起另一個女人。

看到楊詩詩這一個模樣,林峰想起了自己好久沒有與蕭雅睡在一起了。

想到蕭雅,林峰方才那橫生的慾念,登時便煙消雲散了,不禁通體都溢出了一層冷汗。

林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趨於安定了,才看著楊詩詩的眼睛道:「方才我胡思亂想了,你別介意,師姐。」

林峰感覺到楊詩詩的心在此時,跳得很厲害,她自己竟然將這最性感的一面,表現在了林峰面前。

楊詩詩想一想,就覺得有一些不可思議,故作不動聲色。

林峰儘力控制自己不去留意楊詩詩,但他卻不能控制眼睛,也不能忽視她的存在,林峰把自己的心理,都放在楊詩詩的臉上。

然而,眼睛的餘光,還是沒能將她那惹火至極的身子徹底放下。

此刻,林峰真的有一種想要噴血的感受,這一個楊詩詩,實在是太誘人。

「蕭雅,她今晚是不是發脾氣了?怎麼沒見到她。」

「今晚還好,只是砸了兩個花瓶,此刻,應該睡著了吧,不過,蕭雅說許久沒跟你一塊睡覺了,她想你。」

楊詩詩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雖然,她此刻通體都不安靜,她面上卻是不遲不疾,絲毫沒有一般女人遇到這一種狀況的狹小和不安。

林峰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方才打她的電話,才響了不過一兩下,就被她掐斷了。」

「哦?你現在先在客廳坐一下,我上去喊她。」

此情此景,楊詩詩也沒有多談的心思,只想趕緊躲回自己的房間。

「好的,我就在這裡等著。」林峰說著,就在沙發上,便坐了下來。

楊詩詩輕輕一笑,也就再也不多言,自顧自的,便向樓上走去了。

這一個別墅里,女人較多,林峰的所有女人,都想要佔有林峰。

楊詩詩和蕭雅都住在二樓,這樣一來,她們也能常常見面,假如一人一個層樓,那就顯得太孤單了。

今日晚上,林峰已經自控得很不錯了,聽到楊詩詩的腳步聲,正在漸行漸遠,他終於忍不住,便仰頭向她看了過去。

只見楊詩詩柳腰輕擺,款款而行,那搖蕩多姿的身子,就如同煙雨中的江南,充斥了詩情畫意,將美表現到了極致。

她上台階的時候,臀上那稍微有一些緊繃的薄紗,以及裙擺下露在外面的美腿,讓林峰的心,再一次不爭氣地跳了起來。

見識到楊詩詩兩度表現出來的風情,林峰內心不禁想著,自己這個師姐才是真正的女神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