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九二章盡情放縱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高手,也在人不知,鬼不覺間,感應到了這一點。 遐想當初,林峰剛入會時,也不過是圓滿的能量,短短一年多時間,這傢伙確實是極為暴躁。 秦濤話音一落,幾位高手,就看向了林峰,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大戰三天後,天元會頂尖高手,與靈域頂尖高手,都出動了。

不管是和平共處,還是徹底分出一個勝負,已經是迫在眉睫的大事情了。

再這麼戰下去,恐怕眾多強者消失殆荊

如此一來,即便勝利的一方,也難以抵制人強馬壯的天元會,一旦天元會北上,霸主之位不用置疑。

各大高手紛紛赴會,不光如此,除了北方諸多高手,乃至於連西方的高手,都有強者赴會。

走在天元會寥寂的小路上,林峰一臉的悠然,絲毫沒有因為幾方權勢的爭鬥,而感覺到壓力。

不過,秦濤找他,為了什麼,他也猜的差不多了。

恐怕是不放心幾方權勢的會盟,一旦幾方權勢感應到天元會的壓力,保證這一些勢力,就會聯手先滅掉天元會。

果然,當林峰進了秦濤的小院,不僅秦濤在,天元會的幾位高手全部到來,就連幾位不常駐天元會的高手,也被召來。

一瞥見林峰邁著悠閑的步伐踏進門,秦濤立刻鬆了一口氣,不曉得何時起,林峰已經成為了天元會的主心骨。

不僅是那些一樣武者,就連這一些高手,也在人不知,鬼不覺間,感應到了這一點。

遐想當初,林峰剛入會時,也不過是圓滿的能量,短短一年多時間,這傢伙確實是極為暴躁。

秦濤話音一落,幾位高手,就看向了林峰,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峰淡笑一聲,滿不在意道:「秦濤,不會即是因為這一個事情,找我來吧?」

秦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你是不是認為自身進入古武者六層,就天下無敵了,我說正經的,這一次,他們即是要商量對付我天元會的事情,不然憑什麼諸形權勢,都加入了,就沒我天元會的事。」

「秦濤,你多心了吧,他們是商量北方的下一步戰略,我天元會稱霸,他們就算要對付我們,我們也不是毫無反手之力。」

林峰依然是那一副淡淡的容貌,氣的秦濤差一點拽斷了白鬍子。

一旁的唐江也插言道:「會長,不能不防啊!一旦他們真的聯手,我?,我天元會恐怕真要淪陷了。」

「正是,現在時局難測。」三位從趕來的高手,也急速插話道。

他們如今已經和天元會綁在一條繩上了,假如北方各權勢真的聯手,恐怕他們三人也難逃。

林峰似笑非笑地掃了幾人一眼,有些可笑道:「你們還真認為我和靈域有什麼交情不成?你們可別忘了,我是天元門的人,跟靈域是死敵。」

一聽到林峰的話,幾人泄了一口氣。

林峰見幾人臉色黯然的模樣,忍不住笑了笑,擺了擺手道:「行了,既然你們這麼擔心,我就去走一遭,外人沒邀請,不代表我們不能去,我倒想看一看我在那裡看著,還有誰會答應對天元會出手。」

林峰話音剛落,幾位高手臉色立刻大變,就連秦濤也是急速喝道:「萬萬不能!都城現在高手如雲,一旦他們真決定對我天元會出手,你此去危機重重,弄不好他們會聯手對付你這一個心頭大患1

不僅是秦濤想的清晰,其它幾人也是一臉焦灼,趕快勸說道:「會長三思啊!我天元會眾人假如緊守東關省,就算他們有什麼辦法,也有一些牽挂,你假如孤身一人去了靈域所在的地方,他們肯定會對你出手的1

林峰油然而生,沒想到這一些人,竟然這麼不放心自己。

他如今能量已達古武者六層,加上藉助天地之力,就算是天地力量,真的動了圍攻自己的心理,他也有保證逃脫。

況且林峰並不認為他們會對自己出手,有一些事沒達到古武者六層的武者是不明白的。

這一次,他決定,也不光僅是為了那一些古武者的會盟,他也想找個時機和幾位強人談一談,現在既然眾人聚在一起了。

而且林峰有感應,恐怕不光僅是自己,這一些日子暗中大張旗鼓,力量蠻橫,林峰平常也找不到他,這一次假如能碰到那一位就更好了。

林峰不曉得還有多少,不過,如今他曉得的加上他自己也就五人,假如能藉機會聚上一聚,卻是一個好時機。

「我意已決,你們放心吧,我不會自尋死路的。」

林峰靜靜一擺手,打斷了幾人的勸說,看向秦濤淡笑道:「秦濤,天元會就交給你了。如今雖然看似溫和,可還有沒有隱藏的強者,誰也不曉得,你們要小心防禦。」

林峰早就有了感應,彷彿感應到了幾股刁悍氣魄,而且,他也感應到一些,力量絕對不比秦濤弱。

就算這樣,林峰也有一些擔心秦濤鎮不住場子,可實際上,差別甚遠,秦濤能不能震懾那一些人還說不定。

秦濤輕哼一聲,昂然道:「我秦濤縱橫武林三十載!你小子別認為自己進入古武者六層,就能夠無法無天了,既然你決定要插手,天元會就交給我了!我倒想看一看,誰敢來我天元會撒潑,除非他們踏著我秦濤的屍骨,否則,誰也別想占天元會一絲便宜。」

林峰哈哈大笑,趕快恭維道:「秦濤師兄說的是,不過假如真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你們也彆強撐著,地盤丟了沒事,只要人還在就行。」

林峰擔心假如真有人趁機背叛,秦濤弄不好,會甘願戰死,也不後退,那就得不償失了。只要他想逃,一位古武者六層,應該仍是能逃掉的。

況且那一些傢伙敢不敢出手,仍舊是一個問題。

「好了,那就這麼定了,他們會盟的時間是何時?」林峰輕聲問了一聲,聽到秦濤答覆是三天後,林峰的身影,已經徐徐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幾人看著林峰徐徐消失的身影,心中詫異,這即是古武者六層嗎?

在幾位化勁的視野中,竟然消失的如此重要,古武者五層以下,和六層的分別,實在是太大了。

漫步在街道上,林峰低著頭有一些悵然地思考著什麼,他也不曉得自身怎麼了,總有一種苦楚的心境,正布滿在胸口。

有時候,他真不曉得自聲什麼,要說當初的願望,他已經全部都實現,金錢權力女人他全都不缺。

如今更是已經強大,就算他插手江湖,也安枕無憂。

可他心中,仍舊是隱隱有一些不甘,也不曉得是不甘心運氣的枷鎖,仍是不甘心自身一方霸主,如今卻落得一個困獸牢籠的結局。

林峰有一些自嘲地笑了笑,喃喃道:「林峰啊,你還真是不知足,當年你落魄時,何曾想過有今日。」

自古以來,高手強人也不在少數,那一些人最後,還不都是接受了這一個結局,他林峰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別墅中,房間內。

「林峰?」

就在林峰喃喃自語的時候,身邊忽地,響起一聲略帶愕然的疑問聲,林峰仰頭一看,眼神有一些空泛,便看向了對方,許久后,才面色複雜地嘆道:「是你?萱兒。」

遙遠的回顧,在腦海中徐徐浮現,忽然讓他想起了什麼。

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幕幕讓人難忘的往事,林峰一陣恍惚,心中久久都未曾溫和下來。

施萱來了,林峰見她可愛之極,便低頭吻住她,她趁著林峰張嘴之際,頑固地要把她的香舌送入他的嘴裡,任他摧殘。

纏綿激吻,施萱的雙唇紅潤欲滴,林峰使勁地抓了她的肥臀的軟肉,便說道:「萱兒,你跟我上床,不怕嗎?」

施萱羞道:「嗯,很怕,可萱兒決定了,一會兒要跟你上床。」

他的手爬至施萱的內腿側,撫摸著她的大腿嫩肉道:「想我了嗎?」

施萱點了點頭,紅著臉兒道:「我每天都在想你,你若想要,我現在就能給你。」

施萱今日穿著一件白色的緊身小襯衫,上面點綴著幾個大大的紅花,薄薄的襯衫下,隱現樂,豐挺的一對**在胸前。

水藍色的緊身裙,緊緊的裹著豐潤的屁股,布料應當是那一種含有絲質的精紡布料,淡淡的發著絲光。

裙下一截裹著肉色絲襪的渾圓小腿,襯托著她嬌媚性感的身材,嬌媚無比。

她一看便是風情萬種的美人。

林峰摟住了施萱的細腰,手已經伸進了施萱的下擺,隔著薄薄的乳罩,握住了施萱飽滿的**。

施萱渾身軟軟的靠在林峰的身上,林峰摸了兩下,施萱就發出了氣喘聲,隔著薄薄的絲織的乳罩,林峰都能感應到乳粒在一點點堅硬。

林峰一邊戲弄著施萱的**,一邊側過頭去嗅著施萱淡淡的發香,不停親吻著施萱光嫩的臉頰,緩緩的吻到了施萱牢固紅潤的嘴唇。

感應著嘴唇吻在自己臉上,施萱竟然有一種安慰的感覺,或許有一段工夫沒有**了,吻了幾下,施萱便張開了嘴唇,伸出光滑香軟的小舌頭,讓林峰吮吸著。

兩人吞吐糾纏了一下子,施萱渾身已經軟綿綿的火辣辣的了。

林峰的手伸進了衣服,施萱那胸前的豐滿,在映射出來的燈光襯托中,散發出一陣迷惑人心的爆發力。

想到此,他的下面有了反應,看得施萱的雙眼大亮。

「很好1

施萱說罷,忽感林峰從背後摟住她,一雙手在她的**上揉捏,她舒服得欲仙欲死。

她的手也在同時伸入棉被裡探索著林峰,那玉手從他的大腿內側,摸往他的胯間摸去。

她站了起來,林峰很配合地把她的睡衣除去,她完美的玉體,便展露在了林峰的眼裡,胸前的**彈性十足。

林峰的雙手無法把她的雙峰遮住,特別是運動特多,她的腹部很平整,隱隱著腹肌的形跡,她朝林峰拋了一個媚眼,下面已經洪水泛濫了。

她趴到床上,撫捏著林峰的下面。

林峰不斷地從背後**,雙手扶在她的腰際,時不時地伸過手去,抓弄她的**,林峰忽然把她的**按壓,弄著她的乳溝。

伴隨著林峰的抽送,施萱渾身很快充起了那一種**特有的酥麻的快感。

施萱自己都感應到一種特別的興奮,一種火辣辣的感覺,在她的內心亂竄。

喘息聲,還有衣物皮膚摩擦的聲音,都讓施萱感應到臉上發熱。

施萱只顧著享受,趴在床上搖蕩著屁股,嘴裡喊一個不停。

林峰立刻把施萱扳倒,粗長的傢伙,便挺入了施萱的下面。

施萱受到她的襲擊,痛呼出聲,嘴微張著,嬌喘呼呼,雙眼驚訝地看著林峰。

施萱也剎那間,便暈眩了過去,軟軟的倒在了林峰身上,昏迷不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