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九一章威震武林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害。 林峰也懶許多說,哪怕這一個丫頭將自己手中的錢,全都賠光了,他也不在乎,笑著搖頭道:「那你可要好好乾,到時候,我就靠你養我了。」 「嗯,我養你一生1 小丫頭握著拳頭,狠狠搖...

恍如是被林峰的輕蔑眼神氣到了,林寶兒開始掐著細腰,就嬌喝道:「哼,你們都看不起我,你等著看吧,等我在公司發展起來,幾年後,就可以超過柳欣姐了1

林峰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一旁的蕭雅麗,也是可笑道:「你知道你柳欣姐如今身價多少嗎?」

林寶兒鼓了鼓嘴,想了半天,才搖了搖頭道:「我才不管她有多少呢,過幾年,我必然能超過她。/../」

小丫頭夸夸其談的話,讓兩人登時笑的前俯後仰。

柳欣如今是天元會的老總,加之林峰原先的那一些股分。

而且,柳欣手中還有一些投資。

小丫頭手中,當然有現金,加之她家族自己名下的一些產業,也不過不多,況且那一些產業,都是一些固定的,她一時間,也不能夠套現。

林寶兒不可能打敗柳欣,只要林峰想一想這丫頭懶子,內心就是一陣可笑,希望這一個丫頭成功,還不如靠她去搶算了。

「哼,你們不相信我,等著瞧吧1

小丫頭也知道自己口說無憑,內心更是定了定,讓林峰這一個惡徒,知道本小姐的厲害。

林峰也懶許多說,哪怕這一個丫頭將自己手中的錢,全都賠光了,他也不在乎,笑著搖頭道:「那你可要好好乾,到時候,我就靠你養我了。」

「嗯,我養你一生1

小丫頭握著拳頭,狠狠搖頭,看樣子,好像是選擇要大幹一番了。

林峰心中也是歡騰,無論她幹什麼,只要這丫頭,自己高興就行。

吻了吻她的嬌唇,林峰笑道:「我相信你,假如有事情,就去找你柳欣姐幫忙,她而今可是一個大強者。」

林寶兒見到林峰支持自己,內心也很愉快,滑膩的小舌頭,便在林峰口中攪動了一番,這才紅著臉氣忿道:「峰哥,等我成功了,我再給你買好車。」

林峰啞然失笑,搖了搖頭,沒有再多說什麼,小丫頭一片情意,自己總不能夠打擊她吧。

「喂,我說過,你們是不是當我不存在啊,還要不要臉了。」

蕭雅麗靜靜捏了捏林寶兒的面龐,內心有一些可笑,也就林峰這麼寵著這丫頭,不然的話,誰會拿一些給這丫頭胡亂折騰。

林寶兒笑哈哈地,便捏了捏蕭雅麗的大胸脯,嬌笑道:「剛剛你不也做那種事了嘛,我跟你學的。」

蕭雅麗被她的偷襲,弄的有一些恐懼失措,剛想反擊一旁的林峰,也大手伸了過來,一雙渾圓雙峰,很快就被主宰在他的大手中。

頃刻后,林峰就抱著兩人風一樣地,便回到了屋子裡。

很快,客廳中,就傳來了一陣嘆息。

直到其她幾女回來的時候,客廳中,還瀰漫著一股氣味。

除了林峰一副端莊,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兩女卻是神采潮紅,渾身無力地,靠在林峰身上打著哈欠。

李一寧白了幾人一眼,便懶了許多說一些什麼。

這一種事情,而今,對她來講,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林峰在家裡面待著的這一些天,沒少干這一種事情。

而且,就連已往一向不攙和的蕭雅麗,也被林峰帶壞了。

假如幾個月前,就算林峰再急色,蕭雅麗也不會和林寶兒一起,跟他在客廳裡面胡來。

如今幾人都很黏自己,林峰心中當然滿意。

可他不能自私地,成為她們生命中獨一的寄託。

沒事還好,一旦他出了一點事,恐怕這幾個女人,受不了打擊,真有殉情的可能。

年紀稍大的幾女還好點,經歷的多了,就算一時間承受不了,時間長了,也能緩緩復原過來。

俗語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林峰在武林上混曰子,說是刀口舔血,那也不為過,恐怕他自己內心面,也沒信心到天下無敵,沒人能夠對付得了他。

如今,他當然強大一點了。

可世界這麼大,有一些傢伙,龜縮在山窩裡,幾百年裡都不出來,這一種人也不是沒有。

這一些老古董,實力都是刁悍非常,林峰再有決定信念,也不敢用自己的幾年之功,和他們幾百年的對比。

所以,林峰而今希望這幾個小丫頭能夠走出來,能到外面的世界,別總把自己當做惟一。

林寶兒已經走出了第一步,倩姐而今,也準備好出去自己找工作,林峰不知道該怎麼樣處理好。

悠閑的日子每天過去,武林表面上是一片安靜,甚至連那一些武林的古武者,都以為武林,已經復原了往日的平淡。

可在那一些強者眼中卻清楚,這不過只是暴風雨前的安靜罷了。

自從天元會變得安穩之後,正北方再一次迎來了諸強爭霸的趨勢。

本來休戰的幾大勢力,如果再不出手決一勝負,等天元會徹底壯大,他們的日子,可就不太好了。

一向被眾人忽視的人,干出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勢力一晚上之間,便被橫掃一空。

飛必衝天,武林中必然會掀起一片嘩然,無數古武者,確實不敢相信,被林峰強勢,嚇得狼狽逃跑的門,竟然會有如此實力。

眾人不得不感慨,不愧是這麼多年的局面。

天元會這麼霸氣,就當眾人還在驚懼中,沒回過勁的時候,安靜了幾個月的天元會,陡然便進軍向了正北方。

正北方各局面勢力,登時嘩然。

這一下子,算是徹底打亂了正北方各局面勢力,無數古武者差一點,便被驚掉了下巴。

在眾人眼中,天元會是這幾個百年勢力中,最弱的一方,誰都沒想到他們竟然敢走出這一步。

更讓人心驚的是,天元會甘心去面臨靈域強者,使他們不敢踏入東關省一步,林峰究竟有什麼魔力,能夠讓靈域害怕。

林峰成為古武者六層的消息,只在小規模內謠傳。

在他們眼中,林峰當然厲害,可還沒抵達這一種地步。

天元會確實是傻到了極致,假如有這一個膽子,為何不直接兼并了天元會,這才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不過,任憑眾人想破腦袋,也改變不了天元會的行動。

天元會北上第一步,就發現了雷霆一擊,將正北方邊際之地,天元門不久前,才爭取到了東關省外的一塊土地。

此戰,天元門當然駐紮著一些古武者,都及時撤退,不過,也正式拉開了正北方爭霸戰的尾聲。

天元會動手霸氣非常,率先挑起了戰爭,登時,便引發正北方各局面勢力的害怕。

天元會的一系列動作,徹底打懵了靈域的同盟,他們根本就沒想到天元會,竟然會如此囂張跋扈,天元門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此戰關係龐大,甚至可能說是正北方爭霸以來的正北方三省第一次正式大戰。

無數武者的目光,都被匯聚而來。

各局面勢力持觀望態度,巴不得抱一個凳子來看戲,兩虎相爭,必有一傷,這對他們來講,絕對是利大於弊。

天元會實力不弱,幾大會長不是好惹得,而兩方一旦戰起來,絕對是同歸於盡的結果。

許多人都想不清楚,天元會為何會這麼快,就來走這一趟渾水,就算他們想要插手正北方爭霸,也應當等幾個勢力大戰,糾纏的時候,才是最好機會,為何會選在現在?

不但那一些中底層古武者看不清楚,甚至連不少高層古武者,都看不清楚。

天元會總部,秦濤的獨家小院。

天元會幾位高層,正在喝茶賞花,恍如正北方的大戰,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似的。

與正北方的硝煙瀰漫分歧,南方如今是一副歌舞昇平的容貌,誰也看不出武林早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秦濤靜靜吹了一口沉沒在表面的茶葉,瞥了一眼,便坐在對面翹著二郎腿的林峰,抿了一口茶說道:「師弟,你早知道了?我們天元會跟靈域開戰,會有這種結果?」

「嗯。」

林峰同樣是應了一聲,眼神有一些空泛。

誰也猜不到而今,他究竟在想一些什麼。

秦濤失笑,搖了搖頭,不再多問,而一旁的唐江,可就沒那麼有麻煩了,急忙問道:「天元會那一些傢伙,不會是瘋了吧,這一種不奉迎的事,他們也敢做,就不怕百年基業一朝成空?」

林峰嘴角微微翹起,掃了他一眼,唐江登時,便心中一凝。

林峰剛剛那一眼,好像徹底看透了他一樣,這一種感受,真實是太可怕了。

就連面臨秦濤這一個強者,他也沒這一種感受,他這才意識到林峰已經是高手,已經邁入了人世巔峰,再也不是其心目中走了狗屎運的晚輩。

林峰沒有去照顧他的心理活動,眯著眼輕笑道:「你不看好天元會?」

唐江快速搖頭,他當然不看好天元會,天元會在當年的局面當中,算不上頂尖。

天元會貿然北上,前往其他省份,在他看來,絕對是昏過了頭。

除非是……

想到這裡,唐江心中一驚,有一些吃驚道:「莫非會長準備北上,可而今,早了一點吧?」

武者大戰,實力是主要的。

可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可少,尤其是氣魄更不能低。

唐江神采有一些變化,良久之後,才嘆了一聲。

他帶著些許難受,搖頭苦笑道:「當年我自以為天下無敵,高處不勝寒,隱世而居,如今,才清楚我不過是坐井觀天罷了,天下強者數不堪數,我算是什麼。」

就在林峰激動的時候,北方便被一場諸多能人介入的大戰,徹底殺絕了。

天元門許多強人襲擊,會長迎戰。

大戰開始之時,天元門沒佔領優勢,可也沒一邊倒。

而且,憑藉著雷霆之勢,乃至於在一段時間內,剋制住了靈域幾位副會長。

天元門的幾位古武者高手,幾乎都是古武者二三層的力量,瞬間,天地變色!

而靈域高手,雖然此戰與天元會,以及天元門打成了平手,但靈域從以前的南方,也正式安身於北方,消息傳出來,驚疑悉數武林,武林再現古武者六層高手,全國震動。

乃至有不少人瞻望,雄霸東關省的天元會,能否再度有絕世高手存在。

到底是秦濤強大,還是林峰再一次表現妖孽天賦,一舉進入古武者六層?

否則,靈域放著大好的南方不去攻去,而是踏入已經有高手的北方,這也太詭異了。

不過,一切都是瞻望,大多數人,都不明顯到底是因為什麼。

唯獨知情的幾位能人,也沒將消息傳出來,如此一來,更顯得天元會的強大,有入古武者五六層人存在的靈域,竟然都針鋒相對,林峰之威,蠻橫如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