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九零章深入裙底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一次你們再敢胡說,小心我施手法1 蕭雅麗亂笑著,兩座峰巒不停地打顫著,便咽了咽口水。 這女人而今,愈來愈有女人味了,而且,在家裡竟然就簡單套了一層外衣,裡面空洞無物,這不是故意迷惑自己...

林峰輕吻她的香唇,舌頭頂入她的溫熱里,絞著她的香丁,姜冰敏的**放慢,自然地運作自己的香舌,與林峰入侵的舌頭進行纏綿,下面潮濕,她感覺到了一陣羞意,略作推著。

姜冰敏卻推不動她身上的林峰,只好輕咬了他的舌頭。

林峰掩蓋上了她的香唇,右手按抓在她的圓大酥軟的**,在她的乳暈上輕撫著,不時地捏著她的**,在他的捏弄中,姜冰敏呼吸也急了許多,身子的溫度正在漸漸升高,她扭臉別開林峰的吻,張嘴嬌喘。

林峰又吻在她的耳珠,她的身軀,同時一震。

姜冰敏也沒有再吸吮過林峰,她根本就沒想過要吸吮,只是女人的膽怯,令她方才打退堂鼓,此時,漸漸被林峰挑起**。

她是一個極其保守的女孩,可是她一旦被**挑動,她隱藏的風騷,更加強烈,她嘴裡回吻著林峰的臉。

林峰的手,滑過她滑滑的小腹。

林峰的大手伸至她的裙底,把她短褲撕拉下來,雙手把她抱起來,張開她的雙腿,腰部頓然向前一挺,便進入了其中……

一夜過去了。

天元會的變化一直在繼續,各堂口的高層,也全部到位了。

不過,在分舵的成立上,卻是不太如人意,除了東關省全部到位之外,其餘剛剛擴展的外省人員不足。

對於這一點,林峰也愛莫能助,他總不能強行讓這一些人增長,並且,普通人不能勝任天元會的事情,只有武者才行,武者本就粗魯,弄不好會得罪了他們。

大張旗鼓的大動作,並未在官方上,引起什麼震動。

不過,天元會的強大,對於武林的震撼卻是不小,華夏國正北方,各方面勢力,如今也低調了許多,高層之間,都儘管克制,卻已經許久沒有發生古武者五層以上級別的強者對戰了。

不過這全部,都和林峰就未曾現身,外界產生的全部,他也不是很關注。

經歷了這樣的他,最深刻的一個道理,就是拳頭大的才是爺。

只要自己實力強了,身無所懼。

如今的他,當然,也算得上是武林當中的絕世強者,可和那一些隱世百年的老古董,還是有一些不同的。

他如今才踏足第一步,後面的路,還長得很。

不過,林峰也有自己的強悍之處,古武者六層,可以開闢自己體內小世界,林峰進入了他的小世界,如今已經成立,讓他驚喜的是,經過這麼多天的試探,他好像發現著一些小世界的功用。

已往,他一直就在思量著,這對於武者自己的幫助,都不是很大。

而在家中,悠閑的林峰,也不是真的就放下了全部,而是在搜索著小世界的用途。

頭幾天,他無意間,便發現了一個機密,那就是自己竟然能借用一絲小世界的力量。

無論這一個小世界,是不是真的世界,也許說頂多算得上是一個莊園,可這一方天地的力量,卻是不容小覷。

當然,只能借用一點點,可他感受到實力,卻是增加了三成。

這確實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如今他已經是古武者六層強者,增加三成實力,的確差不多,可以與絕世強者比肩了。

而且,越是尋找,越是吃驚。

他發現只有自己實力越強,能夠從中借用的力量就越強,難怪那一些強者,竟刁悍如斯,甚至不惜花費千百年時間,才構造出一個小世界。

坐在門前享受溫暖的蕭雅麗,便推了推,這一個傢伙剛剛還說好好的,怎麼陡然就沒有聲音了。

被蕭雅麗這麼一推,才回過神來。

拋開腦海中,七零八落的想法,林峰笑呵呵地將眼前這豐腴的美人摟在了懷中。

「今日怎麼沒有出去?」

這一些天來,幾個女人,卻是比他悠閑了許多,沒事的話,就出去走一走街,要不就是去大轉幾圈。

晃了晃腦袋,不再去想,下巴墊在蕭雅麗的頭頂上,聞著她秀髮傳來的馨香,整個人便迷醉在了其中。

蕭雅麗臉上,暴露出了一種驚喜的笑意。

這一些天來,是她過的最快樂的日子,每一天都能夠看見,每時每刻,都能夠躺在了他懷中,像是一個小女人似的,享受著一種溫情,這樣的日子,才是她想要的。

「不出去了,所有地方都轉了一個遍了,沒意義。」

蕭雅麗揉捏著林峰的大手,像一個好奇的小姑娘似的,便翻過來,復過去地,他嘴裡嘀咕道:「怎麼跟一個女人似的,不都是一樣的嗎?」

在陽光的折射下,顯得有一些通透,纖長的手指,帶著一股美玉般的光線。

他無奈地苦笑著,他也不想這樣,可自從他成為高手之後,渾身都產生了猛烈的變化。

無意間,他自己都憂慮,會不會有一天自己會成為一個人。

幸好這一些天來,變化之後,身體就恢復了原狀,不再改變。

而今,連幾個女人,都經常開玩笑,對他那一身宛若璞玉的肌膚羨慕之極。

現在,聽到蕭雅麗打趣般的詢問,便登時一陣惱火,捏著她的俏臉,狠狠道:「下一次你們再敢胡說,小心我施手法1

蕭雅麗亂笑著,兩座峰巒不停地打顫著,便咽了咽口水。

這女人而今,愈來愈有女人味了,而且,在家裡竟然就簡單套了一層外衣,裡面空洞無物,這不是故意迷惑自己嘛。

色色的大手,頃刻后,就接觸到了玉脂般的肌膚,很快,蕭雅麗身上的小外衣,就被掀起來了。

兩處龐大豐滿小白兔,瞬間,便蹦了出來,蕭雅麗嚶嚀一聲,雙眼泛著一絲絲媚意,讓人巴不得立即,就翻身上馬征伐一番。

不過,總算是克制住了,靜靜揉捏了頃刻,說著,林峰就將眼前的櫻桃,再一次含在了口中,咀嚼了一番,耳邊再一次傳來了蕭雅麗的嬌喘聲。

正當兩人深情,巴不得而今就宣淫一番,身後,便陡然響起了一陣嬌喝道:「好呀!今日的就事情,總算是被我逮到了吧1

兩人連頭都沒回,蕭雅麗嬌笑一聲,笑哈哈地將林峰腦袋撥開,放下衣衫,這才回來開玩笑道:「小丫頭,是不是嫉妒了。」

林寶兒鼓著小嘴,一身合體的小西裝,前凸后翹,非常迷人。

她比以往少了三分稚氣,卻是多了三分媚意,高高的馬尾辮扎了起來,顯得分外清新,整個人就產生了一種翻天覆地般的變化。

聽到蕭雅麗的話,小丫頭剛剛還鼓著的嘴,頓時,便癟了下來,臉上充滿了一種暴露出嫵媚的笑意,便氣憤道:「就是嫉妒了,誰讓你們乾的。」

她懶洋洋地伸了伸胳膊,慢悠悠地說道:「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他怕這一個丫頭,在家裡時間呆長了,以後性格不合,而今,這丫頭還小,還不如讓她出去見見世面,多和人交流溝通。

林寶兒一聽,登時便泄了一口氣,小嘴再一次撅了起來,氣呼呼地走到其身邊,便在他另外一邊大腿上坐下,摟著他的脖子撒嬌道:「有人欺負我1

林峰登時笑出聲來,就連蕭雅麗也不由得,便捂著嘴笑了起來,還有人敢欺負這丫頭?

「不會吧,你不欺負別人,就是積功德了,誰還敢欺負你?」林峰捏了捏她柔嫩的面龐,臉上的笑意,便讓林寶兒氣的雙眼通紅。

林峰見狀,登時便眉頭一皺,凝神道:「誰欺負你了?」

林寶兒見林峰急了,這才轉怒為笑,撅著嘴氣鼓了鼓道:「還不是前一次跟你說的,我不要在天元集團下面的公司當小職員,經常受上面的主管欺負。」

林峰輕哼了一聲,面色有一些難堪,這才說道:「讓你管理公司,你管理不了啊,你在的這一家公司,好像是下屬公司吧?」

蕭雅麗見他有一些生氣,便說道:「如今的事情多忙,而且,公司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一個人怎麼可以管的過來,加之比來天元會要北上發展,柳欣都快累的散架了,哪成心思關心下面一個子公司,寶兒,你不要添亂了,你再長大一些,天元集團,你也是管理者之一。」

林峰想一想也對,就像天元會似的,下面一個分公司,莫非自己也要去關心不成,這也不能怪柳欣,況且這一種事情,也是見怪不怪了。

「算了,你要不想干,就不要幹了,要不然就打一個電話給你柳欣姐,讓她給你一個好職位就行了。」

這一種事情,林峰也不想多管,終究別人也不可能在林寶兒身上佔到太多的便宜,大不了讓他滾蛋就是了。

離開天元集團這樣的大公司,比要了這一種人的命更難受,況且是被天元會的老總親身趕出去的,日後恐怕在這一個行業沒有生路了。

誰敢欺負林寶兒,幾乎便是找死。

這樣的處理,已經對林寶兒極好了,要不是對方敢打林寶兒的主意,這一種事情,林峰還真不想去管。

林寶兒聽到林峰的話,臉上終於暴露出了一些喜色,笑哈哈地扳過林峰的腦袋,對著他的老臉,就是一陣猛親。

林峰沒好氣地,便推開了這一個小丫頭,使勁擦了擦臉上的口水,無奈道:「就知道你不想干,你說一說你,如今,總不能在家待著吧。」

林寶兒吐了吐舌頭,可愛的容貌,讓人心動非常,嬌俏道:「誰說我要在家待一生呀。」

林峰狠狠地輕蔑了她一番,不過,這一個小丫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