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八九章睡夢中的挑逗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輕聲說道。 「他們有禮品,禮品是禮品,送你一枝花又?花又怎麼樣啦?又不要多少錢。」林峰嘀咕了一聲道。 楊詩詩『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不是錢的問題,知道你如今有錢了,不過,你送...

望著計程車消失在馬路盡頭。-

秦濤在這時,不由得轉頭問他的兩個天元門師弟:「剛才你們兩個很害怕?」

「師兄,林峰師兄現在太危險了1一個天元門弟子說道。

「十分危險!即使是一百個最好的特種兵圍在一起,也沒有那一種危險的氣息,極為可怕1

另外一個天元門弟子補充道。

秦濤馬上心中凜然,他的這兩個師弟,可都是真正的高手,手段自然是不用說的。

但是連他們都說林峰如此的危險,那就足以解釋,林峰是如何的可怕!

「若是不是剛才他驀然暴露出來的殺機,咱們都不可能發現,這一個人是一個絕對的超級高手1一個天元門弟子說道。

秦濤不禁問道:「若是你們兩個跟他交鋒,有幾成的勝算?」

「就憑他剛才展露的殺機,或者一個照面,我們就會沒命1

另外一個天元門弟子坦誠的說道:「咱們絕對不是林峰師兄的敵手1

「什麼?一個照面?1

秦濤馬上駭然,林峰會有如此厲害?秦濤也是覺得林峰極為強大。

再一次看了一眼林峰離開的方向,秦濤不禁暗暗咋舌,林峰居然有如此的手段,再加上他那睿智的腦子,以及他的身份,這絕對是一個極端可怕的人!

「幸好我跟著他混,呵呵,雖然我是他的師兄,但我感覺林峰的實力比我強大太多了1秦濤不由得暗道一聲。

望著林峰離開的方向,他沉吟不語,眼光閃灼,不知道心裡在想一些什麼。

下車后,林峰買了玫瑰,把那一枝玫瑰遞到了楊詩詩的面前。

「師姐,送給你。」

楊詩詩嘴角,便帶動起了一絲快慰的笑容。

他還記得給自己買一枝花,且不說意義如何,至少說明他並沒有忽略自己。

「我不要……」

楊詩詩含笑搖頭,並沒有接。

「為何?」

林峰把另外一束晃了晃。

「這是專門買給你的。」

「那你的其他女人呢?」楊詩詩輕聲說道。

「他們有禮品,禮品是禮品,送你一枝花又?花又怎麼樣啦?又不要多少錢。」林峰嘀咕了一聲道。

楊詩詩『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不是錢的問題,知道你如今有錢了,不過,你送的是什麼花?給你其他女人,送的又是什麼花?」

「都是玫瑰啊1

楊詩詩風情萬種地白了他一眼道:「那我問你,一枝玫瑰代表什麼意義是?」

林峰還真的不知道,聽到她這麼一問,想起玫瑰一樣是代表愛情什麼的,都是情侶才送的。

「那一支示意什麼?我就是送一枝花給你,也沒什麼吧?」

楊詩詩笑看著他道:「一枝代表獨一,你說有沒有什麼呢?」

說這話的時候,她雙頰微微飛紅。

內心也有一點懊悔,他不懂代表什麼意思的話,那就不要緊了,自己收下也沒什麼,但是現在就丟臉了。

林峰有一點不好意思,當然不能承認是對她情有獨鍾,只好乾笑了幾聲。

楊詩詩不好意思的去了自己的房間。

林峰走向了姜冰敏的屋子,如今南一學院放假了,姜冰敏也放假了,便來找林峰了,林峰靜靜推開了房門,直接地走了出來,把門關上,然後走向了姜冰敏的豪華大床。

走近床邊,林峰的眼睛不由直了,因為姜冰敏竟然睡在床上!

呈現在而今他對面地,是一個香噴噴的睡美人。

背對著他,薄被只蓋住胸腹、腰間,從後面可以看到滿頭秀髮。

她應當是小息片刻,沒有換睡衣,上身穿得的是白色弔帶背心,暴露白嫩細滑的香肩藕臂,下身是一條牛仔短褲,把翹翹的粉臀得牢牢的,構成一個完善的迷人弧形,美腿在薄被間暴露出了一大截。

看到美人屈腿睡著的可愛容貌,林峰不由得暗暗吞了一下口水,不由得靜靜的走到了床邊。

近距離的觀賞絕色美人的睡姿,林峰即便已經跟姜冰敏有過頻繁關係,也不由得內心一盪,泛起了一絲綺念。

看到她的美腿就在對面,沒有穿絲襪,直接暴露出了健康白凈的傲人肌膚,林峰不由得伸手靜靜撫摸了上來,在那細滑的上面,便愛撫了起來。

當他手掌,貼著姜冰敏大腿上面輕撫的時候,他感受到她的身體,恍如微微發顫了一下。

這一個意外的發現,讓林峰有一點吃驚。

姜冰敏如今是背對自己,秀髮和薄被又基本上把臉上的表情掩蔽住了,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如何。

略一推敲,林峰就清楚了是怎麼一回事了。

肯定是姜冰敏也想著要給自己一個驚喜,故意裝睡!

想到她是裝睡,林峰頓時,暴露出了會心的含笑。

她會穿得這麼薄,暴露出香肩美腿來迷惑自己,明顯是要自己掌控不注暴露出色狼本色,等自己一撲上來,必然會起來嘲笑了!

看破了這一個小丫頭的色誘詭計,林峰開始不緊不慢起來,你不是裝睡嗎?我看你裝到什麼時候!

他選擇讓她自己揭發自己,所以,沒有再去碰她的身體,而是把花放在一邊,然後,便坐在床邊注視著她,先給她一點心理壓力,讓她覺得不太自然。

然後,林峰抽了一支紅玫瑰,讓花瓣在她暴露的香肩玉臂上面,靜靜的來回拂動。

嬌柔細嫩的玫瑰花瓣,跟男子的大手,那一種感受,自然有著很大的區別,他這樣靜靜的拂動,一直拂到她的脖子上面。

然後又挪動,在她那上面拂動了起來,可憐姜冰敏穿著短短的牛仔熱褲,大腿暴露出了一小塊,小腿、玉足更是全部暴露了出來。

林峰忍不住笑,剛剛就已經讓她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而今,玫瑰花瓣撫遍了她的兩條美腿。

還忍得住?

他含笑著,把玫瑰花瓣拂到了玉足上面,腳背、腳趾、腳底心。

一切都沒有放過,而今,更是不單單安慰,還一陣一陣的痒痒,讓一雙美腿、玉足,便微微扭動了起來。

「哈哈,姜冰敏,你還真忍得住?真厲害啊1

林峰這一個勾引她的人,自己都不由得,他拋開那一枝玫瑰花,便躺在了床上,從後面擁抱住了姜冰敏,把裝睡的她扳了過來,一口便親了下去。

「礙…」

一聲嬌呼,只發出了一半,就被消音了,而張開的櫻桃小口,更是讓林峰的舌頭,所向披靡,直接攻克。

讓林峰意外的是,姜冰敏竟然一點也不配合,無比猛烈的掙扎著。

他緊閉了嘴,正準備問她怎麼樣啦,這時候,姜冰敏使勁撐開了他的頭,便嬌喘著喝道:「喂!你幹什麼?我不是姜冰敏1

聽到了這一個聲音,林峰內心不由得狂跳了一聲,不用看,他已經知道是誰了。

他吃驚的說道:「琪姐?怎麼會是你呢?」

「哼1

琪姐滿臉羞惱,喘著大氣瞪著他。

「好啊!你們兩個,好啊1

陡然姜冰敏的聲音傳了過來,林峰返來一看,見到姜冰敏正站在門口,他還抱著琪姐。

林峰暗暗叫苦,看來不是姜冰敏裝睡給我驚喜,而是她沒在床上,誰知道琪姐陰錯陽差這時候,會在她床上睡眠啊?

「敏兒,你聽我說。」

而今,被捉姦在床,林峰趕忙鬆開了雙手,站了起來。

琪姐恍如愧對蘇姜冰敏,已經把頭垂得低低的。

林峰看到她一副任憑責罰的可憐容貌,心中一疼,便看到姜冰敏氣惱失望的容貌,也是大為心疼。

「姜冰敏,不是你說的那樣,那是一個天大的誤會…」

「誤會?我剛剛可是親眼看到呢!這也是誤會?」姜冰敏逼近了一點道。

因為虧欠姜冰敏太多,林峰心中有愧,不敢直看她的眼睛,便說道:「假如我說,我因為沒有看到她的臉,以為是你,你信不信?你既然看到,也應當聽到了她剛剛的驚叫,不關她地事情,是我弄錯了,把她嚇了一跳,我們也沒有什麼。」

「不關她的事?你這是在為她說話了?」

姜冰敏又湊近了一點,語氣中,透著一股酸味。

他扶住姜冰敏,雙肩的手,便不由得加緊了一點,怕就此失去了她。

「你弄疼我了。」姜冰敏伸出去推的手,便低聲說道。

林峰鬆開了雙手,觀看了一下,把手緩緩拿開了。

看到他的手緩緩移開,姜冰敏內心,也是一陣異樣的感受。

他快速抱著姜冰敏一拉,兩人都坐在了床上,坐在了琪姐的對面。

「你幹什麼?」姜冰敏被嚇了一跳,便瞪著他道。

在家裡寢室,姜冰敏穿的衣服也極少,跟琪姐差不多,所以,點燃了心緒的林峰,剛剛迷惑起的火焰,再一次燃燒,他一邊親吻著姜冰敏,一邊手腳並用,把她壓在床上,愛撫了起來。

在林峰親吻著姜冰敏頸部的時候,嬌喘著的姜冰敏,陡然之間,便『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這時候笑場,讓林峰有一點莫明其妙,把她按住,便在她嘴上使勁吻了幾下,然後才抱怨說道:「這一個時候笑場1

其內心暗想,還好而今,仍然是心緒如火,也幸好還是前戲程序,假如是正要攻打之際,陡然一陣笑常

小別勝新婚,看到姜冰敏,林峰也有一點控制不住自己了,也就沒有多說。

她頭側向一邊,看到被移到一邊的玫瑰花,想起了之前林峰的動作,不由閉著眼睛,輕聲說:「我也要你用玫瑰花來**。」

林峰當然心緒如火,聽到這一個要求,也是無比的興奮,這是過去,沒有試過的東西埃

他快速把姜冰敏的衣物全部撤除,然後,一手一枝玫瑰花,在她潔白嬌嫩的玉體上面走,讓玫瑰花瓣,輕撫她的雪膚,從臉、頸,一直到玉足。

姜冰敏閉上眼睛,這不同於手掌的愛撫,給了她一種全新的感受,嬌軀也是一陣陣輕顫,特別是當玫瑰花瓣在撫著胸前蓓蕾。

林峰一絲不掛地站在姜冰敏面前,看著同樣一絲不掛的姜冰敏。

姜冰敏堅持要沐浴以後,才讓他碰她。

姜冰敏沐浴了,他看著剛沐浴的她,更顯示出她的潔白,如脂的脂膚,在燈光中閃耀。

林峰抱起姜冰敏,就把她放到床上,強壯的軀幹,壓在她柔輕如玉的**,他緩緩地看著她,她的眼神中,有著未知的春意,以及不能避免的驚恐。

姜冰敏臉如紅桃,燙熱如火,唇兒緊閉,呼吸飛快地,正自她的玉鼻呼出、吸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