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八七章難捨纏綿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p> 或許是方才太過於猛烈了,琪姐的衣衿,竟然便被林峰的口水弄濕了一大片,微潤的裙紗,緊貼身體,那一種東西自是無可遮擋,纖毫畢露。 乃至於連那一粒殷紅的乳粒,都凸出來了,在薄紗下顯然可見。<...

林峰知道自己的女人太多,會很麻煩,但是一想到自己女人的許多好處,那一點想法,登時會煙消雲散,有一些事情,還得一步步慢慢來。

轉念間,林峰便淡淡地對琪姐笑道:「琪姐,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迷人……」

「你……」

繞來繞去,林峰竟說出了這麼一句話,琪姐也不禁為之氣結。

不過,她也明白,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在這樣的場合,她也不好再追究一些什麼。

然而,琪姐沒有問,內心卻隱隱有一些不安,在和林峰關係密切的女人中,琪姐無疑是對他最為清楚的一個。

琪姐年紀不小,並且是一名老師,洞察力很強大。

琪姐想到這裡,不禁暗自嘆了口氣,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林峰的手已經從她的手臂滑落,便將她的雙手握在了掌中。

琪姐的手微微地震動了一下,卻沒有離開。

此情此景,她也不好有太大的動作,免得引起別人的留心,也漸漸安分了下去,並沒有做出過於激烈的舉止。

林峰和琪姐雖然已經有過幾度親密,但那都是他們兩人獨自相處的時候,在那一種場合,他們都只是稍微密切一些,餅常。

而此刻,林峰竟然將她的雙手握住,那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終究,他們兩人關係非凡。

因此,琪姐的心,微微跳動了起來,臉上也呈現出一抹淡淡紅暈。

這樣一來,他們之間,自然籠上了一層莫名的情愫。

琪姐深知,繼續下去的話,氛圍一定會愈來愈曖昧,她好不容易才站定的態度,很可能又會生偏移。

因而,琪姐暗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稍微安靜了一些,看似不經意間,便單純的說道:「是嗎?我看你是和女人玩過了頭,今日起不來了?」

林峰內心一緊,琪姐雖然沒有猜中,卻也差得不遠。

林峰將琪姐的話,默念了一遍,卻發現那一句話中,竟然包含著另一層意思,身體稍微前傾,低聲道:「琪姐,你怎麼知道我玩過了頭,起不來了?要不然,我?,我現在,讓你檢查一下?」

看著林峰那帶著異樣的笑容,琪姐哪能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心中便不禁生出了一絲無力的呻吟。

「琪姐,其實那一晚和你,我才是差一點起不起來。」

林峰這倒不是大話,上一次,他和琪姐足足做了三次,當真是鞠躬盡瘁。

這混蛋,都亂說一些什麼,琪姐只覺呼吸一滯,林峰這樣露骨的人,讓她的頭一陣眩暈。

心慌意亂中,琪姐感應到了膝蓋出傳來一窩濕熱,睜開眼睛,卻看見林峰的身體,朝著她的膝蓋吻了下去。

此刻的琪姐款款而坐,為避免走光,她的兩條腿穿插在一起,本來她裙子的長度,足以遮住小腿,但方才與林峰說話間,她動了動身體,裙擺稍微向上提了一些,膝蓋處偏偏冒了出來,才給了林峰有機可乘。

琪姐的這一襲藍色的長裙並不透,那一種尺度的淑女,稍微有一些保守,因而,整個人愈發顯得正派,也恰是這樣,此刻,將她壓在牆上,林峰更有一種異樣的感應,那一種熱血的歡暢,讓他的心火熱起來了。

林峰突如其來的進攻,並沒有給琪姐任何考慮的空間。

說實話,除了方才那須臾的曖昧,他們之間的全部都很正常。

「你幹什麼,快放開1

須臾間,琪姐從不知所措的空白中,便反映了過來,感應到林峰的狂放縱掠,她的心也隨著撲通的狂跳起來了。

要知道,她可沒有任何一點心理準備。

大多數人都了解她,倘若不巧,讓任何一個人看到,她就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琪姐那沒有任何本質威脅的表現,反而讓林峰的動作,更加猛烈起來了。

雖然隔著一層織物,卻徹底無損於觸覺的美感,透過那一層薄薄的柔紗,反中看花、水中望月的昏黃,那一種無可比擬的絕妙,將他徹底溶解。

「琪姐……」

由於林峰的話,顯得含糊不清,像是在夢話一般。

說話間,也許是為了配合他的語氣,他的大手,還使勁地抓了兩把。

面對著林峰猛烈的攻勢,琪姐不一會兒,就氣喘吁吁了,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只是喉嚨間,一直發出了兩聲細微的哼聲。

此情此景,琪姐深知,他們絕不可在這裡多做逗留。

然而,她的身體在林峰的身體壓下,卻動不了分毫,那扭動間的密切,反而竟像是在投合一般,讓林峰更加舒服。

琪姐終究是久經人事的女人,更何況,此刻和她密切的,恰是她的小情郎,雖然她一直不願意去面對,乃至於還在躲避,然而,卻不得不承認。

這一個小無賴,已經在她內心面,徹底紮下了根,他的死纏爛打,已經漸漸地敲開了她的芳心。

因此,琪姐只覺得通體發熱,也終於情動起來了。

她害怕林峰的親密,卻又有一種隱隱的期待,似是而非,欲拒不可,那一種著急的味道,讓她備受煎熬。

直到快要喘不過氣來了,林峰才離開了那一個最使男人流戀的溫柔鄉。

察覺到林峰鬆開手,琪姐這才睜開了眼睛,那星眸微閉的風情,足以讓任何人的心,都為之一盪。

然而,此刻的林峰,卻沒有留意到這一些。

他一切的注意力,都集合在了這一個地方,那樣的情況,讓他險些不可自控。

琪姐也發現了,仰面一看,卻是羞憤欲絕。

或許是方才太過於猛烈了,琪姐的衣衿,竟然便被林峰的口水弄濕了一大片,微潤的裙紗,緊貼身體,那一種東西自是無可遮擋,纖毫畢露。

乃至於連那一粒殷紅的乳粒,都凸出來了,在薄紗下顯然可見。

如此美景,林峰登時,便血脈噴湧起來了。

猛然,他便將頭埋了下去,再度在那上面痴狂起來,那一目了然的核心地域,自然成為了他攻掠的重點。

感應到了林峰口鼻間,傳來的一股熱氣,特別是那時輕時重的撫弄,琪姐只覺得自己的身體,愈來愈輕,飄得愈來愈遠。

此刻,她的腦中一片空白,渾然忘了還有一種東西叫作思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峰才到達了那一處讓他心神俱醉的地方。

順著長裙的蕾絲,一路吻了上去,來到那織物與肌膚的間隙,他不禁停頓了須臾,微微地啄了幾下,彷佛想直接感應到那一種最刺激人的味道。

須臾之後,就漸漸來到。

他不敢在那兒多做逗留,深怕一個禁不住,便會將之拉開。

終於,來到了琪姐那兩瓣蒼白的嘴唇,微微哆嗦著,享用著那一種甘甜味。

直到此刻,林峰的身體,才直了起來。

左手攬著琪姐的纖腰,而右手卻不知不覺地,掩蓋在了她的屁股上。

時輕時重地揉著,感應到光滑精緻的憨厚,林峰不禁有一些感嘆。

再一次將琪姐抱在懷中,林峰有一種心滿意足的感應!

不知不覺中,兩人的身體,都有一些擾亂了。

林峰更是下意識地與她密切相貼,微微地擠壓著琪姐那完美的身軀,讓自己好一些。

模糊中,琪姐感到了一根堅硬的東西,在自己小腹處頂著,不禁打了一個激靈。

早已經有了她,自然領會到那一種是什麼,如此一發不可收拾的跡象。

若林峰真的失控起來,那該會是一種什麼樣子,琪姐不禁打了一個打顫,登時,便徹底蘇醒了過來。

說實話,到了這一種地步,林峰真有一種不顧一切的衝動,奈何此時此地,卻也只能是想一想而已。

因而,林峰才沒有將她的裙子撩起,一探究竟,以防真剎不住車。

「林峰,琪姐,你們怎麼在屋裡這麼久。」

半個多小時之前,顏容來了,她準備打林峰出去玩兒。

正在此刻,顏容的聲音,便從外面傳了進來,或是等得太久,顏容那宏亮的聲間中,卻帶著一絲不耐。

撲通一聲,趁機,林峰瞬間的分神,琪姐用盡通體力量,終於掙扎開來。

發生這樣的事情,琪姐雖然羞惱交加,乃至於還有一些隱隱的惱恨,卻不敢再看林峰一眼,她便匆匆走了進來。

半響之後,琪姐才從裡面走了出來。

待到林峰對面時,琪姐面無神色,也沒理睬他,便與他擦肩而過,牽著顏容徑直向外走去。

然而,顏容卻沒有跟上她的腳步,只見拉著琪姐的手,強自站定后,將另一隻手伸向了林峰。

如此景象,林峰大喜。

林峰很自然地牽上了顏容的手,跟上了她們,哪怕是上車的時候,琪姐也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雖然她很想將林峰轟走,但當著顏容的面,也不好說一些什麼。

琪姐站定之後,沒有理睬林峰,微微地將門打開。

「乖,進去。」

就在林峰也準備進去的時候,他只覺砰的一聲,眼前一暗林峰忙收住腳步。

身體戛然而止,即便他反映夠快,他的鼻樑,也險些碰上了那溫柔的大門。

林峰摸了摸鼻尖,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說實話,琪姐這一手,很出乎他的猜測以外,以他和琪姐的關係,被徹底無視,是破天荒的頭一遭埃

不過,他也明白,這也怪不了琪姐。

終究,他方才對她的大舉攻掠,早已經顯示出了琪姐的內心底線。

這一種情況下,她自己都不知如何面對,哪裡還會有好臉色給他看。

其實,林峰對自己的琪姐,看到更加傳神。

因而,此刻的他不驚反喜,他很明白,方才的那一番密切,在他和琪姐的關係變化了,絕對有意義。

那一番輕薄,雖然徹底,但林峰和琪姐卻真刀真槍地,做過好幾次,確實算不上什麼。

林峰明顯地感應到,自己的琪姐,離他愈來愈近。

可有了方才的痴纏,他們又隱隱地有了一絲微妙的互換,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曖昧,正縈繞在此間。

林峰相信,萬事到最後,一旦有了良好的開始,之後的很多事情,都會瓜熟蒂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