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人我要 都市言情

官人我要 第一八五章魚水之歡

作者:天界流氓

本章內容簡介:不要……」 蕭雅麗的嬌呼,也不能讓林峰停下去,封住她的嘴,讓她停下那毫無意義的吆喝,舉手之勞而已。 一個長吻就可以讓她就範,在她輕聲懇求中,張開她的**,進入由溫柔變得瘋狂,只不過剎時...

林峰不明白,只知道當林峰趁著醉意,將袁紫衣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褪去時,林峰在她看來看到一絲羞澀,這是強烈的吻,不能呼吸。

袁紫衣那一段輕柔的情話,便是催情的**。

林峰迫不急待的將她抱起向最近的睡房走去,將她放在床上,扯落身上的衣,伏上來。

他們進入了瘋狂的縱慾,全部的全部,都在動作中,在袁紫衣的輕吟中,在她不由自主飛起緋紅的俏臉中,變得不實起來了。

什麼是縱慾?縱慾便是毫無縱容的性。

當林峰醒來時,才知這是一件多糟糕的事情,大床上,林峰渾身**的躺在中間,身邊是四個渾身**的女人,袁紫衣,蕭雅,李一寧,林寶兒。

看著她們相擁在一起,睡得沉沉的,林峰傻了。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都吃了春藥?

帶著不解,林峰無力的躺倒,想靜一下,看到的全部,再睜眼時,全部如舊,方知這不是夢,而是實實在在的事情。

聲音顫抖了,沉睡中的袁紫衣,她爬到了林峰身上,耳語:「你醒了?」

「嗯,感覺好點了嗎?」林峰道。

「好極了,從來也沒這麼好過。」

袁紫衣低聲笑著,吻著林峰,可見林峰沒有什麼反應,怔了一下子,伏在了林峰胸上,柔聲道:「一寧也挺可憐的,你從前安慰她一下吧,不然,說不定哪天,她就走了,這一次一寧哭,肯定是我來了,我曾經在南一學院,與李一寧也是好朋友,她一定不太喜歡這麼多女人圍著你。」

「可是,我怕……」林峰慘道。

「林峰的大傻瓜,你去,她就不會傷心了。」袁紫衣點擊著林峰的鼻子說道。

「暈,從見過你這樣的女人。」林峰不悅道。

袁紫衣輕笑,嘟著小嘴,嗔道:「哼,人家哪有逼你了,是你自己獸性大發,上了人家以後,還不讓人家離開,還說……紫衣羞死了,你害死人了,要不是看在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我都不會准你這麼胡來。」

林峰訕笑,僅此而已,摟著袁紫衣的腰,愛撫著她丰韻的臀部。

「不要。」

若是過去,袁紫衣也不會如現在這般驕縱。

望著眼中情義連綿的美女,林峰心醉了,放過了她,應該是林峰放了自身才對。

在輕吻了袁紫衣的俏臉以後,林峰目光掃過床上,這幾個美女,各有各自的美,袁紫衣與漫妙身姿,分外能引發男人的**。

而這個時候,旁邊還有一個女人坐了起來,這個女人竟是蕭雅麗。

看著蕭雅麗翻身坐起,枕頭向林峰砸來,林峰連躲閃的機會也沒有,便被射中了,應聲慘呼。

一下子,床上便由幽靜轉而高興。

四處都是女人的粉腿玉臂,四處是不滿的嘟嚷聲,還有蕭雅麗被林峰抓住時,驚慌的尖叫聲。

「蕭雅麗,跟我一起去看一看李一寧,你們兩個不是最喜歡摟著我睡的嗎?」

痛吻著乖乖就範的蕭雅麗小嘴,不顧她的嬌嗔。

袁紫衣則與聞聲醒來的與蕭雅,將蕭雅麗從床上抱起,就那樣赤著身,闖進怔怔的坐起的李一寧的視線中。

李一寧茫然道:「峰哥?」

看著李一寧凝視著林峰光著的身體,臉上回升起了一股淡淡的紅暈,憂怨的眼神。

在將蕭雅麗扔到床上,在她不滿的驚呼中,林峰爬了上來,將她制住,這才對李一寧道:「乖,李一寧,先把衣服脫了。」

「好呀,我最喜歡看蕭雅麗叫春了。」李一寧低笑著開始解衣。

「礙…不要,死李一寧,快救我,不要……」

蕭雅麗的嬌呼,也不能讓林峰停下去,封住她的嘴,讓她停下那毫無意義的吆喝,舉手之勞而已。

一個長吻就可以讓她就範,在她輕聲懇求中,張開她的**,進入由溫柔變得瘋狂,只不過剎時而已。

**,如潮水般湧現。

大被同眠,似乎很過癮。

林峰這才曉得李一寧是那一種**本能,追隨**的女人,翻身間,化身為**殺手,林峰被她俘虜了。

張開懷抱,李一寧的縱慾,極大的感動了林峰。

生活是一張交錯著各種**的,莫名其妙的佔有慾,永無平息的**,似烈火燃燒的愛欲,試問,有誰能脫離這奇異的世界。

「峰哥……」

「一寧,在床上,我是你的老公,知道了嗎?」

「是,老公,人家還想要……」

「不是吧,一寧,這已經是第三次了,你想一次吸干你老公嗎?」

「哪有啊?老公,你不覺得**很剌激嗎?」

「哦,是很爽,可是我都快被你們這一些女人榨乾了。」

「才不呢,哪一個男人能像你一樣威嚴,這麼多次,人家愛死你了,我們每天這樣做好嗎?」

「每天?你殺了我吧……」

林峰翻身爬起,推開李一寧的糾纏。

「老公,這是幹什麼?」李一寧不滿道。

轉身凝視李一寧面帶不滿的俏臉,林峰壞笑道:「一寧,你還想要嗎?可是我有這麼多女人,我也需要安慰她們。」

蕭雅從前面摟住林峰,又是一番纏綿。

林峰與蕭雅顛鸞倒鳳,好不歡樂,極盡魚水之歡。

這個時候,林峰與蕭雅在一起,一間暗淡的小室內,有偷情縱慾。

林峰撫著蕭雅光滑如脂的肌膚,還有她曲線動人的隆臀,吻著她獻上的唇,聽著低沉卻又極其蠱惑的輕吟,即便不停的挺動,也變得享受。

**,人生不能或缺的**,生活的調味劑,最能讓人抓緊,又欲罷不能。

若不是因顧慮樓下的林寶兒,林峰真想不停與在自己身下毫無抵擋力,任由採摘的美女,再大幹上幾個回合。

林峰牽著蕭雅的手,想著首次見面時,她冰冰的神情,現在卻滿臉羞怯的俏臉。

林峰心中知足,摟了她的小蠻腰,打趣道:「美女,是不是很喜歡與我幹這種事?」

「才不呢,誰像你這種色狼。」蕭雅笑語道。

「是嗎?」

林峰難受道:「假如這樣的話,說不定,會有很多美女投懷送抱的……哎喲,好了,你就放心吧,有你們幾個女人,我哪還敢不滿?」

蕭雅不悅,嘟著嘴道:「呸,口不對心,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想上她們。」

李一寧刀刀見血道:「蕭雅姐,你夠了吧。」

蕭雅哪還想與李一寧爭,低笑著將林峰推進來,嗔道:「好吧,現在林峰是你的了,還請一寧表妹笑納,除了上床,嘻嘻……」

即便有蕭雅大方忍讓,李一寧卻沒有想像中的跳起來,扯著林峰就奔三樓而去。

李一寧輕笑了下道:「蕭雅姐,我才不會像你這般沒遮沒攔的,我要等晚上。」

暈,越說越沒譜了。

林峰還想板著臉說話,卻被蕭雅與李一寧聯手推出門外。

望著緊閉的房門,另有里隱隱傳出來的笑聲,林峰搖頭苦笑,看了一下時間。

「莫旦,從陳宇說過的話中聽出的事情,今晚肯定有一場大戰,今晚的事情,準備怎麼辦?」

「船到橋頭自然直,還怕他們飛了不成?對了,快到時間了。」

林峰與莫旦,張東三人,徒步沿街而行,在一家小吃部落坐,隨意任性點了幾個菜。

而靜靜的度過了幾個小時后,靈域的人竟然沒有來打,林峰鬆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林峰迴到了天元集團,看到了不遠處的林寶兒。

望著她身上少得可憐的衣物,林峰走了過去,真不知是該把手落在她露來的肩上,還是光滑似鑒的**上。

怔了半天,才輕嘆著輕揪了下她掉下去的衣衿,為她掩上了胸前的春色。

無奈的搖頭,輕手輕腳的轉身走到辦公室的衣架上,取了一件自身的衣服。

林峰靜靜的蓋在了林寶兒身上,轉身想離開之際,細細的端詳林寶兒。

她嬌美的臉上,怒容未失,眼角中還有一股淚花晶瑩,一時間,林峰怔住了。

晚上。

林峰進入房間,去看劉小柔,他今晚選擇在劉小柔的房裡過夜。

但是,那短短的一瞬間之後,林峰竟然變得精神煥發起來了,想到許珍就在旁邊,他竟有一些無法自抑,那吐信龍頭,也愈加興旺。

他抱著劉小柔那輕細的腰肢,更加有力的策馬奔騰起來,那欲罷不能的感覺,讓他墜入了無盡的深淵。

劉小柔的床頭,正對著房門,雖然早已墮落在那無盡的美感,投合著林峰的征伐。

漸漸地,劉小柔若隱若現地出了一絲絲輕吟。

無意間,便是這樣,越是想要壓迫,可一旦出控制,那感覺越是厲害,劉小柔此刻,恰是如此。

在那一股羞怯之後,她的心竟也和林峰一樣,浮現出了一絲莫名的歡喜。

那一股潮流般的感應,漸漸地將兩人徹底浸沒,林峰都不禁閉上了眼睛,健忘了一切的全部,細細地享用著相互的魅力。

林峰和劉小柔忘乎所以的傾力而為。

他們男歡女愛!

就在這一個時候,許珍竟然無意間進來了。

看著林峰的儘力而為,劉小柔的情難自已。

許珍看到了林峰與劉小柔的樣子,呼吸不禁微微有一些短促,那臉頰上,也浮現出了一絲酡紅,兩條美腿也不由自主地牢牢夾在了一起。

到了最後,林峰腦海中,浮現出了許珍那一種美麗的臉頰和窈窕的倩影。

乃至於他不禁設想著,假如許珍和劉小柔變化位置,那又該是怎麼樣的感覺!

這樣的念頭一升起,林峰就再也無法壓迫,愈是燥熱難耐,便驍勇有加。

而劉小柔想著,既然已經這樣,還有更不可以承受的事情嗎?這樣一來,他們都不謀而合地忽視了許珍的存在,激情糾纏得難分難捨。

許久之後,隨著林峰幾記猛烈的衝擊,兩人的身體一顫,同時,便迸發出來,牢牢地擁抱在了一起。

林峰和劉小柔那幾聲語氣各異的長嘆輕吟,聽到了許珍耳中,就像是魔咒一般。

她獃獃看著劉小柔那稍微上挺,以全力投合的身體,一直都停滯在那兒。

她真的不知道,劉小柔在什麼時候,從玉女變成了這樣,她真的不明白,外表並沒有絲毫轉變的劉小柔,什麼時候,已經有了如此宏大的轉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